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箕子,名胥余,殷紂王的叔父,曾任太師之職,封於箕(今山西省太谷縣東北)。他因勸諫紂王,被囚禁。周滅殷之後,武王將他釋放。

1 箕子碑 -箕子碑

據傳,他不願仕周,逃亡到朝鮮,周武王就將朝鮮封給了他。《書經·洪範》中記載了他對答周武王的話,實際上是後人偽托的。碑,是古代的一種文體,它的應用範圍很廣,有封禪和紀功的碑文,有寺觀、橋樑等建築物的碑文,還有墓碑。它一般由兩部分組成:前一部分多用散文以記事,稱為「碑」;后一部分用韻文以讚頌,稱為「銘」或「頌」。《箕子碑》一文的「頌」,本處加以刪略。柳宗元因參加王叔文集團,實行政治革新而獲罪,被貶滴到荒遠的邊郡為官,它的遭遇與古代賢者箕子的遭遇是有類似之處的。因此,這篇碑文是以他人之酒杯澆自己之塊磊的,是借讚美箕子來寄託自己的信念和抱負的。所以文章雖以議論為主,但行文中卻蘊含著深厚的感情和無限的感慨。

2 箕子碑 -原文

凡大人之道有三:一曰正蒙難,二曰法授聖,三曰化及民。殷有仁人曰箕子,實具茲道以立於世,故孔子述六經之旨,尤殷勤焉。

當紂之時,大道悖亂,天威之動不能戒,聖人之言無所用。進死以並命,誠仁矣,無益吾祀,故不為。委身以存祀,誠仁矣,與亡吾國,故不忍。具是二道,有行之者矣。是用保其明哲,與之俯仰;晦是謨范,辱於囚奴;昏而無邪,聵而不息;故在易曰「箕子之明夷」,正蒙難也。及天命既改,生人以正,乃出大法,用為聖師。周人得以序彝倫而立大典;故在書曰「以箕子歸作《洪範》」,法授聖也。及封朝鮮,推道訓俗,惟德無陋,惟人無遠,用廣殷祀,俾夷為華,化及民也。率是大道,叢於厥躬,天地變化,我得其正,其大人歟?

嗚乎!當其周時未至,殷祀未殮,比干已死,微子已去,向使紂惡未稔而自斃,武庚念亂以圖存,國無其人,誰與興理?是固人事之或然者也。然則先生隱忍而為此,其有志於斯平?

唐某年,作廟汲郡,歲時致祀,嘉先生獨列於易象,作是頌。

3 箕子碑 -柳宗元簡介

柳宗元(七七三-八一九),字子厚,河東(今山西永濟縣)人。貞元初年進士,官監察御史。順宗時,王叔文執政,他任禮部員外郎,銳意推行政治改革。不久,王叔文失敗,他也被貶為永州司馬,遷柳州刺史。在南方凡十四年,死於柳州。
  柳宗元是傑出的思想家,憑著一股積極的熱情和出色的才能進行政治活動。改革雖然失敗了,中年以後的處境更加悲苦,但這卻使得柳宗元有機會深入生活、接近百姓、反思歷史,從而使他成為一個卓越的散文家和詩人。他和韓愈是古文運動的兩個主要倡導者。但從一定意義上說,柳宗元在思想方面所具有的進步的積極的意義,似又因韓愈的某些保守意識而有所不及。
  柳宗元的詩,數量較多的是抒寫個人抑鬱的心情和離鄉去國的悲哀。從這些詩篇里,我們可以看出一個有理想的正直的人在不合理的黑暗社會裡遭受到怎樣殘酷的迫害!在柳詩中成為特有的新穎題材的是對西南地帶少數民族生活進行多方面描繪的作品。其中洋溢著非常濃厚的地方情調和氣氛。至於刻畫自然景物的小詩,如《江雪》、《漁翁》等,都是膾炙人口的名作。著有《柳河東集》四十五卷,《外集》二卷。

4 箕子碑 -註釋

蒙:犯,遭受。難:危難。

六經:指《書》、《易》、《禮》、《樂》、《詩》、《春秋》六部       儒家經籍。

紂:商代最後的君主,也稱帝辛,舊史稱他荒淫無道,殘暴專橫,激       起人民的怨恨后被周武王所滅。

明夷:《周易》卦名。明指太陽;夷,滅,指太陽落山。本將引文即       出自《周易·明夷》。這裡的意思是說箕子能韜晦,在艱難之       中,保持正直的品德。

彝倫:即指倫理道德。

洪範:《書經》中的一篇。洪,大;范,法。舊說認為是箕子向周武       王陳述的「天地之大法」。近人疑為戰國時的作品。

據《漢書·地理志》記載:箕子到朝鮮之後,教當地人民種田、養       蠶,講習禮義,並為他們制定了八條禁令。

厥:同「其」,意為他或他的。躬:身體,自身。

殮:盡,絕。

稔:穀物成熟,這裡指罪惡沒有發展起來。

武庚:紂王之子。武王滅商后,仍封他為殷君。周成王時,他發動叛       亂,為周公旦所滅。

汲郡:即唐代衛州,在今河南新鄉、漢縣一帶。

5 箕子碑 -譯文

一般說來,偉大人物立身處世的原則有三個方面:一是受危難仍能保持正直的品德;二是將治理天下的法典傳授給聖明的君主;三是使人民受到教化。殷朝有位賢人叫箕子,確實具備這三方面的德行而在世上立身行事,因此孔子在概述「六經」的要旨的時候,對他特別重視。

在殷紂王那時候,大道背棄,政治混亂,天威顯示不能加以制止,聖人的教誨毫不起作用。犧牲生命以便維護天命國運,確實是一種「仁」德,只是不利於家族的延續,因此箕子不去這樣做;委身降順以便保存自己宗廟的奉祀,確實也是一種「仁」德,只是參與滅亡自己的國家,故而他也不忍心去做。上述這兩種辦法,已經有這樣做的人了。因此他便保持自己清醒的頭腦,隨順適應這混亂的世道;隱藏自己的見解和主張,在囚犯奴隸中受屈辱;貌似糊塗卻不去做邪惡之事,形同柔弱而卻自強不息。故而在《易》中說;「箕子能做到韜晦。」這就是蒙受危難而能保持正直的品德啊。等到天命更改了,人民得到了公正和安定,於是便獻出治國的大法,因此成為聖君的老師,使周朝的人們能根據這些法則來調整倫理道德。創立典章制度。故而在《書經》中說:「因召回了箕子而寫成了《洪範》。」這便是將治理天下的法則傳授給聖明的君主啊。等到被封在朝鮮,推行道義來訓化民俗,使德行不再鄙陋,人民不再疏遠,以便發展推延殷朝宗緒,使外夷變為華夏,這便是使人民受到教化啊!所有這些崇高的品德,都集中在他的身上,天地變化發展,自己能獲得其中的正「道」,難道不是偉大的人嗎?

啊!當那周朝的時運尚未到來,殷朝宗廟的香火還沒滅絕,比干已經死掉,微子也已離去,假如紂正做惡還不算多而自己死去,武庚能為暴亂而憂慮并力圖保存社稷,國中要是沒有箕於這樣的人,誰和武庚一起使國家復興並加以治理呢?這也是人事發展的一種可能性啊。這樣來看箕子能忍辱含屈到這種地步,莫非正是在這方面有所考慮嗎?

唐朝的某一年,在汲郡修建了箕子的廟宇,逢年遇節便祭祀他。我敬慕先生被特別地列為《易經》中的卦「象」,便寫了這篇頌。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