標籤: 暫無標籤

突厥語是由關係密切的諸語言組成的語族,屬阿爾泰語系 ( 另外還有蒙古語族、滿-通古斯語族)。突厥諸語言的顯著特點是結構一致,彼此相似,有母音協和現象,只有楚瓦什語和雅庫特語有較大歧異。它們若與8 世紀突厥語碑銘相比時,變化不大。那些碑銘是在蒙古國鄂爾渾河谷及蘇聯葉尼塞河附近發現的。

1 突厥語 -簡介

 

突厥語突厥語
突厥一詞因公元六世紀中葉至八世紀中葉的「突厥汗國」而出現在中國漢文史籍里。突厥汗國是以阿史那氏族為統治氏族的眾多游牧部落聯合體。組成該聯合體的各部落使用的是一種相同或大體相同的語言。這種語言因之被稱作突厥語。於是,漢文古籍上又把與他們出於同一族源,並且講古代突厥語和若干突厥語方言的各游牧部落通稱為突厥。這樣,漢文古書上的「突厥」就有了狹義和廣義的兩個概念。但無論狹義或廣義,「突厥」都不是某一個具體民族共同體的名稱。如同著名學者巴托爾德曾經指出過的那樣:突厥是隨著大的部落聯盟的形成而產生的,如果企圖把「突厥」這一術語同某個部落聯繫在一起,那是徒勞的,因為各部落都有其他完全固定的名稱。只有部落的聯合才用「突厥」這個名稱。

2 突厥語 -當代「突厥語」

   又作為語言學術語使用,為阿爾泰語系一個語族的名稱,這個語族被稱作突厥語族;同時,也用來泛指操突厥語的各族。關於現代突厥語,一般認為能確定為標準語的突厥語有20--30種。人們經常提到的操現代各種突厥語的民族有:維吾爾、哈薩克、柯爾克孜(吉爾吉斯)、烏孜別克(烏茲別克)、塔塔爾(韃靼)、撒拉、裕固(西部裕固)、圖瓦、亞塞拜然、土庫曼、楚瓦什、巴什基爾、阿爾泰、哈卡斯、雅庫特、庫慕克、諾蓋、卡拉卡帕克、土耳其等等。這些民族通常被稱作突厥語民族。在中國,居住有維吾爾、哈薩克、柯爾克孜、撒拉、裕固(西部裕固)、烏孜別克、塔塔爾等七個突厥語民族大約800—900萬人。

      在古代,突厥同匈奴同俗。他們的神話觀念具有相似或一致性。諸如對天和天神騰格里信仰、拜日習俗等等。《北史》卷九十八《高車傳》載「高車……其語略與匈奴同,而時有小異。」高車使用的是一種古代突厥語。那麼,匈奴的語言似也應為古代的突厥語。大多數學者亦執此一說。考古材料並且有關於匈奴為突厥種的某些證據。不過,早在戰國時,匈奴已自成一個強大的族系。 《北史》卷九十九《突厥傳》明確記載說:「突厥者,……匈奴之別種也。」就是說,他們是兩個不同的族群。因此,當說到突厥的時候是不包括匈奴的。

    當今的突厥語民族在不同程度上和不同範圍里與相應的古代突厥語各部在族源、語言、文化上有著某種歷史聯繫。古代突厥語各部的文化是後世突厥語各族文化的先頭之一,他們在文化上的成就越是往古就越是成為當今突厥語民族共同的文化遺產和財富。但是,當今任何一個突厥語民族都不是由某一個古代突厥語部落單一、直線發展過來的,同時,也沒有任何一個古代突厥語部落的後裔是全部進入到後世某一個突厥語民族當中的。事實上,當今突厥語諸族雖以相應的古代突厥語諸部為歷史、文化先頭之一,但又都經歷了各自的錯綜複雜的歷史發展道路。因此,當今突厥語諸民族雖然都同古代突厥語部落有著千絲萬縷的歷史聯 系,彼此在文化上常常表現出某些相近與相似,但是他們在文化上又都具有各自的特殊性。

    就神話而言,古代突厥神話是突厥語諸族神話觀念得以形成的源頭之一。例如大多數突厥語民族認為宇宙未分之際為茫茫大水;世界分為上、中、下三界,上界與下界各有分層,各民族對上、下界的分層數說法不完全相同,似以七層之說較為普遍;大地有四極,由牛或魚等動物馭載,動物之下為水,諸如地震、洪水均因馭載大地的動物所致;日與月神,以及星辰受到突厥語民族的普遍崇拜,大熊星座、小熊星座、昂宿諸星通常被看作是來自地上的某種動物或人;視鷹、天鵝等飛禽為聖鳥,狼、熊、牛,甚至馬為神獸;騰格里、烏麥、地一水諸神作為古老神話殿堂里的偉大神祗而受到景仰,山作為地一水神的象徵常常成為突厥語諸民族有關人類和氏族起源神話的基本構成因素,如此等等,均可溯源於古代突厥神話。此外,古突厥的狼圖騰神話在突厥語民族當中流傳甚廣,並且有許多相關的信仰習俗存世。但是由於各種外來宗教的傳入,突厥語諸民族古老的神話體系相繼遭到破壞,甚至因遭排擠而趨於湮滅。維吾爾、哈薩克、柯爾克孜(吉爾吉斯)、烏孜別克(烏茲別克)、撒拉、土耳其、亞塞拜然、土庫曼等許多民族的創世神話、人類起源神話、洪水神話以及其它種種神話大多為伊斯蘭教神話所改造或代替,一些本來屬於多神信仰範疇的神已經演變成了伊斯蘭教聖者的形象。例如,將世界與人類的創造歸功功於安拉,說人類始祖父為安拉用泥土捏的阿丹,人類始祖母是由阿丹身上的肋條所創造的好娃,他們在魔鬼撒旦或伊比利斯的教唆下偷吃了麥果而被真主逐出天堂等等,顯然都是直接來自伊斯蘭宗教神話。塔塔爾(韃靼)和巴什基爾的神話大體亦如此,但是其中保留著某些低級神話形象,這一類神話形象往往為其他突厥語民族所不知。裕固族的神話仍有眾多的「多神教」神話成分,特別是與薩滿教禮儀相關的神殿,基本上以按級序置身於天界的天神為代表,神殿的至高神為卡恩一騰吉爾(「騰吉爾」即「騰格里」)。但是裕固族的神話已被喇嘛教所改造,甚至可以說已為喇嘛教信仰所湮沒了。


   在突厥語諸民族的神話里,阿爾泰、雅庫特、哈卡斯、紹爾等族的現存神話具有重要意義。這些民族的神話雖有外來宗教神話影響的痕迹,卻較多地留存著古老的神話體系。阿爾泰族對烏麥女神和地--水神的信仰,「騰格里」作為神的概念,有關護佑生命之靈庫特的觀念,以及祭天習俗的遺存等等,均可溯源於古突厥的神話傳統。其中,最重要的當屬宇宙起源神話。有一則神話說,宇宙於未開之際,為漫漫大水,有兩鴨,又說為一神一人,漂浮其上;一鴨決意用泥土造地,或說遵照棲居於宇宙瀛海的聖潔之母的意旨創造世界,另一隻便潛入水底啄取泥土;前一隻鴨將泥土拋到水上,頓時出現了陸地;后一隻鴨上岸後向四處扔出石塊,隨之出現座座山巒。據說,前者名為于爾根,是至高世界的主宰神;後者名為埃爾利克為創世主,于爾根神也是他的創造。也有的說,于爾根神和埃爾利克彼此為兄弟。據一些神話的敘述,大地由兩條碩大的神魚支撐。一條神魚上唇接天,遣來秋、冬與嚴寒;一條神魚下唇連地。送來春、夏與溫暖。又說,地震與洪水是因魔怪俯仰所致,而魔怪有三,是于爾根神的創造;為制馭魔怪,于爾根神又用繩索將三魔怪之一綁縛起來,並將繩索一端固定在天宇之上。在神話里,宇宙分層,不僅天上界和地下界有多層,就連地上界也是分層的。天上界為于爾根等善神所居,地下界為埃爾利克以及眾魔怪所居,地一水神則居於地上,大地被描述成動物的形象。天上、地上、地下三界有宇宙樹或高山相連接。大地肚臍為世界中心,聳立著高大的楓樹,樹梢頂住著至高無上的于爾根神。在天體神話里,日月得以被創造,應歸功于于爾根神,而諸星辰則往往來自大地。關於人類的起源,阿爾泰族的一則神話里說,。因為土、水、風(空氣)和陽光的作用而有人類降生於山。在這則神話里,人類的誕生似乎是一種自然的過程,不象世界上許多民族通常所說的那樣是得力於神的作用。雅庫特保留著一些古老的圖騰神話,其中與鷹、天鵝、渡鴉有關的神話十分引人注目。鷹被一些氏族奉為始祖,據說他是天神之子,群鳥之王,他並且授人以火。雅庫特族的神話相信宇宙的古老性和永恆性。其中有的神話說,世界的創造就是名為阿依瑟特的神把在天上準備好的萬物送下凡界。雅庫特神話也把宇宙說成是分層的。一說,遠古時,有尤倫格·艾厄·托伊翁、烏盧·托伊翁同惡靈之首阿爾桑·杜奧萊鏖戰不休,直到臨近世界末日,三方才停戰言和,並協議將宇宙分為三界:上界歸尤倫格·艾厄·托伊翁和烏盧·托伊翁,下界歸阿爾桑·杜奧萊,中界歸人類。據說,上界有三、七和九層,相互重疊,最上層為龍倫格·艾厄·托伊翁及其所屬的居所,以下各層為烏盧·托伊翁等神抵所居,天界的最下層下垂,與地緣相接。關於人類的起源也有多種異說流傳。其中有的神話說,曾有半人半馬的生靈從天而降,人便是由該生靈變化而來。


   此外,楚瓦什神話具有一定的特殊性。楚瓦什曾經歷過基督教化的過程;但時間較晚,因此他的神話仍保留著多神信仰的屬性。據說,楚瓦什人所信仰的神抵和精靈多達二百餘個。各路神抵均隸屬於創世之神蘇爾提一圖拉,而「圖拉」一是「騰格里」的音變。楚瓦什神話里也說,宇宙為天界三層,地界一層,地下界三層;地下界的最底層為冥地,是人死後其靈魂的居所。楚瓦什神話里某些精靈的起源同古代突厥神話也有一定的聯繫。但是一些研究者認為,在神話體系上,楚瓦什神殿同古代突厥神話基本上沒有關聯。

上一篇[十地經論]    下一篇 [朝元]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