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筆墨,中國畫術語。有時亦作中國畫技法的總稱。

 

1 筆墨 -筆墨

中國畫術語。有時亦作中國畫技法的總稱。

在技法上,「筆」通常指鉤、勒、皴、擦、點等筆法;「墨」指烘、染、破、潑、積等墨法。在理論上,強調筆為主導,墨隨筆出,相互依賴映發,完美地描繪物象,表達意境,以取得形神兼備的藝術效果。

唐代張彥遠《歷代名畫記》: 「骨氣形似本於立意,而歸乎用筆。」「運墨而五色具,是為得意。」指出立意和筆墨的主從關係。

北宋韓拙《山水純全集》:「筆以立其形質,墨以分其陰陽」。將筆和墨的關係劃分開了。

清代沈宗騫《芥舟學畫編》反對將筆墨兩者的關係分開:「筆墨二字,得解者鮮,至於墨,尤鮮之鮮者矣。往往見今人以淡墨水填凹處,及晦暗之處,便謂之墨,不知此不過以墨代色而已,非即墨也。且筆不到處,安得有墨?即墨到處,而墨不能隨筆以見其神采,尚謂之有筆而無墨也。」

石濤在《石濤畫語錄》中對「筆墨」的見解是:「筆與墨會,是為絪緼,絪緼不分,是為混沌。辟混沌者,舍一畫而誰耶?畫于山則靈之,畫於水則動之,畫於林則生之,畫於人則逸之。得筆墨之會,解絪緼之分,作辟混沌乎,傳諸古今,自成一家,是皆智者得之也。」

現代黃賓虹認為:「論用筆法,必兼用墨,墨法之妙,全以筆出。」

中國畫強調有筆有墨,兩者相輔相成,不可偏廢。

周宗岱在《畫余信筆》談到「筆墨」時說:

談中國畫,評價中國畫家,總是談「筆墨」。「筆墨」何所指?就是畫中的線和點,當然,也包括見筆的大塊點拓。線與點都是用毛筆沾墨(水)在紙上寫成,它包含了畫家用筆、用墨(水)的全部天分和功力,也表達了畫家的學識和美學觀。柔軟而有彈性的毛筆,沾上水分或多少的墨,在生宣紙上竟然有無可比擬的表現力,它能表達種種對象的形與質,寫成種種形象與氣韻,抒發種種情感與趣味,還表現出中國人獨特的審美觀,幾千年的傳統文化積澱。這種表現力,千千萬萬中國書畫家,歷兩千年,世世代代地努力採掘,仍然不見枯竭,未有盡頭!

筆墨如語言 

中國畫拿文學相比,題材、章法猶如故事情節,筆墨則如語言。章法與情節可學、可借用、可摹仿,筆墨與語言則難學、難摹仿。
讀小說,初讀情節作用大,讀第二遍、第三遍,情節都熟了,不再給人以驚喜和刺激,便不再起作用了,引人入勝的只能是語言——美妙而內涵豐富的語言。
讀畫,最耐咀嚼的、最引人入勝的只能是筆墨。
語言無味,越讀越厭。
筆墨無味,越看越煩。

筆墨學不象
寫意畫中,構圖、造型、命意,都可以抄襲,仿不像,可以摹,乃至用電腦技術放稿,。然而,大師們的筆墨是學不像的。在生宣紙上,無論如何,你這一筆不能是大師那一筆。縱然練習多年,也有功力的差異,有天性的差異。
天性這個玄而又玄的東西,就是實際地存在著,他是娘肚子里就決定了的,是基因的一種屬性。這人秀,那人拙;這人雅,那人俗;這人媚,那人豪,往往終其一生的努力,不能改變,到處表露出來。後天的努力只能增損,不能改變。
後天有具體決定的作用。比如書法,你入手是寫帖還是寫碑?寫那家門派?是否已經定了性?定了性,往往也很難改變。
此人的先天和後天,怎能和那人的先天、後天完全一樣?因此,一個人用筆的習性就象早已編好程序一樣,怎麼起筆、落筆、行筆,一切都顯露出此人的動作密碼。故爾,偵破有「筆跡學」,即使犯罪者有意背離自己的習性,仍然要露出馬腳來,而為高明的筆跡學家識破。
學大師的畫,最難在筆墨。識破偽作的大師畫,筆墨是第一關。款識書法的真偽,比畫更好識別一些。
寫意畫的筆墨,相當於文學的語言,聲樂的唱腔。文學的故事、結構、情節易抄襲,語言學不來。歌唱家、戲曲家的節目與唱法可以接過來,音色學不到。




2 筆墨 -配圖

筆墨筆墨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