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0

等待花開的日子

標籤: 暫無標籤

《等待花開的日子》講述了青春的蛻變,就是學會成長的過程。作者以細膩溫暖的筆觸講述了一個至純至美的愛情故事。許秋露是一位有著DJ夢的單純女孩,當她向著理想勇敢邁進,終於如願以償時,邂逅了霸道男生林字燃。可是林宇燃卻對心儀許久的女生許春妮念念不忘。電台首席主播楊帆對秋露照顧有嘉,缺乏父愛的她一直把他當成最敬愛的哥哥,而楊帆對秋露的感情卻超越了兄妹之情。

1 等待花開的日子 -編輯推薦

  言情天後饒雪漫,曾煒聯袂推薦,晉江原創網超人氣大作,月榜第一,半年榜三強,書內含《花開》讀者四六級試卷做忠實讀者,贏作者簽名書。

  暖暖風輕,暖愛互動小說。

  思念是等待,愛是花開,愛你就是等待花開的日子。

  暖暖用細膩溫暖的筆觸描述了這樣一個女孩,她對愛情有著美好的憧憬,對事業也有自己的想法。我喜歡這樣的女孩子,美好、善良、堅強。在閱讀的同時,感覺自己再次回到了青春時代。所謂青春。其實就是蛻變的過程,就是學會成長的過程。

  ——饒雪漫(青年作家,著有《沙漏》、《左耳》等作品)

  書的畫面感很強,閱讀的時候彷彿不是在看一本小說,而是在觀看一部情節跌宕起伏、畫面唯美的青春偶像劇。暖暖的小說跟港台與韓流小說不同。並不是在描寫純粹的烏托邦愛情。她書里的人物離我們很近,彷彿就在我們身邊,讀的時候容易產生共鳴。

  ——曾煒(青年作家、著有《我為歌狂》、《一光年的距離有多遠》等作品)

  有的人在傷害到疲憊之後,往往會牽起離自己最近的那雙手,並且慨嘆最好的其實就在身邊,比如他:也有的人會繼續自己的孤獨,繼續嘗試著在愛情的道路上冒險,比如她。作出不同的選擇,是性格使然,也是機遇使然。但往後的愛情。是不是還會像以前那樣熱情地燃燒呢?還是多添了幾分滄桑與無奈?離去的人,在心中的影子,又能否揮之不去?

  ——老貓(專欄作家,著有《天天天黑》、《我愛米臻》)

2 等待花開的日子 -作者簡介

  暖暖風輕,酷愛偶像劇,沉迷漫畫,擁有一顆善良而又執著的心。喜歡在海邊漫步。夢想著有一間白色的夢幻小屋,攜著愛人的手「面朝大海,春暖花開」。喜歡編織愛情故事,因為相信愛是世間最美好、最動人的東西。最大的心愿是希望每個閱讀本書的人都快樂、幸福。

3 等待花開的日子 -內容簡介

  青春的蛻變,就是學會成長的過程。。一系列的變故和曲折后,林宇燃漸漸對「得罪」過自己的秋露心生愛慕。偏偏這時,秋露卻獲悉春妮竟然是她的親姐姐。親情和愛情的抉擇,從來就不會是一件輕鬆的事情。作者以她獨特的心靈語言告訴女孩們:愛情,就如等待花開的日子,如果在對的時間碰到了對的人,那,就愛吧。

4 等待花開的日子 -媒體評論

  暖暖用細膩溫暖的筆觸描述了這樣一個女孩,她對愛情有著美好的憧憬,對事業也有自己的想法。我喜歡這樣的女孩子,美好、善良、堅強。在閱讀的同時,感覺自己再次回到了青春時代。所謂青春,其實就是蛻變的過程,就是學會成長的過程。

  ——饒雪漫(青年作家,著有《沙漏》、《左耳》等作品)

  暖暖的文字不是灰色的,是帶有溫度的,細膩、溫暖、感人、浪漫。而且畫面感很強,閱讀的時候彷彿不是在看一本小說,而是在觀看一部情節跌宕起伏、畫面唯美的青春偶像劇。暖暖的小說跟港台與韓流小說不同,並不是在描寫純粹的烏托邦愛情。她書里的人物離我們很近,彷彿就在我們身邊,讀的時候容易產生共鳴。

  ——曾煒(青年作家,著有《我為歌狂》、《一光年的距離有多遠》等作品)

  等待自己的愛情。

  看了《等待花開的日子》,秋露對愛情的執著深深地打動了我,也讓我明白了,要想得到美好的愛情,一定要堅持你心中對愛情、對戀人的選擇尺度,有句話怎麼說來的,哦,是寧缺毋濫,我想,這同樣適合於用在愛情上,不能看身邊的朋友都在戀愛,你就匆匆地加入她們的陣營,隨便找個人來打發寂寞的時間。其實大可不必,這個世界好的男孩很多,不要怕他們被別人搶光了,我們應該擔心的是,當自己真正喜歡的白馬王子出現的時候,自己夠不夠好,夠不夠優秀到吸引他的目光。所以,有的時候等待是一種幸福,更是一種境界。正如這本書上說的:

  思念是等待

  愛是花開

  愛你

  就是等待花開的日子

  ----------------------------

  為了一份真愛,等待,也是一種幸福 。

  ----來源 價值中國網 艾米莉

5 等待花開的日子 -章節概要

  第一部分

  雖然最近我正忙於寫新的長篇小說,可是,當暖暖邀請我為她的這本《等待花開的日子》寫點東西時,我還是答應了。這是一本從一開始就看了放不下的書,即使看書挑剔如我,也還是被它吸引住了。書的畫面感很強,閱讀的時候彷彿不是在看一本小說,而是在觀看一部情節跌宕起伏、畫面唯美的青春偶像劇。對於學戲劇的我來說,看到這樣一部小說,無疑是驚喜的。在韓式小說充斥整個圖書市場的時候,我們需要具有中國本土風格的言情小說作家,需要新一代的"瓊瑤"和"席絹"。

  第二部分

  周一的上午,天氣很好。晴朗的天空,萬里無雲。廣播電視大廈門口有兩棵海棠樹,樹上層層疊疊地開滿了淺粉色的花,所有樹枝都被裹得嚴嚴實實的,幾乎看不到一片葉子,遠望去就像一片柔美的雲彩。夏天的腳步近了,許多植物都進入了它們生命中最美麗的季節。秋露九點半就來到大廈門口了。她這次的心情很放鬆,與第一次來這裡的感覺截然不同。她的努力終於得到了回報,她感到由衷的欣慰。

  第三部分

  六月是離別傷感的月份,也是忙碌的月份。大四生忙著找工作,其他年級的忙著複習,準備期末考試。秋露更是忙得焦頭爛額,除了忙考試,還要忙電台的工作。台長說"悠悠歲月情"太單調了,收聽率不高,需要改版。秋露為此頭疼極了。為這個節目,她真的算是盡心儘力了,可是收聽率卻持續下滑,她有時候都會懷疑自己的能力,懷疑自己選擇走主持人這條路是不是一個錯誤。

6 等待花開的日子 -書摘

  第一章

  1

  站在電梯口等電梯時,秋露的手心微微出汗。

  她有些緊張。畢竟她是第一次參加這樣類似選秀的活動。這次選秀不是選美,不是選歌手,而是選DJ。在這次比賽中勝出的選手將會成為市電台的兼職DJ,大學畢業后還有機會留在電台做專職DJ。

  秋露從小就是個孤單的孩子。她從記事起就沒有見過自己的父親,問媽媽,為什麼別的小朋友都有爸爸,我卻沒有?媽媽總輕撫著她的腦袋,告訴她,你爸爸去了一個很遙遠的地方。秋露天真地問,遙遠到底有多遠呢……爸爸還會回來嗎?還找得到回家的路嗎?媽媽不再說話,眼裡噙著淚,望著遠方。秋露不敢再問。

  沒有爸爸的孩子總會被別人有意無意地欺負,秋露也不例外。小時候,別人玩跳橡皮筋從來都不帶她一起玩。有一次她鼓起勇氣對一個正在跳橡皮筋的女孩說:「 帶我一起玩吧!」目光里充滿渴求。那個女孩撇撇嘴說:「我們不跟沒有爸爸的孩子一起玩。」秋露淚如泉湧,幼小的她已經明白被別人傷害自尊是一件多麼難過的事。

  從此,她悶聲不響地埋頭苦學,把所有時間和精力都投入到學習和閱讀中。在別的同學瘋玩的年代,她在一步一個腳印地前進著。從重點中學到重點大學,秋露的經歷看起來是那麼順暢。其實只有她自己明白付出的代價:除了汗水和淚水,還有缺少朋友的孤單和寂寞。

  讀大學之前,她唯一的朋友就是一台老式收音機。所以她心裡一直藏著一個美麗的夢:希望有朝一日能做電台DJ,讓自己的聲音通過電波,在城市的上空飄起,感染每個聽眾,溫暖每顆孤獨的心靈。

  「叮」的一聲,電梯門開了,打斷了秋露的思緒。魚貫而出的人群迫使秋露後退了好幾步,待裡面的人都出來后,電梯門已開始緩緩合上了,這時只見人影一晃,一個男生搶在秋露前衝進了電梯,他伸出左手在電梯門上擋了一下,反映靈敏的電梯門又往兩邊縮了回去。秋露從容地進了電梯,對那個男生禮貌地笑了笑說:「謝謝。」他也笑了笑,算是回應。

  電梯里就他們兩個人,秋露裝作無意地打量對面的男生。他身材修長,面容清俊,一身休閑服裝扮,看起來很有精神。他把雙手插在褲兜里,耳朵里塞著耳機,還時不時點頭晃腦的,身體隨著音樂節奏輕微地擺動。一副很自我陶醉的樣子。

  秋露心想,這人八成也是過來參加「DJ實驗室」比賽的。估計他現在跟自己一樣緊張,所以藉助音樂舒緩一下。

  到了18層,秋露看了看樓梯間牆壁上的房間分布圖,然後向右拐,去找1808室。同乘電梯的男生緊緊跟在自己身後,秋露暗自發笑,原來男生緊張起來比女生還要嚴重啊!她轉頭去看那個男生,試圖從他身上看到比自己更緊張的跡象。人總是這樣,總企圖尋找別人身上與自己類似的小缺點然後來尋求心理平衡。

  他不知何時已經把耳機摘了下來,昂首挺胸地走著,每一步都走得很穩,表情也很自然,從他臉上看不出任何緊張的痕迹。反而是秋露,已經緊張得額頭開始冒汗了。男生大步前行,超過了秋露,拐個彎消失不見了。

  快走到1808室時,秋露停在原地,在琢磨初次見到本次比賽的主考官楊帆和朱顏時應該怎麼開口。楊帆和朱顏是電台的「台柱」,兩人主持的節目收聽率都很高。電台主持給聽眾的感覺總是神秘的,因為只聽到他們動聽迷人的聲音,卻不知他們的長相。秋露猜測兩人的長相應該不會好到哪裡去。如果長得也好,聲音又好,那麼為什麼不去做VJ呢?言下之意是不是也從某個程度否決了自己的外貌呢?自己沒有傾國傾城的貌,沒信心參加那些電視台節目主持人大賽,所以才退而求其次,到這裡來參選DJ。

  終於,秋露來到1808室門前,輕輕敲門。門開了,開門的居然是剛才那個男生!屋裡只有他一人。

  房間不大,卻很整潔。

  藍色透明的落地玻璃窗,灰色的百葉窗帘拉開一半。

  旁邊擺放著白色辦公桌,上面整齊地羅列著一排書,還有一台液晶顯示器電腦。

  桌上最顯眼的是一瓶百合花,純凈透明的圓柱形玻璃瓶,裡面插著四五枝淡雅潔白的百合,空氣中不時散發出淡淡的香味。

  秋露有些驚訝,瞪大雙眼,半天說不出話來。莫非他就是電台的首席DJ楊帆?沒道理啊!她想象中的楊帆不是這個樣子的啊!從楊帆的音樂節目里感覺他應該是一個風度翩翩、成熟穩重、氣質非凡的男子,身上散發著若隱若現的香水味,身穿高級白襯衣,舉止斯文大方。沒想到他會是這麼一個面容清俊的大男孩!

  「你好,我是楊帆。請問你是來參加『DJ實驗室』的嗎?」那個男生開口了,打破了沉默的氛圍。

  秋露如夢初醒:「是的。我叫許秋露,是明仁大學的學生。」

  「資料都準備好了嗎?」楊帆問。

  「呃……您說的是準備錄音的資料嗎?」秋露問道。

  「是的。」

  「已經準備了……」秋露底氣不足地說道。

  天知道,兩天時間能準備好什麼!

  記不清是什麼時候,在收音機里無意間聽到關於「DJ實驗室」的比賽,她怦然心動。於是找了在學校廣播台工作的同學幫忙,按要求錄了一篇散文的朗誦帶和簡歷一起寄去了電台報了名。

  她原本對自己這次比賽並無把握,僅僅抱著試試看的心態。

  結果都過去很長時間了,仍然杳無音信。

  就在她已經對此不再抱任何希望時,竟然接到電話,告訴她過了初審,通知她來電台一趟。

  接到電話時,她還在雲里霧裡,根本不敢相信竟然過了初審。

  由於時間倉促,接到通知距離面試只有兩天時間,所以儘管她努力去準備做節目需要的資料,但仍然心裡打鼓,覺得準備得不夠充分。

  「那麼,你就跟我去錄音室吧。」楊帆面露笑容。

  「哦……」秋露邊跟楊帆走邊去包里掏準備好的CD和稿紙。突然——她發現CD竟不翼而飛!

  她停下腳步,仔細翻找著小包,結果卻一無所獲。

  她沮喪地說:「楊老師,不好意思,我忘記帶CD了。」也許是太緊張的緣故吧,竟然連做節目用的CD都落在了宿舍!

  「你別急,慢慢說。你打算做一檔什麼樣的節目呢?我看看,是不是不用音樂也可以錄製。」楊帆舒展濃眉,神采飛揚,微笑地看著眼前這個眉清目秀的女孩。

  秋露喜歡音樂,也喜歡浪漫唯美的愛情故事,所以她很早之前就在醞釀如果有機會做DJ,她打算做一檔名叫「悠悠歲月情」的欄目,欄目在夕陽西下時開播,每次都講述一段美麗感人的故事,其中穿插著美妙的音樂。

  「我想做一個心情故事欄目,欄目名、開欄語和故事都準備好了,我想在故事裡穿插音樂,但是我忘記帶CD了……」秋露突然瞥到楊帆的辦公桌旁邊有個歐式風格的CD架,上面擺滿了CD,於是她問,「我能否借你的CD用呢?」

  楊帆連忙搖頭:「這可不行,這樣的話對其他選手不公平。」

  「哦……這樣啊……」秋露有些失望。學校在城市的東邊,而電台在城市的西邊,秋露坐公車幾乎穿越了整個城市才到這裡,現在又要讓她折回學校拿CD,還要坐回去再坐回來的,真是累人!

  「楊老師,可否破例借給我用呢?」雖然沒有足夠把握,秋露還是試探性地問道。

  楊帆雖然心裡覺得這個小姑娘挺可愛的,但是作為主考官,他還是一臉的嚴肅:「不行!對你破例的話,其他選手就也要我破例。都破例的話,這次比賽還怎麼進行啊?」

  秋露無奈地點點頭:「好吧。我這就回去拿。」

  「快去快回啊。機會只有一次。你的時間段本來是今天下午兩點到三點的。看來只能延遲到其他選手都錄完再來了。你在我下班前趕過來就可以了。」

  「你幾點下班?」

  「五點半。」

  秋露想了想,現在兩點多,回到學校大約三點半,再趕到這裡差不多接近五點。嗯!還好,可以趕得上。 「那我先回去啦,呆會見!」秋露邊說邊轉身離開。

  「再見。祝你好運。」楊帆好聽的聲音在背後響起。

  2

  走出廣播電視大廈,秋露突然覺得口渴,就到附近的小賣部買了一罐可樂。

  遠遠地看到「708」公交車正向站台駛來。於是秋露快步向站台跑去,邊跑邊揮舞著右手說:「師傅,等等我!」百多米的距離,她一會兒就跑過去了,衝上車時,氣喘吁吁地跟師傅說了聲:「謝謝!」

  秋露刷完卡就開始往後排擠。車上人很多,過道里都站滿了人。

  她要坐二十多站呢,可不想站在前面被人擠來擠去。

  擠到後面,她看到一個很酷的男生站在一個空座旁。他個子很高,身材修長,目光冷冷地望著窗外,輪廓分明的臉上沒有表情,似一尊精美的雕塑。

  這是一個臨窗的位置,而且車廂的那一面只有一排座位,所以男生站在座位前,那麼酷酷地站著,好像那個位置是他的一樣。所以沒人敢上前坐。

  有位置幹嗎不坐呢?秋露小聲嘀咕了一句,然後走過去,怯生生地問:「請問,這個位子你坐嗎?」

  男生兩眼直視窗外,壓根沒答理秋露。

  秋露心裡覺得這個男生怪怪的,但不再詢問,她徑直走到空座跟前,坐了下來。

  那個男生對她的舉動並無異議,看來是有意讓座給別人的?這年頭會主動讓座的男生少見啊,這年頭有空座不坐的男生更是珍稀動物!秋露心裡對他平添了一絲好感。

  汽車開動了,帶來陣陣涼風,清爽怡人。旁邊男生身上散發出淡淡的好聞的青草芬芳。

  正值初夏,小城的景緻很好。道路兩旁是高大魁梧的梧桐樹,樹榦無節,向上直升,高擎著翡翠般的碧綠巨傘,氣勢昂揚。樹皮平滑翠綠,樹葉濃密,從干到枝,一片蔥鬱,清雅潔凈。

  秋露拉開易拉罐的扣環,不料司機突然來了個緊急剎車,褐色的液體濺了出來,而偏偏不巧的是——可樂竟然濺在了旁邊那位男生身上!他的褲子頓時被弄髒了!

  男生幾乎要跳起來,眼神出離憤怒,好看的濃眉快要擰成一條線,怒聲吼道:「喂!你幹嗎?」

  男生聲音巨大,惹得整個車廂的人都朝這邊看。而秋露卻是一臉的無辜相,連聲說:「對不起,對不起,我不是有意的!」邊說邊拿出紙巾,同時彎下腰,準備幫他擦掉褲子上的污漬。

  「不用擦了!」男生惡狠狠地說。

  「哦……」秋露收回伸向他褲子的手,「那……我幫你送去洗衣店,或者……重新買一條……」

  「哼!你買得起嗎?」男生用鄙夷不屑的口吻說。

  如果那麼有錢幹嗎不開豪華轎車而來坐公交車?不會是故意敲詐我的吧?她抬頭仔細審視這個男生,看看他臉上有沒有壞人的跡象。

  男生的個子很高,秋露仰頭看他有一些費勁。健康的小麥膚色,輪廓分明的臉,桀驁不馴的眼神,富有質感的嘴唇,又高又挺的鼻子。脖子上掛著十字架項鏈。左耳上有閃亮的耳釘。看得出他的衣服確實是名牌,製作都很精良……

  「快說!我的褲子怎麼辦?!」男生低聲吼道。

  「不就是弄髒了一條褲子嗎?你幹嗎那麼凶?有錢就了不起啊?」頓時,秋露對男生的好感大打折扣。她最看不慣仗勢欺人的紈絝子弟了。

  男生的眼神突然就暗了下去,也不發話,彷彿被打擊到了。沒錯,他家裡是有錢,但他並沒有故意要顯擺的意思,相反,他向來很討厭自己生活在有錢的家庭。為此他恨不能與那個有錢的老爸一刀兩斷。正因為有錢,所以喜歡的女孩誤會自己是花花公子,寧願跟其他沒錢的男生交往都不理會自己。記得以前春妮也用兇巴巴的眼神望著自己說:「有錢就了不起嗎?」從此,他已經變得很低調了。比如這次,他就沒有開豪華轎車,而是降低自己的身份來乘擁擠的公交車。春妮經常乘坐的就是這輛「708」路公交車,她說這輛車總是很擁擠,她常常沒有座位,一直站著。所以這次,即使車上有空座,他也不坐,他也要體會她的生活。

  在她的面前,他可以變得很卑微。

  正如才女張愛玲一樣,張愛玲心高氣傲連冰心都看不起,但是在胡蘭成面前,她變得很低很低,低到塵埃里,但她心裡是歡喜的,從塵埃里開出花來。

  他一直鍥而不捨地喜歡她,對她好,她以前從不放在心上。這次她終於對他有所改觀,終於答應給他機會。今天可是她同意跟自己約會的重要日子!沒想到途中就碰到個煞星,居然……居然把可樂灑到自己褲子上!灑在哪裡不好,幹嗎要灑在褲子上呢?灑在上衣上還可以把它脫掉,但灑在褲子上卻拿它沒辦法……想到這裡,他又忍不住火冒三丈。

  他衝到司機面前,大吼一聲:「快停車!」

  司機被他嚇了一跳,差點握不穩方向盤。「同學,還沒到站呢!」

  「我不管!你趕緊停車!聽到沒有?!」

  望著他那股不怕死的架勢,司機簡直懷疑他是黑社會的,算了,還是放他下車吧,省得他鬧出人命來。

  司機停了車,男生沖秋露吼道:「你過來!」

  命令的口氣不容置疑。秋露只猶豫了一下,就跟著他下了車。天哪!到底還有沒有王法?自己居然在光天化日下,在眾目睽睽中被一個帥帥的男生「拐」走了!簡直有些不可思議!

  「你過來!」男生再次用命令的口吻說。

  秋露膽怯地走到他面前,用小得不能再小的聲音問:「你想幹嗎?」

  男生沒有回答,直接把手搭在秋露肩膀上。秋露一時沒回過神來,不會動真格吧?大哥!不就是弄髒了一條褲子嗎?有必要「綁架」嗎?

  「廢話怎麼這麼多啊!」男生吼,「我只借你用一會兒而已!你的裙子可以幫我把髒的地方擋住。」

  秋露還是第一次聽說人可以借用!自己又不是一件物什!不過自己理虧,先得罪了別人,所以也只能乖乖屈從了。

  秋露那天穿了一件淡綠色的連衣裙,裙擺很大。還甭說,男生的這方法真管用,幾乎看不出他的褲子被弄髒了。不過……不過……怎麼感覺兩人走在一起挺像一對親密的情侶?要知道他們可是剛剛認識不到一個小時!

  3

  男生旁若無人地架著可憐的秋露在大街上行走,秋露把頭埋得很低,生怕被某個熟人看到。

  不知走了多久,秋露再抬頭時,已經被男生帶到了一家品牌服飾專賣店。

  他就那樣架著秋露徑直來到售貨小姐面前,指著自己的褲子說:「我要這一款的,180的型號就可以。」

  售貨小姐拿出那條和他身上一模一樣的褲子時,秋露悄悄瞟了一眼吊牌。天!標價居然是1988!簡直是她半年的生活費了!她不由欷歔,果然是富人家的孩子,出手太闊綽了吧!

  男生從試衣間走出來,整個人顯得很精神。褲子與他修長的腿很相配。秋露望著試衣鏡前帥氣十足的他,有點犯傻。如果他能夠溫柔一些,那麼就更完美了。

  「先生,請問您還需要幫您的女朋友選點衣服嗎?我們這邊有最新的款式……」 售貨小姐邊幫男生把那條換下來的臟褲子包起來,邊熱情地問他。

  他打斷售貨小姐的話:「誰說她是我女朋友的?我女朋友會那麼丑嗎?」

  售貨小姐被他說得愣愣的,猜測他是不是一個換女友如換衣服的花花公子,本來和那個女孩很親密地走進店來,卻立馬翻臉不認人了。再說那個女孩也不醜啊,兩彎細眉似月牙,長長的睫毛下有一雙會說話的大眼睛,一眨一眨的像星星,鼻子小巧挺拔,嘴巴紅潤而有光澤。明明是個很可愛的女孩子嘛!

  秋露卻好像一點都不在意男生說自己丑,因為她已經習慣了他的霸道。

  走出店門不遠,男生隨手將裝有臟褲子的購物袋扔進了垃圾桶

  秋露瞠目結舌:「兩千塊錢就這樣被你扔了嗎?」

  男生不屑一顧地說:「要你管!」

  秋露從包里掏出紙和筆,寫上自己的姓名、地址、聯繫電話,然後遞給男生:「這上面是我的聯繫方式。你放心,欠你的錢我會還你的。」

  「誰用你還?」男生邊說,邊打算將紙條撕掉扔進旁邊的垃圾桶,但是不經意間,他瞥到了紙上的名字和字體。字體清新雋永,和她的字體好像!連名字……也是這麼相像!

  「許秋露?你叫許秋露?」男生不可置信地望著秋露。

  秋露點頭:「嗯。」

  「許春妮跟你是什麼關係?」

  許春妮?許春妮是誰?秋露覺得男生的問題特奇怪:「她是誰?我不認識她啊。」

  「呵呵,那也太巧了吧?」男生笑了。這是秋露第一次看見他笑,並且笑得很開心。對嘛!應該一直這麼微笑的啊,笑起來多燦爛多陽光!老闆著臉可是容易衰老的哦!

  男生把紙條揉成一團塞進褲子口袋,對秋露說:「我沒錢用的時候會找你還錢的,別賴賬哦!」真是的,這個人真是出爾反爾啊,在車上非要揪住秋露要錢,剛剛又說不用還了,但是不過三秒鐘又來要錢了。他是變色龍嗎?

  隨後他便大闊步地走了,留下傻傻的秋露站在原地看著他的背影發獃。發了幾秒鐘的呆,秋露突然「啊」的一聲尖叫出來,不好!CD!慌忙打了輛車奔向學校。

  宿舍里空無一人,大家都去上課了還沒回來。秋露是向老師請假去參加「DJ試驗室」的。窗台上擺著一個透明的魚缸,裡面有兩條橘紅色的金魚游來游去。她從床頭拿完CD,準備出門時,對魚缸里的金魚說:「小秋,小露,拜拜!一定要祝我好運哦!」

  金魚是比較難伺候的小動物,養過金魚的室友都說金魚養不了幾天就會死。可是初次養金魚的秋露居然是養金魚的高手,小秋和小露已經在宿舍里住了兩個月了依舊安然無恙。

  秋露氣喘吁吁地趕到電台時已經六點鐘了!她站在1808室門口,做了一下深呼吸,然後敲門。

  「咚咚咚……」敲了好幾下,都沒人來開門。

  秋露心想,完了,這下完了!楊帆說機會只有一次,讓我五點半之前來,我遲到了半個小時估計再也沒機會了……

  她在門口等了一會兒,然後失望地走向電梯口,決定打道回府。就在這時,有人在背後喊:「許秋露同學!你終於來了!」好聽的帶有磁性的男低音。是楊帆!

  秋露馬上像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似的奔過去:「楊老師,不好意思,路上堵車……」

  「什麼都不用說了,跟我到錄音室吧。」楊帆的聲音很溫柔。

  秋露想,要是剛剛那個男生有楊帆的一半溫柔就好了。見鬼!怎麼又想到那個男生!都是他害自己遲到!還害自己欠了一大筆債。

  錄音室不大,小小的大約二十平米的空間,裡面有兩台電腦,還有一台大大的叫不出名字的機器,上面有麥克風。原來DJ就是在這樣一個狹小的空間錄節目的啊!

  錄音室里有一個文靜的女孩,長相很一般,但給人的感覺卻很舒服。楊帆介紹道:「這是朱顏。」

  秋露一直覺得朱顏的聲音很慵懶,很輕柔,像風一樣輕,像紗一樣柔。現實生活中的朱顏聲音依然輕柔:「你好。」

  秋露伸出手,畢恭畢敬地說:「朱顏老師,您主持的節目很好,我很喜歡。」

  「是嗎?謝謝。」朱顏的臉上閃過不易察覺的淡淡微笑。原來,她的笑容也是那麼輕,像蜻蜓掠過湖面。

  秋露把CD交給楊帆,告訴他讀到哪裡就播什麼音樂。一切交代妥當后,錄音開始了。戴上耳機,對著麥克風,秋露緊張得心怦怦直跳。錄音室很安靜,她幾乎可以聽到自己和楊帆的呼吸聲。

  「大家好,我是楊帆,『DJ試驗室』又與大家見面了。今天的DJ是來自明仁大學的許秋露同學。秋露,來向大家問聲好。」節目的開始,依然是楊帆的開場白。他主持節目駕輕就熟,十分自然。

  「各位觀眾朋友好……哦,不,各位聽眾朋友好。」也許是初次進入錄音室太緊張的緣故,也許是首次與偶像楊帆一同主持太激動的緣故,總之,秋露的開場白就說錯了。

  楊帆看出了她的焦慮和緊張,按了下滑鼠,錄音暫停了。他倒了一杯水給秋露:「喝杯水緩解一下,別緊張。剛才的我會刪掉,待會幫你重錄。」

  秋露接過水杯,感激地望著他:「謝謝你。」

  一旁的朱顏插嘴道:「楊帆,你還是第一次破例哦!你這個被選手稱為鐵面無私的『楊青天』的傢伙怎麼對這個小女生什麼都網開一面呢?先是等她等到下班都不走,然後又給她第二次錄音的機會。是不是因為她是你小師妹的緣故?」

  楊帆反駁道:「哪有?我一視同仁。只不過剛才她太緊張,緊張的情況下不能錄好節目。所以讓她先休息一下再錄。」

  小師妹?秋露一驚,原來楊帆跟我是校友啊!

  楊帆對秋露說:「你先做幾下深呼吸,待會錄節目時不能再出錯了哦。機會真的只有最後一次了。待會,你的開欄語由朱顏幫你讀。她讀完后,你就緊接著做自己的節目,知道嗎?」

  楊帆像一位大哥哥一樣貼心,讓秋露感覺到身在異鄉的溫暖。秋露連做了幾次深呼吸,然後又喝了口水潤嗓子,當她感覺平靜下來后,她伸出右手向他們做了個「OK」的手勢。楊帆點頭微笑,並給了秋露一個鼓勵的眼神示意她可以開始了。

  優柔的背景音樂響起,朱顏慵懶的聲音也響起:「歲月這悠長的河流,涌走了人們多少歡樂與悲傷,靜靜地佇立在風中,讓風吹拂柔柔的心事,讓悠悠歲月情在風中搖曳。風起時,我們努力揪住歲月的尾巴,輕輕哼唱古老的歌謠,讓心情故事停留在情感驛站。『悠悠歲月情』伴你走過每個黃昏,夕陽西下時,別忘了秋露在晚霞中與你的約會。」

  「各位聽眾朋友好,我是秋露。愛情是一個永恆的話題,她有時美麗,有時冷酷。

  「愛情就像流感,來的時候悄無聲息,還會讓人痛苦。愛情與流感又有不同,因為流感遲早是會好的,而一旦陷入愛情之海卻不知何時才能被救贖。

  「今天帶給大家的是一段悲傷卻唯美的愛情故事。題目叫『給我失戀的解藥』。失戀很可怕,每個失戀的朋友都渴望解脫,故事中的主角也不例外。讓我們看看她是如何走出失戀的沼澤地的。」

  秋露聲情並茂地讀著這篇曾經深深打動自己的小說,加上適當的時候響起了適當的音樂,她把自己都感動了,讀到最後,她已經淚濕眼眶了。

  秋露第一次主持節目,沒有經驗,還有些緊張,所以做完節目后,她心裡一直沒底,不知道自己的表現到底好不好。

  楊帆卻給了她信心和鼓勵:「小姑娘,你很棒!」

  「真的嗎?」秋露幾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第一次錄音就能得到電台首席DJ的誇獎,這著實讓秋露感到有些受寵若驚。

  「沒錯,用情很真摯,普通話也很標準。只是以後要加強練習,你的語速有些快,以後最好每天都讀一篇文章,對著鏡子練,看看自己發音的口型。多練習,普通話會提高,聲音也會更動聽!」

  「謝謝楊老師給我提的意見,我回去後會好好練習的。」秋露邊收拾自己帶來的資料邊有些感激地說道。楊帆和朱顏兩人都站了起來,微笑著送秋露離開,退出房間時秋露特意看了看楊帆辦公桌旁邊那個歐式風格的CD架,想著整天能與好音樂為伴,心中對DJ這份職業的嚮往又加深了一層。

  走出廣播電視大廈的時候,秋露大大地呼出一口氣,回想起整個錄音過程,楊帆都在自己身邊給予悉心的指導,不知他是對每個考生都這麼好呢?還是如朱顏所說對自己特別優待?秋露無從知道答案,但她可以清晰地記得,有楊帆在身邊的時候,感覺很踏實,有一種別樣的溫暖。

上一篇[巴爾塔薩]    下一篇 [大雨蛙]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