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lì zhènɡ
  1.謂建立長官。《書·立政》:「國則罔有立政用憸人。」 王引之 《經義述聞·尚書上》:「言國家建立長官,毋或用憸人也。」
  2.確立為政之道。 漢 揚雄《法言·先知》:「或問何以治國?曰立政。」《後漢書·黨錮傳·李膺》:「夫立政之要,記功忘失。」
  3.蒞政;臨政。立,通「 涖 」。《史記·范雎蔡澤列傳》:「臣聞明主立政,有功者不得不賞。」 司馬貞 索隱:「《戰國策》『立』作『涖』。」

1 立政 -《尚書·立政》

原文

  周公作《立政》。
  周公若曰:「拜手稽首,告嗣天子王矣。」用咸戒於王曰:「王左右常伯、常任、准人、綴衣、虎賁。」
  周公曰:「嗚呼!休茲知恤,鮮哉!古之人迪惟有夏,乃有室大競,吁俊尊上帝迪,知忱恂於九德之行。乃敢告教厥後曰:『拜手稽首后矣!』曰:『宅乃事,宅乃牧,宅乃准,茲惟后矣。謀面,用丕訓德,則乃宅人,茲乃三宅無義民。』桀德,惟乃弗作往任,是惟暴德罔后。亦越成湯陟,丕厘上帝之耿命,乃用三有宅,克即宅,曰三有俊,克即俊。嚴惟丕式,克用三宅三俊,其在商邑,用協於厥邑;其在四方,用丕式見德。」
  「嗚呼!其在受德,暋為羞刑暴德之人,同於厥邦;乃惟庶習逸德之人,同於厥政。帝欽罰之,乃伻我有夏,式商受命,奄甸萬姓。」
  「亦越文王、武王,克知三有宅心,灼見三有俊心,以敬事上帝,立民長伯。立政:任人、准夫、牧作三事。虎賁、綴衣、趣馬、小尹、左右攜仆、百司庶府。大都小伯、藝人、表臣百司、太史、尹伯、庶常吉士。司徒、司馬、司空、亞旅。夷、微、盧烝。三亳阪尹。文王惟克厥宅心,乃克立茲常事司牧人,以克俊有德。文王罔攸兼子庶言;庶獄庶慎,惟有司之牧夫是訓用違;庶獄庶慎,文王罔敢知於茲。亦越武王,率惟敉功,不敢替厥義德,率惟謀從容德,以並受此丕丕基。」
  「嗚呼!孺子王矣!繼自今我其立政。立事、准人、牧夫,我其克灼知厥若,丕乃俾亂;相我受民,和我庶獄庶慎。時則勿有間之,自一話一言。我則末惟成德之彥,以乂我受民。」
  「嗚呼!予旦已受人之徽言咸告孺子王矣。繼自今文子文孫,其勿誤於庶獄庶慎,惟正是乂之。」
  「自古商人亦越我周文王立政,立事、牧夫、准人,則克宅之,克由繹之,茲乃俾乂,國則罔有。立政用■(忄+僉)人,不訓於德,是罔顯在厥世。繼自今立政,其勿以■(忄+僉)人,其惟吉士,用勱相中國家。今文子文孫,孺子王矣!其勿誤於庶獄,惟有司之牧夫。其克詰爾戎兵以陟禹之跡,方行天下,至於海表,罔有不服。以覲文王之耿光,以揚武王之大烈。嗚呼!繼自今後王立政,其惟克用常人。」
  周公若曰:「太史!司寇蘇公式敬爾由獄,以長我王國。茲式有慎,以列用中罰。」譯文

  周公寫下了《立政》。
  周公這樣說:「跪拜叩頭,報告繼承天子的王。」周公因而勸誡成王說:「王要教導常伯、常任、准人、綴衣和虎賁。」
  周公說:「啊!美好的時候就知道憂慮的人,很少啊!古代的人只有夏代的君王,他們的卿大夫很強,夏王還呼籲他們長久地尊重上帝的教導,使他們知道誠實地相信九德的準則。夏代君王經常教導他們的諸侯道:『跪拜叩頭了,諸侯們!』夏王說:『考察你們的常任、常伯、准人,這樣,才稱得上君主。以貌取人,不依循德行,假若這樣考察人,你們的常任、常伯和准人就沒有賢人了。』
  「夏桀即位后,他不用往日任用官員的法則,於是只用些暴虐的人,終於無後。
  「到了成湯登上帝位,大受上帝的明命,他選用事、牧、准三宅的官,都能就三宅的職位,選用三宅的屬官,也能就其屬官之位。他敬念上帝選用官員的大法,能夠很好地任用各級官員,他在商都用這些官員和協都城的臣民,他在天下四方,用這種大法顯揚他的聖德。
  「啊!在商王紂登上帝位,強行把罪人和暴虐的人聚集在他的國家裡;竟然用眾多親幸和失德的人,共同治理他的政事。上帝於是重重地懲罰他,就使我們周王代替商紂王接受上天的大命,安撫治理天下的老百姓。
  「到了文王、武王,他們能夠知道三宅的思想,還能清楚地看到三宅部屬的思想,用敬奉上帝的誠心,為老百姓建立官長。設立的官職是:任人、准夫、牧作為三事;有虎賁、綴衣、趣馬、小尹、左右攜仆以及百司庶府;有大小邦國的君主、藝人,外臣百官;有太史、尹伯;他們都是善祥的人。諸侯國的官員有司徒、司馬、司空、亞旅;夷、微、盧各國沒有君主;還設立了商和夏的舊都管理官員。
  「文王因能夠度知三宅的思想,就能設立這些官員,而且能夠是俊彥有德的。文王不兼管各種教令。各種獄訟案件和各種禁戒,用和不用只順從主管官員和牧民的人;對於各種獄訟案件和各種禁戒,文王不敢過問這些。到了武王,完成了文王的事業,不敢丟棄文王的善德,謀求順從文王寬容的美德,因此,文王和武王共同接受了這偉大的王業。
  「啊!您現在已是君王了。從今以後,我們要這樣設立官員。設立事、准人、牧夫,我們要能明白了解他們的優點,才能讓他們治理政事。管理我們所接受的人民,賓士我們各種獄訟和各種禁戒的事務,這些事務不可代替。雖然一話一言,我們終要謀於賢德的人,來治理我們的老百姓。
  「啊!我姬旦把前人的美言全部告訴君王了。從今以後,繼承的賢子賢孫,千萬不要在各種獄訟和各種禁戒上耽誤時間,這些事只讓主管官員去治理。
  「從古時的商代先王到我們的周文王設立官員,設立事、牧夫、准人,就是能夠考察他們,能夠扶持他們,這樣才讓他們治理,國事就沒有失誤。假如設立官員,任用貪利奸佞的人,不依循於德行,於是君王終世都會沒有光彩。從今以後設立官員,千萬不可任用貪利奸佞的小人,應當任用善良賢能的人,用來努力治理我們的國家。
  「現在,先王賢明的子孫,您已做君王了!您不要在各種獄訟案件上耽誤,只讓主管官員和牧夫去治理,您要能夠治理好軍隊,步著大禹的足跡,遍行天下,直至海外,沒有人不服從。以此顯揚文王聖德的光輝,繼續武王偉大的功業。啊!從今以後,繼位君王設立官員,必須任用善良的人。」
  周公這樣說:「太史!司寇蘇公規定要認真地處理獄訟案件,使我們的王國長治久安。現在規定慎之又慎,依據常例,使用中罰。」
下一篇[近鄰]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