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0

第501重裝甲營

標籤: 暫無標籤

第501重裝甲營:1942年4月,隨著第一輛虎式坦克的隆隆下線,這款日後讓盟軍談「虎」色變的坦克的編製工作也被提上了德軍指揮部門的議事日程。希特勒在1941年便準備為每個准裝甲師裝備20輛新式的坦克作為「突擊的矛頭」,但到了1942年,由於虎式坦克過低的產量和許多複雜的技術原因使得德軍統帥部改變了他們原先的決定,他們決定將虎式坦克集中使用,這樣就催生了之後赫赫有名的德軍獨立重裝甲營(schwere panzer abteilung,又譯獨立重裝甲大隊)。這些部隊一般都作為集團軍群的直屬部隊,扮演著進攻中的先鋒和防守時「消防隊」的角色。此後3年間,從北非的沙漠到蘇聯的凍土,從卡昂的廢墟到安齊奧的灘頭,這十來個重裝甲營憑藉為數不多的虎/虎王式坦克,在實力懸殊的情形下不斷與的強敵周旋,並且一次又一次地以與其規模不成比例的驚人戰果扭轉了各條戰線上的危局,在裝甲戰爭史上書寫了可圈可點的一筆。

  1942年4月,隨著第一輛虎式坦克的隆隆下線,這款日後讓盟軍談「虎」色變的坦克的編製工作也被提上了德軍指揮部門的議事日程。希特勒在1941年便準備為每個准裝甲師裝備20輛新式的坦克作為「突擊的矛頭」,但到了1942年,由於虎式坦克過低的產量和許多複雜的技術原因使得德軍統帥部改變了他們原先的決定,他們決定將虎式坦克集中使用,這樣就催生了之後赫赫有名的德軍獨立重裝甲營(schwere panzer abteilung,又譯獨立重裝甲大隊)。這些部隊一般都作為集團軍群的直屬部隊,扮演著進攻中的先鋒和防守時「消防隊」的角色。此後3年間,從北非的沙漠到蘇聯的凍土,從卡昂的廢墟到安齊奧的灘頭,這十來個重裝甲營憑藉為數不多的虎/虎王式坦克,在實力懸殊的情形下不斷與的強敵周旋,並且一次又一次地以與其規模不成比例的驚人戰果扭轉了各條戰線上的危局,在裝甲戰爭史上書寫了可圈可點的一筆。

1 第501重裝甲營 -裝備

  作為國防軍所有9個的獨立重裝甲營的老大哥,第501重裝甲營的歷史無疑充滿了傳奇的色彩。在1942年秋季,501重裝甲營得到了首批45輛極初期生產型虎式坦克中的20輛。由於這批坦克投入使用太過倉促,所以在坦克的細節處理方面非常雜亂,比如平載工具、儲物箱的位置和樣式以及排氣管外罩的形狀等等。

  由於早期虎式坦克極低的產量,501營在接收到虎式坦克的同時還接收到了38輛Ⅲ號L型坦克(裝備有60倍口徑50毫米坦克炮)與8輛Ⅲ號N型坦克(裝備24倍口徑的75毫米炮,可發射高爆彈和穿甲彈,並在車體兩側添加了裝甲裙板),第三連於1943年6月接收到14輛虎式坦克后便被轉交到了大德意志裝甲團。

  在損失了絕大多數裝備,並經過重建以後,501坦克營又於1943年10月-11月再次接收到了45輛新的虎式坦克,這批都屬於中期型的虎式坦克。這個型號老虎的生產從1943年的7月開始,最顯著的變化是車長的指揮塔由半球狀改成了圓形,而主炮的反向助力穩定器也從炮塔的右側轉移到了後部。而這批坦克在交付501營之前還被拆除了潛渡設備和車尾的空氣過濾器。但在到達訓練營地之後,工程部門卻給車體上塗布了具有防磁性的水泥裝甲,主要用來對抗盟軍的反坦克雷,此外車體上原有的兩個車前燈也只剩下了一個。

  最後6輛虎式坦克是在1944年6月提供給501營的,都是虎式的晚期型。這一時期的虎式坦克為了增加產量,對生產的步驟,工藝進行了大幅度的簡化。為了減輕後勤部門的負擔,還採用許多和虎王、黑豹可以通用的零部件。而這次接受的六輛還採用了虎王的全鋼製負重輪,其他一些繁瑣的部件也被儘可能的簡化。

  在經歷了1944年夏季東線中路中央集團軍群的覆滅之後,整個坦克營又重新接收了45輛虎王式坦克。這是該坦克營歷史上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達到滿編。

2 第501重裝甲營 -塗裝與標記

  在501營被運送去非洲之前,整支部隊的所有車輛都披上了一層類似於沙漠的黃褐色「外套」,第一連的所有「老虎」都在它們的車體兩側的中部塗上了帝國鐵十字標記。而為了便於己方識別,營部命令所有虎式坦克的炮塔側面塗上幾乎與炮塔等高、白色輪廓的巨大數字編號,部隊的老虎標記則被圖畫在了每輛坦克的車體前裝甲上。對於繳獲的美軍車輛和後續車輛,德軍將其重新塗裝成更類似於突尼西亞北部地區植物的土褐色,這種顏色要比原先的黃褐色更深一些。在501營的兩個虎式坦克連被併入第7裝甲團之後,將虎式坦克的編號重新編排和塗裝自然是必不可少的,炮塔兩側的數字大小保持不變,但使用了紅底白邊的字樣,第一連(此時已被改名為第10裝甲師第7連)的大部分「老虎」都在它的車體前裝甲右側還有一很小的字母S,代表重裝甲連。

  重建之後,所有新來的虎式坦克都使用了標準的橄欖綠色的塗裝,車體中部側面的鐵十字標記依然可見,炮塔上的編號則改用了紅褐色的輪廓,當然這種塗裝僅限於夏秋季節,冬季的時候德軍坦克開始塗布白色的水性,到了初春的溶雪季節,這層已經很髒了的白色外衣又粘上了一片片的泥土,又恰巧能與周圍的景色融為一體。

  而此後到來的虎王坦克也同樣塗上了標準的橄欖綠色的外套,唯一區別只是適當的斑紋和棕色斑點。紅底白邊的十字架則被挪到了炮塔的側面中部,與之前不同的是炮塔上的車輛編號這次只佔用了整個炮塔一半的高度。

  總之,為了適應多樣的戰術和地形,501營在裝甲車輛的色彩偽裝方面還是相當有心得的,非常靈活的安排了部隊的迷彩塗裝方案,而在兩次重建之後營部還能按照各連隊所處情況不同來決定其迷彩形式,為成功得掩護和隱蔽至關重要的裝甲部隊立下了汗馬功勞。

3 第501重裝甲營 -編製

  在使用虎式坦克的數年中,重裝甲營的編製幾經改變。尤其在開始時,所有虎式坦克營的編製有很大的隨意性,由於缺乏虎式坦克,按計劃新成立的每個虎式重裝甲營都裝備有兩個坦克連,一個指揮連和一個修理連。指揮連由軍官、通信兵、偵察兵、工兵、防空排、醫療單位和後勤部隊組成。而隨著產量的增加重裝甲營的編製擴大到三個坦克連的時候,其修理和後勤部門也進行了重組,並且建立獨立的後勤連。隨後修理連也進行了擴充,達到擁有三個修理排和一個補充排的規模。每個坦克連還都有一個指揮部以及救護部門、修理組和訓練部門。這樣,除了14輛坦克之外,整個坦克連還有22輛輪式車輛,一共113名作戰人員,而一個完整建制的重裝甲營共有28名軍官,274 名士官,694名士兵,7名維護人員以及90名除蘇聯外來自不同國籍的志願人員。到了戰爭末期,整個重裝甲營部隊的實力有所下降,每個坦克連下降到了88人(4名軍官,46名士官,38名士兵)。這主要是由於戰鬥訓練被統一轉移到了後勤連中(擁有5名軍官,55名士官與188列兵)。指揮連的實力是(9/37/130)總計176人,修理連人數相應變為3/37/162(共207人),整個營一共897人。

  起初該營裝備兩個各有4個排的虎式坦克連(包括兩個虎式排和兩個Ⅲ號坦克排),並且每個虎式連連部都有一輛虎式坦克。在營部也有兩輛虎式。而該營的坦克編號也是相當有規律的。1942年底,由於作戰需要隨營部主力先行坐船抵達突尼西亞的第一坦克連由兩個滿編的虎式坦克排和兩個Ⅲ號坦克排,外加連部的兩輛虎式坦克,整個連達到滿編。該連虎式坦克炮坦上編號分別為:100,200,111,112,121,122,131,132,141,142,Ⅲ號坦克編號為:113,114,123,124,133,134,143,144,而直屬營部的兩輛「老虎」編號分別為01與02。一同抵達的其它8輛Ⅲ號坦克都集中在輕型裝甲排中,編號分別從03到10。而當時還在法國進行訓練第二連的8輛虎式坦克的編號分別為:211,212,221,222,231,232,241,242,編成兩個排,每排4輛坦克。 由於在1943年1月的行動中失去了兩輛坦克(121和142),第一坦克連又重新編成為3個坦克排,每排有5輛坦克。在1943年2月兩個坦克連隨501營一起轉入第七裝甲團作為它的第3營(而第一,二連也分別改稱為第7裝甲團第七連和第八連)並再次重新進行改編。第七連仍然擁有每排有5輛坦克的3個坦克排,第1和2排有3輛、第3排有2輛虎式坦克,其餘7輛均為Ⅲ號坦克。結果,8輛虎式坦克的編號分別為:711,712,714,721,722,724,731,732,Ⅲ號坦克的編號為:713,715,723,725,733,734,735,而第八連同樣擁有三個排,只是構成有所不同,虎式坦克編號為:811,812,813,821,822,823,831,833,其它均為Ⅲ號或Ⅳ號坦克。在貝家的戰役之中,損失了7輛虎式,4輛Ⅳ號坦克和8輛Ⅲ號坦克,大多來自第2連(故此貝家也有了「虎冢」之稱)。不久,501營的所有虎式和Ⅲ號、Ⅳ號坦克又於1943年3月17日轉屬到第504重型裝甲營,但出於混淆視聽的目的,此後501營仍被稱為是一個獨立存在的裝甲單位,其實此時504裝甲營已經接收了501裝甲營建制內所有的戰鬥車輛。

  經過1943年秋的重建,501獲得了規定建制內的坦克數量,共有45輛。到了1944年夏,德國中央集團軍群遭遇毀滅性打擊,1944年8-9月裝備虎王坦克的501營也在利沃夫前線遭受重大損失,但隨著大約20輛來自509重裝營的虎式坦克併入,501重裝營的實力總和居然達到了53輛虎/虎王坦克,甚至在一個排中也出現了虎與虎王混編的現象。而其餘坦克則被編入營部(編號為102,202,302等)。

4 第501重裝甲營 -戰史

  501重裝甲營於1942年5月10日由第9軍區的第一和第二補充訓練大隊的兩個中隊組成,按計劃該營將裝備虎(保時捷型)坦克,並從5月23日開始其所屬技術人員和駕駛者在尼伯盧根威克開始進行訓練,而到了8月份,501營又奉命改裝亨舍爾型虎式坦克。8月底,終於有第一輛虎式坦克交付到了部隊的手裡(其它已經生產的都優先給了502重裝營)。直到42年10月,501重裝甲營才終於全部得到了計劃中的20輛「老虎」與16輛Ⅲ號坦克,並將這些坦克組成兩個坦克連,營里所有坦克兵都已經為即將開始的戰鬥作好了準備。而第二連的部分部隊(1排與2排)還奉命轉移到法國南部進行訓練。

  終於,希特勒堅守其在非洲最後的橋頭堡棗突尼西亞的決定給了501重裝甲營表現的機會,11月10日,部隊在缺少第2連的情況下準備用火車運送到義大利的雷吉奧。11月18日,滿載501營士兵的第一輛軍列抵達了雷吉奧。兩天後,部隊終於踏上了前往非洲的征程,營里所有的裝備通過海運運抵突尼西亞,步兵則將通過容克52運輸機運抵,在此後的日子裡,他們將給予英、美裝甲部隊血淋淋的教訓,盟軍「談虎色變」的歷史也將從此開始。

  到了23日,第一批3輛虎式坦克總算順利抵達比塞大。而在所有虎式坦克到達之前,由第501營營長魯德爾少校率領的這第一批虎式坦克,再加上從第190反坦克營的兩個連和一個來自第十裝甲師的坦克連組成的戰鬥群於25日11時在朱代伊德(Djedeida)便已對對英軍展開行動,到傍晚的時候,已經進行了一次成功的反擊,並在第二天撤回聖・塞浦瑞恩至朱代伊德一線(St Cyprien-Djedeid)。27日,魯德爾的部隊在朱代伊德(Djedeida)重新完成集結后,戰鬥群又對泰博拉地區發起了大規模的進攻,與英軍防禦部隊的戰鬥一直持續了好幾天。與此同時由於北非的維希法軍不戰而降,在摩洛哥登陸的英美軍隊已經順利控制了阿爾及利亞,在突尼西亞的德軍不得不陷入兩線作戰,令德軍統帥部門稍感安慰的是相當數量到達非洲的501重裝甲營的坦克已在突尼西亞完成集結,蓄勢待發。12月1日,來自第一坦克連(指揮官馮・諾德爾)坦克也從德斯切代伊德(Dschedeida)以東7公里的集合地域開始了一場救援自己受困同胞的戰鬥,在這場首次完全有501重型裝甲營的部隊進行的戰鬥中,虎式坦克初露鋒芒,9輛美軍坦克被擊毀。但令人沮喪的是,連隊的指揮官在戰鬥中陣亡,O・迪屈曼接過了指揮鞭,然而他也是一位短命連長,在擊毀兩輛英軍坦克之後,自己也命喪英軍狙擊手的手中。一天以後,魯德爾的坦克部隊受第十裝甲師的指揮從北面經過舒伊古(Chouigui)向在泰布勒拜(Tebourba)一帶突破的美軍進行反擊。儘管付出了16架斯圖卡,4門反坦克炮和3輛Ⅲ號坦克的慘重代價,反擊卻成功阻截了美軍向西的突破。而由於配合作戰的擲彈士兵缺乏作戰士氣,攻勢不得不告一段落。到了3日,在剛剛登陸比塞大便直接開赴埃爾貝坦(E・L Bethan)南部集結的3輛虎式坦克的配合下,魯德爾完成了對泰布勒拜的包圍。一天以後,泰布勒拜便被由斯圖卡戰機支援下的德軍攻佔,虎式坦克的包抄無疑起到了至關重要的作用,盟軍至此損失了在該地區182輛坦克中的134輛。而表現突出的魯德爾坦克群也於當天解散。

  1942年12月9日,在又得到一輛虎式坦克和一輛Ⅲ號坦克的補充之後,已經投入戰鬥的第501重裝甲營的部隊實力達到了9輛虎式坦克和5輛Ⅲ號。第二連的部分作戰單位(第3和4排)正從法靈博斯特爾直接運往義大利的特拉帕尼,而連隊中的法國志願兵也直接從西西里坐船來到了突尼西亞。儘管軍容不整,但整個營的作戰士氣相當的高昂,部隊在10日又配合第10裝甲師的部分作戰單位,沿著前往梅德斯切茲・艾爾・巴巴(Medschez ZL Bab)的方向突進,他們以2輛虎式坦克為先導,在連續一天的戰鬥中向前推進了13公里,並消滅了14輛斯圖亞特坦克。而坦克營完成了在南部側冀攻擊之後,於11日傍晚轉入距離德斯切代伊德東部7公里地區進行休整。德軍緩慢的補充速度簡直讓人無法忍受,到了12月25日,身處一線作戰的501重裝甲營僅僅得到了12輛虎式和6輛Ⅲ號坦克,連續進行運動作戰的虎式坦克也沒能得到應有的維修,唯一能令人感到興奮的是在第1連此前所有在突尼西亞的戰鬥中,還沒有一輛虎式坦克被除籍,而第一連的裝甲兵們依靠自己為數不多的坦克已經取得了相當不錯的戰績,顯然盟軍在「老虎」面前還只有挨打的份。

  43年1月初,501重裝甲營終於結束了其只有一個連在非洲孤軍奮戰的日子,擁有8輛虎式坦克的第二連總算也悉數抵達突尼西亞。1月中旬,齊裝滿員的501 重裝甲營奉命轉移到蓬迪・法赫斯・宰格萬地區(Pontdu-Fahs-Zaghouan),從而備戰即將開始的「埃爾博特」行動,並且從此刻開始隸屬於韋伯少將指揮的334步兵師。而韋伯將334師所屬的756團分割成各有4輛虎式和Ⅳ號Ⅲ號坦克支援的兩個戰鬥群。而剩下的5輛虎和10輛Ⅲ號坦克則去增援9裝甲擲彈兵團的第2營。

  1月18日的進攻開始以後,756團順利奪取了曼索爾山的東部一帶。到了中午,在突破了敵軍有雷區掩護的強勁的防線之後,控制了橫跨凱比爾(Kebir)河西南的湖泊。在突破過程中,一輛老虎撞上地雷而不得不被報廢。這是整個營損失的第一輛虎式坦克,而這要「歸功於」在突尼西亞極度缺乏的修理維護設備。第二天,魯德爾的部隊又轉向南面佔領了希爾穆薩,並在那摧毀了25門反坦克炮。而在第二連沿著羅拜(Robba) 的道路向前推進的過程中,第「231」號虎式坦克遭到一門英軍6磅炮的偷襲而毀。至此,營里所剩可以運行的坦克還剩12輛虎和14輛Ⅲ號坦克。

  【501營戰鬥報告:除籍2輛,餘18輛。該報告僅限虎式坦克】

  到了21日,在成功奪取從克塞爾提亞到凱魯萬的交通要口之後,第一連第二排擊退了一支由12輛英軍坦克發起的反擊,並且擊毀其中的3輛坦克,而德軍也在戰鬥中付出了1輛Ⅲ號坦克的代價。而敵人於次日試圖奪回該交通要口的第二次進攻也被擊退了。由考達爾指揮的輕型裝甲排(8輛Ⅲ號坦克)成功的擊退了敵人從側冀的包抄,但令人遺憾的是,該排的指揮坦克卻在戰鬥中被敵軍擊毀。此刻,坦克營與進抵蘇拜亥(Sbikha) 和凱魯萬一帶的友軍部隊取得了聯繫。而在當天晚些時候的一場與英軍部隊的遭遇戰中,編號「121」的虎式坦克由於被擊中發動機而不得不報廢,從編號中可以看出這是第一連第二排的指揮坦克。在整個「埃爾博特」行動中,虎式坦克擊毀7輛敵軍坦克與30門反坦克炮,自己也付出了相當代價

  【501營戰鬥報告:又有一輛除籍,餘17輛】

  1月31日,501重裝營又繼續追隨韋伯少將指揮的戰鬥部隊,參加即將開始的「坎爾伯特2號」行動。此時,整個營有11輛虎和14輛Ⅲ號坦克可以開動,其他的坦克尚在修理之中。再一次,501營被分散到了兩個不同的攻擊群(第69裝甲擲彈兵團的第二營和第756兵團)。在隨後的日子裡,敵軍強大的反坦克力量和密布的雷場使得攻擊部隊不得不停下來。在這裡,也是第一次有2輛虎式坦克的裝甲被擊穿(其中一輛由於發動機起火而不得不徹底放棄),為避免落入英軍之手,德軍在坦克內裝滿炸藥將其炸毀。這一次,以往攻無不克的「老虎」群終於首次敗下陣來。

  【501營戰鬥報告:發動機起火自毀一輛,餘16輛】

  2月8日,為了配合在蘇拜亥的第10裝甲師代號為「春風」的作戰行動計劃,第一連被調到了該師的編製下,經過幾夜急行軍后,第一連(6輛虎式坦克和9輛Ⅲ號坦克)加入了位於布特迪(Bouthadi)附近森林地帶的雷曼戰鬥群,在這裡棗突尼西亞的卡薩林山口,501營的虎式坦克及老辣的非洲軍團將給初生牛犢的美軍裝甲部隊上最為生動的一課。

  當月16日,為了支援隆美爾向加夫薩(Gafsa)發動的攻勢,部隊不得不停止了進一步的攻擊,將攻擊的矛頭轉向了特貝薩山。此時,第一連又加入到了第7裝甲團的序列之中,並且與散布在迪迪・布・茲德(DIDI Bou ZID)交通線上的敵軍進行了激烈的交火。

  到了2月26日,出於進一步軍事行動的需要,兩個連又接收到了15輛Ⅳ號坦克,並且與第七裝甲團的第二營一塊組建了一個新的戰鬥群。501重裝營也被重新命名為「第七裝甲團第三營」,而該營所屬的第一連則成為了第七裝甲團的第七連,第二連也被改稱第七裝甲團第八連。當天,新組建后的第七裝甲團就向貝加發起了進攻,並且於晚些時候成功奪取了塞迪・恩・塞爾(Sidi Nen Sai)。27日,進攻仍在繼續,但由於泥濘的地形和盟軍猛烈的空襲,部隊不得不在本戴拉山一帶放慢了他們前進的步伐。當天,還有一輛虎式坦克觸雷。28日夜晚,休整一天後的德軍利用夜色再度吹響了進攻的號角,而在距離貝加12公里遠的地方,居然連續有7輛老虎由於觸雷而無法動彈。此時,整個營只有2輛虎,3輛Ⅲ號坦克和2輛Ⅳ號坦克還能繼續行動,更不幸的是,營指揮官魯德爾少校,科達爾和哈特曼又在位於塞迪・恩・塞爾南15公里地區相繼負傷,但令人稍感安慰的是,有2輛新抵達北非的虎式坦克及時趕到了戰場。

  【501營戰鬥報告:由於有2輛新坦克到來,數量又回到18輛】

  到了3月1日,由於盟軍的猛烈反擊,德軍不得不停止攻勢,撤出戰場,所有不能動彈的坦克也不得不被放棄。只有1輛完成了修理的老虎得以逃過一劫,這一天無疑是501營建立以來最為黯淡的一天。時至今日在突尼西亞的貝加仍然豎立著一塊刻有「虎冢」之意的墓碑,以紀念當年在此處所發生的這場戰鬥。

  【501營戰鬥報告:由於放棄了7輛不能動彈的老虎,營屬虎式坦克數量驟降到11輛】

  此後的半個月的時間裡,損失慘重的501營不得不撤出戰場進行休整,整個部隊的所有作戰車輛幾乎都需要進行修理,而在此期間部隊奉命抽調出其所有能夠出動的坦克棗3輛虎,10輛Ⅲ號和5輛Ⅳ號坦克加入到了步兵部隊的行列中,並配合友軍成功的進行了幾次防禦作戰。

  在3月17日當天,德軍指揮部門將剩餘的11輛虎和該營的其它的部隊都移交到新到達非洲的第504重裝營旗下,開始隨同504重裝甲營作戰,501營的第一次出征就這樣畫上了句號。大約兩個月之後,整個重裝營剩餘的部隊在提朴角向英軍投降,而501重型裝甲營還在德國進行訓練的第三連(成立於43年3月6日,所部人員抽調自第5裝甲師),也奉命轉調給了「大德意志」機械化師(GD),成為該師的第十連。 浴火重生。

  1943年9月,德軍最高統帥部決定以150名原501重裝營的老戰士為核心重建第501重裝營,而營指揮官變成了羅威少校。9月18日 部隊轉移到SAGAN並從第15裝甲營中抽調人員來填補所空餘編製的人員,在此後的兩個月里,部隊被用火車運送至位於法國境內的訓練營地,並在那裡接受到了45輛新的虎式坦克。12月5日,完成了重建和作戰準備的第501重裝甲營奉命開赴形勢吃緊的蘇聯前線,每個501營老兵的心裡都明白,等待著他們的將是比在非洲更為殘酷的考驗。12日,火車將整個營送到了維帖布斯克,3天之後部隊在靠近森瑟考瓦(維帖布斯克以西10公里)處完成了集結準備的工作。19日,部隊在洛蘇烏卡(Losovka)配合第14步兵師對試圖逼近維帖布斯克棗威利斯切之間公路的蘇軍進行反擊,東線的戰鬥終於開始了。第二天,501營又在洛蘇烏卡發起了進攻並成功地擊潰了一支正在集結的敵軍坦克部隊,戰場上留下了21輛被擊毀的蘇軍坦克。初戰告捷之後,部隊乘勝追擊並且成功的摧毀了蘇軍防線上幾個火力點,並擊毀28門反坦克炮。但由於伴隨作戰的步兵未能及時跟上,部隊不得不後撤,在這次戰鬥中儘管損失了第一連的2輛虎式坦克,但卻取得了相當不錯的戰果,重建后的501營的戰鬥力得到了統帥部的認可。此後激烈的戰鬥又持續了好幾天,幾乎營里所有的連級指揮官都在戰鬥中受了傷。到了23日,噩耗傳來,在當天的一次反擊中,營指揮坦克不慎被蘇軍擊毀,羅威營長不得不改換了他的「坐騎」,好景不長,他的新「坐騎」再次被蘇軍擊毀,然而這次他沒有上一次那麼好運,最終未能逃過一劫。H.漢默斯坦成為繼任營長,截至12月24日,從19日在東線打響第一炮開始短短几天之內,501重裝營便共計確認摧毀了81輛蘇軍坦克,戰果輝煌。

  【501營戰鬥報告:一天營指揮車二次被毀,再加上前兩天戰損的兩輛老虎,共有4輛除籍,餘41輛】

  經過一年的輾轉作戰之後,501營的將士們終於在東線的戰壕里迎來了1944年的新年,整個一月上旬,部隊一直在維帖布斯克南部一帶進行著防禦作戰,而在連日作戰中又先後有2輛老虎完整的落入了蘇軍的手裡。值大書特書是,13日全營在成功地擊退了敵軍的一次進攻后清點自己損失的時候,居然發現在戰鬥中有一輛虎式坦克的炮塔頂部被蘇軍的炮彈擊穿,這可能是歷史上第一次成功對坦克進行攻頂作戰的記錄。

  【501營戰鬥報告:接連兩輛虎落入敵手,再加上一輛被來自車頂的炮彈摧毀,又有3輛除籍,餘38輛】

  從44年1月14至月底,501營又在奧爾沙地區進行幾次作戰,而在此期間馮雷加特少校成為了該營新任的指揮官,到了2月1日該營又接到命令轉屬於第六裝甲軍,此時營里大概有一半的坦克可以出動,其餘都在維修之中。12日,該營坦克又奉命去支援在諾維齊(NOWIKI)橋頭堡一帶進行反擊作戰的第131步兵師,由於坦步配合不協調以及蘇軍成功的防禦,這是一次失敗的反擊,並導致9輛老虎被蘇軍的反坦克炮摧毀。

  【501營戰鬥報告:戰損的9輛坦克除籍,餘29輛】

  諾維齊橋頭堡的作戰失利並沒有挫傷501營士兵們的士氣,2月的下旬該營的虎式坦克又成功的配合第481擲彈兵團肅清了位於維奇尼(Wichni)以東的一個灌木叢區域,戰鬥結束后便及時撤退。到了3月1日雖然營里還有17輛虎可以出動,但連日的作戰已經使維修部隊後備的零部件變得極度的缺乏,士兵們也很需要時間進行休整,但501營還是在12日奉命參加代號為「赫伯土斯」的攻擊行動,並在的第256步兵師的北部發起進攻,在突破了蘇軍在東南方向上的薩伯利(Sabory)一帶的防禦之後,成功的配合友軍部隊將大量蘇軍圍困在瑟思維茲庫(Ssiwizkue)一帶,並在第二天非常完美的結束了這次行動,被困的蘇軍全部向德軍投降。此役之後,部隊也終於迎來了久違的休整時間。

  4月1日,在經過此前一段得到大量零件補充和近半個月的整休之後,終於501營又有27輛虎式坦克可以出動了,又經過幾乎沒有戰事的一個月之後,501營所剩的全部29輛坦克都已維修一新,隨時可以出動,在此期間,該營又改歸第三坦克集團軍指揮。有趣的是,第2連的指揮坦克的通信員居然是一名俄國人。而唯一不幸的是第3連的連長在當月的一次伏擊中遭伏擊身亡。到了六月,部隊又走馬燈似的調到了第四集團軍帳下,此時帶去的是20輛整裝待發的老虎,有9輛虎此前被奉命轉交給了第509重裝營。

  【501營戰鬥報告:調走9輛后,餘20輛完好的老虎】

  44年6月23日,隨著蘇軍著名的「巴格拉季昂」行動拉開序幕,501營於當天被調到吃緊的奧爾沙要塞附近。而也正是這次調動促成了該營的第二次滅頂之災。在接下來的日子裡,部隊在要塞東北部一帶竭力抵抗蘇軍坦克潮水般的進攻,這其中還包括了剛剛裝備蘇軍的JS-2斯大林型重裝甲,營里損失之慘重可想而知,在頑強抵抗了數日之後,部隊不得不撤出了他們所在的防禦陣地。俗話說禍不單行,部隊在撤退途中經過奧爾沙大橋時,由於大橋連年失修而突然崩塌,而當時正在橋上的201號虎式坦克也就成了這座大橋的殉葬品,而在同一天,先後有好幾輛虎式坦克由於缺乏汽油而不得不自行放棄。28日,營部又突然接到命令,從所剩不多的坦克中調出數量狀況較好的虎式坦克轉交給第78突擊師。與此同時,部隊沿著公路撤至德魯季河一帶,並不斷與滲透過來的蘇軍先頭部隊交火,但就是在這種不利的情況下,部隊仍然井然有序地從特特林(Teterin)渡過了該河。6月30日,撤退中的501營的部隊還奉命在謝普雷(Schepele)棗威特斯奇(Witschi)一帶進行了阻擊性防禦,為友軍部隊的撤退爭取時間。而有一部分坦克則跟隨第110步兵師到達了貝雷斯納河(Beresina river),並在靠近斯霍克維茲(Schokowez)森林地區集結,在7月1-2日,跟隨110師的部隊中只有很少一部分坦克渡過了貝雷斯納河,大部分坦克由於缺乏燃料而不得不被放棄,留在了河對岸,成了蘇軍戰利品。而負責作為整個集團軍群後衛的第501重裝甲營的主力部隊則被淹沒在了蘇軍的坦克潮之中。但也有許多該營的官兵成功的突破了蘇軍的包圍圈,回到了德軍的陣地上。

  【501營戰鬥報告:在撤過貝雷斯納河之後,德官方記載501營尚餘6輛虎,其餘均已除藉】

  7月2日下午 ,逃出蘇軍包圍圈的部隊抵達明斯克火車站附近,上級給營里補充了許多與自己部隊失散的作戰人員,部隊戰鬥力稍有恢復。可到第二天,集團軍部又給501重裝下達了一項不可能完成的任務,命令他們去保護從維爾紐斯(Wilna)到莫羅德特斯奇諾(Molodetschno)漫長的公路線。儘管明知道不可能,但501營的將士們還是不得不勉為其難。4日,部隊出動了它們可以出動的所有在明斯克地區修復的坦克,包括一輛由第742反坦克殲擊營調來的阿諾德下士指揮的老虎和5輛由501老兵控制的老虎,部署到了距離明斯克城以東20公里左右的地方。而在出發前,就有一輛老虎由於機械故障而不得不留在了後方。在當天的激烈的戰鬥中,初次作為車長指揮虎式坦克的阿諾德下士初生牛犢不怕虎,連續在戰鬥中擊毀了4輛T-34坦克。而德軍在當天的戰鬥中也有2輛老虎被蘇軍擊毀。

  【501營戰鬥報告:又有2輛因戰損除藉,餘4輛】

  而在5日,2輛奉命前往莫羅德特斯奇諾附近執行防禦任務的虎式坦克,在用完了他們所攜帶的所有油料之後,不得不被其乘員放棄。而士官尤班的老虎在向西後撤的途中遭襲擊被毀。車上乘員也一同喪命。最令人感到可悲的是,營里碩果僅存的最後一輛老虎居然是由於為了試圖避免堵塞交通而不慎陷入沼澤不能動彈,最後為不落入蘇軍手裡而被德軍的工程兵用炸藥炸毀。501營的初次重建就這樣悲慘的結束了。

  1944年7月14日,德軍最高統帥部決定以原501營的作戰人員為班底於奧赫爾多夫再次重建國防軍第501重裝甲營。從7月中旬到8月初,統帥部給501營撥去了45輛比虎式坦克具有更強大的攻擊力和防禦力的虎王坦克,這也是第一個整編製接收虎王坦克的重型裝甲營,此前只有裝甲教導團中裝備過6輛虎王坦克。8月5日,由於戰事吃緊,剛剛再度獲得重生的501 重裝營(欠第一連)被運送到了布拉諾瓦(Branow)橋頭堡,而從火車下來之後部隊又經過50公里的急行軍,在傑德瑞克茲諾(Jedreczewo)一帶不得不停了下來,而這主要是因為大多數虎王由於性能不成熟的原故而不斷出現了機械故障,需要進行修理。11日,部隊又被調到第16裝甲師,奉命沿赫梅爾尼克(Chmielnik)經過希德沃維茲(Szydlowiec)向東對迎面而來的蘇軍發動反擊,在路上,他們與自東向西推進的蘇聯紅軍數十輛T-34/85型坦克展開了一場激烈的遭遇戰,只不過由於先於對方進行了隱蔽,又依仗著威力強大的71倍口徑88毫米炮才成功地將成群的T-34打退。

  到了12日,由於嚴重而頻繁的機械故障使得整個營居然只有8輛坦克可以出動,雷加特營長為了能儘快趕到上級指定的作戰區域,不得不挑選了2輛狀況良好的「虎王」加上自己乘坐002號指揮坦克率先出發了,可令這位中校萬萬沒有想到的是,這次冒險的舉動實際上是將自己和戰友推上了一條不歸之路。

  【501營戰鬥報告:遭蘇軍T-34偷襲3輛虎王被毀,餘42輛】

  再度重建后首戰失利的501營從8月13日開始又連續與蘇軍進行了激烈的交火,又有幾輛虎王被毀,其中還有一輛虎王完整地落入蘇軍手裡,損失相當慘重。22日,部隊在普魯斯(Prusy)以及比德茲尼 (Bidziny)一帶巡邏,並且給每輛虎王都輔以大量的擲彈兵,成為了一個堅實的據點。然而,由於這一帶地形不適合坦克行動,這也造成了幾輛老虎的損壞。幾天後,又有一位新任的指揮官少校史密茨上任,這也是501營的末代營長。

  9月1日,希特勒將501營調給了第38裝甲軍,就在當天營里還可以出動的虎王坦克是26輛,其他很多還在修理之中。在這個月里,當501營再次執行了一回糟糕的行動(向著有蘇軍重兵把守的森林地帶發動猛烈進攻)之後,又有相當數量的虎王坦克戰損,而令人慶幸的是上級將第509重裝營的近20輛虎轉歸第501營所有,反而使該營在編製上比起以往任何時候都要強大:虎與虎王的總數達到53輛。

  【501營戰鬥報告:儘管出師不利,有相當虎王由於戰損而除藉,而509營的加入使得營里坦克數達到空前的53輛】

  在10月1日當天,501營總共有36輛坦克可以出動,這也包括從509營轉來的一部分虎。營里還裝備了3輛虎式修理坦克,而到11月的第一天,就有49輛可以出動,這主要是由於這段時間在當面的蘇軍沒有採取大的動作,501營才得以擁有充分的時間進行休整和補充。12月1日,已經休整一新的501重型裝甲營奉命轉隸給了第12集團軍,就在這個月的21日,501營被德軍統帥部重新命名為第424重裝營,並且歸第24裝甲軍使用。

  1945年1月上旬,部隊接到集團軍下達的命令,離開原來的集結地點,轉到一個地形對使用坦克相當不利的地區進行重新集結,而這裡與前線又距離太近,這也使得作為整條戰線上「救火隊」的501重裝營在此後蘇軍的大規模攻勢中變得相當被動。1月12日,蘇軍朝華沙-波茲南一帶的總攻開始了,有250萬蘇軍和大約7000輛坦克參加了這次進攻,而作為集團軍預備隊的501營卻在整個白天沒有接到任何來自上級的作戰指示,除了第三連的部分部隊自行向靠近戰場的克林茨南部地區集結移動之外,其它部隊碌碌無為的渡過了一整天。而到了傍晚,營里突然接到上級下達的一個不可思議的任務:去解救一個深陷蘇軍後方被圍的步兵師師部(在蘇軍攻擊初期德軍指揮系統之混亂和反應之遲鈍可見一斑,應該說,隨著戰爭初期德軍有經驗的作戰部隊不斷損耗,45年的德軍就整體戰鬥力而言已不能與41-42年的德軍同日而語了)。

  到了13日,在遭受蘇軍前一天的當頭一棒之後,德軍的指揮部門終於在第二天緩過了神來。424營接到命令取消救援行動,改將矛頭指向利蘇夫(Lisow),以阻止在那裡蘇軍已經形成的突破口進一步擴大。在向LISOW行軍的途中,編號「323」的虎王在通過路上的一座12噸的橋樑時,由於小橋突然崩塌而沉入大海,尚未交戰便已損失一輛,全營官兵心頭不僅蒙上了一層灰濛濛的陰影,當天中午部隊一進抵前線便以戰鬥隊型展開攻擊,一連在左,三連在右,二連拖后,向利蘇夫一帶蘇軍展開了兇猛的反擊。整個一個下午,雙方沿著利蘇夫東南一線反覆爭奪,突擊與反突擊,戰鬥激烈之程度讓雙方士兵都充分感受到了戰爭的殘酷。沿著左路突破的第一連有幾輛老虎為躲避蘇軍的炮火襲擊而陷入一旁的沼澤中不能動彈而不得不被放棄。在利蘇夫的南部,又有一輛編號為「111」的虎式坦克被蘇軍坦克擊毀,而一同損失的還有一些輔助車輛。儘管損失慘重,但整個營一下午至少摧毀了超過20輛的蘇軍坦克,僅拖后的第二連確認就摧毀了7輛以上的T-34。但自身損失也在上升,編號「202」及「221」的兩輛虎式坦克在試圖與反鄰部隊建立聯繫的過程中,在距離城鎮200米的地方被蘇軍的炮火擊毀,而在利蘇夫城內,整個營遭受了來自蘇聯斯大林式坦克的猛烈衝擊,還得時刻提防著蘇軍反坦克炮的偷襲,整個營付出的代價之大隻能用悲壯的兩個字來形容。就連營指揮坦克也在戰鬥中被蘇軍坦克擊毀。除此以外,由於乘員的操作失誤,還白白損失了「334」號坦克。但是,在絕望中拚死一搏的424重型裝甲營也充分表現出了一支王牌部隊的本色,整整一天的戰鬥中至少擊毀蘇軍50-60輛坦克,其中還包括了相當數量的LS-2s型坦克。部隊在成功地阻擊了蘇軍的突襲部隊一天之後,由於損失實在太過慘重,不得不放棄了利蘇夫向後撤退,但應該說,他們已經盡了力,並為反鄰部隊爭取到了整整一天的撤退時間。但在撤退過程中,又損失了「332」號坦克。

  【501營戰鬥報告:由於營部在利蘇夫的戰鬥中遭到了毀滅性的打擊,部隊的資料已缺乏詳細的統計――但能肯定的是此戰之後營里所剩的坦克已經寥寥無幾,官兵也遭受很大損失,也許稱它為一個連,甚至一個排更合適一些】

  與此同時,第三連原先滯留在克林茨一帶的幾輛輛式坦克也沒閑著,配合在該地的德軍步兵進行了頑強的抵抗,但在像潮水般湧來的蘇軍面前這無疑只是杯水車薪。克林茨當天還是被蘇軍佔領。營里僅存的幾輛虎/虎王坦克還是奉命作為後衛掩護大部隊的向西撤退,並在蘇軍即將形成的包圍圈裡苦戰了好幾天,最後由於彈盡糧絕而不得不放棄。營里撤出蘇軍包圍圈的部隊重新在西里西亞一帶進行了集結,並且在那裡接收一批剛出廠的裝甲車輛,包括2輛豹式坦克、3輛Ⅳ號坦克、2輛犀牛坦克殲擊車以及相當數量來自布拉+格工廠里的追獵者。

  【501營戰鬥報告:搬到西里西亞的424營已經沒有了一輛虎/虎王坦克,只能以其它裝甲車輛來代替】

  1月22日,殘餘的部隊奉命轉移到納姆斯勞(Namslau)附近。501營所屬的兩輛Ⅳ號坦克還成功的救出了被困在奧勞(Ohlau)橋頭堡一帶的支軍,並掩護步兵撤過奧得河。25日,儘管損失殆盡急需休整,但由於德軍在整個戰線上部隊到處都捉襟見肘,所以424營不得不以僅存的兵力和裝甲車輛參加了對蘇軍在林登(Linden)一帶橋頭堡的反擊,並擊毀了相當數量蘇軍的反坦克炮。到了2月5日,已經連續作戰一個月的424營終於等到了喘息的機會,部隊被通過鐵路從索拉被運送到了帕德爾伯恩(Paderborn)進行休整。

  2月11日,到統帥部的命令,424營奉命解散,所屬人員轉交新成立的第512重型反坦克殲擊營(裝備獵虎驅逐戰車),國防軍501/424重型裝甲營的歷史也就此宣告結束,只有第三連被保留下來並奉命留守帕德爾伯恩。從那時到戰爭結束為止,第三連剩餘的裝甲部隊,包括從別的部隊轉來的2輛虎I、1輛黑豹及1輛Ⅳ號坦克配合友軍步兵部隊一直在帕德爾伯恩棗薩爾茲棗科藤一線作戰。而且在帕德爾伯恩火車站一帶又有一輛老虎被擊毀,這也是該營最後一輛被擊毀的虎式坦克,剩餘部隊在赫克斯特一帶投降。德國國防軍第501獨立重裝甲營2年零9個月(1942.5-1945.2)的戰鬥生涯至此終於畫上了句號。

  【501營最後的戰鬥報告: 在整個501營的戰鬥史中,在北非他們獲得了超過150輛的擊毀記錄,在東線有超過300輛,其中裝備虎I時擊毀200輛,而裝備虎王時超過100輛,總計戰果應在450輛以上,請大家注意,這個數字僅僅是軍方確認的,當然還有許多未經確認的擊毀,所以501營的總戰果應在500~600輛左右,而501營先後裝備過的坦克數在160輛左右,但其中有將近一半是由於缺乏維護和燃料,又或是撤退時來不及修理補給而不得不放棄的。――這樣501營與敵方坦克的交換率至少應在1:6以上,實在是一個令人驚嘆的成績】

上一篇[楚楚有致]    下一篇 [645-1997規約]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