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策蘭 ( 1920- 1970), 策蘭原名安切爾 ANTSCHEL,於 1920 年 11 月 23 日出生在今天東歐烏克蘭境 內的澤諾維茲城。策蘭的父母都是猶太人,東正教信徒,家庭用語為德語。父親是木材商經紀人,性格嚴肅。母親特別喜歡德國文學,這給策蘭有直接的影響。

1 策蘭 -保羅 策蘭

      (1920-1970)策蘭原名安切爾ANTSCHEL,於1920年11月23日出生在今天東歐烏克蘭境內的澤諾維茲城,這是一個以猶太人文化為基礎的多種文化傳統混合交融並相互影響的城市。該地區在他出生前兩年還屬於奧匈帝國,被稱為小維也納。1918年屬羅馬尼亞,1944年劃歸蘇聯烏克蘭共和國。從1920年到1944年,即策蘭出生到離開期間多數居民講德語,而官方用語則是羅馬尼亞語。
  策蘭的父母都是猶太人,東正教信徒,家庭用語為德語。父親是木材商經紀人,性格嚴肅。母親特別喜歡德國文學,這給策蘭有直接的影響。策蘭被送到德語幼兒園並上德語小學,其父以為這樣會更有前途:因為,德語是當地的上流社會用語。然而,策蘭在小學二年級時,由於家庭經濟拮据,學費難籌,只好轉學到希伯萊語學校。其實,策蘭更喜歡希伯萊語,他稱之為父語。
  策蘭十歲上文法中學,教學用語是羅馬尼亞語,這對於他並不難,因為在小學就學過。這時,通過私人教師他繼續進修希伯萊語。雖然,他從來沒有講過希伯萊語,然而,他可以直接閱讀,而且可以用這種古語思考。中學期間,開始學習法語,他的法語進度神速,
  策蘭14歲就開始寫詩歌。在 15歲時因種族歧視被迫轉學到烏克蘭中學,那裡,講德語的猶太人更多,策蘭得以進一步學習德國古典文學及現代文學。萊辛,哥德和席勒佔主導,克萊斯特,荷爾德林,海涅等浪漫主義作家及尼采也都被列入文學課。不過,策蘭更喜歡里爾克,卡夫卡和特拉克爾等現代作家。
  1938年策蘭高中畢業。這年的母親節他寫給母親一首十四行詩,是他留下的最早的詩歌。受到舒伯特的「你是寧靜」的影響。
  父母希望他成為醫生,要他學醫,而澤諾維茲大學沒有醫學專業,作為猶太人,在羅馬尼亞和德國都很難被錄取,就只有選擇了法國。
  1938年11月9日,策蘭開始了第一次長途旅行:經波蘭克拉考,柏林,去法國上大學。
  年底開始在法國圖爾市上大學預科,攻讀物理,化學和自然科學。不過,策蘭更多時間是和來自羅馬尼亞的超現實主義藝術家在一起。
  1939年的母親節,策蘭又寫了首十四行詩送給母親。風格沉重,明顯受到里爾克影響。
  這年7月 ,德國威脅波蘭。策蘭通過學年考試回澤諾維茲,因戰不能再去圖爾上學。在澤諾維茲大學轉讀羅馬語言文學。
  9月,德蘇簽訂互不侵犯條約,羅馬尼亞被迫讓出澤諾維茨。
  1940年6月,蘇聯紅軍進駐澤諾維茲,多數羅馬尼亞居民逃離該城,策蘭用自己掌握的俄語上了烏克蘭-俄語大學。
  1941年,澤諾維茲城4000男女老少被蘇聯秘密警察解送到西伯尼亞,多數是猶太人。10月,策蘭被強迫勞動。在這期間,六百多年的猶太人文化城市被毀滅:大教堂被燒毀,二十四小時內,猶太人宗教領袖,組織首領,及其他三千多人被屠殺。
  策蘭這段時期的詩歌有「在黑暗中」,「諾圖爾諾」等。
  1942年6月,德國佔領這裡,猶太人將全部被強迫送走。策蘭躲藏在一個羅馬尼亞工廠主的工廠里,夜裡,父母從家裡拉出去送去集中營。7月,策蘭也被送到勞改集中營。10月,父親在集中營死於傷寒,不久,母親因為不能勞動被納粹打死。父母被害去世的消息相繼傳來,這對他打擊很大。
  在勞改營一年半,策蘭學意第緒語,寫了不少詩,留下了近80首,多數是押韻的;他還翻譯了莎士比亞的十四行詩,魏爾倫,葉芝,豪斯曼,ELUARD,葉賽寧及其它詩人的詩。
  1944年2月,勞改營解散,策蘭回到澤諾維茲,常常住在女朋友俄第蒂家,她的父親擁有該城最大的私人圖書館。同時,策蘭認識了女詩人奧斯蘭德爾,她長時間居住在美國紐約。她的處女作〔彩虹〕於1939年在澤諾維茲出版。
  1944年4月,蘇聯紅軍再次進駐澤諾維茲,倖存者慢慢歸來,其中有策蘭的姑媽一家。策蘭得到父母的房子。烏克蘭俄文大學重新開學,策蘭選擇了英語語言文學專業,因為他對莎士比亞感興趣。同時,他還給烏克蘭地方報社翻譯羅馬尼亞文學,還翻譯了葉賽寧,魏爾倫的詩歌。魏爾倫的詩歌對他早期創作有重要影響:無論是兩行一韻的形式還是秋日園圃,青草,拱門和陰影等畫面在策蘭的早期詩歌里常常讀到。
  由於蘇聯烏克蘭共和國對澤諾維茲的接管,德語受到限制。策蘭希望成為用德文寫作的詩人,並將維也納作為移居目的地,中轉站是布加勒斯特。
  1945年6月,策蘭來到布加勒斯特。當時,布加勒斯特被稱為東歐的巴黎,具有巴爾幹和拜占廷文化的混合風俗,儘管經歷了戰火,仍然具有濃郁的古老歐洲文化氣氛:澤諾維茲的不少文化人都來這裡,法國的一些文學家比如阿拉貢當時也在布加勒斯特。後來促進和推薦策蘭詩作的澤諾維茲作家斯貝爾拜也在這裡。在這裡,策蘭和另一個羅馬尼亞猶太人索羅蒙成為摯友。後來,索羅蒙回憶說,因為他們有文化的血緣,相同的文學偏愛和偶像,成了兄弟般的朋友。策蘭開始用由本姓ANTSCHEL 的羅馬尼亞語拼法變化而來的ANCEL作筆名。後來,他將這名字的兩個音節前後顛倒,成了CELAN。 他說,這樣,感到自己成了另外一個人。秋天,策蘭在俄文出版社作羅馬尼亞語翻譯,參加翻譯俄國19世紀及蘇聯文學。
  1946年8月,策蘭出版了翻譯作品萊蒙托夫的〔時代英雄〕,這是他的第一部出版物。此書受到讀者歡迎,三年後再版。同年,他還出版了譯作契科夫的短篇小說集。他的這些翻譯作品,表現出他對羅馬尼亞語言嫻熟的駕馭能力。在布加勒斯特,策蘭認識了不少羅馬尼亞文學界的朋友。這個時期的詩作受到超現實主義的影響。 在這裡,他寫了〔法國之憶〕,在國際性的文學雜誌〔阿格拉〕發表了〔水色野物〕(後來改為〔最後的旗幟〕),〔客飯〕,〔厥的秘密〕等三首詩。
  1947年10月,超現實主義作品在羅馬尼亞受到禁止;12月,羅馬尼亞人民共和國成立,政治異己受到清肅,文學界完全沒有自由,不少人冒著生命危險經匈亞利逃亡到奧地利。僅47年11月到12月,就有3200多名羅馬尼亞猶太人逃亡到維也納,策蘭也在其中。年底,策蘭步行經匈亞利來到奧匈帝國的首都維也納。
  次年2月,策蘭通過斯貝爾拜的介紹,在〔計劃〕雜誌上發表了第一組在德文地區發表的詩,共十七首。同時,他在蘇黎世瑞士日報〔行動〕文學副刊上發表了七首詩。4月,在超現實主義畫家埃德加。熱內的畫展時朗誦詩作。他寫了詩歌般的散文「埃德加,夢中之夢」,與埃德加的30幅畫作一起出版,表現了他對超現實主義的贊同。
  在維也納,策蘭認識了巴赫曼,這個與策蘭可能有著深厚的愛情的詩人,比策蘭小6歲,當時已是維也納大學哲學系二年級學生了。這種戀情在巴赫曼後來的小說〔瑪利娜〕里有濃筆重彩的描寫。事實上,策蘭的詩集〔罌粟和記憶〕就是獻給巴赫曼的。後來,策蘭去了巴黎,兩人保持緊密的聯繫直到1961年。
  7月,策蘭離開居住了七個多月的維也納,目標巴黎。在這期間,策蘭將四十年代以來創作的48首詩(其中包括「死亡賦格曲」)以〔骨灰盒之沙〕為名交給出版社,由朋友代理校對出版事宜。由於沒有詩人親自打理,詩集出版質量很差,印刷錯誤很多,印數也少得可憐,僅僅500冊。賣出的則更少:在朋友1952年收到的帳單上表明,只賣出9冊,送給圖書館5冊,其餘的詩人生氣地叫送給廢品收購站搗為紙漿。因此,這位德語戰後最重要的詩人雖然在1948年已經出版了詩集,但是,到1952年詩集〔罌粟與記憶〕出版之前仍然默默無聞。不過,策蘭對於自己的詩歌創作卻充滿信心:他在1948年致一位住在以色列的親戚的信中寫到:這個世界上沒有什麼可以使一個詩人放棄寫作,尤其是一個用德語寫作的猶太人。
  策蘭到巴黎的時候,行李簡單:只有讓保羅的全集,及兩部德法詞典和英德詞典。初期,他感到非常孤獨。如果說在布加勒斯特還是在家鄉,在維也納也只是半流亡--那裡有不少朋友,而且是講母語,而巴黎對於當時的策蘭而言則是百分之百的流亡地了。這裡,他沒有國籍,沒有財產,沒有工作也沒有地位,是個來自羅馬尼亞的難民。事實上,他在德語國家裡本來也是異邦人,在巴黎更是異邦里的異邦人了。
  1949年3月3日寫給蘇黎世的朋友的信中說:我在這座美奐美崙的都市中束手無策,孤獨無援,彷彿一片梧桐的落葉。那時,策蘭靠翻譯寫作維持生計,同時,1949年在大學攻讀日爾曼語言文學及普通語言科學。
  年底,策蘭認識了詩人戈爾,這對他的後半生具有重要影響。那時,戈爾在住醫院,策蘭通過斯貝爾拜的介紹,到帶著自己的詩集〔骨灰盒之沙〕去醫院看這位文學前輩。從1947年開始,格爾在編輯一部德語二十世紀二十年代以來的詩歌選集。戈爾讓策蘭用德語翻譯了幾首自己的法語詩,感到滿意,就決定讓策蘭作自己詩歌的德語翻譯。1950年2月,戈爾因病去世。在他的遺囑里,將策蘭作為五位善後基金會成員之一。也許,這成為戈爾太太攻擊策蘭,並指責他抄襲的原因。
  從1949年的復活節開始,他常常在這個節日住在倫敦的貝爾塔姑媽家。在倫敦,他認識了一些年輕的德語流亡詩人,這在他的流亡初期的孤獨帶來一些慰藉。
  1950年,策蘭獲攻讀文學學士學位許可。接下來,正式上大學。
  這年秋天,策蘭和巴赫曼試圖將他們之間從維也納開始的複雜戀情繼續下去。10月,巴赫曼搬到巴黎,然而,12月,她又搬回了維也納。為何兩人不能在一起生活?不得而知。巴赫曼在寫給朋友的信中說:是一種無名而異常的原因窒息了他們之間的關係。
  1951年11月,策蘭認識了後來的妻子基塞勒。她的愛情伴隨著策蘭的後半生。她出生貴族,受的是天主教教育。其家族在德國佔領期間保持沉默。她和策蘭家庭背景的懸殊使兩人的關係受到社會注目,並不為其家族接納。然而,基塞勒是一個具有獨立意識,不受偏見影響的女子;同時,她也是一個敏感的藝術家,很欣賞策蘭的詩歌,並從兩人的愛情中得到藝術創造的靈感。
  1952年5月,和巴赫曼一起參加德國47文學社在北部海邊城市尼多夫舉行的年會。這是策蘭第二次到德國(事實上,第一次在1938年是路過德國)。他在會上朗誦了〔死亡賦格曲〕,卻沒受到歡迎。作家延斯後來回憶道:策蘭首次登台,有人說,不會有什麼人聽的。策蘭朗誦富有激情。我們對此發笑,有人說,好像戈培爾演講!他被嘲笑。。。。〔死亡賦格曲〕在會上是個失敗!那完全是另一個世界,新現實主義對它並不理解。。。連47社的主席瑞西特爾也說,好像在猶太教堂里。儘管,他接著對這種說法表示了道歉。同時,通過這次文學集會,策蘭也出了名:漢堡電台邀請他朗誦,斯圖加特安斯塔爾特出版社總編和他簽訂了詩集出版合同,這就是他的第一部正式出版的詩集〔罌粟與記憶〕,於當年秋天出版。這部詩集收集了策蘭包括詩集〔骨灰盒之沙〕及其它從澤諾維茲到巴黎初期的詩作,表現了他詩歌創造風格的發展和變化,受到德文詩歌界的高度評價,奠定了策蘭在詩歌史上的地位。
  這年12月23日,策蘭和基塞勒結婚。
  1955年7月17日,策蘭正式被批准入籍。「羅馬尼亞難民」身份從證件上去掉。同年,由安斯塔爾特出版第二部詩集:〔從門檻到門檻〕。扉頁註明:獻給妻子基塞勒。
  1958年策蘭獲不萊梅文學獎。
  1959年策蘭開始在法國一所最古老著名的學校--巴黎師範高等專科學校任教,教授德國語言和文學課程,從德國古典文學,民間歌謠講到卡夫卡的小說。其中,翻譯課程是重點,在策蘭翻譯課的名單上列出的作家有:阿拉貢,巴爾扎克,鮑德萊爾,加繆,狄德羅,福羅貝爾,莫泊桑,孟德斯鳩,普魯斯特,蘭波,盧梭,薩特,司湯達,左拉等。策蘭一生從七種語言翻譯了包括畢加索,布洛克,蘭波,瓦萊里,葉賽寧,莎士比亞,等43個作家的作品。
  同年,策蘭出版第三部詩集:〔語言柵欄〕。
  1960年,策蘭被戈爾的遺孀指控抄襲。儘管文學界對格爾太太的行為不以為然,此事卻給策蘭心靈深深的震撼,在令人焦灼的筆戰中,策蘭的精神癥狀變得嚴重起來。
  這年10月22日,策蘭獲德國畢希納文學獎。
  1962年底到1963年1月底,策蘭因精神抑鬱,日常工作生活不能自理,住入巴黎精神病院治療。
  1963年出版第四部詩集〔無人玫瑰〕。
  1967年初,策蘭精神病複發,住院。
  7月,策蘭應德國文學專家鮑曼邀請在弗賴堡朗誦詩歌,聽眾千餘人,著名哲學家海德格爾坐在前排聆聽。海德格爾非常欣賞策蘭的詩歌,早在1959年,海德格爾70歲生日時,希望能夠得到策蘭一首詩,由於海德格爾在納粹時期的表現,被策蘭拒絕了。這次,25日,策蘭在弗賴堡附近托特瑙山海德格爾的「思索居」拜訪了這位瑕瑜互見的大哲學家,並在賓客留言簿上留言,後來寫成詩歌「托特瑙山」。不過,兩人在一起交談的內容至今一直沒有公開。同年出版第五部詩集〔換氣〕。這年聖誕節在柏林與朋友荷勒瑞爾和斯聰第渡過。
  1967年11月23日,策蘭的47歲生日,他為了減少對妻子和兒子的壓力,搬出家庭,獨自居住在拉丁區的一個住宅里,那裡靠近他工作的巴黎師範高等專科學校,時常保持與家人之間的聯繫。1968年5月參加巴黎學生遊行和街壘戰,並收集了這期間的傳單和標語。學生運動受到警察的鎮壓。今年出版第六本詩集〔線太陽群〕。
  1969年9月去以色列遊歷,在希伯萊作家協會演講,認同自己的祖先。同時,在那裡重逢他在故鄉澤諾維茲認識的女友易拉娜,易拉娜帶領策蘭遊覽以色列,後來,策蘭回巴黎了,又專程來法國看他。青年時期的愛情使策蘭熱情複發,在之後的三個月里寫了十九首詩。11月搬到左拉大街。在他這最後的寓所里,書架上只剩下寥寥的幾部書,是荷爾德林,里爾克的詩集,一本法語的礦物學教材。
  1970年,朋友烏爾姆斯最後一次訪問策蘭。
  在巴黎的二十年來,策蘭先後在不萊梅,哥廷根,漢堡,蘇黎世,弗賴堡,法蘭克福,柏林,基爾,圖賓根,布勞西崴,波恩,等地朗誦自己的詩作。他在自溺前一個月,1970年3月21日在斯圖加特的荷爾德林學社的年會上朗誦詩作,然而,其反應令他大為失望:聽眾對於他的詩歌啞默無聲,毫不理解。會上,德國作家瓦爾塞在演講中大談荷爾德林精神病的負面影響,也許,這使得策蘭茫然若失。
  關於策蘭生命的最後一個星期的活動情況鮮為人知。在學校里他正常上課,講卡夫卡的小說,指導翻譯格拉斯的〔鐵皮鼓〕,4月15日最後一次批改學生的作業。也許照常同家人及同事見面。4月19日夜裡,妻子意識到他失蹤了,到處給朋友打電話詢問策蘭的行蹤。事後得知,1970年4月20日,策蘭投巴黎塞納河自盡。屍體於5月1日在離開巴黎十公里的河裡發現。妻子將他埋葬在巴黎郊區提埃斯墓地,那裡,長眠著他們的17年前夭折的兒子福蘭緒。
  策蘭沒有留下遺書,只是在他的書桌上擺放著米歇爾著的〔荷爾德林傳〕,在打開的一頁里有他劃出的語句:「有時,這個天才深深地潛埋進他那心靈苦澀的泉水裡。」莫非,這就是他留給這個世界的自白?
  身後,他的第七部詩集〔逼迫之光〕,第八部詩集〔雪部〕及第九部詩集〔時代農莊〕先後於1970年,1971年,1976年出版。

2 策蘭 -主要著作

  <骨灰瓮之沙> (Der Sand aus den Urnen) Wien 1948
  〔罌粟與記憶〕Mohn und Gedächtnis, Stuttgart 1952; 2000 mit einem Nachwort von Joachim Seng, ISBN 3-421-05223-9
  〔從門檻到門檻〕Von Schwelle zu Schwelle, 1955
  〔語言柵欄〕Sprachgitter, 1959
  〔無人玫瑰〕Die Niemandsrose, 1963
  〔換氣〕Atemwende, 1967
  〔線太陽群〕Fadensonnen, 1968
  〔逼迫之光〕Lichtzwang, 1970
  〔雪部〕Schneepart (Nachlass), 1971
  〔時代農莊〕Zeitgehöft (Nachlass), 1976
  Werke in sieben Bänden, 2000
  Die Gedichte – Kommentierte Gesamtausgabe in einem Band, hrsg. und kommentiert von Barbara Wiedemann, Frankfurt am Main (Suhrkamp), 2003, ISBN 3518413902; TB-Ausg.: 2005, ISBN 3518456652
  „Mikrolithen sinds, Steinchen「. Paul Celan, Die Prosa aus dem Nachlaß. Kritische Ausgabe, hrsg. und kommentiert von Barbara Wiedemann und Bertrand Batiou, Frankfurt/ Main 2005. ISBN 3-518-41706-1 參考書目:編輯本段  W. Emmerich 〔保爾。策蘭傳〕1999
  A. Gellhaus 〔作為翻譯家的策蘭〕1997
  B. Wiedemann 〔策蘭和薩克斯通信集〕1996
  P. H. Neumann 〔關於策蘭的詩歌〕1990
  W. Menninghaus〔保爾。策蘭 形式的魔力〕1980
  Suhrkammp 〔保爾策蘭全集〕1983

3 策蘭 -策蘭中文譯作

  王家新,芮虎 合譯:<保羅 策蘭詩文選> 河北教育出版社 2002年

4 策蘭 -譯詩選

  

死亡賦格

  清晨的黑色牛奶我們在傍晚喝她
  我們在正午喝早上喝我們在夜裡喝
  我們喝呀我們喝
  我們在空中掘一個墓那裡不擁擠
  住在那屋裡的男人玩著蛇書寫
  他寫著當黃昏降臨到德國你的金色頭髮呀
  瑪格麗特
  他寫著步出門外而群星照耀他
  他打著呼哨就喚出他的狼狗
  他打著呼哨喚出他的猶太人在地上讓他們掘個墳墓
  他命令我們開始表演跳舞
  清晨的黑色牛奶我們在夜裡喝你
  我們在早上喝在正午喝我們在傍晚喝你
  我們喝呀我們喝你
  住在那屋子裡的男人他玩著蟒蛇他書寫
  他寫著當黃昏降臨到德國你的金色頭髮呀
  瑪格麗特
  你的灰色頭髮呀蘇拉米斯我們在空中
  掘個墳那裡不擁擠
  他叫道朝地里更深地挖你們這些人你們另 一些現在喝呀表演呀
  他去抓腰帶上的槍他揮舞著它他的眼睛是藍色的
  更深地挖呀你們這些人用你們的鐵鍬你們 另一些繼續給我跳舞
  清晨的黑牛奶我們在夜裡喝
  我們在正午喝在早上喝我們在傍晚喝
  我們喝呀我們喝
  住在那屋子裡的男人你的金髮呀瑪格麗特
  你的灰發呀蘇拉米斯他玩著蟒蛇
  他叫道更甜蜜地和死亡玩吧死亡是從德國來的大師
  他叫道更低沉一些現在拉你們的琴而後你們就會化為煙霧升在空中
  而後在雲彩里你們就有一個墳在那裡不擁擠
  清晨的黑色牛奶我們在夜裡喝
  我們在正午喝你死亡是一位從德國來的大師
  死亡是一位從德國來的大師他的眼睛是藍色的
  他用子彈射你他射得很准
  住在那屋子裡的男人你的金髮瑪格麗特
  他派出他的狼狗撲向我們他贈給我們一個空中的墳墓
  他玩著蟒蛇做著美夢死亡是一位從德國來的大師
  你的金色頭髮瑪格麗特
  你的灰色頭髮蘇拉米斯
  王家新 芮 虎 譯 數數杏仁編輯本段  數數杏仁,
  數數這些苦澀的並使你一直醒著的杏仁,
  把我也數進去;
  當你睜開眼睛而無人看你時,我曾尋覓你的目光,
  我紡過那些秘密的線,
  上面有你曾設想的露珠,
  它們滑進罐子
  守護著,被那些無人領會的言詞。
  僅在那裡你完全擁有你的名字,
  並以切實的步子進入你自己,
  自由地揮動鎚子,在你沉默的鐘匣里,
  將竊聽者向你撞去,
  將死者的手臂圍繞著你
  於是你們三個漫步穿過了黃昏。
  使我變苦。
  把我數進杏仁。
  王家新、芮虎 譯

花冠

  秋天從我手裡出來吃它的葉子:我們是朋友。
  從堅果我們剝出時間並叫它如何前行:
  於是時間回到果中。
  在鏡中是禮拜日,
  在夢中是一個睡眠的屋,
  我們的嘴說出真實。
  我的眼移落在我愛人的性上:
  我們互看,
  我們交換黑暗的詞,
  我們互愛如罌粟及記憶,
  我們睡去像酒在螺殼裡
  像海,在月亮的血的光線中。
  我們在窗邊擁抱,人們在街上望我們,
  是時候了他們知道!
  是石頭竭力開花的時候。
  是不安寧的時間心臟跳動,
  是時間如它所是的時候了。
  是時候了。
  王家新 譯

法國之憶

  和我在一起回憶吧:巴黎的天空,大片
  秋天的水仙花
  我們從賣花姑娘那裡買心:
  它們是湛藍的,並在水上綻開。
  開始下雨了在我們鄰居的房間里
  而我們的鄰居,萊松先生,一個瘦小的
  男人進來。
  我們玩牌,我輸掉了眼睛的虹彩,
  你借我的頭髮,也跟著輸掉,他打跨了
  我們
  他挨著門離去,雨追著他出去。
  我們死去,且能夠呼吸。
  王家新 譯

那裡曾是

  那裡曾是容納他們的大地,而他們
  挖。
  他們挖他們挖,如此他們的日子
  向他們而來,他們的夜。而他們不讚美上帝。
  誰,他們如此聆聽,想要所有這些,
  誰,他們如此聆聽,知道所有這些。
  他們挖並聽到更多的虛無;
  他們不會變更明白,不會發明歌曲,
  而想起他們自己時沒有語言。
  他們挖。
  那裡來了一個寂靜,一個風暴,
  而所有的海到來。
  我挖,你挖,蟲子也在挖,
  唱出那裡的一句吧:他們挖。
  哦人,哦無,哦無人,哦你們:
  當一切不領向任何地方路在哪裡?
  哦你挖,我挖,而我挖向你,
  在我們的手指上戒指醒來。
  王家新 譯

明亮的石頭

編輯本段  這明亮的
  石頭穿過天空,這發光的
  白色,這燈——
  使者。
  他們將
  不停頓,不下降
  不碰擊。他們打開
  上升
  像這輕而薄的
  石楠籬笆,象他們的展翅,
  他們飛旋
  朝向你,我寧靜的一個
  我的真實的一個——
  我看到了,你採下他們和我的
  新生的一起,我的
  每一個人的雙手,你把他們置入
  這再度明亮中,沒有人
  需要為它哭泣或命名。
  王家新 譯

在……,我們兩個

  如果這些石頭中的一個
  曾被泄露
  對之保持沉默意味著什麼:
  這裡,附近,
  在一個跛行老人手杖的頓戳中
  他將打開,像一個傷口,
  在此你將不得不沉沒
  孤獨地,
  遠離我的尖叫,它就在那兒
  已經鑿好,白色。
  王家新 譯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