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曾任某大型政治期刊編輯,曾任某雜誌專欄撰稿人。曾漂於北京,獨行過廣東.西藏.雲南等地。創作北京觀察系列、行走系列、赤字貧民花生活系列作品。曾細緻研究聖經及國內外相關著作並創作《聖經故事》普及本。

竹露滴清響
竹露滴清響
  


  筆名:竹露滴清響


  本名:李曉旭


  性別:女


  籍貫:長春


  職業:編輯


  
  作品發表情況:


  見加拿大《北美楓》美國《常青藤》詩刊.美國《新大陸》詩刊.《詩刊》《星星》《詩選刊》《綠風》《黃河文學》《北方文學》《城市晚報》《閩北日報》《中國詩人》《詩歌報月刊》《格言》《文苑》《燕趙詩刊》《新漢詩》


  作品入選情況:


  《2005年網路散文詩精選》《2005中國網路詩歌年鑒》《2006中國最佳詩歌》《2007中國最佳詩歌》《2007詩生活年選》


  獲獎情況:


  華語詩人情詩大賽三等獎:作品《永遠有多遠》


  山水*人文散文大賽三等獎:作品《瀘沽湖,誰溫順的情人》


  2006年度東三省十大詩人


  2007年度詩歌報十大年度詩人


  著作:《指尖到心尖的距離》《且行且吟》《聖經故事》.


  博客:http://blog.sina.com.cn/zhulu


  郵箱:zhulu7758@163.com


  代表作品:


  ●【行走系列】西藏,我一眼到底的浮生(組詩)


  ●《夜飲》


  晚九點天光尚亮,時間被忽略


  名叫雪的茶館是個山洞


  我旁邊的男子抽的是來自緬甸的雪茄


  安靜地望了我,及我白衣下的虔誠


  眼神像極下午偶遇的格魯派喇嘛


  我的淡定,洞口的那陣晚風


  迴旋酥油茶的咸


  這個山洞的頂部有樹,鳥群都已飛過


  那些倦怠的羽毛,彷彿多年前


  曾祖母的小腳踏在田埂,拍一下,暗一下


  而此地宜種青稞


  氂牛乾淨有不可言說之美


  有異鄉靈魂可以瞑目的鮮活


  音樂低郁,我坐在木椅子上,看到五月最後一天


  兩個白色影子黑暗中的顫慄


  看陽光吞下月亮,看一棵草被一棵更低的草灼傷


  在第三杯里,沉了下去


  ●《虛空》


  白雲飄過,那麼低,尤如我的哀傷


  桑煙清淡晃若前世,格桑花悄悄地發了


  但除去悄悄一定還有什麼,探出頭來


  石頭溫涼,我應該選擇跪著的姿態


  看菩提葉落。第二年,你會躺在我埋下佛珠的地方


  暗自搖頭繼而溫柔哭泣


  而空氣稀薄,不宜帶心事和罪孽往返


  關上手機,放下一切的重


  關於河流的上游,太多的人忍而未提


  自然的美多麼易碎,法號如雷聲隱隱而來


  一滴露珠,亮到極度


  一千座佛寺里的長號,悠悠響起


  是夜,流浪的人有歸去的村莊和有關信仰的故事


  素食慎行,再無邪念


  ●《關於一把藏刀》


  刀柄上銀飾漂亮,握在手也有一點重量


  上刻著字:英吉沙祖力皮卡


  我凝視著它,忽然感到血管里一個部位的移動


  迅速起來,火焰上升到三千六百英尺


  和那些卑微而羞澀的人,保持在一個高度


  對命運所知甚少,剔除腐肉


  沾著血,徵兆不祥。昨日我應燒香


  他在北方,著黑衣、合手掌


  那些細碎的牙齒忐忑不安


  想到在水底安寧的日子


  人間很遠


  安檢口,中矢的鷹


  我們彼此放生吧:嗡嘛呢叭咪吽


  ●《撒噶達瓦節》


  林廓路上,貧瘠的心事剛好與乞討的人融合


  發現並拯救苦難,六字真經迎面撲來


  我聽覺柔軟,嗅覺柔軟


  桑煙裊裊,跟隨著信徒走一路念一路


  順時針的看,周圍的山夜裡長高了一尺


  昨夜,我熟睡之時,他們盛上青稞酒


  點上酥油燈,贖回拉姆的肉身


  冷杉很美,染上高原紅的女人有點刺眼


  一群白的豹子,紅的豹子


  比那些淡粉、淡紫的花更野性一點


  佔據雪山,向陽的山坡或者體內的翅膀


  他們敲一聲鼓,就有一段好聞的香


  一個小女孩,穿得很爛


  我在她的手心,放下慈悲的秘密


  此前三十年,離開天堂墜入塵世


  那時沒有夜晚,月亮剛生在榕樹枝上


  我發如亂草,而心如止水


  ●《清誦》


  「無無明、亦無無明盡……」


  達瓦拉姆,來時沒有折花


  焦灼的廢墟之上,荊棘、骨骸永不泯滅


  一群紅衣喇嘛在黃昏與我擦肩而過


  眉頭有露水,透視我腰間之索


  遠處,索朗旺姆的歌聲汩汩流動


  讓我看見草原低淺,骨架透明,風無處藏身


  拾牛糞的老阿媽彎下腰去,緩緩被淚擊中


  氂牛、羚羊、野驢;火、鐮刀、漁網


  重新排序,人類未免惴惴不安


  倒下,匍匐如僧侶


  舔大地綻開的傷口,一群灰鴿子


  咕咕「施主,今日晨誦、午讀、暮省


  三萬六千遍可見蓮花……」


  佛音清澈,馬匹歸來,一時人間大好


  那麼多紅果子


  一眼星空,一眼活佛

上一篇[笑拈梅花]    下一篇 [萬葉千聲]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