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1相關介紹

1912年6月23日,在位於新疆和田與于田之間的策勒村(今和田地區策勒縣),爆發了震驚中外的策勒村事件。
事件起因於「俄商」 色依提·阿吉在新疆境內所犯下的暴行。色依提·阿吉原是新疆和田人,十五六歲時隨商人流落塔什干,在那裡,加入了俄籍。大約在光緒三十一年(1905年)時,他來到策勒村,以經商為名,充當沙俄駐喀什領事館的間諜,為其提供情報。在策勒村,他勾結當地富商欺壓百姓,經常非法關押吊打村民,勒索錢財,欺凌婦女,可謂無惡不作。在沙俄領事館授意下,他非法發展的俄僑霸佔水源、兼并土地、壟斷市場,不準維吾爾族少年兒童學習漢語,公開在學生中傳播分裂主義,策勒村的廣大群眾深受其害。千戶長祖木熱不願入俄籍,勇敢地與所謂僑民去爭水,結果遭到色依提的毒打、關押。為人正直的蘇普爾格阿訇目睹了色依提的胡作非為,決心團結村民奮起反抗。1912年2月,他帶領17名村民到于田縣衙控告色依提。中國官員不敢得罪俄國人,竟借口「人證不全」,草草了事。蘇普爾格等人不願就此罷休,他們準備繼續到喀什告狀。時逢辛亥革命爆發,革命黨人在南疆控制了政權,策勒村人民的正義鬥爭得到革命黨首領熊高升等人的支持。熊高升親自帶人到了策勒村,村民們群情激昂,紛紛向他控訴色依提的罪行。而色依提招集所謂「俄僑」百餘人向村民示威,並宣布和熊高升開戰。村民們不約而同地拿起了木棒、坎土曼等,跟著熊高升來到色依提家大院前。色依提下令攻擊,當場開槍打死中國士兵周樹棠,用刀劈死農民依斯拉木。策勒村人民的怒火被點燃了,500多人包圍了大院,面對高大的圍牆和牆內的拚死抵抗,大家從四面八方抱來包穀桿、麻桿等,燒著了大院,使其成為一片火海。被擊斃燒死的歹徒有30餘人。這就是震驚中外的策勒村事件。

2策勒村事件完整版

19世紀末至20世紀初,帝國主義列強加緊對中國的侵略,新疆成為他們爭奪的重點地區之一,其中沙俄尤為貪婪。沙俄滲透新疆的手段之一,就是以享有領事裁判權及免稅權為誘餌,勾引新疆居民加入俄籍,達到其偷梁換柱的目的。震驚中外的策勒村事件,即是在這一歷史背景下發生的。
20世紀初葉,策勒是屬於田縣管轄的一個村,地處于田縣與洛浦縣之間,雖說距于田縣城有170公里路程,但因地處交通要道,也有一個不小的巴扎集市。1907年有個名叫賽義德·阿吉的人來到策勒村定居。此人來自中亞烏茲別克,當地人稱他為「安集延人」。據調查,他本為和田城人,16歲去俄國求學,並加入俄籍。賽義德·阿吉來策勒后先是做些小本買賣,后娶當地富商阿布里孜的女兒買熱木汗為妻,立住了腳跟。不久,賽義德·阿吉以沙俄商人的身份,大肆發展「沙俄僑民」,為非作歹,欺壓百姓。策勒歷來缺水乾旱,水是策勒人生活的命脈所在。於是他糾集無賴流氓,壟斷水源。以保證用水、不納捐稅為誘餌,煽惑當地人民加入俄籍,致使200多名土著維吾爾人領取了俄僑證。賽義德·阿吉干涉地方政府事務,指使「俄僑」拒交賦稅,拒服差役,私設公堂,吊打群眾。當地百姓無不切齒痛恨。
策勒村有一家產殷實之人,名叫蘇朴爾格。此人性豪爽,好直言,不畏強權,愛爭公理,常助人打官司。他見賽義德·阿吉橫行鄉里,便聯絡祖木然提、庫納吉等17個村民,於1912年2月赴于田縣衙控告賽義德·阿吉強佔水源、脅迫中國人入俄籍等不法行為。賽義德·阿吉也糾集所謂「俄僑」闖入縣衙,恐嚇于田縣吏。官府迫於民眾壓力,扣押了賽義德·阿吉。不料沙俄駐喀什領事聞訊,竟派副領事貝倫斯趕到于田,威脅官府,迫使地方官吏將賽義德·阿吉交沙俄駐喀什領事館保護起來。和田當局無可奈何,不了了之。
1912年5月,賽義德·阿吉由喀什回到策勒,其爪牙列隊歡迎,並鳴槍示威,氣焰更為囂張。其岳父阿布里孜竟然在院宅掛起沙俄國旗,門口設立崗哨。6月16日,因放水產生爭執,賽義德·阿吉悍然吊打鄉民,並公然貼出「通告」,聲稱「中國現無力量,回人可從速投俄,利益甚多。中國官吏再不能管束,糧稅亦不須完納,渠水可以任意引用……」他還「擅將殷實戶民拘去,逼令買票投俄,不從者關鎖累日」。賽義德·阿吉的暴行,激起了策勒人民的公憤,他們紛紛投狀官府,要求懲辦此人。
這時,哥老會黨人在南疆控制了政局,哥老會首領邊永福、魏得喜等人左右著喀什政權。他們站在人民群眾一邊,支持抗俄鬥爭,敦促喀什道尹王炳坤派駐莎車參將熊高升率士兵100餘人,由英吉沙起程,到達和田。策勒群眾聞訊,公推當地有名望的人士買買提·西日甫·克力克阿吉、庫爾班·阿吉等10餘人為首,到和田告狀。群眾代表說:賽義德·阿吉蓄藏武器,圖謀不軌,如不妥善處理,策勒百姓必難安居。熊高升聽過群眾的申訴,即派5名士兵為先導與策勒群眾代表一同先到策勒。1912年6月22日,熊高升親率士兵到達策勒村,進行了調查,先後派人從中斡旋,希望賽義德·阿吉認罪,和平解決,但均無效果,其氣焰反而更為囂張,竟又在其岳父院中樹起沙俄國旗,並備武器、石頭,擺出一副開戰的架勢。
6月24日?星期五?早晨,賽義德·阿吉邀請策勒各地的100多名所謂安集延人前來其岳父家赴宴,又把12名宗教學校的學生和一個阿訇關在一間屋子裡念經,藉以顯示其實力,保護家園。這天早晨,熊高升率兵親到賽義德·阿吉岳父的院子談判,被激怒的群眾也蜂擁而至,包圍了這所大院。熊高升先派自己的傳號勤務兵周樹棠到宅院前喊話,叫賽義德·阿吉出來面晤。賽義德·阿吉在院內口出狂言:「暫饒你命,要你回去說與熊某明日早晨在固拉哈瑪按:此為一地名路上陣前見面?」繼又破口大罵,周亦回敬,院內爪牙庫爾班·尼牙孜突然開槍,將周樹棠打死,另一暴徒用刀劈死了周身後的農民斯拉木。沙俄走狗的暴行激怒了群眾,眾人手持棍棒、農具向宅院展開進攻,矢石交攻,槍彈互射。戰至傍晚,群眾縱火焚燒了宅院。狡詐的賽義德·阿吉見勢不好,連忙易女裝經牆洞逃出宅院。這天共打死、燒死31人一說29人。據記載,其中只有克力木江是俄僑。事件發生后,熊高升和他的士兵駐了5天,離開了策勒。幾天後,漏網的阿布里孜以及打死周樹棠的庫爾班·尼牙孜等幾個幫凶,均被憤怒的群眾抓住遊街后打死。而賽義德·阿吉在鄰人吾守爾·蘇克恰克家躲了兩天,風聲剛過,即逃奔喀什,不久出現在喀什沙俄領事館。此人後回安集延,死在那裡。不久,策勒事件傳到俄國京城聖彼得堡,當地報刊登出歪曲事實的報道,說有100多俄國僑民成為中國人野蠻暴行的受害者。於是沙俄借故調兵500人侵入喀什城,對準道署門口架起機關槍,無理要求喀什道尹將官紳、居民180人一律正法。俄國駐喀什領事索柯夫通過沙俄駐京公使,要求袁世凱政府轉飭喀什地方長官道歉、懲凶、賠償,並揚言要率領200名哥薩克警衛隊去策勒報復。袁世凱迫於沙俄壓力,指令喀什當局向俄領事道歉,並將和田州官唐允中、于田縣令沈永清撤職,「扣留查辦」熊高升、趙大勝等人,但沙俄仍不滿足。8月26日,俄軍炸開喀什城北門,沖入城內挑釁。8月底又增兵千人進駐喀什。9月,沙俄駐喀什副領事貝倫斯率20名哥薩克士兵闖入和田、策勒、于田等地,任意毆打、懲罰中國公民,甚至燒毀當地糧倉,並非法捕捉中國官員和公民。10月,于田縣官府被迫押送178名所謂「罪犯」赴喀什受審。這178名愛國群眾沿途備受官府和人民的歡迎與優待,一人給馬一匹,以供乘騎,各縣均贈送銀兩。后實際出庭者70多人。
1913年2月下旬,審判正式開庭。審判由喀什道台、提督和喀什新城知府主持,俄國人陪審。出庭的有26名假俄僑「原告」,熊高什、唐允中及70多名策勒村群眾為「被告」。中國「被告」用無數事實揭發了賽義德·阿吉的種種罪行,使索柯夫理屈詞窮,於是放出保護在領事館內的賽義德·阿吉,慫恿他在喀什城內招搖過市,揚言「親手掌握審判」。這種情況致使審判暫時中斷。7月,袁世凱免去辦理此案的王炳坤道尹職務,令喀什提督楊纘緒主審此案。楊曾領導過伊犁反清起義,同情人民的反帝鬥爭,他針對沙俄的軍事威脅,召集壯丁數千人,配以新式武器秘密訓練,明約索柯夫參觀軍演,暗示中國武力。他還嚴正指出:「賽義德·阿吉「平日跋扈,欺壓人民,又勒逼中國公民入俄籍,才生出重大案件。」同時,愛國官吏和群眾在法庭上進行了不懈的鬥爭。蘇朴爾格表現尤為出色。在此情勢下,沙俄領事多少作出了一些讓步,不得不放棄處死中國官民180人的無理要求。結果,楊纘緒與索柯夫於8月達成關於策勒村事件的協議。協議規定:唐允中、沈永清撤職,並罰以巨款;熊高升、蘇朴爾格等被判10年以上徒刑;趙大勝被罰苦役6年,40名群眾分別處以苦役和徒刑;中國政府賠償白銀7萬兩。10月1日,雙方簽署結案。
轟轟烈烈的策勒村反帝抗俄事件雖悲壯地結束了,但至今仍為人們傳誦。事件發生后,民間藝人改動舊民歌歌詞,編唱了一些歌謠?有人以為事件發生時編唱,大誤?,耆老猶能憶之。茲選譯幾段:白麻雀,黑麻雀,吃夠了假青粒吧?新充當的安集延人,受夠了賽義德·阿吉的騙吧?賽義德·阿吉蓋的房,樑上刻滿了各樣的花;成千個策勒人集合起來,把賽義德·阿吉打垮。賽義德·阿吉的灰馬,吃了篩過的玉米籽;賽義德·阿吉這個惡棍,在喀什挨了棍子。見到賽義德·阿吉就抓住他,哪裡碰到就在哪裡打,揪住他的鬍子和頭髮,叫他遊街在光天化日下。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