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本首詩選自《詩經·國風·衛風》。衛國婦女遠嫁別國,不能回故鄉探望,心中煩悶。

1 竹竿 -原詩


籊籊竹竿,以釣於淇。
竹竿釣竿

豈不爾思?遠莫致之。

泉源在左,淇水在右。
女子有行,遠兄弟父母。

淇水在右,泉源在左。
巧笑之瑳,佩玉之儺。

淇水滺滺,檜楫松舟。
駕言出遊,以寫我憂。


2 竹竿 -註釋:


    籊:音笛,長而細的樣子。
    淇:淇 水
    爾思:思爾,思念你。
    致:到達。
    泉:水名,在朝歌北,稱左。古人以水的方位,北為左,南為右。淇 水屈流於朝
    歌南,稱右。
    有行:出嫁。
    瑳:音搓,玉色潔白,比喻笑時露出潔白的牙齒。
    儺:音挪,女子走路時有節奏的樣子。
    滺滺:音悠,河水蕩漾之狀。
    檜楫:檜木做的槳。
    松舟:松木做的船。

3 竹竿 -譯文


竹竿細長尖又尖,拿它垂釣淇水邊。
竹竿駕舟

心中哪能不想你,只因路遠難迴轉。

泉水清清在左邊,淇河滾滾奔右方。
女子無奈出了嫁,父母兄弟隔天涯。

淇河滾滾在右方,泉水清清流左邊。
嫣然一笑玉齒露,身著佩玉風姿柔。

淇水潺潺水悠悠,檜木作漿松作舟。
駕著小船水中游,瀉我心中重重憂。


4 竹竿 -賞析:

賞析1
《竹竿》描寫淇水河邊釣魚的男子思念自己心中早已遠嫁的姑娘。回想著她美麗的笑容,回想著姑娘走路的身姿,伴著叮噹的玉佩,男子早已神魂蕩漾,決心駕船遠遊,去尋找心上的姑娘。詩的聯想,突出了鮮明而又動人的細節刻劃,則便詩歌的靈魂——情感充分活躍起來,自然也就會使詩中的人物也活動起來。

賞析2 衛國的淇水,是青年男女遊樂的地方。悠悠的淇水水波,秀麗的兩岸風光,伴隨著這些青年渡過無憂無慮的青少年時代。因此,每當他們遠離故鄉,回首往事,思親懷鄉的時候,淇水很自然地浮現在腦際。淇水、家鄉、親人、親情,都融化在一起,激起心中感情的波濤。這首詩,正是帶著這種感情的波濤而寫就的。關於詩的主旨,《毛詩序》說:「《竹竿》,衛女思歸也。」寫的是一位遠嫁的衛國女兒,思念家鄉的情懷。至於作者,魏源在《詩古微》中考證,以為「亦許穆夫人作」。這位許穆夫人是衛公子頑的女兒,嫁在許國。後來許穆夫人的兄長戴公掌權時,衛國被狄人攻陷,衛國滅亡。許穆夫人既不能回衛國弔唁,便寫了《載馳》一詩,表達自己的心情。從詩意來看,《竹竿》並沒有痛心弔唁的沉重,只有思鄉懷歸的憂思,不像亡國之音。魏源說《竹竿》是許穆夫人所作,並沒有實證,只是一種推測,而且並不可靠。

現在看來,把《竹竿》看作一位遠嫁的衛國姑娘思念家鄉的歌聲,比較恰當。至於姑娘的身份,不必細究,可以作為一種共名來理解。

全詩分四章。詩的內容都是遠嫁女兒腦海中的形象活動。細究起來,前後各兩章,各成一層意思。開頭兩章,是遠嫁姑娘的回憶,都是關於婚前家鄉與親人的事。首章回憶當姑娘家時在淇水釣魚的樂事:「籊籊竹竿,以釣於淇」,和夥伴們一起到淇水釣魚遊玩,這是多麼愜意的事,又怎能忘記呢?可惜眼下身在異鄉,再也不能回淇水去釣魚了,「豈不爾思,遠莫致之」。次章回憶離別父母兄弟遠嫁時的情形。泉水、淇水,逐漸遠去;父母兄弟,逐漸遠離。離別的場面和離別的情懷,最使人難忘。遠嫁的女兒回憶起這個場景,思念之情不可抑止。第一章、第二章共八句,重點在回憶,強調的是思鄉懷親之情。

第三、四兩章是進一層意思:希企。眼下遠嫁女兒已是人家的媳婦,故鄉親人都見不到。回憶激起的情懷,化作熱情的企望:希望能有一天重歸故鄉。三四兩章,便是想像回鄉時的情景。淇水、泉水依然如故,「淇水在右,泉源在左」,與第二章兩句一樣,只是句子位置變化一下,實際上是用復沓的手法,表示重來舊地的意思。這時候,出嫁女已不再是姑娘家時持竹竿釣魚那樣天真了,而是「巧笑之瑳,佩玉之儺」,一副成熟少婦從容而喜悅的樣子:故鄉,我終於回來了!彷彿為了重新找回少女時代的感覺,這位少婦又到淇水。不過,這次不是釣魚了,而是「檜楫松舟」,乘船游賞。不過,舊地重遊,能排解遠嫁多時的離愁嗎?三四兩章想像回鄉的場景,正是遠嫁歸不得的少婦幻想的場景。想像得越真切越具體,現實中遠離故鄉不得歸的思念之情就越強烈。所以,駕船游賞故鄉的想像,根本不能解決思鄉懷親的愁思。

四章詩歌,分別從回憶與推想兩個不同角度,寫出一位遠嫁外地的女子思鄉懷親的強烈感情。這種感情雖然不是大悲大痛,但卻纏綿往複,深沉地蘊藉於心懷之間,像悠悠的淇水,不斷地流過讀者的心頭。
上一篇[wu]    下一篇 [淤淀]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