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1簡介

〖詞目〗篤志好學
〖讀音〗dǔ zhì hào xué
〖解釋〗篤志:專心一志,立志不變。專心致志,勤奮好學。 好;熱愛
〖出處〗《後漢書·侯霸傳》:「篤志好學,師事九江太守房元。」
譯文
沈約年幼喪父,家境貧寒,志向堅定而且熱愛學習,日日夜夜不放下書卷(不知疲勞)。他的母親擔心他因為太勞累而生出疾病,時常讓他少添燈油(熄燈)。而(沈約)白天所誦讀過的文章,晚上就能夠背誦,於是精通眾多典籍,能夠寫出很好的文章。從家中被起用接受朝廷徵聘。濟陽蔡興宗聽說了他的才能很賞識他。蔡興宗時為郢州刺史,引薦沈約為安西外兵參軍,兼任記室(官名)。蔡興宗曾經對他的幾個兒子說:「沈約的為人堪稱師表,你們應該好好地向他學習。」
字詞解析
釋:放下
恐:擔心
聞:聽說
及:到
引:引薦
師:學習

2史料

沈約(441~513年),字休文,吳興武康(今浙江德清)人,南朝史學家、文學家。出身於門閥士族家庭,歷史上有所謂「江東之豪,莫強周、沈」的說法,家族社會地位顯赫。祖父沈林子,宋征虜將軍。父親沈璞,宋淮南太守,於元嘉末年被誅。 沈約孤貧流離,篤志好學,博通群籍,擅長詩文。在沈約的少年時代,他白天讀的書,夜間一定要溫習。母親擔心他的身體支持不了這樣刻苦的學習,常常減少他的燈油,早早撤去供他取暖的火。青年時期的沈約,已經「博通群籍」,寫得一手好文章。 歷仕宋、齊、梁三朝。在宋仕記室參軍、尚書度支郎。在齊仕著作郎、尚書左丞、驃騎司馬將軍,為文惠太子蕭長懋太子家令,「特被親遇,每直入見,影斜方出」。竟陵王蕭子良開西邸,招文學之士,沈約為「竟陵八友」之一,與謝朓交好。齊梁禪代之際,他幫助梁武帝蕭衍謀划並奪取南齊,建立梁朝。曾為武帝連夜草就即位詔書。蕭衍認為成就自己帝業的,是沈約和范雲兩個人。蕭衍封他建昌縣侯,官至尚書左僕射,后遷尚書令,領太子少傅。晚年與梁武帝產生嫌隙。十二年(513年),憂懼而卒,時年七十三。詔贈本官,賜錢五萬,布百匹。有司謚請謚沈約為「文」,梁武帝道:「懷情不盡曰隱。」故改謚為「隱」。好學,聚書至二萬卷。 著有《晉書》一百一十卷,《宋書》一百卷,《齊紀》二十卷,《高祖紀》十四卷,《邇言》十卷,《謚例》十卷,《宋文章志》三十卷,文集一百卷,並撰《四聲譜》。作品除《宋書》外,多已亡佚。明人由張溥在《漢魏六朝百三名家集》中輯有《沈隱侯集》。 《宋書》的作者沈約,是南朝著名史學家、文學家、聲律學家,字休文,吳興武康人。父沈璞,劉宋時為淮南太守,元嘉末年於皇族爭權奪位之亂中被害,沈約時年十三歲。少年時代,沈約橫遭家難,潛竄流寓,家境孤貧。他篤志好學,讀書晝夜不倦,遂博通群籍,善屬詩文。天監十二年卒,年七十三歲,謚曰「隱」,後世亦稱「隱侯」。 沈約(441—513),字休文,南朝吳興武康(今浙江德清縣)人,歷仕宋、齊、梁三朝,以詩、文、史學稱於世,歷史上習慣地把他看作梁朝人。 沈約出生於宋文帝元嘉十八年(441)。祖沈林子,仕宋官至諮議參軍、建威將軍、河東太守,卒於永初三年(422),追贈征虜將軍。父沈璞,仕宋累官宣威將軍、盱眙太守、淮南太守,元嘉三十年(453)在皇室內部鬥爭中被武陵王劉駿(即宋孝武帝)所殺,時年三十八。 自此,沈約家世一度中衰。少年時代的沈約是在「流寓孤貧」中度過的。他曾乞求於宗族鄉黨的幫助,得米數百斛,因不能忍受同族之人的侮辱,乃「覆米而去」。沈約在孤貧之中卻能「篤志好學,晝夜不倦」。他的讀書方法是「晝之所讀,夜則誦之」。他母親擔心他用功過度,有傷身體,常以減少燈油、息滅炭火的辦法來限制他的夜間讀書。 沈約後來自述說:「十三而孤,少頗好學,雖棄日無功,而伏膺不改。」他深知父親死於皇室紛爭之中,自己一時難得仕進,但並不因此而荒廢學業。經過刻苦讀書,他「博通群籍」,又寫得一手好文章。沈約在二十幾歲時,常常想到「晉氏一代,竟無全書」,產生了撰寫晉史的意圖。宋明帝即位初,他得到征西將軍蔡興宗的幫助,代為啟奏,明帝敕許他撰寫晉史,並讓他做了奉朝請這樣的散官。后蔡興宗外任郢州刺史、荊州刺史,皆以沈約為記室參軍。蔡興宗很器重沈約,曾對其諸子說:「沈記室人倫師表,宜善事之。」明帝泰豫元年(472),蔡興宗卒於官。此後,沈約先後任晉安王劉子勛的屬官和尚書度支郎。 入齊以後,沈約仕途暢達。齊初,為文惠太子屬官,一直做到太子家令。后以本官兼著作郎,不斷升遷,至齊武帝時官至御史中丞,轉車騎長史。這期間,沈約曾有機會校閱皇家所藏四部圖書,這對他的撰述晉史大有裨益。他自宋明帝泰始初年始撰晉史,至武帝永明五年(487),已歷二十一二年了,撰成《晉書》120卷,自謂「條流雖舉而采掇未周」,並在永明初年丟失了第五帙。可他從齊高帝建元四年(482)起,就被敕撰國史,齊武帝永明二年(484)又奉命撰次起居注,實已不能專心於晉史的撰述。永明五年(487)春,沈約奉詔撰《宋書》,次年二月撰成紀、傳70卷。這20年左右,是沈約的史學活動比較活躍的時期。 沈約有濃厚的門閥意識。永明八年(490),他因風聞東海王源嫁女與富陽滿璋之一事,上書奏彈王源,認為:王源雖然「人品庸陋,胄實參華」,而「璋之姓族,士庶莫辨」;「王滿連姻,實駭物聽」。他建議以此事而免去王源所居之官,「禁錮終身」,即永遠禁止其參與政治活動。他認為只有這樣,才能「使已污之族,永愧於昔辰;方媾之黨,革心於來日」。士庶與門第之別,是政治和婚姻中的大事,這是門閥時代的社會特點。 齊明帝時,沈約任國子祭酒。齊末,為征虜將軍、南清河太守。他跟蕭以上見《梁書》卷一三《沈約傳》、《宋書》卷一○○《自序》,以下凡引此,不另注。沈約《奏彈王源》,見《文選》卷40。 齊、梁更迭之際,沈約是蕭衍謀取帝位的主要策劃人物之一。他甚至引用讖語「行中水,作天子」,以證蕭衍(按「衍」字即是「行」中有「水」)上應「天心」、下符「人情」,當作天子。 蕭衍稱帝(即梁武帝)后,沈約始終受到重視,不斷升遷。天監九年(510),他做到左光祿大夫、侍中、太子少傅,后又贈特進,地位顯赫。沈約在齊永明六年(488)上《宋書》表中說「所撰諸志,須成續上」,說明《宋書》的志當時還沒有完成。《宋書》志的撰寫,是又經過十幾年至梁初才最後完成的,它有八篇三十卷。 齊、梁之際,中國思想史上發生了一次「神滅」和「神不滅」的激烈的論爭。沈約是「神不滅」論的積極維護者。
上一篇[時序]    下一篇 [植之]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