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1 竹鈴風 -小說類型:

  校園型網路連載小說

2 竹鈴風 -主要編輯人員:

  斯濼吟小說組 年少

3 竹鈴風 -別名

  與2011年11月正式在貼吧改名,《輕狂·咄咄》。(上部名為《輕狂》,下部為《咄咄》)

4 竹鈴風 -小說主要人員:

  1、川絮(竹鈴)(女)

  也許是上天眷顧她得太少,使這個剛上大學的少女有了不一般的命運。18歲才知道自己的身世,這個女孩靠自己創出了美好的明天!

  在讀學校:利撤學院

  家庭成員:養父母、爸爸(川猛)、哥哥(川暢)

  2、南宮子默(男)

  是竹鈴上班期間的搭檔,與同學一起做社會實踐,遇到了竹鈴,長得很帥。和竹鈴走在一起很般配,也在利撤學院學習。是川暢的好哥們兒。

  3、尚吉(男)

  4、尚茉沫(女)

  5、依若蘭(女)

  配角:

  6、川暢(男)

  竹鈴的哥哥,喜愛電腦,最後轉行做設計,出生時是靠賣竹鈴的錢才得以成長,得知竹鈴是自己的妹妹后,十分慚愧。

  年齡:18

  在讀學院:利撤學院

  家庭成員:爸爸、妹妹

  7、川猛(男)

  竹鈴與川暢的父親,當初迫不得已把竹鈴賣了。

  家庭成員:女兒、兒子、(夫人已去世)

  8、雪奈梨繪(女)、繞小雅(女)

  雪奈梨繪:別誤會,這是中國人,在很小的時候去了日本,與小雅是從小就在一起玩的好朋友。最引人注意的地方就是她的公主頭。

  繞小雅:與梨繪一起轉到利撤學院的,前面是劉海,後面是長發,給人感覺很優雅。

  (以上兩人都是川猛排去的「間諜」)

  9、帕麗(女)

  混血,沒轉校之前是竹鈴最好的朋友,對川暢很有好感。

  10、竹清(男)、韓雅(女)、

  是竹鈴的養父母,同意把竹鈴「還給」川猛的是竹清,竹清為川猛投資的一家公司的職員。

  11、陳琳粉(女)

  竹鈴舍友,在大一(2)B班,學習成績很好,與竹鈴不相上下。在班裡獨來獨往,只和弟弟黏在一起。

  12、陳琳溫(男)

  陳琳粉弟弟,了解竹鈴后瘋狂支持她。

  13、光頭(男)

  無確切姓名,川猛手下,因綁架川暢被解僱。

  14、孔善兒(男)

  川猛的乾兒子,很聰明。在竹鈴和川暢被綁架時立了大功。

  15、冷代曼(女)

  孔善兒的女友,在川猛開的飯店裡做領班。

  (以上為截止至第十八章出現的人物,待加。)

  主要內容:

  第一章

  「丁零,丁零,對不起啊,借過,借過!」竹鈴騎著她的寶貝自行車在她去學校的必經之路—最繁華的天使街叫著。可她沒想到,就在她左邊商務樓的五樓,一個光頭男人正在拿著望遠鏡看她。「怎麼樣啊?看出什麼沒有啊?」一個40多歲的男人問道。這男人叫「川爺」,他本名叫「川猛」。19年前,他的妻子死了,但在死神光臨之前,她強忍著最後一口氣,生下了一對龍鳳胎。川猛傷心之餘,心裡還想著怎麼把孩子養活,那時的他很窮很窮,沒辦法,他留下了兒子,他想,養個兒子應該能夠成家立業吧。於是,第二天他就把女兒買了,賺了三萬塊。把兒子取名為「川暢」,而那個女孩就是竹鈴。

  而如今,竹鈴是一個高三學生,19年前,她被一個普通家庭收養了。她的養父叫「竹清」,她的養母叫「韓雅」,他們倆開了一家飾品店,取名「櫻迦小鋪」,日子過得還算可以。韓雅沒有生育能力,所以才收養了竹鈴為女兒。而竹鈴卻不知道這個秘密,她認為她生活在一個簡單樸實的幸福家庭里,沒辦法,她的世界呀,永遠是那麼簡單!

  在這朝陽似火,熱得透不過氣的天氣里,竹鈴仍然穿著她的T恤衫和一條洗得發白的牛仔褲,騎著車在馬路上,一邊騎,還一邊唱著歌。

  「嗯....女孩手上有一顆和您手上差不多的痣,」光頭回答川爺,「哦....」川爺沉思良久,說,「你趕緊派人去給我查查她的資料!」「是!」光頭下樓上了一輛寶馬,走了。

  還沒過一會,光頭就又回來了,「老大,您要找的資料,請看!」光頭遞給川猛一個文件夾,「嗯。」「竹鈴,女,18歲,學習優秀,現就讀「利撤」學院,住址不明,1992年5月20日生。她的父親名叫「竹清」....」「好了!她的父親不是竹清!你幫我辦一下,把小暢轉到「利撤學院」去!」川猛不知為什麼,大聲叫道,光頭被川猛那一聲大喝嚇到了,馬上說:「好,好的,我馬上就去做。」

  川猛的組織是一群十八般武藝樣樣精通的人組成的,很少有人知道他們的來歷,於是這個組織也就是一個人人都曾耳聞過,但卻不知道到底是一個什麼樣的組織,川猛是他們的帶頭人,他們不會幹出什麼壞事,但一有人泄露了風聲,就要處死,不能說他們「殘忍」,只能說他們「謹慎」。

  此時此刻,竹鈴早已到了學校,突然,班長從門外「竄」了進來,小聲地說:「咱們班要轉來一個男生,他們家好像很有錢呢,趕快跟他交上個朋友!」這時,老師進來了,說,「這是我們班轉來的一位男生,名叫川暢,歡迎!」說著鼓起掌來,其他的同學由於聽到了班長的話,也鼓起掌歡迎他,由於竹鈴是優等生,她一個人坐一位,老師把川暢安排到竹鈴旁邊坐。「你好啊,我叫竹鈴,我們交個朋友吧!」竹鈴那甜美的聲音並沒有打動川暢那冰冷的心,他冷冷地說「誰要跟你做朋友啊,自作多情!」竹鈴看了看川暢,他的身上穿的全是名牌,可能真的是班長口中的「有錢人家的兒子」,這個18歲左右的男孩長得還蠻帥的,標準「明星臉」,川暢可能是看到了竹鈴在打量他,就故意不睬竹鈴。竹鈴看了看川暢,沒過一會,就去找帕麗——竹鈴的死黨討論老師讓調查的「金融系資料」了,而川暢則一個人在座位上看書。

  「唉,唉,怎麼樣?他好帥哦!」帕麗對走來的竹鈴說,「什麼啊,那個川暢啊,他對人好冷漠哦,我才不想和那種人做朋友!」竹鈴帶著點小脾氣說道,「哦?是嗎?那也很帥好不好!」帕麗反駁道,竹鈴聳了聳肩,「喂喂喂,說正事!」「哦,嘻嘻!」帕麗不好意思地笑了笑。

  第二章

  在學校里,川暢根本不理任何女生,而帕麗卻依然熱情地幫他干這干那,所有人都看出帕麗這個學生會會長對才轉來的新生川暢有好感。川暢在班上的學習成績似乎不太好,許多女生爭著幫他溫習功課,可是川暢並不領情,他抬頭看了看,看見只有竹鈴一個人在那默默地溫習,心想,切,我就讓你不理我,我還就讓你幫我溫習了!於是說:「喂!你,就是你,過來幫我溫習!」竹鈴一開始沒理他,可是川暢有點不耐煩,說:「沒聽見啊!」竹鈴瞪了一眼川暢,站起來,生氣地說:「你以為你是萬人迷嗎?你以為所有人都喜歡你嗎?你才是自作多情!」竹鈴對這個領她反感的人並不客氣。「....」班上的空氣似乎凝結住了,「零零零...」聽著放學鈴聲,竹鈴抓起書包,氣呼呼地往外走去。

  「哎呀,走了走了!」在一旁生氣了半天的男生們幸災樂禍地叫著,「呼,走吧。」帕麗喪氣地說道。

  「竹鈴,竹鈴,你剛剛怎麼了?怎麼那麼生氣呀?」帕麗一出校門就追上了竹鈴,問道,「沒什麼,就是想讓這個憑著自己家裡的勢力來仗勢欺人的傢伙知道,他才不是什麼人都喜歡的!」竹鈴對於這個問題,不想糾纏太久,簡單的回答了一下,「帕麗,你為什麼會對那個傢伙有好感嘞?」竹鈴翹起那可愛的嘟嘟嘴,問帕麗,帕麗沒有回答她,臉上出現一絲絲可疑的紅暈,並馬上轉移話題,「竹鈴,學校旁新開了家布丁店,那家布丁店的布丁可好吃了,走,我有免費券,我請你吃。」竹鈴抱歉的笑笑說:「對不起哈,我還要去上補習班,Bey-bey!」「那,好吧,改天再請你,Bey-bey!」帕麗臉上高興的很,道了聲「拜拜」,竹鈴便馬上在一旁的香樟樹後面躲了起來,呵!她這個機靈鬼,總是能猜出言后之意。

  果然,帕麗說完「拜拜」后就馬上閃進了布丁店,說:「阿姨,要兩份布丁。」「好的,稍等。」帕麗怎麼會要兩份布丁?難不成她還要請我?竹鈴心想著,但令她意想不到的是,帕麗居然去了學校後門,等了一小會,川暢出來了,帕麗就給了川暢一份布丁,可是川暢看都不看她一眼,徑直走了過去,帕麗垂下了眼眸,味如嚼蠟地一個人吃下了那兩份布丁,看著她慢慢走遠,躲在樹后的竹鈴對川暢感到十分惱火,跺了跺腳,轉身離開了。

  第二天,川暢走進教室,一眼就看見了安慰帕麗的竹鈴,而竹鈴也一眼看見了她,她立起身來,緩步走向川暢,剛準備罵他,可沒想到川暢從她身邊繞過,坐到自己座位上,放下書包,翻開筆記本,進入自己設計的程序里,竹鈴看著他一系列的動作,剛想發作,但無奈上課鈴響了起來,她只好壓下怒火,回到座位。

  這節課上自習,看堂老師走了進來,那不就是傳說中的「武則天」嗎?唉,看來是不能於川暢正面交鋒了,竹鈴拿出了一個小本子,翻開小本,在紙條上寫著:不要不知好歹,帕麗是個好女孩,你怎麼能那樣無視她?小本被竹鈴「嘩」一下滑到了川暢的筆記本旁,而川暢看了一眼紙條,又抬頭看了看竹鈴,拿起筆,在紙條上寫道:現在在上課,我也有事,沒心思跟你聊!又「嘩」的滑到了竹鈴面前,竹鈴看著紙條上川暢那清秀的字,無奈地搖了搖頭,拿出一本小說,自顧自地看了起來。

  第三章

  正當竹鈴沉浸在書中時,帕麗給她傳來一張紙條,上面寫著:明天是運動會,你問問看川暢參不參加?謝啦!竹鈴看了一下紙條,又用淡淡的目光看了一下帕麗,帕麗用哀求的目光對竹鈴說:「拜託,拜託啦。」「好好好。」竹鈴真拿她沒辦法,就用「啞語」對川暢問了,沒想到,一向沉默寡言的川暢竟被竹鈴給逗笑了,就又用「啞語」回她:「哦,參加。」就在這時,竹鈴和川暢被「武則天」武老師發現了,又點到了名,竹鈴只好自認倒霉,而帕麗卻在一旁偷笑。

  川暢回到了家裡,沒想到一進家門就是劈頭蓋臉的一頓臭罵。

  「小暢啊,你知不知道,你們學校教室外面的攝像頭就是我給買的,就是要監視你所做的每件事,而今天呢,你在上課的時候又在幹嘛啊,上課就是上課,還跟女孩子嬉皮笑臉的,你要不要臉啊你!?」川猛用手指著川暢的頭罵道。

  「那,那堂課是自習..」川暢被爸爸這莫名其妙的一頓罵嚇著了。

  「自習?你還敢說,我不是說了嗎,不管什麼課,都要認真地上,你呢,整天去製造電腦程序,給你上課的機會,你還這樣,你還把不把我這個爸爸放在眼裡?」川猛又是一頓罵。

  「我,我....」

  「你什麼你啊,說吧,那個女孩家的電話,我要打電話,要不然就說個名字,我遲早要把她轉走!」

  「她,她叫竹鈴。」川暢似乎已經不敢說話了。

  「什麼?竹鈴?她是你同學?」川猛一聽是竹鈴,脾氣馬上下來了。

  「嗯,她是我的同桌。」川暢終於抬起頭說了句話。

  「好,你就交她這個朋友吧,」又小聲地說,「畢竟你是她哥哥。」

  「什麼?」川暢沒聽見那句話。

  「沒,沒什麼,小暢,你去做作業吧。」川猛笑著說,心想,唉,沒聽見也好啊。

  「哦,哦。」川暢被這麼快的轉換嚇到,但馬上上樓回房看軟體資料了。

  「嘿,這小子,那可是他的妹妹。」剛剛在一旁的光頭說道。

  「是啊,是啊。沒想到這小子沒過幾天就在學校里攀上親戚啦。哈哈哈!」川猛說,兩人對笑。

  下午上學時,川暢與竹鈴在校門口相遇,便一起走到了教室里,後面的人議論紛紛,可兩人才不理,到了教室,他們各自歸位,剛坐下,川暢就主動找竹鈴講話。

  「竹鈴,我...」

  「嗯?」

  「我第二節課要出去一下,我要去跟別人談一談購買軟體的事。」川暢終於開口了。

  「哦,那你去吧,反正也是政治課,我是課代表,我可以幫你呀,這節課政治老師不上,聽說他家裡有事,就不來了,是我來看著。」竹鈴很樂意幫忙。

  「可是,到時你能幫我補課嗎?第四節課就好!你也知道我政治學得不好。」川暢抓抓頭皮,不好意思地說。

  「好啊,我教你啊。」竹鈴笑著說。

  「那,萬分感謝!」川暢對竹鈴道謝,說著就走了。竹鈴被川暢著突如其來的熱情嚇著了,心裡覺得很奇怪。

  可令人沒想到的是,第四節課被「武則天」佔了,要上歷史。沒辦法,川暢只好拜託竹鈴到他家給他補課。

  到了川暢家裡,竹鈴不禁翹起大拇指:「哇!你家房子可真大啊!」川暢家的確很大很大,而川暢卻不以為然地說,「不管這個,咱們去補課啊。」「好吧。」

  他們到了二樓房間里,放下書包,可這時,川猛回來了,看見了竹鈴,叫川暢下來,說:「這是誰啊?」「哦,就是我上次跟您提起的,竹鈴,她給我補課。」「哦,那,竹鈴要不要在這吃個晚飯?」

  第四章

  竹鈴發現這個人有一種熟悉的感覺,就像她的親人一樣,她低頭笑了笑,拒絕了川猛的邀請,然後就同川暢一起去房間里補課了。時間飛逝,當他們收起課本,抬頭看了看,天已經黑了,川暢送竹鈴出了房間,這時,在客廳的川猛看見了他們,對川暢說:「小暢,送你同學到門口吧。」「嗯,」川暢點了點頭,「走吧,我送你到門口。」「好啊。」竹鈴答應了。

  兩人走到門口,這時,一陣清脆的鈴聲傳來,竹鈴從包里翻出手機,打來電話是帕麗的,「喂,帕麗。」「玲,我在川暢家門口。你...是不是在裡面?」「我......」竹鈴看了看川暢,而電話那頭的帕麗早已忍不住怒火,吼了起來「你....明知道我喜歡川暢...你還....」還沒說完就「嚶嚶」哭了起來。竹鈴的電話被掛斷,她愣了一會。立馬奪門而出。

  身旁的川暢也追了出去,當他看見外面帕麗對著竹鈴怒吼,連忙趕了上去,冷冷地對帕麗說:

  「你...不要憑空猜測,竹鈴只是同學」

  聽到這,帕麗心中一顫,忙接道「你不喜歡她 ?那,你喜歡我?」說完害羞地低下頭。

  川暢搖了搖頭「不,我有說過我喜歡誰嗎?我只是叫竹鈴幫我補課而已。」川暢把手揣進口袋,摸出十塊錢,「你們倆坐計程車回家吧,天太晚了。」

  「不用不用,我們倆自行車還停在學校門口呢,反正這裡學校也不遠,走吧,帕麗。」竹鈴伸手想去攬帕麗。

  「啊,好,好。」帕麗硬是被竹鈴給拽走了。

  「哎呀,快走快走啦,你在這大鬧一場,走吧,走吧,」竹鈴說,「川暢,我們走了啊!」

  「呵呵。」川暢笑了一下,又轉身走向家裡。

  「呦,小暢回來啦,竹鈴走了沒?」川猛問,其實他心裡特想讓兒子回答「還沒走」可是川暢說:「走了,她同學也來了。」「哦,那,晚飯在桌上,你去吃吧。」川猛又看起了世界盃。

  竹鈴和帕麗.....

  「哎呦,竹鈴,你幹嘛跑這麼快啊,我手都被你拽疼了!停!!」帕麗掙脫了竹鈴那硬拽著的手。「你看看你今天辦的事,還跑到人家家裡了。」竹鈴問她。

  「我...我就是想看看你們倆要幹嘛,沒想到你到他家裡了。」帕麗心裡有些內疚,小聲說。

  「那你怎麼找到他家的?」竹鈴的怒火未消。

  「我...我跟蹤的...」帕麗垂下眼眸,暗暗希望竹鈴不要發火。

  聽了這話,竹鈴才徹徹底底的懂了,她懂了,她的好朋友帕麗,她兩年的好友帕麗真的....真的對川暢有了好感,甚至還會懷疑了竹鈴。可是她為什麼對川暢有一種特殊的感覺呢?那感覺,就像,好像似曾相識,好像是她的親人一樣。誰又知道?竹鈴和川暢是親兄妹,真是...唉....

  到了學校門口,她們倆把車鎖給開了,騎著車在路上,兩人都沉默不語,騎到了家,她倆才說了聲「Bey-bey」,竹鈴推車回家,正好碰見了竹清,「爸,您怎麼,還要迎接我啊!?」竹鈴開玩笑似的說,「鈴鈴,你怎麼現在才回來啊?」竹清問道,「沒什麼,就是幫我同學補了一下課,才晚了一點回家。對了,爸,您晚飯吃了嗎?」「哦,我吃過了,你快吃吧!我幫你推車。」「行!」竹鈴蹦蹦跳跳地走進家門,「瞧,咱們女兒還像個孩子呢!」韓雅說,「是呀。」竹清邊說邊把竹鈴的車推向小院的一角。「不過,她好像有些不一樣了。」竹清對韓雅發表自己的觀點,「哎呀,你是不是想多了,咱們女兒可乖了,」韓雅說。「走了走了,快回家吧!」

  第五章

  竹鈴還是忍不住給帕麗打了個電話,「喂,您好,是帕麗家嗎?」竹鈴的聲音還是那麼好聽。

  電話那頭傳來了管家的聲音:「嗯,小姐不在。她說她今天心情不好,不知道她去哪了,您是不是小姐的好朋友?如果您知道小姐去了哪,麻煩您打個電話給這裡!」

  「是的,那好的,謝,謝謝啊。」電話這頭的竹鈴有些驚詫,掛了電話。「嘀嘀嘀...」管家的一番話讓竹鈴大吃一驚,帕麗,我對她很陌生嗎?為什麼我都不知道她喜歡去的地方呢?為什麼我只知道她家的電話和她的性格呢?竹鈴心裡有著很大的矛盾,她想,不行,我還是得出去找她去,畢竟這次她的傷心是我導致的,我還是得去!

  「爸,媽,我要出去一趟,得過一會才能回來。」竹鈴拿起她平常不大用的雙肩小包奔出了家門,「哎,哎,鈴鈴,你去哪兒啊?」韓雅還沒問完,竹鈴就已經出去了,「你看,我說吧,這丫頭,有心事呢!」竹清一跺腳,說道。

  一出門,竹鈴就招了輛計程車,竹鈴:「去商務街小別墅群。」「好嘞!」十分鐘后,竹鈴下了車,她先去了帕麗家旁的所有點,什麼服裝店、百貨店...她都去了,可是連帕麗的影子她都沒見著。

  突然,竹鈴想起了帕麗口中經常提起過的「九號站台」什麼什麼的,但竹鈴從沒注意過,她只聽過帕麗講她一直很想去,但好像沒去。想到這事,竹鈴趕快拿起她的手機查了起來:「九號站台」的搜索結果:位於....「找到了!我找到了!誒?怎麼是個酒吧啊?奇了怪了,唉,不管不管,還是去看看吧。」於是竹鈴又上了路。

  「師傅,去九號站台。」「呦,小姑娘,去那啊!?」「額,恩,沒錯,就是那。」

  坐了將近7、8分鐘,一下車,就看見了那傳說中的「九號站台」,那酒吧里散出來一股股的酒氣,竹鈴想帕麗可是堂堂學生會會長啊,但為了找到帕麗,竹鈴還是進去了。

  「哎,小姐,請問你要什麼酒嗎?」一個酒保問。

  「呃,我要一杯威士忌就好。」竹鈴根本不會喝酒,胡亂點了一杯。在「茫茫人海」中要找到帕麗可真難啊,在這地方,簡直是亂成了一團,聲音太大了,一群人都在跳舞,「從帕麗的心理看,她跳舞不好,是絕對不會去跳的,她肯定不去跳舞,那這裡,除了跳舞,就只有,就只有什麼呢?」竹鈴還在想著,「就只有喝酒了啊!來,小姐,您要的酒。」剛剛的酒保一邊遞給竹鈴威士忌,一邊提示竹鈴,「對呀,就只有喝酒了!謝謝你啊。」說完向後面一看,「哎?怎麼沒有啊?」還是在一旁的酒保提醒了她:「喝酒的檯子可長了,您還是往後找找。」「謝謝!」

  果然,竹鈴找到了帕麗,她正在吧台上喝得大醉,一邊喝著加烈型的葡萄酒,一邊大喊著「川暢,你憑什麼不喜歡我?我,我告訴你,喜歡我的人多的是!」話還沒說完,竹鈴就拿著她的那杯威士忌來了,「帕麗!帕麗!你怎麼了?」「竹鈴?我就是想喝酒,就是想喝酒!」帕麗瞪著竹鈴說,「你要喝酒?好,我陪你喝!」竹鈴說著就拿起威士忌喝了起來,「你別喝!你說說,我對那傢伙不好嗎?他為什麼那樣對我啊?!啊?!」「帕麗,你還不懂嗎,那個川暢到學校來是有目的的,你還要這樣努力,那不是白費力氣嗎?」「我,我...」說著哽咽了,一下撲到竹鈴身上「嗚嗚」哭了起來,「哎呀,帕麗,你快起來,我扶你回家,快起來。」竹鈴把帕麗扶了起來,可帕麗又坐了下去,說:「我不,我不,在這不是挺好的嗎?!」說著就差點吐了,「哎呀。快走,快走!」竹鈴把帕麗扶起來,把她的手搭到了肩上,把她扶出去了。一路上,她們都沒坐車,一步一步地走路回家,帕麗一直在說川暢,還說:「你看,酒,酒後吐...吐什麼?」「吐真言!好了,到你家了,你快進去吧!」「我,我會記得,記得你的!川暢...川暢,他!」「好了好了,你快進去吧!」竹鈴把帕麗給推了進去。

  「師傅,到幸福小區。」竹鈴上了計程車,一下就到了家,付了錢,下了車,「鈴鈴,你怎麼回事啊?」「我,我是去看望帕麗了。」「唉,你這孩子,去洗洗,睡覺吧。」「好的。」竹鈴聽著父母親的話,低下頭,進了屋。

  第六章

  這天晚上,竹鈴怎麼樣都睡不著。她擔心帕麗會又從家裡偷偷地溜出去,喝醉了酒。可是她想想最後又不想了,她可管不了那麼多。她抱著被子悶頭大睡,很快就進入了夢鄉。

  第二天早上,竹鈴來到了班上。可是令她沒想到的是,她卻並沒有看到帕麗。她又去問了老師,老師說帕麗的爸媽幫她請了假,說帕麗生病了。竹鈴聽完老師的話后感到不妙,想向老師請假,可是老師不同意。沒辦法,竹鈴只能在課堂上熬掉了一天,好不容易等到了下午放學,就迫不及待地奔向了帕麗家。

  「麗,麗。我來看望你了。」竹鈴扣了扣門。

  「是竹鈴吧?來了來了。」帕麗的媽媽開了門。

  「那謝謝您了。」竹鈴回答道。

  沒想到的是,一開門,帕麗竟然淚流滿面地坐在自己的粉色小靠椅上。

  「麗,麗,你這是怎麼了?」竹鈴慌張了走了上去,安慰著帕麗。

  「鈴.....鈴.....爸爸.....和....和媽媽....讓....讓我轉學.....」帕麗哽咽著。

  什麼?轉學?!竹鈴猶如當頭一棒敲到了她的腦門上.....轉學....轉學,我最好最好的朋友,帕麗,要轉學?!!

  「不...不....這是為什麼?!為什麼?!難道我們以後再也見不到面了嗎?為什麼會這樣?」竹鈴失去理智地大叫道。

  「鈴,你不要這樣了,」帕麗平靜地說著,「算了吧,這也是爸爸媽媽的抉擇,轉了就轉了吧。」

  「不....怎麼能這樣呢?你要知道啊,這樣一來,你會連我,連川暢都見不到面的啊!」

  「就這樣吧,也好,那個川暢.......他不喜歡我的,我只能放棄他了。爸媽這樣安排,我也認命。」帕麗說著,「鈴,沒事你就先走吧。」

  那一天,竹鈴回到家后,心情格外差勁兒。

  第二天,到了學校后,竹鈴卻發現帕麗還在學校,興奮地很呢!

  「麗,怎麼了?難道不轉學了嘛???」竹鈴有點驚喜。

  「嗯,不是的,我爸爸和我媽媽同意我來學校告別,最後參加一次運動會。」帕麗興高采烈。

  「嗯,好的!」竹鈴笑了。

  到了第三天,帕麗進了學校,找到了竹鈴,給了竹鈴一套衣服:「竹鈴,把這套衣服穿上,等會運動會,咱們給川暢加油!」「帕麗,你怎麼啦,前天晚我不是對你說了嗎?」「啊哈,前天晚?我不是去酒吧了嗎?哦,對對對,你也來了,唉,走了,去換衣服。」竹鈴憤憤地說:「反正我不去,你要去你去。」「哎,算了,快來不及了,我自己去換。」

  竹鈴給川暢發了條簡訊:「川暢,昨天的軟體客戶買了沒?今天運動會你準備好了吧?」

  不一會,川暢回了一條:「準備好了,買了個好價!」

  竹鈴又笑了,嗯,這樣她就放心了。

  運動會開始了,竹鈴並沒有換上帕麗所謂的、讓人非常汗的「拉拉隊服」,而是蹲坐在觀眾席上,帕麗則興奮地在操場跑道旁跳著啦啦操為川暢助威吶喊。

  無聊的運動會結束后,帕麗也只能懷著沉痛的心靈,離開了學校,竹鈴在送行那一天也非常沉默,而川暢卻不以為然。

  下午,川暢抓起了書包,在回家的路上時,碰到了光頭,「你有事嗎?」 「嘿嘿,少爺,你說我能有什麼事?只是借你用一下....」光頭陰笑著...

  第七章

  「喂喂喂,你們要幹什麼!?放我下來!」川暢叫著,「別管他!用那個!」光頭指示著幾個跟他一起反目的兄弟說,「是!」說著拿起了一條沾滿了昏迷藥的白布,川暢這時才明白,原來老爸的成功是有危險的,並不是一帆風順,「等會,我問一下,你綁架我的目的是什麼?」一向機智的川暢問道。「我們要的就是錢!對了,還有那個竹鈴!」光頭攥緊拳頭說道,「為什麼?」「哈哈,你不知道吧,竹鈴呀,其實是你妹妹,@#&#%¥%#...」光頭把竹鈴的身世講了一通,「什麼,你說她是我妹妹?」「對對對,好了,廢話不多說,走!」說著還叫手下把川暢給昏迷。

  「帕麗,你真的要走?」竹鈴戀戀不捨,「是呀,而且,我還要搬家。」帕麗哭了,「記住,我新家就在『秘密基地』!」帕麗悄悄對竹鈴說,「哦?那你學校呢?」「在SGI學校,記得,不要失去聯繫哦!你自行車壞了,要不要,我送你?」「不用不用,我自己走回家。」「好,Bey-bey!」「Bey-bey!」竹鈴跟帕麗道了別,又獨自走了起來。

  而這時,川猛卻以是竹清工作的公司股東的身份而與竹清談話。

  「請問,您,是找我嗎?」竹清十分客氣地說。

  「沒錯,但今天,我們,不談公事,我們可以講講家裡的事啊。」川猛坐了下來。

  「好的,請問你是說哪一方面的呢?」竹清也坐了下來。

  「關於,你的女兒。」川猛說道。

  「啊?!我的女兒?」竹清很吃驚,「她怎麼了嗎?」

  「是這樣,我想,你的女兒應該不是您內人親生的吧,」川猛說著拿出了一張照片,「這是您女兒小時候的照片吧?」

  「啊?!這,這是,這是鈴鈴啊,你,你到底是誰?」竹清看著照片,激動地說。

  「或許與你想的吃驚的答案一樣,沒錯,我就是她的親生父親,現在,我,要求你把該屬於我的,還給我。」

  「不!不可能!我們的交易已經結束,我們是不可能把鈴鈴給你的!」竹清堅持自己的想法。

  「凡事都有可能的!你不要再生活在自己的世界里,好不好?!竹鈴,竹鈴她是我的女兒,你知道嗎?你知道嗎?這幾年,我有錢了,我可是一直在尋找她啊!你知道嗎?你知道嗎?」川猛的聲音提高了許多,也激動了許多。

  「我不知道!我不知道!我已經把錢給你了,你還有什麼資格說?」竹清說。

  「我身為一個父親,卻常年不能與我的女兒聯繫,有這麼多錢又有什麼用呢?難道你想當一個阻礙父女見面的擋事鬼嗎?難道你想讓竹鈴 永遠生活在一個騙局中嗎?難道你想當一個抹殺真相的殺手嗎?」

  「我,我...」竹清被川猛說得癱了下來,無言以對。「我不想!」

  「我承認,當年我是做得不對,我不應該對她那麼無情,或許你認為我是一個不合格的父親,或許你認為我是一個貪婪的人,可那時我有辦法嗎?我那時又沒錢又沒勢,我有什麼辦法?」

  「行了別說了,我答應,我答應還不成嗎?她的確是你的女兒,我,我...」

  這時,川猛的手下跟川猛說:「老大,少爺,少爺被...」「被什麼?」「被綁架了。」 「什麼?被綁架了?誰綁架的?」「不知道,他用了變聲器,聽不出來。」「多少錢?」「他說當面談。」「他還要什麼東西?在哪綁架的?」「他說,在...」「你倒是說呀!」「在少爺的學校旁邊。」「什麼?我不是讓光頭去接了嘛?!」「可,可能是...」「是,是什麼,你今天結巴了啊?!」「可能是他綁架的,因為,只有他能綁架啊。」「你先下去吧,我自己想想。」「是。」說完就下去了。

  「既然你都答應了,我想,拜託你一件事。」

  「什麼事?」竹清謹慎了起來。

  「我們都是有子女的人,相信你的子女要是被人綁架了你也會很著急,我的兒子,現在,被一個屬下綁架了,相信,你的『女兒』會助我一臂之力的,是否願意幫忙呢?」

  竹清本來就是個「好好先生」,自然而然就答應了,「那要怎麼幫呢?」

  「很簡單,把您的手機發個簡訊,說出真相,對了,再發個...」

  竹鈴回家的路上。

  「嘀嘀嘀,您有新消息。」「什麼?」竹鈴看著父親發來的簡訊,手不禁顫了起來,「咚」,手機摔了下來,不可能!不可能!她在心裡這樣呼喚著,「不行!不管這是不是真的,救人要緊,在幻璐凝酒店旁的...倉庫。」

  竹鈴招了輛計程車,「到幻璐凝酒店。」

  不一會,竹鈴就到了,付了錢下車后,就直奔倉庫。

  第八章

  「不行!不可以!哥!」竹鈴邊跑邊大聲叫著,「竹鈴?」被光頭用繩子綁住身體的川暢興奮了一會,「別動,坐下來!」光頭勒令道,擺了個手勢,讓手下躲在倉庫的柱子後面,光頭一閃,閃到柱子後面。「哥!哥!你在哪兒?」竹鈴十分緊張,「哥!你怎麼樣?」竹鈴找到了川暢,邊說邊試著給川暢松繩,「沒用的,別弄!」光頭從柱子後面竄了出來,「你們要幹什麼?」「我們不想幹什麼啊,」邊說邊一步步靠近竹鈴,「把她給我綁起來!」光頭命令手下。

  「哥!」竹鈴想掙脫束縛,可光頭的手下卻把她緊緊地綁住,「放心,別害怕!」川暢安慰竹鈴,「說吧,你到底要什麼?」川暢又對光頭狠狠地說,「噓!別說話!」光頭說著給川猛打了個電話,「喂,」光頭平靜地說,「喂喂,你到底要什麼?」川猛緊張了起來,「怎麼跟你兒子問的一樣啊,我告訴你,竹鈴也在我手上,你要是想讓我放了他們,今晚,遊樂園的摩天輪見!」「喂喂,你們現在在哪?」光頭沒回答川猛的任何一個問題,掛斷了電話。

  熬到了晚上,光頭:「起程吧!」坐了二十分鐘的車,到了遊樂園,光頭買了兩張摩天輪的票,強迫竹鈴和川暢進去,「零零!」摩天輪開始了。

  「看著鍾!五分鐘后要是他們還沒來,就讓他們兩個,永遠留在摩天輪中!」「是!」「喂,你們要是在五分鐘之內沒來,我就要,引爆咯!」光頭給川猛打了個電話,但很快就掛了。「一分鐘咯!」....「兩分鐘咯!」....「三分鐘咯!」其實這時光頭心裡也有點害怕....「四分鐘咯!」...「還有三十秒!」奇怪,怎麼還沒來呢?光頭心裡奇怪。「還沒遲到!快點!」川猛總算到了,「路上堵車,我們到了。交人!」川猛邊說邊大喘氣,「這麼簡單就想拿到人啊,沒門!」「你!你!你別得寸進尺啊!」川猛抓住光頭的領帶,「別緊張,別緊張。我不會這麼簡單的,看到了沒?摩天輪的左右兩端分別是你的女兒和兒子,我不知道他們可看得見你,但是,他們的身上都裝有炸彈,你要是能知道哪是女兒,哪是兒子,我就可以,放他們出來,兩分鐘啊,計時,開始咯!」說完就走開了,還扔下了一張紙條,「哈哈,有趣的推理遊戲開始咯!拜拜!」光頭回頭補充了一句。

  川猛看了看紙條,上面用個性化的字體寫著:遊戲規則:兩分鐘,破解不出,右邊的那位就要轉到最上面,上面可是有炸彈的哦,放心,「遙控器」在我手上....你要是選擇兩個都救,那就破解出來,我可以延長十分鐘,但是你要是只救一個的話,那就救兩分鐘后左邊的那個,自己選擇哦。

  光頭這次給自己下了一個最大的賭注——其實左邊的根本沒有人,兩個人都在右邊,關鍵就是川猛能不能破解出來了。兩分鐘?很難的推理遊戲是不可能破解的,所以....

  在摩天輪上的竹鈴與川暢...

  「川暢,你真的是我哥?」竹鈴望著正在「看風景」的川暢,「我有哥哥?」

  「不知道,或許是吧,我看過我爸的日記,」川暢低下頭,「上面是這麼寫的:『X年X年X月 陰 不知道我此刻的心情是怎樣的,我知道很碎,很碎,她就那麼去了,丟下了我,我真想與她一起去,可是,我每每想起死時,我都會想起她說的最後一句話『活下去..』,唉,不是我沒有勇氣吧,只是因為那句話,我還沒給兩個孩子取好名字呢,要是她在,我一定問問她...今天,我把女孩給....』」川暢把眼睛轉向竹鈴,「然後呢?然後呢?」眼裡已蓄滿淚水的竹鈴問道,「然後,那時,爸爸來了,他很生氣,很生氣,那時年幼的我,不知道是怎麼一回事,唯一的反映,就是被他罵哭...」「看來,你真的是我哥嘍?」竹鈴把頭扭過去,「竹...」「不要對我說話,我想一個人靜一靜!」川暢是第一次看到在校園裡那麼「剛強」的竹鈴哭,剛想用手去安撫她一下,隨即又把手給抽回來了...

  「別哭了,現在還是想想我們該...」「別對我說話!你永遠也不知道這種感覺,叫了18年的『爸爸、媽媽』,回過頭來,卻是我的『養父、養母』!你永遠不會知道的!永遠!」說著哭得更凶了,川暢也拿她沒法子。

  在摩天輪下的川猛...

  「←→←→什麼意思啊?」「按照我的推理,這個意思應該是....」呃...不要吃驚,這是川猛的乾兒子——孔善兒,他在創業時資金不夠,川猛幫他解了圍,不過他現在轉行當偵探了,思維很敏捷。「善兒?你怎麼來了?」「乾爸,我當然是來為你解圍的啊。」「快說快說,什麼意思?」「....」

  第九章

  兩分鐘后,光頭準備引爆,可就在這時,川猛聽了孔善兒的話,立馬跑到光頭那說:「我已經知道了,我要救右邊的那個。」光頭心中一顫,心想,自己的計劃破滅了,事到如今,只能按照原來的計劃行事,「我真沒想到你會破譯出來,但我幹了這麼多事,總不能白費吧,其實右邊有兩個人,你看,右邊的已經快要到最上面了,但我的炸彈是定時的,除非你讓他們倆一個一個的跳下來,在下面設置一個充氣床,就OK了,不過在此之前,你要給我這次公司合同中押金的一半就好。」川猛的公司最近簽了個大合同,但他還不知道合同押金是多少呢,就答應了。

  「喂,小饒,你去買個大的充氣床,1分鐘內馬上搬到遊樂園裡的摩天輪下面來,快點啊!」川猛拿起他那個貴的吐血的手機打給了他的手下,其實也不能算是手下,就算是他公司里原來的一個職工,川猛和他是在一起奮鬥過的,但現在也是某公司的老闆了,卻還是事事聽川猛的,「好的,我就在遊樂園旁邊,要不,在遊樂園借一個孩子們玩的充氣床吧?」「隨便你,速度快就行。」

  沒過多少時間,饒老闆就親自來了,還讓他的手下把充氣床搬到摩天輪下面,「喂,小暢,你跟竹鈴用手機敲開玻璃,跳下來!快!」「什麼?跳下去?」「對!快點!下面有充氣床的。」「嗯...好吧。」「說什麼了?」竹鈴用她那雙哭紅的雙眼看著川暢,問道。「讓..讓我們跳下去...」「啊?不是吧?」「對啊,沒辦法了,抓緊時間,用我們倆的手機砸開玻璃,跳下去,下面有充氣床的!」「好..好吧。」

  說罷,拿出手機,砸了個大洞,先是川暢跳,緊接著,竹鈴再跳。

  雖然說倆人都安全落地,可竹鈴卻在充氣床上昏了過去,川猛馬上就派人把竹鈴送到醫院去...

  「經過初步認定,她只不過是有點恐高症罷了,多休息休息就行了,因為她已經有近10個小時沒有進食,現在我們給她輸了瓶葡萄糖。」醫生對川猛說,「嗯,好的。」

  「唔...這是哪兒?」竹鈴醒了,見川猛在一旁趴著睡著了,她忽然想了起來,她悄無聲息地起來,把手上的針拔了出來,穿上了她的外套,走了出去。

  卻在這時,給竹鈴和爸爸送早飯的川暢來了,看到竹鈴走了出去,連忙跟爸爸說,剛醒來的川猛看著竹鈴那越走越遠的背影說:「沒事,得等她適應過來。」「哦。」川暢聽著爸爸的話,低下了頭。

  「喂,爸,我要回去了。」竹鈴給父親留了言。竹鈴就這樣一個人走了回家,設置了一個自動回復:「您好,我現在不想說話,如有事,稍後再打,謝謝,over!」

  回到了家,竹清竟然在家?!竹鈴的怒火一下子燃燒起來,「難道我是沒人要的小孩子嗎?為什麼會有秘密隱瞞我?」竹鈴越說越激動,到最後卻一下子跪在地下,趴在竹清的腿上,哭了起來,「鈴鈴,鈴鈴不哭。」竹鈴一怔,想到她小時候每每受委屈的時候,竹清都會以這麼慈祥的口氣安慰竹鈴,「爸,明天我去不去學校?」竹鈴低下頭,看著地,「我覺得我這樣做只是,只是,只是無謂的掙扎,去了學校,我怎麼面對那個人?」竹清知道,「那個人」就是川暢,他知道,女兒在思考的時候,才會低下頭髮呆。「一定要去,不管怎麼樣,你總要面對的。」「嗯?」竹鈴抬起頭,看著竹清,「對,再怎麼拖,也是不行的,那是你的命,你身份的命,再怎麼改,再怎麼躲,你的血液、DNA都不是我的,你爸爸和我談判的時候,我也不想把你讓給他,但我想,你有權利知道你自己到底是誰,所以...別怪爸爸...」「不,我不會怪您的。」「好了,不說了,你去睡覺吧。」「.....嗯。」竹鈴沉默了幾秒。

  原本竹鈴和川暢是兩個在世界上根本碰不著面的兩個人,可川猛就像繩索,把他們牢牢地鎖在一塊。

  第二天,到了學校,川暢和竹鈴碰面時,一句話也不說,只是眼睛注視了一會,就馬上躲開,竹鈴就抱著書本走過去,川暢就回頭看著漸漸遠去的背影。

  上課了,雖然竹鈴和川暢是同桌,卻一句話也不說,哇卡卡!大家眼前一亮,門口走進一個女生,「大家好,我叫雪奈梨繪。」隨即又說了一句:「こんにちは、私の名前は雪梨チェンナイ描かれている。」

  「嘿嘿,她是我們班新轉來的,從日本轉來的。」班長具有喜感地說。看得出來,全班男生都很歡迎這位新同學。不錯,梨繪之所以讓人眼前一亮,是因為她長得很漂亮,明顯是公主卷,很洋氣哦。

  「注意してくださいクマ。請大家多多關照。」說著走到川暢旁邊:「我們可以交個朋友嗎?」沒想到川暢卻破天荒的用日語回了一句:「関心がない。」(沒興趣),就走了。梨繪把目光轉向了竹鈴:「あなたは?」(那你呢?)「グラッドはあなたと友達に。」(很高興能與你成為朋友。)

  「誒,你看,後面怎麼還有一個人啊,她怎麼不進來?」竹鈴聽到後面那幾個十分八卦的男生說,竹鈴一看,還真是,可能是班長注意到了同學們的目光,急忙說:「那我們接下來歡迎下一位轉學生。」

  「你,你們好,我叫繞小雅。」明顯,小雅沒有像梨繪那麼的引人注意,看起來很害羞,穿著整齊的校服,低著頭,小步小步地走進教室,「...」貌似大家安靜了幾秒鐘,唉,不巧的是,早讀課在這時候下課了,大家一窩蜂地衝出了教室,小雅走到竹鈴旁邊,抬起了頭,竹鈴這時候才發現剛剛一直低著頭的小雅其實長得很漂亮,雖然是長發,但整齊的劉海把她襯托著很可愛,頭上還有一個特別小巧的蝴蝶結髮卡,「你好,能交個朋友嗎?」哇卡卡,聲音可真好聽,和竹鈴有得一比,「OK的呀,你好。」雖然很吃驚兩位轉學生為什麼都想和自己成為朋友,但還是很從容的答應了。

  「小雅,我沒說錯吧,她很好交朋友的。」聽到梨繪對小雅說,竹鈴黑線萬丈,「啊?難不成....你們認識?」,「對呀,我們從小就認識,只不過在大約5歲的時候我去了日本,小雅留在中國,一年前才知道對方在哪,才都轉到了這裡。」梨繪貌似很從容地回答了這個問題,「哎,我們還不知道你叫什麼名字呢。」小雅插話,「呃?」竹鈴的嘴巴才恢復,「哦,我叫竹鈴啦。」「竹鈴,能不能帶我們參觀參觀學校呢?」「嗯,你們看,這裡是教學樓,這是....」

  「哎,三朵校花齊亮相,(梨繪和小雅是才加的)真不錯。」碰巧在踢球的一群男生們悄悄說道。

  第十章

  話說自從梨繪與小雅轉學過來,校園十大校花第九、十名就被擠下去了,那被擠下去的、很不幸的,就是C、D班上的班花,「尤妙旋」和「冷珊珊」,貌似很不高興呢,「唉,姍姍,你說我們哪點比不過B班的轉學生啊?!」尤妙旋很不服氣的說,「就是就是,轉學生有什麼了不起啊!」冷珊珊看著自己的梳妝鏡,「唉,我們當時好不容易才擠上校園十大校花的啊,這麼快,被擠下來了。」妙旋垂頭喪氣的。

  「梨繪,小雅,我想問一下...」竹鈴結結巴巴地說,>.<「嗯?什麼?」梨繪和小雅異口同聲地問,「啊?就是...你們為什麼要和我交朋友啊?」「哦,這個呀...」梨繪搶先答,「是因為....」小雅也準備回答,「我來!」「我來回答。」「既然這樣,就用老方法!」梨繪說道,「切,好吖。」小雅輕輕哼了一聲,「3,2,1!」接下來的事...令竹鈴差點摔個跟頭,「黑白粹,男生女生配。」倆人說道,「嘿嘿,我贏了,我來跟竹鈴說。」梨繪在這次「大賽」中獲勝。「是因為,你是校花第一名!」「啊?就這個?哎呀,別開玩笑啦。」「好好。可是,沒有什麼的,不就是跟你交朋友嗎?!」「怎麼,怕我們欺負你啊?!」「沒有的事。走吧,快上課了。」

  「我還有點事,你先上去吧。」梨繪對竹鈴說,「小雅,你也過來一下。」說著向小雅使了個眼色,「嗯。」小雅會意了。「你們...」竹鈴還沒說完話,那倆人就不要臉滴走了。

  「剛剛收到簡訊,讓我們離開一下,現在先回個電話吧。」梨繪搬出了她內心本身就有的嚴肅,對小雅說。「嗯。」小雅抱著課本,「您所撥打的電話正在通話中,請稍後再撥。」「誒,奇怪,小雅借下你的手機。」「等會,你是不是撥錯了啊。是151****8649,你是不是撥錯了?」小雅陰險地看著梨繪。「呃?我看看哈。」梨繪很不好意思,把頭一偏,偷偷地撥。「喂,川猛叔叔,有什麼事嗎?」「你們現在所做的一切竹鈴都有可能在看著,而且,所做的事的理由也要合理,不能讓她起疑心。」「嗯,明白,還有什麼事嗎?」「嗯...」川猛沉思了下,「沒事了,你們上課去吧。」「嗯,叔叔再見。」

  「怎麼樣?」小雅迫不及待地問。「沒事,讓我們注意著點。」

  「零零零。」一位老師走過來,「同學,你們聽不見嗎?早就打鈴了,你們怎麼不去上課?」梨繪聽了,把手機背到身後。恰巧被老師看到了:「這位同學,請你注意一點,你的這種行為是有損校容的,」老師指著梨繪的鼻子說,「算了,給你們記一小過,但是,我希望,以後這種有損校容的事,不要做!」老師說完氣哄哄地走了。

  這一幕被去宿舍拿資料的竹鈴看到了,她心想:是不是我在這個校園裡永遠沒有真正的朋友?帕麗也是,她們倆是不是?不管了,先去上課。

  聽完某老師的一頓呵斥,梨繪和小雅灰溜溜地走了。

  現在弄明白了,她是我妹妹,我只是用她換來的錢成長的孩子,我不是獨生子。她從小到大吃的苦肯定比我多,我很沒用嗎?川暢心裡很糾結。

  咖啡店裡...

  竹鈴一個人坐在某位上,「 小姐,請問您要點什麼?」服務員很有禮貌地問,「檸檬汁有么?」「嗯,有。」「那給我來一杯特製的,要最酸的。」「嗯,還要點什麼嗎?」「不用了。」「稍等,馬上上。」

  檸檬汁沒一會就上來了,竹鈴吮吸著吸管,檸檬汁很酸,竹鈴卻一點都不感覺酸。

  第十一章

  用自己身上僅剩的幾百塊錢中的十塊錢付了檸檬汁的錢后,竹鈴又去了趟她原來的家。拿出鑰匙,開門。拿了個她在十歲去夏令營時候的旅行箱,那上面畫了一個大大的Hello Kitty貓,旁邊是一些小糖果,上面有一層灰,使得這麼CUTE的箱子看上去有些老氣。

  收拾了衣服,擦好了箱子,正準備打開箱子,突然竹清回來了,不對呀,他一般是六點才回家,現在是.....竹鈴看了看錶,五點四十,這是竹鈴第四堂課上課時間,匆匆與梨繪打完招呼就來這了。等等,看他會不會走,她把衣服與箱子藏進衣櫃,自己也躲在裡面,看著動靜,竹清是要找一本工具書,竹清找了好一陣子也沒找到,「天啊,在這!」工具書莫名其妙地出現在了竹鈴眼前的書桌上。

  腳步聲越來越近,來了,他來了!「噢!在這。」竹清拿完書,又匆匆地離開了。

  呼,總算舒了口氣,竹鈴站起身來,把衣服與箱子都拿了出來。

  打開箱子,呀!這.....這是竹鈴六歲時候第一次去春遊這麼多張照片...想起來了,那是她不過開玩笑似的說了句「今天老師說明天去春遊,爸媽也跟著去吧」,沒想到第二天竹清和韓雅還真請假,租了輛車,尾隨竹鈴幼兒園的車去跟竹鈴一起春遊,那時的竹鈴真的覺得自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小孩了。

  想到這裡,大滴答滴的淚水落到了剛剛整理好的衣服上,不一會兒,衣服上就有了大片淚漬,哎呀,這時候你哭什麼哭?竹鈴心想,立馬擦乾淚水,把衣服都放進箱子里,又立馬奔向門外。

  鎖上門,提上箱子,竹鈴又怔住了,我已經不是這個家的人了,這把鑰匙....還該給我嗎?想了一會兒,竹鈴的手便攥緊了鑰匙,走出門去。

  到小區門口了,她找了輛計程車,「您好,請問去哪兒?」司機很有禮貌,「去...」竹鈴搪塞了,她而已不知道該去哪兒,響了幾秒,「去,去利撒學院。」「OK」

  沒一會兒,到了學院門口,從包里翻出進去,只聽「滴」地一聲,竹鈴走進了學院,已經放學了,咳咳,算是吧,最後一堂課是武則天看的仔細。

  竹鈴托著箱子去找了教導主任,扣了叩門,「請進。」到了辦公室,教導主任是位慈眉善目的老師,是全校聲望較好的一名老師,「您好,我是大一(13)班的竹鈴。」「好,竹鈴同學,請問你有什麼事情嗎?」「我要住校,請問在哪兒辦理手續?」「哦,在我這兒辦也可以,」教導主任說著從抽屜里拿出一張卡,「這是你房間的門卡,手續費我們從你下學期的學費中加。」「好,謝謝。」竹鈴拿著門卡,跑到了宿舍樓。

  「二樓的.....五零六號房。」竹鈴念著念著就走到了門口。「要看看自己的舍友了,真緊張啊。」竹鈴心想,插進門卡,進到房間里去。

  一進門,看見了一個小女生,呀,難道是我走錯門了?竹鈴心想,正準備出門,身後一個弱弱的、小小的聲音被竹鈴聽到了,「等等,你沒走錯,門卡也沒插錯。」「哦?」竹鈴轉過身,「你在哪個班?」「在大一二班,學習委員兼副班長,你呢?」竹鈴完全被嚇到了,這個女生竟然大一?不過,沒一會兒就平靜下倆,「我叫竹鈴,在大一(13)班,你好。」「你好。」

  竹鈴放下行李,看了看宿舍,「這是兩人間的?」竹鈴問那個女孩,「沒錯。」女生推了推眼睛。「哦,對了,你叫?」「我叫陳琳粉。」「哦。」這名字真奇怪。竹鈴想,把衣服、被單、洗漱用品等一系列動作做完后竹鈴發現陳琳粉一直在盯著自己「走吧,一起上自習去。」竹鈴打破了僵局,隨手拿起一本《紅舞鞋》,嘿嘿,她從小就喜歡看兒童文學系列的書,儘管上了大學還有這種獨特的愛好,很幼稚吧?

  被竹鈴硬拉著走出宿舍的陳琳粉覺得這個女生真是會混關係,才多久,就看起來很熟悉了,「等一下,我的眼鏡要掉了。」說出這話,竹鈴才停下,陳琳粉推了推鏡架,「對了,你帶了門卡嘛?」竹鈴問,「帶了,怎麼?你沒帶啊?」「貌似是哦。」掏遍了身上的口袋,結果是——真的沒帶!

  「竹鈴!」小雅先叫道。「梨繪?小雅?對不起哦,我先走了。」沒等陳琳粉答應竹鈴就走了。「哼。」這是陳琳粉看到他們幾個「會回」會用鼻子發出的聲音,「哼」完立即推了推眼睛,以裝飾剛剛的表情。

  「竹鈴,你怎麼跟她走在一起?」梨繪說。「她是我舍友啊,怎麼了?」「你住校啦?」「嗯。」「我跟你說這陳琳粉啊,是全校知名的怪加,小心著點兒。」「哦。」「還有還有....」「好啦好啦,自習了自習了= =」「好吧...」小雅正說到興頭上,話到了嘴邊,被活生生噎了回去。

  第十一章完畢,未完待續............

  第十二章

  一趟自習課就這麼被浪費掉了,「零零零」的鈴聲響起,竹鈴發現,似乎學生走得比老師還要快。

  抱著課本與小雅一起走出教室。「對了,梨繪呢?」竹鈴問小雅,「哦,她啊。。。。。有事。」小雅似乎刻意地擋住了竹鈴的視線。看著小雅推著手指,竹鈴愈發愈覺得這事蹊蹺。

  「走吧,咱們去餐廳。」竹鈴拉起小雅的手,「不用了,我還要去...不,我有事情,你去吧。」小雅的神情很慌張。「哦,好吧。」竹鈴當時也沒想那麼多,一個人獨自去了餐廳。

  到了餐廳,Oh,竹鈴』s Lady gaga!坐滿了,就川暢旁有了個空位,大家都不敢去坐。竹鈴就只好先去端點吃的。

  川暢一個人默默地吃著,妙璇和姍姍來了,拿著一盤小牛排,一杯果汁,姍姍先發話:「呦喂,這不是13班的班草嘛,我們。。。應該可以坐這裡吧?」「呵呵。。。呵呵。。。肯定行嘛。。。」妙璇見川暢一言不發,說的話有些結巴,場面有著少許尷尬。「咳咳,那我們就坐這裡啦。」姍姍好自作多情= =等她們倆剛坐下,川暢就站起來了:「我吃飽了,你們要坐,就坐吧。」

  見此情景,竹鈴立馬走了過去,誰知臨面就碰見了正要走的川暢。倆人一句話也沒說,對視幾秒后,竹鈴坐下,川暢出去。

  兩人就這麼擦肩而過。

  「他怎麼就這麼走了啊!」姍姍反應過來。

  「就是就是。哎,這不是咱們學校第二大校花嘛?!」妙璇故意拖腔拉調地說。

  「這校花和校草之間,難免有些。。有些觸電啊。。。」姍姍很快接了。

  竹鈴趁他們說話時自己吃下一份三文魚喝了一份羅宋湯,正準備走了。

  「哎?不聊會兒嘛?」

  「不了,你們慢聊,不奉陪」竹鈴說完就走了。

  剛走出餐廳,「滴滴,您有新信息。」竹鈴翻開手機蓋,點擊了「查看」,手機上的新信息是梨繪發的:

  竹鈴,我和小雅在花壇,務必過來一下

  合上手機蓋,竹鈴就向花壇走去。

  「小雅,我們等會該怎麼講啊?」梨繪明顯很緊張。

  「這有什麼的,就說給她介紹工作呀。」小雅向四周張望,顯得很輕鬆。

  「萬一漏了餡兒?」梨繪疑神疑鬼的。

  「NONONO,就先說我們倆要去打工,說去借錢。。然後說。。。。說今天有事,她代辦,川猛叔叔是這樣講的。」

  「OK.....」梨繪想說「好爛的理由,」卻聽見小雅大叫「竹鈴來啦」!

  「呼,到了。什麼事情?|」竹鈴氣喘吁吁的。

  「竹鈴啊,那個。。。」小雅你先說。「

  「哎?我?好。。。」小雅先愣了下,「哦,就是我們現在把。。。需要一點點兒的money....放心,不會跟你借錢,我們已經聯繫好了一家餐廳,準備今天晚上去實習,可今天晚上吧....」小雅用眼神瞄了一下梨繪。

  梨繪立即會意了,說:「今晚我們要去看《阿凡達》你知道的,我們老早就想看看了,才買到票呢!」

  」所以,你們是耍我?「

  「代辦!」這不要臉的倆人異口同聲地說。

  「帶兩個人的班啊?」竹鈴顯然被驚到了,「怎麼代?」

  「說那兩個人有事,你是代班的。」小雅立馬接。

  「對對對。」梨繪立馬迎合。

  「好吧,我最近也想打工,餐廳在哪兒?」

  「在。。。」小雅掏出手機,「在玫瑰大道的香檳玫瑰14號。」

  「對了,昨天咱們好像借到錢了耶,這班也不用代了,你去應聘吧——」小雅說這話時都要飄起來了。

  「是啊是啊。」

  「今天應聘今天就工作嗎?」竹鈴也激動了。

  「額。。。對對。。。」梨繪與小雅對試了下,「走宿舍吧,等會該到時間關門了。」

  「嗯。」竹鈴覺得她們倆這次真的很奇怪。

  夕陽下,三朵校花的身影形成了一道美麗的風景線。。。。。。。

  到了宿舍,竹鈴見陳琳粉未歸就打了電話給她:「喂,琳粉還沒回來啊,要關門了,快點兒。」

  正在和弟弟陳琳溫走著的琳粉閃到一旁。「知道,8!」

  說完就樂呵呵地繼續走。

  陳琳溫是陳琳粉的親弟弟,但比陳琳粉高,至少20公分,在(11)A班,這倆姐弟真是。。在前一秒生了陳琳粉,后一秒生了陳琳溫。開媽那倆糊塗爸媽還以為這倆都是女的,起了這麼。。。這麼具有女性化的名兒。陳琳粉在學校只跟她弟弟合得來。

  竹鈴聽到急促的掛斷生,覺得她沒把自己放在眼裡,心裡很不是滋味,嘆了聲氣后,就自己刷牙、洗臉、掛Q,最後是上床看書。

  一系列都是那麼簡單。。。

  第十二章完,未完待續。。。

5 竹鈴風 -意外:

  由於字數關係,我們決定剩下的文章在貼吧上發,請大家放心,不會有閱讀缺點的。

上一篇[感性材料]    下一篇 [庫薩的尼古拉]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