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0

米哈伊爾·瓦西里耶維奇·伏龍芝

標籤: 暫無標籤

米哈伊爾·瓦西里耶維奇·伏龍芝,1904年加入蘇聯共產黨,是蘇聯黨務和國務活動家,軍事家,卓越的統帥和軍事理論家,蘇聯武裝力量的積極組織者和創建者之一。

 

1 米哈伊爾·瓦西里耶維奇·伏龍芝 -簡介

伏龍芝,米哈伊爾·瓦西里耶維奇(黨內化名阿爾謝尼·特里福內奇)〔1885.1.21(2.2),皮什佩克城,今吉爾吉斯蘇維埃社會主義共和國伏龍芝市—1925.10.31,莫斯科〕蘇聯黨務和國務活動家,軍事家,卓越的統帥和軍事理論家,蘇聯武裝力量的積極組織者和創建者之一。

2 米哈伊爾·瓦西里耶維奇·伏龍芝 -經歷

    1904年加入蘇聯共產黨。1918年參加蘇軍。中學畢業后,1904年起在彼得堡工業學院學習,在該院加入布爾什維克黨,從此獻身於革命事業,成為職業革命家。他經常參加大學生的各種會議和聚會以及布爾什維克組織的活動,並在工人中間進行宣傳。因而被捕並被逐出彼得堡。1905年初由俄國社會民主工黨莫斯科委員會派往伊萬諾沃—沃茲涅先斯克和舒亞等地。從此,伏龍芝轉入地下活動。積极參加了1905—1907年革命。1905年5月成為伊萬諾夫—沃茲涅先斯克政治罷工和第一個工人代表蘇維埃的領導者之一。伏龍芝頭腦清醒、學識淵博、組織能力非凡、思想信念堅定,在革命工人中間享有很高的威望。伏龍芝領導的伊萬諾沃—沃茲涅先斯克紡織工人戰鬥隊在十二月武裝起義的日子裡支援了莫斯科的無產階級,並且參加了紅色普列斯尼亞區的街壘戰。1906年4月伏龍芝是俄國社會民主工黨第四次代表大會代表,會上他第一次見到列寧。會後,在伊萬諾沃—沃茲涅先斯克和舒亞進行組織宣傳工作。1907年3月被捕。1907—1910年兩次被判死刑,在社會輿論和工人抗議的壓力下,先改判10年苦役,后又被判處終身流放西伯利亞。1914年在伊爾庫茨克省曼祖爾卡村期間,組織一個由流放者參加的名為「軍事研究院」的軍事小組。1915年初伏龍芝被流放至上連斯克,但8月他逃回伊爾庫茨克,后又逃到赤塔,化名瓦西連科在赤塔移民局工作。1916年黨派伏龍芝到作戰部隊進行革命工作。伏龍芝化名米哈伊洛夫在西方面軍全俄地方自治聯合會領導明斯克布爾什維克黨的地下工作,以及第3和第10集團軍中黨支部的工作。1917年二月革命后被選為明斯克民警局局長、西方面軍前線委員會委員、明斯克蘇維埃執委會委員、明斯克和維爾諾省農民代表蘇維埃主席。8月,伏龍芝任明斯克區革命軍參謀長,領導平定科爾尼洛夫叛亂的鬥爭。9月,伏龍芝到舒亞,被選為舒亞縣黨委和蘇維埃主席。1917年十月革命時期,領導舒亞革命軍事委員會,組織一支由舒亞和伊萬諾沃紡織工人和革命士兵組成的2000人的隊伍,率領該隊伍來到莫斯科,參加了十月武裝起義。1918年春夏間兼任伊萬諾沃—沃茲涅先斯克省黨委主席、省執委會主席、省國民經濟委員會主席和伊萬諾沃—沃茲涅先斯克省軍事委員。1918年7月,以全俄蘇維埃第五次代表大會代表身分,參加平定莫斯科「左派」社會革命黨人叛亂,后又參加粉碎雅羅斯拉夫爾反革命叛亂,此後他被任命為雅羅斯拉夫爾軍區政治委員,為組建蘇軍部隊做了大量工作。

    國內戰爭時期,他領導制定和實施了一系列重大進攻戰役,取得了徹底粉碎敵人的戰果。這些戰役的特點是:戰役想定獨特;主突方向和實施主突的時間選擇得當;大膽集中兵力兵器於主要方向;廣泛運用正面和翼側的突擊;實施兵力兵器機動的高超藝術以及預備隊的使用得當。1918年12月伏龍芝被任命為東方面軍第4集團軍司令(1919年1月到職),在職期間,用很短的時間就將集團軍內新編的游擊部隊改編成正規的部隊和兵團。1919年3月起指揮東方面軍南軍隊集群(含第4集團軍和土耳其斯坦集團軍;4月10日第1集團軍和第5集團軍也編入該集群),成功地實施了布古魯斯蘭、別列別伊和烏法等戰役,從而粉碎了高爾察克軍隊集團(見東方面軍的反攻)。1919年7月起指揮東方面軍,解放了烏拉爾的北部和中部,8月起指揮土耳斯坦方面軍粉碎了高爾察克軍隊的南集群。土耳其斯坦方面軍在成功地實施阿克糾賓斯克戰役的過程中,先後佔領了南烏拉爾,恢復了與土耳其斯坦的聯繫,消滅了克拉斯諾沃茨克和謝米列奇耶的白匪集團,幫助希瓦和布哈拉勞動人民從封建制度、可汗和艾米爾的反動統治下獲得解放。1920年伏龍芝任全俄中央執行委員會委員和俄共(布)中央委員會所屬土耳其斯坦委員會委員,他巧妙地把軍事戰役的指揮活動同鞏固哈薩克和中亞蘇維埃政權的國務和政治活動結合起來,並為加強土耳其斯坦的黨組織做了大量工作。1920年9月,根據列寧的提議,伏龍芝被任命為重建的南方面軍司令,該方面軍艱苦作戰,擊退了弗蘭格爾軍隊對頓巴斯的進犯,使北塔夫里亞之敵慘遭失敗。同年11月又實施了彼列科普—瓊加爾戰役(1920),解放了克里木全境。在這次戰役中,伏龍芝把正面和翼側突擊同強渡江河障礙——錫瓦什湖結合起來。蘇軍突破了敵人堅固設防和預有準備的防線。粉碎弗蘭格爾軍隊是伏龍芝統帥活動的最重要階段之一。列寧在全俄蘇維埃第八次代表大會上評價南方面軍在克里木粉碎弗蘭格爾軍隊的行動時說;「我們徹底地、堅決地、非常迅速地打敗了弗蘭格爾,這個勝利是紅軍史上最光輝的一頁。」(《列寧全集》,第31卷,人民出版社1958年版,第443頁)。1920—1924年伏龍芝為共和國革命軍事委員會駐烏克蘭特派員,指揮烏克蘭和克里木武裝部隊,兼任烏克蘭共產黨中央政治局委員、烏克蘭蘇維埃社會主義共和國人民委員會副主席(1922.2起)和烏克蘭經濟委員會副主席。1921年11月一1922年1月率烏克蘭外交代表團赴土耳其,簽訂烏克蘭社會主義共和國伺土耳其的友好條約。1924年3月伏龍芝被任命為蘇聯革命軍事委員會副主席和副陸海軍人民委員,4月兼任工農紅軍參謀長和軍事學院(今伏龍芝軍事學院)院長。1925年1月任蘇聯革命軍事委員會主席和陸海軍人民委員,而從2月起兼任勞動國防委員會委員。根據黨的決定進行的1924—1925年軍事改革是在伏龍芝領導下制定和實施的。這次改革是建設蘇聯武裝力量和加強國家防禦能力的重要步驟。

    伏龍芝在發展蘇聯軍事科學和軍事學術——戰略學、戰役學和戰術等方面做出很大貢獻。其原因在於他具有豐富的馬列主義理論知識和軍事知識以及在國內戰爭中獲得的經驗。他在蘇聯軍事科學研究方面的主要功績,是全面運用馬列主義原理解決準備和進行捍衛社會主義的戰爭這一課題。在伏龍芝領導下奠定了蘇聯武裝力量軍事科學工作的基礎,在他的積极參与下,就第一個社會主義國家的軍事建設和軍事學說、未來戰爭、人和技術兵器在未來戰爭中的作用以及兩者的相互關係等課題展開了討論。對所有這些問題,伏龍芝在自己的重要著作中都作了全面論述,根據第一次世界大戰和國內戰爭總結的經驗以及軍事技術的發展情況他撰寫了:《工農紅軍的改編》(1921年與古謝夫合著),《統一的軍事學說與紅軍》(1921),《正規軍與民兵》(1922),《彼列科普和瓊加爾回憶錄》(1922),《紅軍的軍事政治教育》(1922,發表於1929年),《未來戰爭的前線和後方》(1924,發表於1925年),《列寧和紅軍》(1925),《我們的軍事建設和軍事學術界的任務》(1925)等等。這些著作,對於解決加強蘇聯武裝力量和鞏固蘇維埃國家的實際任務,在方法論和理論上具有重大意義。在制定蘇聯軍事學說方面伏龍芝有很大功績。他最早提出,在軍事學說的政治和軍事技術這兩個方面中,政治方面應占首要地位的原則。伏龍芝指出:「……軍事學說有無生命力的主要條件就在於它是否嚴格地與國家的總目標和國家擁有的物質及精神資源相一致。」(伏龍芝選集,莫斯科1977年版,第37頁)他根據列寧關於戰爭和軍隊的學說所提出的未來戰爭性質的定義,也具有重要意義。他認為保衛社會主義祖國的戰爭是革命的、階級的、無所不包的和決定性的戰爭。伏龍芝根據現代戰爭由人民來進行這一列寧主義原則強調指出,戰爭使社會生活的一切方面都捲入自己的進程並從屬自己,無例外地觸及國家和社會的一切利益。根據馬克思列寧主義對第一次世界大戰和國內戰爭的經驗的分析,他對軍事科學和軍事學術問題做出一系列重要結論。他認為進攻是軍事行動的主要形式,但也不應忽視防禦的作用,指出必須精通各種規模的防禦形式,以便使防禦成為積極的防禦,為進攻創造有利條件。伏龍芝在其著作中指出,現代戰爭中後方的作用和科學技術進步的作用大大加強,作為蘇維埃國家防禦能力的基礎——國家後方的準備具有重大意義。認為未來戰爭在很大程度上是機器戰爭,所以,給陸海軍裝備技術兵器和加強炮兵、裝甲兵、航空兵的建設,應作為一項首要任務提出。同時,伏龍芝還斷言,戰爭的決定因素是人,離開人,技術兵器是死的。現代戰爭中人和技術的關係問題在他的著作中得到全面論述。

    由伏龍芝提出並加以解決的許多有關蘇軍全體軍人的訓練和教育課題,後來都得到了確認,並在蘇聯軍人戰時與平時的戰鬥訓練和政治教育中得到進一步發展。他特彆強調軍隊黨政工作的重要性及其意義,科學地論證了必須從階級立場和黨的立場出發來評價交戰雙方的精神政治因素。他指出,不論過去還是將來,蘇聯共產黨對武裝力量的領導都是蘇聯軍事建設的基礎。他認為在居民和敵軍中進行的宣傳鼓動活動佔有重要地位,要求蘇軍保持高度的戰鬥準備,並且教育軍人要積極而堅定地行動。伏龍芝的軍事理論觀點在發展蘇聯軍事建設方面起到了重要作用,在教令和條令中都有反映。他所提出的蘇聯軍事學說的理論原則,以及軍事科學和軍事學術方面急待解決的課題的理論原則,在衛國戰爭中得到證實。

    伏龍芝1918年1月起為歷屆全俄中央執行委員會委員。1921年起為俄共(布)中央委員。1924年起為中央政治局候補委員。榮獲紅旗勳章2枚和革命榮譽武器1件。葬於紅場。吉爾吉斯蘇維埃社會主義共和國首都、許多大城市的區和街道,以及帕米爾山的一座高峰都以伏龍芝的名字命名。以他的名字命名的還有中學、集體農莊、機關、軍艦、軍事院校,其中包括軍事學院和中央蘇軍之家。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