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竇爾墩,原名竇開山,乳名二東,清直隸河間府縣竇三町人,他上有長兄,排行第二,長得虎背熊腰,故又叫竇二墩。因不滿地主老財為富不仁,遂涉足綠林,抗清反暴。

 

1 竇爾敦 -人物簡介

竇爾敦竇爾敦
竇爾墩,原名竇開山,乳名二東,清直隸河間府縣竇三町人,他上有長兄,排行第二,長得虎背熊腰,故又叫竇二墩。

竇爾墩出身貧苦農民家庭,自幼給地主打活,他行俠仗義,嫉惡如仇,富有正義感,因不滿地主老財為富不仁,遂涉足綠林,抗清反暴。當時,獻縣以北,河間城以南的方圓數十里區域內,就是他與綠林好漢們經常嘯取聚義舉之所。竇爾墩一生未婚,他獲取的錢財,多用於濟困扶危,個人堅持過簡樸清貧的生活。當地百姓對他有口皆碑,十分敬仰;而那些豪門富戶和反動官府對他卻聞風喪膽,恨之入骨。

竇爾墩少時曾拜在當地名師韓實門下習武,后又拜明末民族英雄史可法的部將石某為師。他十八般武藝樣樣皆精,尤擅使大刀。綠林生涯,使其深感長兵器之不便,遂自己設計改制了一種護手雙鉤,此兵器兼有刀、鉤、匕首之功能,破長兵,敵短器,鉤刺自如,攻防兼備。竇爾墩揮起雙鉤,疾如閃電,勢如猛虎一般,故後人又稱它為虎頭雙鉤。

為了紮下反清抗暴的大本營,他把河間府作為攻取目標,並智取得勝,首戰告捷。竇爾墩虎踞河間府,義旗一舉,從者如雲。兵部尚書彭朋發兵河間,連戰失利,因此被彈劾削職。黃三泰為搭救彭朋,派人指鏢為憑,向竇爾墩借銀。雖說是借,實則是依恃武力,明搶強奪。竇爾墩是血性男兒,哪買他的帳。黃三泰栽了跟斗,惱羞成怒,遂有在李家店比武較量一場惡鬥。比武前雙方曾商定,不得使用暗器。黃三泰是個久闖江湖的老手,雖有君子協定,但他仍暗器藏身。臨陣雙方交手數十合,黃漸覺氣力不支,遂背棄盟約,用「甩頭」擊竇。竇爾墩自恃武藝在身,沒提防對方會暗器傷人,遂被擊中左膀,遭敵暗算。時清兵突至,竇爾墩率眾出逃,失棄了河間府。

此後,竇爾墩又在清皇陵馬蘭峪以北的風水禁地興隆山,覓得一處三面臨水,一面絕壁聳天的險地,紮下了連環套營盤,繼續與清廷作對。後來,清太尉梁九公乘御賜金鞍玉轡追風趕月千里駒到圍場行獵。竇爾墩探知這一消息后,隻身潛入御馬廄,用熏香熏倒守衛,用匕首殺門丁,盜走了御馬。此舉,使綠林義士大受鼓舞,給了清廷又一沉重打擊。彭朋因此再次被削職,黃三泰也因受到牽連。竇爾墩終於報了李家店的一箭之仇。

官兵攻環套數年不下,便想出了一個先捉拿竇爾墩的老母,誘其投案的毒計。竇母被捕后,官方貼出告示,稱數日之內,竇爾墩若不投案自首,便殺其母。竇爾墩是個孝子,求母心切,誤投囹圄而亡,時年34歲。此事記於《獻縣誌》中。

2 竇爾敦 -相關故事


百里取人頭

竇爾墩從少林寺學藝歸來,為生活所迫,到本縣北宗村李財主家扛活。這年三十晚上,被長工李二拉到家裡喝辭歲酒。飲至三更,一個朋友酒醉大哭,大夥問他怎麼回事,他哭著向大夥說他在百里以外的張庄張百萬家扛活,本來雙方講定,每月工錢三十吊,到年底算賬時張百萬卻按每月十五吊,還說他賴張家的錢,並命家奴把他趕了出來。他有心去告他,一沒立字據,二張家與官府勾結,有錢有勢,有理官司也打不贏,他只好忍氣吞聲作罷。竇爾墩聽他講完,從腰裡掏出一些碎銀子丟在桌上說:「哭有什麼用!你家孩子老婆得吃飯,把它收好。」又說:「來!今天是大年三十,咱們共同干一杯,以後有福同享,有難同當。」說完一飲而盡。他一放酒杯說:「我去解個手,」就出去了。大夥被他的朋友義氣所感動,一時高興又喝了起來。等了半天,不見竇爾墩回來,剛要去找,他卻回來了。大夥重新喝酒,都喝得酩酊大醉,一個個都睡著了。
天剛亮,突然殺聲四起,眾人驚醒。只聽外邊大聲喊道:「快交出竇爾墩來!」原來他趁解手的工夫,施展輕功本領,到張庄把張百萬殺了。他在牆上寫著「殺人者,北京長工竇爾墩也」!張家立刻到官府報案,三班六衙連夜趕往北京捉拿竇爾墩。竇爾墩叫李二開門,衙役們進來一看,只見杯盞狼籍,一個個醉的不醒人事,竇爾墩看樣子醉得更厲害。李二指著竇爾墩對衙役們說:「列位!這裡離張庄少說也有一百里,若是三更殺了人,這時候回不來。你們看他醉成這個樣子,什麼時候去殺的人呢?再說,他與張東家素不相識,又無冤無仇,怎麼會憑白無故地去殺他呢?很可能是他的仇人栽臟陷害,請各位還是三思而行。」
衙役們聽了覺得有理,又見眾人擔保,只好帶了保人回去交差。事後,竇爾墩拿出張百萬的帽子,告訴大家這事確實是他乾的,從此,竇爾墩「百里取人頭」的故事就傳開了。

盜御馬
《說唱臉譜》頭一句就是——藍臉的竇爾墩盜御馬。
這是連本大戲《連環套》的一折,常常提出來單演。故事出於舊小說《彭公案》,線條比較龐雜,咱就只說盜馬這一點兒。
綠林好漢竇爾墩,河間府響噹噹的人物。這名字上了互聯網,也絕對是個酷斃了的ID。大塊肉大碗酒,日子過得挺滋潤呢。突然冒出來黃三太這個老匹夫,「執金鏢/借銀兩/壓豪強」。路不平有人鏟,事不公有人管,竇爾墩拍拍胸脯站了起來:贏了我就聽你丫的!黃三太也真不含糊,一甩頭就把竇爾墩撂倒,老竇這條棍兒,讓人給撅了。
《坐寨》這一大段西皮原板,竇爾墩回首往事,給自己找轍,他說——「也是某心大意未曾提防」。這多少沾點強詞奪理,插蔥裝象。黃三太在江湖上以一手獨門暗器獨步中原,不然他也不會這麼狂,老竇也不會沒有耳聞。就像小李飛刀例不虛發,沒人抱怨明槍容易躲,暗箭最難防。不管怎麼遮掩吧,竇爾墩是咽不下這口窩囊氣。這不,大搖大擺的皇家車隊在咱哥們的地盤路過,老竇琢磨,把那輛尾號為8888的大奔偷來,給自己一雪心頭之恨。
也不是黃三太的坐騎,偷它怎麼就報了仇呢?竇爾墩有創意:御馬失盜,肯定得驚動皇上吧。天子一怒,血流漂杵。留下一紙便條:「若問盜馬人,飛鏢三太定知情」。如此一來,黃三太就吃不了兜著走啦。
這招夠損。借刀殺人嘛。「大丈夫仇不報枉在世上/豈不被天下人恥笑一場/飲罷了杯中酒換衣前往」,振振有辭穿著箭衣的竇爾墩摸到停車場,一把迷魂香將司機師傅熏倒,還順手宰了兩個倒霉的保安。最可樂的是,殺了人他還跟人說——「你二人今在我刀下命喪/自有那黃三太與你們抵償。」黑社會的煙熏火燎,本來就沒什麼道義可言,像竇兒墩這樣,把賬算得這麼明白的人,著實是童心未泯。
你用暗器,我使陰招,大家彼此扯平。可他萬萬沒想到,黃三太早就命歸西天,自然死亡了。冤有頭債無主,錯打了如意算盤。連仇人的生死都打聽不著的傢伙,還一門心思地打著響鼻兒算計人家,說您老什麼好呢!
舊社會午時三刻的死囚犯,過長街的時候都要喝口親戚朋友的烈性酒,唱口行色匆匆的猛段子,這段《坐寨盜馬》就像現在我們去卡拉OK包房點《把根留住》一樣,頗受二十年後的好漢們歡迎。黃天霸英雄蓋世,但他是綠林圈兒里的叛徒,竇爾墩雞鳴狗盜,然而一派天真使氣的模樣。台下聽戲的,給這個藍臉賊喝著一波又一波的彩。竇爾墩風光無限,大約是因為,人海茫茫,三十六計,像他這樣天真爛漫的主兒,在戲園子也不多見了吧。

上一篇[體針療法]    下一篇 [風濕病]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