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偏詞

亦作「 窩囊肺 」。方言。怯懦無能、甘受屈辱的人(含譏諷意);廢物。

1詞語讀音

wō nang fèi
窩    囊   廢

2來源

《創業史》
柳青 《創業史》第一部第十三章:「唉唉!沒想到你在這號事情上,才是個窩囊廢!」

《祝酒歌》

郭小川 《祝酒歌》:「醉酒哭天的是窩囊廢;飲酒贊前程的是咱們社會主義新人這一輩!」

3關於窩囊廢的故事

從前有個孤兒,沒名沒姓。他靠種萵筍來賣為生,人們都叫他「萵郎」。
有一天,萵郎上街賣菜,老遠看見一個獵人提著許多獵物從對面大搖大擺地走過來。萵郎看見其中有一隻小白兔十分的顯眼,它的眼淚象泉水一樣汩汩地不斷望外冒,把好長一段街都打濕了。萵郎看了十分的同情那隻小白兔,他攔住獵人,作了個揖,道:「獵人大哥,可以把你的這隻兔子換給我嗎?」獵人瞟了他一眼,把頭望到了天上,不屑地說:」換?你有什麼可以和我換?」萵郎連忙把懷裡的所有銀子都掏出來,也不過才二錢銀子而已,他懇切地說:「我只有這麼多了,我再加上這擔菜換你的兔子好嗎?」獵人不耐煩地一把抓過銀子,把兔子塞給他,說:「哪個要你的破菜,我收了你這點銀子還當把兔子白送給你。看你也老大不小了,好好養著吧,是個雌的呢,說不定什麼時候成了精還可以給你當老婆呢!哈哈哈……」說完把發楞的萵郎撥在一邊又大搖大擺地走了。
結果那兔子本來就是個妖精,不然怎麼會有那麼多眼淚呢?後來她就幫萵郎掙了好多好多的錢,還幫他娶了鎮上最漂亮的馬大財主的千金當老婆。萵郎先怎麼也不肯,他紅著臉拉著兔子精的手說:「 我不要娶千金,我要娶妖精!」兔子精也是粉臉通紅,說:「恩公大恩大德小妖粉身碎骨也難以報答萬一,只是我是異類.而公子是人,我怎麼可以害公子自降身份呢?」任萵郎說三千道三萬兔子精始終不能把這個問題看破.結果萵郎雖娶了貌美如花的千金小姐依舊是終日鬱鬱寡歡。(有的人也象兔子精這樣始終看輕自己,有一種奴性,那是多麼的悲哀啊!)
萵郎婚後,千金是從小嬌生慣養,對他呼來喝去,頤指氣使;萵郎也是從小被人使喚欺負慣了的,所以也覺得很平常。萵郎老婆很講究吃喝。可萵郎又不大捨得花錢,總是買便宜的豬心肺來應付。一來二去,他居然研究出一種十分獨到的做法,不但兔子精和馬千金都喜歡吃,而且所有的客人吃過後也都是讚不絕口。於是弄去賣,也是一搶而空,把豬心肺的價格炒得比豬肉還貴,這就是現在著名的夫妻肺片。萵郎也因為這個肺而遠近聞名,大家都親切地叫他「萵郎肺」。
後來的人,大凡一個人老是被人欺負也不會反抗,人們就說這個人是「萵郎肺」,把這種性格成稱之為「萵郎」。再後來還把意思有點延伸,對沒有什麼出息的人也一律呼之「萵郎肺」。再後來,由於筆誤,就傳成了「窩囊」和「窩囊廢」了。
上一篇[透明人魔]    下一篇 [終極幻想]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