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竺道生

1人物簡介

竺道生(355-434)東晉佛教學者,本姓魏,巨鹿(今河北平鄉)人。寓居彭城,官宦世家,幼年跟從竺法汰出家,改姓竺。後來從鳩摩羅什譯經,是鳩摩羅什的著名門徒之一。
教法分類
此外,道生把佛陀一代的教法分為善凈法輪、方便法輪、真實法輪、無餘法輪,世稱「生公四輪」。道生的四種法輪,與慧觀的「二教五時」,同為後世判教的淵源,貢獻頗大。

2生平事迹

竺道生,八歲出家后,專心道業,研究經句和妙義,能自得勝解。年方十五,便登講座,宣揚佛法。他析理分明,議論合宜,雖是當代的宿學名士,也不能抗敵。至受具足戒時(二十歲),學養及善說佛法的聲譽,早已名聞遐邇了。
竺道生認為「入道之要,慧解為本」,因此,他盡心儘力於鑽研佛法,並博覽諸論,雖萬里求法,卻不辭辛苦,后與慧嚴等同游長安,追隨鳩摩羅什受業,關中的僧眾,只要見過道生的,沒有不欽服他的英才秀傑。羅什門下有「四聖十哲」的尊稱,道生就榮列其一。
涅槃經
當北涼譯的大本《涅槃經》傳到南方以前,東晉安帝義熙十四年(四一八),已在建康譯出法顯所帶回的六卷《泥洹經》,經文中多處宣說一切眾生都有佛性,將來都有成佛的可能,唯獨「一闡提」人是例外的。一闡提,就是斷絕善根的極惡眾生,沒有成佛的菩提種子,就像植物種子已經干焦一樣,「雖復時雨百千萬劫,不能令生,一闡提輩亦復如是。」道生對於這種說法是不滿意的,他仔細分析經文,探討幽微的妙法,認為一闡提固然極惡,但也是眾生,並非草木瓦石,因此主張「一闡提皆得成佛」。這種說法,在當時可謂聞所未聞,全是道生的孤明先發,引起當時拘泥經文的舊學大眾的擯斥,一致認為他違背佛經原旨,邪說惑眾,而把他逐出僧團。孤掌難鳴的道生,在大眾的交相指摘下,黯然離開建康,來到虎丘山(位於蘇州),傳說他曾聚石為徒,講說《涅槃經》。當他講解「一闡提」的經句時,就言明「一闡提也有佛性」,並問石頭:「如我所說,契合佛心嗎?」奇妙的是,一粒粒石頭竟然都點頭了。這就是流傳千載「生公說法,頑石點頭」的佳話。
見解
這種佛性之有與小乘所講的無我、般若所講的空不矛盾,小乘的無我,是生死中的我,而涅槃學講的是佛性我,是法身、法性的內在體現。般若講空,也是以否定方式來肯定實相的存在,須忘象息言才能悟得這一實相,而實相在眾生心中,與佛性是同一層次的概念,實相是諸法之本性,佛性是眾生之本性,從實相轉向佛性,是由本體論向心性論的深化,是從對世界本體的關懷轉向對人自身的關懷。
一切眾生本有佛性,都具備成佛的內在根據,那麼,成佛是頓是漸?道生主張頓悟論,與支道林、道安和僧肇等人所持的漸修到七地(菩薩成佛須經十個修行階位,稱十地)而頓悟的「小頓悟」相異,道生的頓悟稱為「大頓悟」。慧達《肇論疏》載道生的「大頓悟」:「夫稱頓者,明理不可分,悟語極照。以不二之悟,符不分之理,理智□(疑為忘字)釋,謂之頓悟。」至極之性或佛教真理、佛性都是一個不可分割的整體,因而也不可能今日悟一部分,明日悟一部分,必然是一次性的突然間的覺悟,頓時完全照察自心佛性,體悟諸法實相。這是頓悟。頓悟之時,也就是成佛之際。這個頓悟,是在十地完成的,支道林、道安等人講七地而頓悟,但還要經過三地修行才能成佛,頓悟和成佛之間還有一段距離。而道生否認這一距離,頓悟成佛,不容階級,沒有間隔。
道生的頓悟嚴格來講是漸修頓悟,由修而悟,與後來禪宗惠能南派強調的無修而頓悟或頓修頓悟有差別。道生認為,在頓悟之前,必須修行、讀經,這些都是漸修的功夫,以此「伏惑」即斷滅各種煩惱,最終頓悟成佛。
法身無色
道生所著《法身無色》、《佛無凈土》和《善不受報》,在方法論上應和僧肇的《物不遷論》、《不真空論》、《般若無知論》所貫穿的中觀方法是一致的,是中觀方法在心性領域的運用。法身無色強調法身無形無象,不能以色身而論之,是無色之色,色而無色,非色非無色。佛無凈土是講法身佛沒有佛國凈土。善不受報論反對貪圖善報而修行,凈佛國土是無報之報,報而無報,對報應論也持非報非無報的中觀,而不是一般地討論善惡報應論。
謝靈運支持
道生的頓悟論受到了謝靈運的支持,道生的涅槃學說傳承,南朝宋有寶林、法寶、道猷、道慈、僧瑾、法瑗,齊有僧宗,梁有法朗。道生的佛性說和頓悟成佛說對後世禪宗產生了重大影響,是禪宗的淵源。雖然他的觀點說早了,招致麻煩,但歷史最終承認了他。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