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米蘭·昆米蘭·昆德拉,捷克小說家,生於捷克布爾諾市。父親為鋼琴家、音樂藝術學院的教授。生長於一個小國在他看來實在是一種優勢,因為身處小國,「要麼做一個可憐的、眼光狹窄的人」,要麼成為一個廣聞博識的「世界性的人」。童年時代,他便學過作曲,受過良好的音樂熏陶和教育。少年時代,開始廣泛閱讀世界文藝名著。青年時代,寫過詩和劇本,畫過畫,搞過音樂並從事過電影教學。總之,用他自己的話說, 「我曾在藝術領域裡四處摸索,試圖找到我的方向。」50年代初,他作為詩人登上文壇,出版過《人,一座廣闊的花園》(1953)、《獨白》(1957)以及《最後一個五月》等詩集。但詩歌創作顯然不是他的長遠追求。最後,當他在30歲左右寫出第一個短篇小說后,他確信找到了自己的方向,從此走上了小說創作之路。

米拉·昆德拉米拉·昆德拉
一個捷克人去申請移民簽證,移民官員問他:
「你準備到哪兒去 ?」
「哪兒都可以。」
移民官員給了他一個地球儀:
「自己選吧。」
他慢慢地轉著地球儀,仔細地看了看,然後問:
「你還有沒有別的地球儀」
最後,他到了法國,並且一住就是二十多年。
這個捷克人,就是米蘭·昆米蘭·昆德拉。

1 米拉·昆德拉 -基本資料

姓名:米蘭·昆米蘭·昆德拉
生卒年:1929年4月1日
籍貫:捷克
代表作品:《笑忘錄》 《不能承受的存在之輕》

2 米拉·昆德拉 -生平簡介

米拉·昆德拉米拉·昆德拉
米蘭·昆米蘭·昆德拉,捷克小說家,生於捷克布爾諾市。父親為鋼琴家、音樂藝術學院的教授。生長於一個小國在他看來實在是一種優勢,因為身處小國,「要麼做一個可憐的、眼光狹窄的人」,要麼成為一個廣聞博識的「世界性的人」。童年時代,他便學過作曲,受過良好的音樂熏陶和教育。少年時代,開始廣泛閱讀世界文藝名著。青年時代,寫過詩和劇本,畫過畫,搞過音樂並從事過電影教學。總之,用他自己的話說, 「我曾在藝術領域裡四處摸索,試圖找到我的方向。」50年代初,他作為詩人登上文壇,出版過《人,一座廣闊的花園》(1953)、《獨白》(1957)以及《最後一個五月》等詩集。但詩歌創作顯然不是他的長遠追求。最後,當他在30歲左右寫出第一個短篇小說后,他確信找到了自己的方向,從此走上了小說創作之路。

1967年,他的第一部長篇小說《玩笑》在捷克出版,獲得巨大成功,連出三版,印數驚人,每次都在幾天內售馨。作者在捷克當代文壇上的重要地位從此確定。但好景不長。1968年,蘇聯入侵捷克后,《玩笑》被列為禁書。昆德拉失去了在電影學院的職務。他的文學創作難以進行。在此情形下,他攜妻子於1975年離開捷克,來到法國。

移居法國后,他很快便成為法國讀者最喜愛的外國作家之一。他的絕大多數作品,如《笑忘錄》(1978)、《不能承受的存在之輕》(1984)、《不朽》(1990)等等都是首先在法國走紅,然後才引起世界文壇的矚目。他曾多次獲得國際文學獎,並多次被提名為諾貝爾文學獎的候選人。

除小說外,昆德拉還出版過三本論述小說藝術的文集,其中《小說的藝術》(1936)以及《被叛賣的遺囑》(1993)在世界各地流傳甚廣。

昆德拉善於以反諷手法,用幽默的語調描繪人類境況。他的作品表面輕鬆,實質沉重;表面隨意,實質精緻;表面通俗,實質深邃而又機智,充滿了人生智慧。正因如此,在世界許多國家,一次又一次地掀起了「昆德拉熱」。昆德拉原先一直用捷克語進行創作。但近年來,他開始嘗試用法語寫作,已出版了《緩慢》(1995)和《身份》(1997)兩部小說。

3 米拉·昆德拉 -相關作品

 

詩集:
《人,一座廣闊的花園》(1953年)
《最後的春天》(1955年)
《獨白》(1957年)

小說:
《玩笑》 1965年完稿,1967年初版
《可笑的愛情》 1968年完稿,1969年初版
《生活在別處》 1969年完稿,1973年初版
《為了告別的聚會》 1970年完稿,1976年初版
《笑忘錄》 1978年完稿,1979年初版
《不能承受的存在之輕》 1982年完稿,1984年初版
《不朽》 1988年完稿,1990年初版
《緩慢》、《本性》、《無知》是昆德拉的用法文寫的,堪稱其流放生涯的后三部曲。

文藝評論:
《 小說的藝術》 1986年完稿並初版
《被叛賣的遺囑》 1993年完稿並初版

劇本:
《鑰匙的主人們》 (1962 年)
《雅克和他的主人》(1981年)

劇本短篇:
《我,一個悲哀的上帝》
《我姐妹們的姐妹》 
《先驅者》

4 米拉·昆德拉 -作品評述

 

米拉·昆德拉米拉·昆德拉
《生活在別處》 是一個年輕藝術家的肖像畫。昆德拉以其獨到的筆觸塑造出雅羅米爾這樣一個形象,描繪了這個年輕詩人充滿激情而又短暫的一生,具有「發展小說」的許多特點。《生活在別處》是昆德拉的一重要作品,這部作品使他於1973年首次獲得一項重要的外國文學獎——法國梅迪西斯獎。誠然,獲獎本身從來不是街量作品藝術高下的標準,但卻無疑是一個作家文學影響和名聲的標誌。

米拉·昆德拉米拉·昆德拉
《告別圓舞曲》 曾榮獲義大利最佳外國文學獎,是米蘭·昆德拉重要的小說代表作,於1969-1970年間在波希米亞完成。該作品構思巧妙,極富黑色幽默風格,是公認的當代文學傑作,在全世界34個國家和地區出版。小說以蘇聯入侵布拉格為政治背景,通過小號手、美國商人、療養院護士和獲釋囚徒等8個人物反覆曲折的愛情故事,在哲學層面深刻探討了諸多人生繁雜矛盾的困境和難題。

《可笑的愛情》 米蘭·昆德拉唯一的短篇小說集,於1968年在布拉格出版,但是問世不久即遭查禁。《可笑的愛情》故事全都與愛情有關,或者說主題涉及竭力在衝動和需求之間的男女的情感變化,以及他們藉以運用的複雜色情遊戲和計策。但是,他們費盡心機的結果,卻常常導致一系列恐怖的結局。在《可笑的愛情》中,米蘭·昆德拉又一次充分展示了他作為小說藝術大師的魅力。

《笑忘錄》 又名《笑忘書》,一部關於笑與忘、關於遺忘也關於布拉格、關於天使們的小說。本質上是一本小說,卻是一本童話,一本文學批評,一本帶有政治味的冊子,一本音樂理論,一本具有傳記色彩的書。它可以變化成任何它想成為的一本書,整體來說,它根本是一本天才之作。

米拉·昆德拉米拉·昆德拉
《不能承受的生命之輕》(米蘭·昆德拉代表作,原譯《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輕》)   是全世界公認最受歡迎的暢銷書,根據本書改編的電影《布拉格之戀》也成為熱銷全球的經典。1985年韓少功將其譯成中文《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輕》,立刻在中國颳起昆德拉熱,成為80年代末攪動中國「知識分子」感官神經的顛覆之作。該書對生命、死亡、愛情的思考,沉重得讓人「不能承受」。「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輕」,十年來已經成為一種語言文化,在互聯網上你可以搜到「不能承受之輕」,「不能承受之重」「不能承受之愛」「不能承受之痛」「不能承受之樂」「不能承受之胖」……

《玩笑》 是奠定昆德拉世界文學地位的成名作。《玩笑》是米蘭·昆德拉的第一部長篇小說,在捷克出版后獲得巨大成功,連出三版,印數驚人,每次都在幾天內售罄。作者在捷克當代文壇上的重要地位從此確定。1968年蘇聯入侵捷克后,《玩笑》被列為禁書,昆德拉失去了在電影學院的職務,攜妻子於1975年離開捷克來到法國。

《不朽》 歌德談到不朽當然和靈魂的不朽毫無關係。這是另外一種世俗的不朽,是指死後有留在人記憶中的那些人的不朽。任何人都能得到這種偉大程度不等,時間長短不一的不朽,每個人從青少年時代起就可以有這個嚮往。我在童年時代每星期日都到一個摩拉維亞村子去閑逛;據說這個村的村長在他家的客廳里放著一隻沒有蓋蓋子的棺材,在他對自己感到特別滿意的適當時刻,他便躺進這口棺材,想象著自己的葬禮。他一生中最美好的時刻莫過於躺在棺材里夢想;就這樣,他居住在他的不朽中。

《慢》  慢的樂趣怎麼失傳了呢?啊,古時候閒蕩的人到哪兒去啦?民歌小調中的遊手好閒的英雄,這些漫遊各地磨坊,在露天過夜的流浪漢,都到哪兒去啦?他們隨著鄉間小道、草原、林間空地和大自然一起消失了嗎?捷克有一句諺語用來比喻他們甜蜜的悠閑生活:他們凝望仁慈上帝的窗戶。凝望仁慈上帝窗戶的人是不會厭倦的;他幸福。在我們的世界里,悠閑蛻化成無所事事,這則是另一碼事了。無所事事的人是失落的人,他厭倦,永遠在尋找他所缺少的行動。

《身份》 十六七歲的時候,她特別喜歡一個隱喻;是她自己想出來的、聽來的,還是從哪裡讀到的?沒有關係。她想成為一種玫瑰香,一種四處擴散的香味,四處去征服。她希望就這樣穿透所有男人,並通過男人,去擁抱整個世界。玫瑰四處擴散的香味:那是對艷遇的隱喻。這個隱喻在她即將成人之際開放,就像是對溫柔地與男人混雜相處的浪漫許諾,對穿越所有男人之旅的邀請。可是,她天生又並非是一個常換情人的女人,這個朦朧的、抒情的夢,很快就在寧靜而幸福的婚姻中沉睡過去。

《被背叛的遺囑》 依我看來,偉大的作品只能誕生於他們所屬藝術的歷史中,同時參與這個歷史。只有在歷史中,人們才能抓住什麼是新的,什麼是重複的,什麼是發明,什麼是模仿。換言之,只有在歷史中,一部作品才能作為人們得以甄別並珍重的價值而存在。對於藝術來說,我認為沒有什麼比墜落在它的歷史之外更可怕的了,因為它必定是墜落在再也發現不了美學價值的混沌之中。

《雅克和他的主人》 我自己也有過對過去某一作品進行自由改編的經驗。那是在七十年代初期,我仍在布拉格時,我動筆根據狄德羅的《宿命論者雅克》寫了一出新編戲劇。狄德羅對於我是自由精神、理性精神、批判精神的化身,那蚖正經歷著的對狄德羅的苦戀,是一種對西方的懷念(俄羅斯軍隊對中國的佔領在我眼裡代表了一種強行實施的反西方化)。

5 米拉·昆德拉 -參考資料

 

http://zerofist.blogdriver.com/zerofist/885946.html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