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心曲笛韻 Houselander,這是英國散文名家所著有關聖母瑪利亞一生行實的小聖書名著。作者以豐富的想像,溫柔的感覺,深摯的愛慕之情,幽雅的文筆,深入描繪聖母的內心生活。

   從小就喜歡吹笛子。那是在1967年「文革」期間,學校早就停課很長時間了,在家也沒事幹,聽到有高年級同學吹笛子,一點點湊在人跟前偷偷學,幾角錢買根笛子,每天就沒完沒了地吹起來。那時真沒有人認真教我,也不太講究韻律、音準,但我還是很上心並樂此不疲。我家住樓房,每天大多在一樓門口吹,也不管人家煩不煩,我想剛學時別人肯定挺討厭我的,但我那時小,根本不在乎。有時下雨天外面很靜,我的笛聲能傳得很遠。就這樣吹了一年多,雖然水平沒有多高,但一般能唱下來的歌,我都能吹下來。1968年初學校組建文藝宣傳隊,我還湊個數。經過一兩個月的排練,就開始在學校、附近農村公社巡迴演出。 演齣節目大概有:合唱《大海航行靠舵手》、獨唱毛主席詩詞《菩薩蠻》、舞蹈《我為親人洗衣裳》、笛子獨奏《我是一個兵》等,文藝隊長是高二的李鐵良同學,李鳳霞帶隊併兼二胡、板胡演奏員,男高音楊維新、女高音尚雅蓮、報幕員(主持人)劉士瀛、舞蹈劉斌、趙洪濤、白鳳琴等,帶隊的李霞是女老師,可她絕對是個才女,實際上吹拉彈唱樣樣都相當有水平,還寫得一手好字,對我喜歡音樂有很大影響。後來,媽媽見我這麼喜歡笛子,我兩元錢,買了個G調的笛子。1968年底,知識青年上山下鄉運動開始,我這個「老一年」一下子就到遼西去種地務農了。剛下鄉時是冬天,休息時我就在青年點的宿舍里吹上一段,當年我才16歲,哪能幹動地里的活啊,一天到晚累得夠嗆,能想起吹笛子的時候其實並不多。可是好景不長,某天我從地里回到宿舍,累得一頭扎在炕頭的行里上就不想起來了,呆了不一會,我突然看到腳下灶坑位置有幾縷青煙在向上冒,我還在納悶兒,這煙咋站著排往上冒呢?突然,我一下子明白過來了:我的笛子。我一下竄到灶坑邊,用腳踢開正燃燒的玉米秸,果然看見我心愛的笛子在裡面,縷縷青煙正順著笛孔往上冒著,我把笛子用腳踢出灶坑外,仔細看了看,已經沒救了。「誰幹的好事,誰燒了我的笛子」,我向在家燒坑的同學大聲吼起來,李忠山--我們青年點的老疙瘩,站在那兒直向我陪不是,一個勁兒地說「我不是故意的,我不是故意的」。就這樣,從那時起一直到30多年後,我就再也沒碰過笛子。
    大概是2002年,我與妻子、女兒一同上街逛商場,在商場的體育、樂器自選櫃檯,很偶然的看見了擺在貨架上的幾支笛子,可能是兜里也有了閑錢,加之多年以來從事電腦工作的疲憊急需休息放鬆,對笛子的回憶也一下子被勾了出來。這是一種紫竹製作的笛子,中間還有用來調音的銅箍插口,很漂亮,一問價格48元,試過幾支后,就買了下來。回到家裡就開始吹開了,雖然還能吹響,就是氣不太足,雖不至於上氣不接下氣,但氣不連貫就不好聽。這時我已經是50多歲的人了,我不能在居民樓里吹讓鄰居討厭了,我只能一邊到戶外健身一邊撿起這一愛好了,爬山這一運動正好適合。從2002年夏天開始,我每天清晨5點多鐘,就和妻子一起帶上笛子到住宅附近的高爾山去邊爬山邊吹笛子,一晃就4年過去了。笛子也從當初的一支增加到現在的十來支,各種調的長的短的粗的細的,一應俱全。練習的曲目也從簡單到複雜逐漸多了起來,《姑蘇行》、《揚鞭催馬運糧忙》、《牧民新歌》、《麥收時節》、《棗園春色》、《陝北好》、《秦川抒懷》、《快樂的郵遞員》、《水鄉船歌》、《趕旱船》、《趕牲靈》、《沂蒙情》、《沂蒙山抒事》、《大青山下》等十多首笛子名曲,現在每天全都吹一遍時間還不夠呢。其實別看我能吹這麼多,夠不夠水準可得另當別論,這把子年紀吹笛子只求找一個樂兒,絕沒有想吹個出人頭地成為演奏家,所以,有很多人勸我認個師傅的事,我根本就沒上過心。但說來也巧,天天中午到公園去游泳,某天早晨在公園門口處遇到一吹笛高手倪老師,聊過幾次就熟了,他對計算機感興趣。我對笛子一往情深,一拍即合,我們互教互學,幾個月下來,我的笛藝有了長進,他的計算機操作也日趨熟練。60多歲倪老師,年輕時是我市一大型企業文藝宣傳隊的笛子首席,現在退休在家帶一些小學生,教他們吹笛子,有好幾個孩子吹得相當不錯了,已達到十級水平。頭幾年出手的幾個,有的考入專業藝術學校,還有的在江南制笛廠當了技術員。最近倪老師買齊了電腦、印表機、DVD刻錄機、攝像機、視頻採集卡等設備,不出門在家就能編輯、列印出教學用曲譜,深受他教過的學生家長的歡迎。
    最近在大學工作的女兒和我在網上聊天時提醒我說,吹笛子最好深入研究一下曲譜,對笛曲作品有了深刻的理解,就能吹得更限,她希望我能有這方面的進步。其實這個道理我早就明白,不過有我女兒折提醒,我還是實踐一下為好。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