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0

第27屆聖保羅雙年展

標籤: 暫無標籤

  本屆雙年展(The 27th Bienal de sao paulo)是聖保羅雙年展自1951年成立以來,第一次取消國家館概念,以藝術家個體形象參展並將主題設定在一個毫無邊界的概念上,完全與所謂的國家代表性無關,這種態度也表明了雙年展機構的獨立性—一個全然自治的概念性的項目。第27屆聖保羅雙年展有兩條思維主線:一種建立在新具象實驗風格的「建設型」和另一種以「告別美學」為理念的巴西藝術家Helio Oiticica (Rio de Janeiro, 1937–1980)。

  本屆展覽中,這兩條主線表現出來即「建設型工程」與「生活編程」。

  仍然有一種誤解阻礙著建設性的含義。「藝術構造者」Helio Oiticica稱這種趨勢可以容納形式繁多的各種「主義」—或是「建設性意念」引起了一種「社會性格化」。建設者可以是一個討論生活質量的人,他的夢想可以在社會尺度上對政治產生一個大眾的反應。

  這種趨勢引發了激烈的辯論:從什麼時候開始藝術家開始投身到每日生活中以才能代表環境了呢? 藝術和生活,代表性和真實性之間最終的

  區別是什麼呢?

  本屆雙年展的題目「如何共存」(How to live together),是由Roland Barthes在法國大學所開的一個學術研討會上得來,自然地表現出了一個建立共同空間的反映,也正引出了一個爭議性的主題:在生產和合作的節奏下不同群體的共存。創造性的潛能可以產生自由嗎?如何真正進入到藝術和社會之間的交換中去?

  Barthes的研討會探討了這些問題,達到共存的民族性意義上,考慮到地點的多樣性(宴會桌到妓院)、聚居模式的多樣性(夫妻、群體或

  家庭)。Barthes提出了一個藝術展覽不得不去探索的問題:「我為誰而當代?我與誰彼此共存?」

  以這樣的大局出發,策展人們構思了六個板塊,與本屆雙年展的主題和副題相互貫通:

  I-建造項目

  -藝術和建築:新行為方式的建築概念(真實或想象的),促發或形成一個新空間

  -個體節奏和生命能量:人和機器的關係,由生命力量到動力藝術的重新定義,作品之間不同的節奏

  -改造行為:對於它的探討將暴露政治的暴虐作用力,如何研究與分辨文化革命所留下的印記?

  II-生活編程

  -向Marcel Broodthaers致敬:藝術家簽名和藝術品流通的崇尚,除此外藝術家還為誰創作?

  -藝術家和非藝術家的交流:包括處於創作期的非藝術家;非實質性的作品:在新構造意義上的價值和影響。

  -巴西西部的阿克里州,邊界問題:試圖構建一個集體主義者的道德觀,「另類」風格的生產生活方式,森林和其中物種的多樣性

上一篇[文化產業導論]    下一篇 [工程系統論]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