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1 端木涼 -端木涼

小妮子筆下《如果微笑》中的第二男主角,最終得到心愛的樂白薇的愛。
年齡:17

端木涼端木涼

 身高:178 cm
就讀學校:私立四葉學院(高二)二年級b班
星座:處女座
生日:8.29
身份:以「微笑服務」聞名於世的端木家族產業第一順位繼承人————端木家族的「詛咒」,亦或是救世主
特徵:天生不會笑,領口上的金質家徽
性格:外表堅強,內心脆弱,一度自暴自棄
最擅長:滑板 街舞
書中端木涼的「自傳」:
「涼,你為什麼那麼喜歡玩滑板呢?還經常把自己弄得滿身是傷?」 
「因為我喜歡墮落的感覺。踩著滑板衝起、再從高處急速下落的時候,我總想知道——自己是不是還可以更墮落!」 
我是端木涼,特長是玩滑板。我天生不會微笑,我是家族的詛咒。 
「哥,回家吧。」墓地,幕天席地的大雨中,一直靜靜站在我身後的弟弟半夏開口了。 
「家?誰的家?」我冷冷地轉過身。即使在如此昏暗的光線下,他身上別著的家徽還是那麼刺眼——那是家族繼承人的象徵,原本應該屬於身為長子的我。 
「哥,回去吧,爸媽看到你這樣也不會開心的。」他走上來用溫暖的手握住我冰涼的手。 
「生下我這個家族異類,他們開心過嗎?他們從來沒對我笑過,以後也更不可能對我笑……」我甩開半夏的手,撫摸著墓碑上的照片,一遍遍擦去爸爸媽媽笑臉上的雨水。 
我要把這笑容銘記在腦海里,儘管它一次也不曾屬於過我。 
但是半夏的笑容卻屬於我。他一如既往地朝我微笑,微笑著用溫暖的手握的手,微笑著給我對抗冷嘲熱諷和惡毒咒罵的力量。 
而我,卻一再甩開他的手。 
「端木半夏,你聽著,我不需要你的憐憫!我永遠不會忘記——是你,奪走了原本應該屬於我的一切!我絕不會原諒你!」 
「可是,哥,屬於你的東西,只要你不放棄,就沒有人能搶走。」 
那個時候,我並不明白半夏這句話的意思,直到他把原本屬於我的一切「還」給了我—— 
「怎麼會這樣?!不要!你以為你離開……一切就可以改變嗎?!」 
「你,一定會按我說的做……對嗎?你可以的。呵,即使是……不會微笑的你,都是最……最完美和優秀的……」 
「半夏!!不要離開我!不要啊!」 
「哥……」躺在血泊中的半夏用盡最後的力氣向我伸出了手,我顫抖著攤開手掌去握住,卻感覺握住了一塊冰涼質感的物體。 
那是端木家的家徽。 
半夏,在生命的最後一刻把那枚家族繼承人才能擁有的徽章交給了我。 
接過徽章的那一刻我明白了,愛比恨,更值得珍惜和懷念。 
我根本就無法怨恨他!所謂的恨,也只不過是用來包裹濃烈的愛的一件虛偽外衣而已。 
我把家徽別在了衣領上。我失去了世界上惟一屬於我的笑容,我失去了世界上惟一肯溫暖我的手,我只剩下這枚徽章,儘管我的家人認為它並不屬於我。 
失去半夏之後,我更加瘋狂地玩滑板,一次又一次地體會那種墮落的感覺,我知道,我可以比我想象的更墮落! 
終於,奶奶也放棄了我,她讓我和那個不小心招惹到我的叫「樂半夏」的小子交換身份。 
我看不慣那小子,看不慣他叫「半夏」,看不慣他擁有像我弟弟半夏那麼清澈純潔的微笑。可他卻讓我再一次失去了本應該屬於我的東西。不過我已經不在乎了,算他走運! 
然而後來我才意識到——走運的是我! 
我遇到了樂白微——樂半夏的姐姐,這個一見面就對我大吼大叫的女孩,卻在我決定徹底放棄自己,放棄半夏對我的希望的時候,用溫暖的手牽住我的手,對我微笑。 
難道你以為把自己偽裝得什麼都不在乎,偽裝成很強勢的樣子,就不會受傷了嗎? 
——為什麼她能一眼看穿我的內心?! 
知道嗎?屬於你的東西,只要你不放棄,就沒有人能搶走! 
——為什麼她能說出和半夏相同的話?! 
走!跟我回家。 
——為什麼她能朝我微笑著說出我最渴望聽到的字眼?! 
在我的手被她牽起的那一瞬間,我竟然產生了一種強烈的感覺,我願意一直被這隻手牽著,就這樣,永遠都不要放開。 
我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她的臉上,有我渴望已久的像半夏那樣的溫暖動人的微笑。 
但是,那微笑不屬於我——當她和千代以「小蜜糖」和「蜜蜂」的身份出現在我面前時,我明白了這個事實。可我還是願意守護她的笑容,即便那笑容永遠只為另一個人綻放。 
重返家族后,我每天都很忙,忙得只能看著樂白微的照片回想她微笑的樣子。 
千代和紫佑嵐的「守護」關係似乎解除了,現在已經沒有什麼能夠阻止他和樂白微在一起,可是他卻突然向我問出了一個非常混蛋的問題—— 
「涼,你愛白微嗎?」 
「你想我揍你嗎?」我的拳頭已經捏緊。 
他到底是什麼意思?居然問別的男人愛不愛他的女朋友!這不論是玩笑還是炫耀,我都會毫不客氣地把拳頭揮到他的臉上。 
「你愛她嗎?」他居然無視我的怒意,又問了一遍。 
我鬆開了拳頭,因為我看到他眼睛里的認真。 
「我喜歡她。」 
「只是喜歡?」 
「我愛她。」 
我說出這話的時候,他竟然異常平靜,我開始有點懷疑他是不是真的愛白微。 
「涼,你知不知道,屬於你的東西,只要你不放棄,就沒有人能搶走。」他頓了頓,加重了語氣,「連我也不能。」 
「什麼意思?」 「我明天會離開這裡。」 
「去哪裡?」 
「回家。」 
我差點忘了,他也有家,儘管他已經在我家住了很多年。 
說完,他開始往我的房間門外走。 
「等……」我想起了什麼,剛要叫住他,他卻先我一步開口:「喂,涼,我們是朋友吧?」 
我怔了怔,說:「廢話!」 
「哈哈,那麼小涼涼晚安嘍!」他飛快地閃了出去,像在躲避我第N次怒吼「再叫我『小涼涼』就殺了你!」。 
但我知道,這一次,我不會對他說這句話,因為我有預感,以後都沒有機會再聽到「小涼涼」這個不怕死的稱呼。千代楓,他不會再出現在我面前。 
我能隱約猜到他離開的原因——他的身份並不簡單。但他是我的朋友,而作為朋友,有些秘密是不能分享的,我只需要相信他。 
後來我才知道,離開的不止千代,紫佑嵐也一同消失了。 
那個女孩子,挽救了我的性命卻因為我的逃避現實而一直被我仇視,我甚至沒來得及對她說一聲「抱歉」。 
我開始堅信,屬於我的東西,只要我不放棄,就沒有人能搶走! 
可是我還是失去了「四葉草樂園」,失去了那塊土地,這是我曾經放任自己墮落所受到的懲罰。 
我的弟弟端木半夏一直夢想著在那塊土地上建一座「四葉草樂園」,我不知道他為什麼那麼興緻勃勃,但我知道千代那小子的口才一直很驚人——建這個樂園是千代來我家的目的之一。
可悲的是,弟弟死後,我竟然沒能守住他的夢想;更可悲的是,白微竟然也說她放棄了「四葉草樂園」的夢想。不過,我不會氣餒,我一定會奪回所有屬於我們的夢想,不久的將來,我會奪回這片土地,在上面修建起我們一直夢想的「四葉草樂園」! 
白微是命運恩賜到我的生命里,喚醒在絕望中沉睡的我的微笑天使,可我卻忘記了天使擁有翅膀,她也需要飛翔。 
所以當白微決定跟媽媽去外地的時候,我情緒失控地沖她發火了。 
後來,我一直在思考,是不是成長中的每個階段,都有我們必須去做去面對的重要事情。 
就像我義無返顧地回歸家族,肩負起屬於我的使命,白微現在也有比留在我身邊更重要的使命,必須先去完成它,才能讓我們的人生更加完美。 
那天晚上,我一個人去玩了很久的滑板,在那個過程中我無比強烈地意識到,我以前的認識是多麼錯誤。 
我一直以來那麼迷戀玩滑板,其實,是因為內心渴望著去飛翔吧。我喜愛的,是踩著滑板衝出高地時,感覺自己伸手可以觸摸到藍天的那一瞬,那種接近飛翔的感覺。 
我決定放手讓我的天使去飛翔。 
因為我堅信,她是我的天使,一定會再回到我身旁。 
放手的過程很艱難,我最終沒有送她去車站,因為我害怕,如果我去了車站,會忍不住改變主意留下她。 
我站在原地,攥緊了她送給我的四葉草護身符,那些柔弱卻勇敢的葉片在陽光下熠熠生輝,如同她貼著後車窗拚命朝我綻放的微笑,我明白,那是真正屬於我的微笑,永遠只屬於我一個人! 
——那微笑讓我完整! 
白微,你知道嗎? 
如果此刻我可以微笑,如果微笑真的能夠將我的心情傳遞給你,我只想讓你知道——我愛你! 
鍴沐涼的經典語句 
我永遠都不可能像千代那樣,在你難過的時候笑著逗你開心……  
覺得累,覺得難過的時候,不用微笑也沒關係,大哭一場也沒關係。如果不想被別人看見難看的哭臉,用我的衣服擋住也沒關係。  
那些比得上你重要嗎?  你的微笑,讓我完整。  
如果我可以對你笑的話,我就不會讓你有機會哭。  
以後,無論天涯海角,我一定會循著你手背上這個只屬於我的紋章找到你。  
屬於我的東西,只要我不放棄,就沒有人能搶走。  
整個世界都失去了方向,我們用微笑找回愛情最初的信仰。  

上一篇[成交數量]    下一篇 [維生素P]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