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禪心已作沾泥絮,莫向春風舞鷓鴣。

 

1 答黛玉禪話 -基本內容

  禪心已作沾泥絮,莫向春風舞鷓鴣。
  【說明】
  這次談禪並不因現實的煩惱而起,是寶玉與黛玉談話中偶然引起的。寶玉說黛玉性靈強,前年和自己說幾句禪話自己竟對不上來。黛玉一聽,乘機又對寶玉「口試」了:「寶姐姐和你好,你怎麼樣?寶姐姐不和你好,你怎麼樣?……」沒遮攔地提出了諸如此類的一連串問題。寶玉答道:「任憑弱水三千,我只取一瓢飲。」意思是只和你一個人好。黛玉說:「瓢之漂水奈何?」——好不成,怎麼辦?寶玉說:「非瓢漂水,水自流,瓢自漂耳。」——不是好不成,是心不堅。(套用惠能和尚所說「不是風動,不是旛動,仁者心動」的禪語)。黛玉又說:「水止珠沉,奈何?」——我死了,你怎麼辦?寶玉就引了這兩句詩來回答她。

 

2 答黛玉禪話 -相關註釋


  【註釋】
  1.「禪心」二句——意思是:我決心去做和尚,不再想家了。上句見於《東坡集》及《笤溪漁隱叢話》:蘇軾在徐州時,參寥(道潛和尚)從杭州特地去拜訪他。在酒席上,蘇軾想跟參寥開開玩笑,就叫一個妓女去向他討詩。參寥當時就口佔一詩說:「多謝尊前窈窕娘,好將幽夢惱襄王。禪心已作沾泥絮,肯逐春風上下狂?」禪心,出家人的心。沾泥絮,沾在泥上的柳絮,喻自己萬念俱寂,不會再作輕狂之態了,即其末句所言。下句見《異物志》:「鷓鴣其志懷南,不思北徂(往),南人聞之則思家,故鄭谷詩云:『坐中亦有江南客,莫向春風唱鷓鴣。』(《席上贈歌者》)」唱鷓鴣,因唐時有「鷓鴣天」之曲,故曰「唱」。續書者為了能與上一句「沾泥絮」之喻相連,遂改「唱」為「舞」,若非削足適履,豈另有妙解?!
  【評說】
  二十二回中黛玉問寶玉:「至貴者是寶,至堅者是玉。你有何貴?你有何堅?」語淺而意深,難怪寶玉答不上來。這一次恰恰相反,話倒好像很玄,什麼「弱水三千」啦,「瓢」啦,「水」啦……意思無非是那麼一點,所以寶玉「補考」順利通過。上一次是談禪,這一次則是用一些佛語、詩句來遮羞的說愛。他們談完之後,續書者還讓老鴉「呱呱」的叫幾聲,那也無非是利用迷信觀念說,一個死定了,一個和尚做定了。雖然回目上有「布疑陣」三個字,實在是可以一眼看穿的。
 

上一篇[窈窕娘]    下一篇 [塞吉·卡斯特里圖]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