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目錄

1章子

秦假道韓、魏以攻齊,齊威王使章子將而應之。與秦交和而舍,使者數相往來,章子為變其徽章,以雜秦軍。候者言章子以齊入秦,威王不應。頃之間,候者復言章子以齊兵降秦,威王不應。而此者三。有司請曰:「言章子之敗者,異人而同辭。王何不發將而擊之?」王曰:「此不叛寡人明矣,曷為擊之!」
 頃間,言齊兵大勝,秦軍大敗,於是秦王拜西藩之臣而謝於齊。左右曰:「何以知之?」曰:「章子之母啟得罪其父,其父殺之而埋馬棧之下。吾使章子將也,勉之曰:『夫子之強,全兵而還,必更葬將軍之母。』對曰:「臣非不能更葬先妾也。臣之母啟得罪臣之父。臣之父未教而死。夫不得父之教而更葬母,是欺死父也。故不敢。』夫為人子而不欺死父,豈為人臣欺生君哉?」
【譯文】
 秦國的秦孝公向韓、魏兩國借道來攻打齊國,齊威王派章子率軍前去迎戰秦軍,齊、秦兩軍在齊國的邊境上展開了曠日持久的陣地戰。齊、秦兩軍勢均力敵,誰也不能打敗誰,最後雙方停止了戰鬥,形成了僵持的對峙局面。章子不願把戰事拖延下去,就向秦軍提出談判,秦軍表示同意,於是雙方互派使者進行了多次交涉。章子讓部下記住秦軍使者的服裝和秦國的旗幟,並加以仿製,然後發放給部分牢靠的齊國士兵,讓他們扮成秦軍,準備趁秦軍不防備時發動突襲。齊威王為了掌握第一手情報,經常派一些探子前去偵察齊、秦兩軍的戰況。一次,章子進入秦軍軍營與秦軍談判,被齊威王的探子看見了。探子趕緊回朝報告齊威王,說:「大王,章子離開軍營,投奔秦軍去了!」齊威王沒有理會探子的話。後來沒有多久,章子的手下趕製了很多秦軍的服裝和旗幟,這事又被齊威王的另一個探子看到了。這個探子趕緊趕回齊都,向齊威王報告,說:「章子的軍營中有很多秦軍的旗幟和服裝,估計此時他已率領部下投靠了秦軍。」齊威王聽了,仍不加以理會。此後,接二連三有探子報告章子有投降秦軍的跡象,齊威王都沒有理睬。有一位大臣覺得不可思議,向齊威王問道:「向大王揭露章子有叛逃秦軍意圖的雖都是不同的人,可是他們的言辭都是一樣的。大王為何不相信探子提供的情報,派兵去問罪章子哩?」齊威王慨然回答說:「章子不背叛寡人的道理很明白,寡人為什麼要問罪他呢?」
 沒有過幾天,有探子回報,說齊國軍隊打了大勝仗,秦軍大敗。原來,章子乘秦軍沒有防備,派手下幾員大將率部扮作秦軍的模樣,混入秦軍軍營。在約定的時間裡裡應外合,大破秦軍,將秦軍的戰鬥力徹底擊毀。秦孝公聽說遠征齊國的軍隊打了敗仗,急忙派自己的兒子到齊國,執臣子禮向齊威王謝罪。此事過了很久,還有臣子不解,向齊威王問道:「大王依據什麼知道章子不會叛逃齊國呢?」齊威王道:「章子的母親因得罪了章子的父親,章子的父親便將她殺死了,並埋在馬圈的下面。寡人任命章子為將軍,率部抗擊秦軍,出征前,寡人對章子說:『以將軍的能力,抗秦必勝。若凱旋歸來,寡人當將將軍母親的墳墓遷到新址,重新安葬。』可是,章子卻堅決反對,他說:『不是微臣不想將母親的墳墓遷到新的地方,而是微臣的母親是讓微臣的父親殺死的。父親在臨終時並沒有囑咐讓我為母親遷移墳墓。如果微臣替母親遷移墳墓,就是對父親不孝。我怎麼能欺瞞死去的父親哩?所以微臣不能做這樣的事。』一個人作為兒子,沒有背叛死去的父親,自然也不會背叛我這位活著的君王啊,這就是讓章子繼續率部與秦軍作戰的原因。」。
 齊威王的話折服了所有的大臣,從此後再沒有人在齊威王面前搬弄章子的是非,章子也因此始終得到齊威王的重用。
上一篇[氯化鉻]    下一篇 [藤原道隆]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