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0

糯米年糕豆粥

標籤: 暫無標籤

《糯米年糕豆粥》,日本動漫《死神》的官方輕小說。主要講述了藍染叛離尸魂界后,山田花太郎去醫務所看望受了傷的露琪亞,並將她從現世帶回來的書包還給她。露琪亞用書包中的糯米粉為白哉做了一鍋糯米年糕豆粥,但卻聽說白哉不喜歡吃甜食,於是將一鍋粥送給了十三隊隊長浮竹,從而圍繞這鍋香甜的豆粥,展開了一系列有趣的故事。

  BLEACH官方小說-《糯米年糕豆粥》

  第一章

  轉載自百度貼吧 - 死神吧

  第一章

  四番隊 綜合救護所

  一位死神懷抱著包袱,漫步在夕陽映照下的走廊里。

  他是四番隊第七席--山田花太郎。

  「這個房間……也不是么?」

  房間號碼下面掛著寫有患者名字的木牌,其中並沒有花太郎所尋找的人的名字。

  救護所佔地廣闊,建築物也很大。三層的病房全部都是單人房間。長長的走廊分隔開等間距的房門。走來走去都是一樣的風景,這讓花太郎有了想要哭出來的感覺。

  「嗯……露琪亞小姐……」他一邊念叨著此行的目的——朽木露琪亞,一邊嘆著氣耷拉著肩膀。就在此時,一個身影無聲無息地靠近了花太郎的背後。

  「喂!」

  「哎呀……!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花太郎抱著頭蹲了下去。從他反射般地不停道歉的習慣來看,大概經常這樣子被上司呵斥吧。

  「為什麼要道歉?」

  「啊……?」花太郎戰戰兢兢抬起頭,站在那裡的是十番隊隊長--日番谷冬獅郎。沐浴著夕陽的金色光芒,他的銀髮令人目眩。花太郎慌慌張張地低下頭。

  「日番谷隊長……!您您您辛苦了!」

  「啊。你好像是……叫山田,對吧?」

  「是!四四四番隊的山田花太郎!」端端正正以正座的姿勢,兩手放在身前回答。

  「別這麼畏畏縮縮,我可什麼都沒做。」

  「是!對、對不起!」

  「都說了不要道歉了。」

  「對不……啊,我又說了對不起了,真是對不起!……啊,那個?又說了對不起,對不起……啊,又說出口了……!」

  對著掉進了謝罪漩渦,好像要把一生所能說的「對不起」都說盡的花太郎,日番谷只是眯起了眼睛。「從這裡再往前四個房間。」

  「……什麼?」

  花太郎抬起頭,日番谷晃了晃腦袋,指向走廊深處。「你在找朽木露琪亞的房間吧?」

  「啊,對啊!是這樣!……可是,為什麼日番谷隊長您會知道露琪亞小姐的房間在哪裡?」

  看著用不可思議的表情詢問自己的花太郎,日番谷夾雜著嘆息回答:「只要靜下心來用靈力好好找一找,你也可以找得到啊。」

  「啊!對啊!這樣啊……早點這樣做就好了……!」花太郎好似從心底發出感嘆一樣。

  日番谷東獅郎再一度嘆息:

  「你不是席官么?要加把勁啊。」

  「對、對不起!十分感謝您!」

  「那再見吧。」

  「非常感謝!」看著不發出腳步聲漸漸離去的背影,花太郎又一次深深低下頭。

  藍染叛變后,第4日。

  曾陷入極度混亂的尸魂界漸漸恢復了往日的秩序。

  「就在那裡日番谷隊長告訴我『在這前面第4個房間』喔!果然,隊長們都很厲害啊!」

  綜合救護所 3樓

  敞開的窗戶里,傳出了花太郎興奮的聲音。坐在窗邊床上聽他說話的,正是朽木露琪亞。

  「不過,日番谷隊長為什麼會在這種地方呢?他自己的傷應該痊癒了啊``````或者又有哪兒不舒服吧?」

  「日番谷隊長```應該是來探望雛森副隊長的吧?」

  露琪亞說著,目光便靜靜地掃向地面。

  「日番谷隊長,一定很難受吧?``````」

  「應該吧```」

  低聲應和的露琪亞把目光停在了花太郎抱著的包袱上。

  「這是?」

  「什麼?啊!這個嘛``````」

  花太郎解開了包袱,將包袱里的東西遞到露琪亞手上。

  「我的背包?」

  那是她在現世被抓住是背著的水藍色背包。

  「被關在六番隊牢房時,露琪亞小姐曾和我說過『現世有很多很多好吃的東西』,而且還說『放了好幾個在背包里』呢。所以我到技術開發局去問能否要回露琪亞小姐的東西。」

  「哦,你還真大膽啊!」

  技術開發局,也是個怪人集團。成員都是有著一兩種怪癖的傢伙,膽小些的隊員甚至都不敢輕易靠近開發局。

  「衣服和鞋子等物品豪興都被處理掉了,但是這個包卻保留了下來``````恩,或者說``````」

  「怎麼了?」

  「靈波計測研究所有個叫壺府的人,他將這個本應被處理掉的包拿回去。然後,好像是一點點吃著裡面裝的點心``````」

  花太郎的聲音漸漸低下去。露琪亞打開背包看了看,呼地嘆了口氣並微笑起來。

  「剩下的,就這麼一個了么?」

  唯一剩下的東西就是那白色紙袋裡裝著的糯米粉了。

  「對不起。」

  「你沒有必要道歉吧?本來就沒想過這些東西還能回來,你不必放在心上```謝謝,花太郎。」

  花太郎害羞地笑起來:「不用謝啦!」

  「這個糯米粉是現世一家叫『布袋屋』的點心店裡最高級的糯米粉哦!只要有了這個,就能做出很多美味的白玉呢!」

  「啊,那我就去準備一些好吃的豆餡吧!」

  「乾脆就做白玉小豆粥吧!」

  「真是令人期待呢!」

  這時,露琪亞注意到笑眯眯的花太郎胸前露出了一封信。

  「花太郎,這信是```」

  「啊,對不起!我忘了這是卯之花隊長吩咐我教給露琪亞小姐的東西了!」

  花太郎慌慌張張地把信拿出來,又低頭大聲說:「真是十分抱歉!」然後才把信遞給了露琪亞。

  「不要在意了。」

  他一邊對花太郎說著,一邊展開信紙。看了一眼后,又轉頭對一臉擔心地看著自己的花太郎說:

  「明早,大哥就能轉到單間病房去了。」

  露琪亞的義兄,六番隊隊長?朽木白哉,在之前的戰鬥中受了重傷,然後被送進了上級施術室。

  「那就是說已經沒有大礙了!真是太好了,露琪亞小姐!」

  「啊```謝謝!」

  露琪亞輕輕點著頭,望向窗外。

  太陽正在西沉,橙色光芒慢慢地黯淡。有很多白色建築的靜靈庭一到日暮十分變全部染上了暖色。面對這種美景,無論是誰都會凝神靜氣的。露琪亞和花太郎也沉默了很久,靜靜看著眼前的風景。

  「那麼,我先告退啦!」

  看過夕陽之後,花太郎起身道。

  「對了,花太郎。」

  在門前被露琪亞叫住,他轉過身。露琪亞則把把視線轉回攤開的信紙上,擰眉道:

  「大哥```會吃我做的糯米年糕豆粥么?」

  「那是當然的啦!」聽到露琪亞的嘟啷,花太郎用力地點點頭。

  「要送給朽木隊長,那我得準備極品的豆餡才行!」

  看著咧開嘴的花太郎,露琪亞呼地嘆了口氣。

  「拜託了。」

  「交給我吧!」

  花太郎鄭重其事地低下頭退出房間。

  露琪亞一邊折著信,一邊思考用什麼理由送給白哉糯米年糕豆粥。

  第二章

  第二章

  花太郎在奔跑.

  他抱著跟昨天一樣的包袱,在四番隊隊舍後面奔跑。這條路通往令一棟建築物,也就是綜合救護所的後門。

  「山田七席!」

  被人這樣叫著,他停下了腳步。有人對正在尋找聲音出處的花太郎說:「上面,上面呦。」

  他抬起了頭。「荻堂先生!」

  從二層的窗戶探出頭來的正是四番隊第八席--荻堂春信。

  「『先生』就免了吧。我可是你的後輩。」

  「可是……荻堂先生入隊沒多久就成為了第八席,肯定很快就會超過我的。」

  「啊哈哈哈,沒有的事啦!」

  荻堂笑眯眯的小聲補充:「……升到上面的話麻煩事就多了。」

  「哎??對不起,我聽不太清楚……」

  「不必在意,我在自言自語。」

  對方微笑著,花太郎摸不著頭緒的回笑。

  「阿,對了,山田七席。」

  「嗯?」

  「剛才伊江村三席在找你。如果你想溜掉最好動作快點。如果被抓到恐怕會被狠變態的處置……」

  「荻堂!!你這個傢伙,每次每次都是這樣貶損我……!」荻堂回過頭去,四番隊第三席--伊江村八十千和站在那裡,憤怒的臉上的眼睛都在顫抖。

  「哎呀呀!」

  「什麼『哎呀呀』!快點去幹活!」

  「遵命遵命。」

  「回答一次就好!」

  「遵命!」

  「山田!你站在那裡不要動!」伊江村從窗戶里探出身子來叫著,馬上跑到樓梯那邊。

  荻堂邊想著「能不能跑走呢……山田七席」,邊再次向下看去。在那裡,花太郎老老實實傻著一張臉站在那裡等候。「……你到底在幹什麼?不快點炮的話,色老頭三席可就要來了。「

  想著要早點跑掉的荻堂很意外地說。花太郎困惑地笑了。「阿……我再怎麼說也是個班長,不好好工作的話……對了!?荻堂先生,你能不能幫我把這個拿到朽木露琪亞小姐那裡去呢?「

  花太郎把手裡拿著的包袱「一、二、三!」扔上去。雖然離窗邊還有些距離,但是荻堂一伸手就很容易的夠到了。「在救護所么?」

  「對。」

  「裡面是什麼?」

  「餡料。」

  「餡料?」

  「是啊。露琪亞小姐要做糯米年糕豆粥……」

  花太郎的聲音被喊著「山田——————!」的伊江村的聲音蓋住了。

  「那麼,就拜託你了!」

  花太郎低下頭。伊江村殺了過來。

  「真是沒用的傢伙……」荻堂看著被呵斥的花太郎喃喃自語,提著包袱走開了。

  綜合救護所二層--廚房

  在廣闊的廚房一角,露琪亞和著糯米面。

  「要硬的能像耳垂一樣捏起來……要硬的能像耳垂一樣捏起來……」好似在念咒一般,不停的叨咕,右手和著面。偶爾左手會碰著耳垂。

  荻堂站在露琪亞身後三步遠的地方看著她。

  憑著靈壓找到露琪亞的荻堂看到露琪亞拚命和著面,連自己站在她身後三步遠的地方都沒有發現,不禁驚呆了。

  朽木家族是四大貴族之一。與自己這樣的平民老百姓之間的差距,猶如雲泥。而他們家的大小姐現在卻帶著廚用三角巾,渾身沾滿麵粉。

  「真是令人感動阿……」

  因為這如同嘆息般的話語,露琪亞肩膀震動了一下,回過頭來。「誰,誰呀?!」

  她單手插在麵糰里,轉過上身來看著荻堂。荻堂對露琪亞行了一個禮,說:「我是四番隊第八席,名叫荻堂春信。山田七席派我來給您送這個。」

  「是么,花太郎的……。就放在那邊吧。我這裡騰不開手。」

  荻堂想著「哎,是敬語哦。」,邊回答著「明白了。」,把包袱放到案板空著的地方。

  「花太郎怎麼了?」

  「七席被我們的伊江村三席抓到了……看樣子,今天都不會有空了。」

  「……那麼,你能替我轉達謝意么?」

  「明白了。」

  露琪亞看著低了低頭走出廚房的荻堂,胸口微微痛了一下。出身流魂街的自己被看作是貴族,心裡真不好受。自從被安排到十三番隊,就很少受這種痛苦。自從去了現世,也沒有回憶起來過。

  「我還真是運氣好啊……」露琪亞邊感謝上天,邊開始團和好了的糯米面。

  第三章

  第三章

  十番隊隊舍 執行事務室

  日番谷默默審閱著桌上的文件,眉頭深深皺著。

  原因就是——

  「我說亂菊小姐,午休時間已經過了……」

  「阿哈哈,沒事沒事!織姬還真是古板阿!」

  ————就是這個。

  執行事務室隔壁是招待貴賓的貴賓室。今天天空一碧如洗,每個房間的窗戶都是大敞著。當然,隔壁的會話也能飄進耳朵里。

  「我們的隊長很優秀,所以我們就算放輕鬆一點也沒有關係。」十番隊副隊長???松本亂菊只有在誇獎日番谷的時候才會故意放大聲音。

  (那個傢伙……!!)亂菊明明知道自己能聽見,還是故意偷懶。日番谷窩了一肚子的無名火。

  就這樣,貴賓室里井上織姬在跟亂菊學習死霸裝的結帶方法。

  「是這個樣子……么?」

  「不是這樣子啦。這個要插到這裡……喏,好了!完成了!」

  織姬看著房間角落大大的結好的帶子,臉上露出了笑容。因為憧憬亂菊而模仿這種獨特的結帶方式的女性死神不在少數織姬雖然不是死神,但是和女死神們一樣,憧憬美麗帥氣的亂菊的心情是一樣的。「太謝謝您了!」

  「不用客氣。……啊,織姬,來這邊一下。」亂菊招手讓織姬站在自己身前。

  「嗯,有點……」

  「哪裡不對了么?」

  亂菊伸手夠向歪著頭的織姬的領口。

  「做什麼……啊啊啊啊啊啊!!」領口被左右扯開的織姬臉紅得發出慘叫。看著跟亂菊一樣大膽的扯開的胸前,織姬的臉更加紅了。「我、我還是……覺得有點不好意思……」織姬邊說著,邊整理領口。

  「是么?好不容易長成這樣,應該好好強調地說……你看也有長成七緒那樣的可憐的孩子。」

  「誰是可憐的孩子!!」向著聲音的來源回頭,窗外站著的正是被斥為飛機場的八番隊副隊長--伊勢七緒。

  「哎呀,七緒!因為你是飛機場,所以我沒注意到。」

  「沒、沒有關係吧?!」七緒將腋下的書挪到胸前,似乎要掩飾什麼。

  「……你自己不是也很在意么?」

  「你在說什麼啊,松本副隊長?」被尖利的聲音如此說的亂菊(唉唉)地聳了聳肩。

  「是么……還沒有來這裡啊……真是,完全不顧工作,悠哉游哉……!」

  亂菊目送著口裡嘟嘟囔囔的七緒離去。「七緒也真是夠嗆阿……我在能幹的人手底下工作真是太好了!」

  用隔壁的日番谷能聽到的大音量自言自語后,轉過身去。

  「哇阿!!京樂隊長?!」織姬的旁邊,赫然坐著剛才七緒正在尋找的人物——八番隊隊長???京樂春水。

  「呀,打擾你們了。」

  「不應該是『呀,打擾你們了。』!我剛說過了您不在……我要是被七緒罵了可都是隊長您的錯!」亂菊橫手抱胸如此說著。聽到她如此說的織姬不禁睜大了眼睛。

  「哎?那麼,剛才的死神小姐再找這個人嘍?」

  「是么……你是第一次見到京樂隊長阿?」

  面對亂菊的詢問,織姬大大的點了點頭。雖然她曾在瀞靈庭見過幾次面,但名字和所屬番隊還是第一次聽說。

  京樂咳了一聲,浮現出背後幾乎花枝招展的微笑,看著織姬。「小姐,您好!我是京樂春水。你是旅禍……」

  「是!我是井上織姬!請多關照!」織姬笑眯眯的說。

  京樂的自作聰明的笑臉,好似對織姬全無作用。「織姬小姐么……真是可愛啊!」

  不過,京樂看起來很滿足。剛才還很正經的面孔迅速垮了下來。可愛的女孩子只要呆在那裡就會給人帶來幸福的心情啊,他這樣想著。

  「那麼,隊長您是特地來我們這裡混的么?」現在正在打混的亂菊交叉著雙腳如此詢問。京樂舉起了腳邊放置著的紙袋。

  『』討厭啦,我剛才去了久裡屋,想要跟亂菊小姐分這個的。」

  「德利……最中?「

  「呵呵……現世的女孩能讀這麼難的字啊。好厲害!「

  「嘿嘿,也沒什麼啦!「織姬在期末考試中能夠拿到年級第三名,成績相當棒。雖然平日的發言很難讓人想到這一點,不過的確是才女。

  「德利最中非常好吃哦!我去換杯茶,大家一起吃吧!「亂菊拿著袋子站起身來。

  身體伸出窗邊,對著執行事務室大聲喊:「隊長您來么?「

  「不要!」立即響起了這樣的回答。

  亂菊端著熱茶返回貴賓室的時候,織姬紅著臉轉動著眼睛。

  「怎麼了織姬?」亂菊按著之際的兩肩,審視著她的臉。

  「阿,亂菊小姐!最中是鯨魚……要夾在切片麵包裡面吃的~!」織姬看著不知道什麼地方,說著莫名其妙的話。

  「你對她做了什麼?!」亂菊沖著京樂說道。

  「什麼也沒做,只是一起吃了最中而已。」京樂這樣求證到,織姬只是搖搖晃晃,沒有回答。

  在搖晃的織姬前面有三張最中的包裝紙。

  「織、織姬?!」

  織姬突然從長椅上站起來,以原來的姿勢、慢慢地……向著地板倒下去。幸好被亂菊及時接住了。

  「阿、好危險……!」亂菊額頭浮現出冷汗,如此說道。

  「啊呀……?好像被德利最中給打敗了的樣子呢。「

  德利最中中間的餡是酒糟做的。因為使用的是上等的酒糟,所以連不能喝酒的人都可以享受……可是,酒精的度數相當高。

  「織姬?!沒事吧?!織——姬——!!「

  「織姬小姐——振作點——!!「

  此時,貴賓室的門砰地打開了,怒氣達到了頂點的日番谷沖了進來。「你們差不多也適可而止吧……!「

  「隊長!?你來得正好!?快點拿些冰塊來!冰塊!!「

  「阿,好主意!用冰輪丸那麼一下……「

  「以為我會給你們么!!「

  ————日番谷隊長今天也很夠嗆。

  第四章

  第四章

  綜合救護所二層 廚房

  房間里充滿了甜香。

  「做好了……!「滿滿一鍋糯米年糕豆粥擺在面前,露琪亞摘下三角巾,輕輕呼了口氣。

  「噢,那不是露琪亞么!「被香味引來廚房的是六番隊副隊長???阿散井戀次。從他額頭上的字和眼神很難看出,其實他也是喜甜一族。

  「噢,戀次!怎麼了?「

  「這是我該說的話!這個味道是怎麼回事?你做了什麼?「

  戀次走到露琪亞旁邊,聞著餡料好聞的味道,問道:「是年糕豆粥么?」

  「糯米年糕豆粥。這個糯米可是從現世帶回來的,好吃極了!……我想讓哥哥也嘗嘗這個味道。「

  「嘿……那麼,我來做個試驗嘗味吧!「

  「啊?!你說什麼?!「

  戀次打開附近的柜子,從裡面拿出小碟。「不能給隊長吃些奇怪的東西。我作為副隊長有這個責任。「他成了些豆粥在小碟里,趁露琪亞說話之前一口氣喝乾凈了。柔軟光滑的年糕,顆粒飽滿的甜味餡料,加上絕妙的腌梅。

  「噢,怎麼,這個不是很好吃么!「戀次以意外的表情如此宣布。戀次和露琪亞是在南流魂街78地區戌吊地區肩並肩一起長大的青梅竹馬。那時候露琪亞做的料理吃了簡直會短命,所以戀次絕對不會讓露琪亞做飯。

  「那樣的露琪亞,竟然會做出這麼好吃的東西……」戀次有點感動了。

  「你這傢伙,應該只是自己想吃罷了吧……?」露琪亞並不了解戀次的心情,開始找尋盛糯米年糕豆粥的東西。

  「可是呀,露琪亞。」

  「怎麼了?」

  戀次對著拿著勺子轉過身來的露琪亞說:「朽木隊長,好像喜歡辣的東西。」

  「什麼?!真的么?!」

  「我撒謊也沒有什麼好處吧。」

  露琪亞放下勺子,盤起雙手開始考慮。「可是……我一次也沒覺得朽木家的飯很辣呀。」

  「真的么?你的舌頭不會有毛病吧?」

  咚!

  「好疼呀!!」被露琪亞踢中了屁股的戀次不禁叫出聲來。

  露琪亞卻一副沒事人的表情,開始搜尋自己的記憶:「是不是把辣的當做了甜的呢……」

  「問一問不就知道了么,問一下朽木家的廚師。」

  對著正在揉屁股的戀次,露琪亞點了點頭:「對啊。」

  「戀次!糯米年糕豆粥就拜託你守護了!」

  「什麼?!喂!露琪亞!!」

  無視於戀次的阻止,露琪亞走出了廚房。

  「真是的……」戀次把牆邊的椅子挪到鍋前坐下了。「說起來這個,做得也太多了吧,到底要把隊長的血糖升多高……?」

  鍋里滿滿的都是糯米年糕豆粥。旁邊放著露琪亞的勺子。

  「只吃一碗……不要緊吧?」戀次把小碟拿在手上,開始盛糯米年糕豆粥。

  朽木宅第。

  朽木家的廚房同綜合救護所相比大小也毫不遜色,好多廚師在熱氣中忙碌。露琪亞跟在門口雕刻胡蘿蔔裝飾物的廚師說了句話,把負責的廚師長叫了過來。出現在門口的廚師長是位矮個子的強壯男子,腰間掛滿了大小不一的菜刀。

  「關於調味,有個問題想問您。」

  「您說的……是調味么?」

  「我記得好像哥哥喜歡甜的東西,可是我聽說應該是辣的……」

  廚師長點了點頭:「原來是這個呀。」

  「的確,白哉先生的菜是辣味,露琪亞小姐的菜是甜味的。」

  戀次所說的跟露琪亞感受到的都沒有錯。

  「那是……為什麼?」

  「因為白哉先生說過就這樣。」

  「哥哥他……」

  看著覺得不可思議的露琪亞,廚師長溫柔的笑了。「白哉先生的用心不是我們這些低等的人能推測的。不過,緋真小姐很喜歡甜的東西。」

  緋真是白哉亡妻的名字。跟露琪亞面容非常相似的緋真乃是露琪亞的親姐姐,這是前幾天的事情。?

  深深低頭行過禮后,廚師長返回了廚房的深處。

  「哥哥一直都在用看不見的心思關心著我呢……」露琪亞感覺到長年以來形成的心理的溝壑逐漸被填平了。

  站在正門前面,仰望著這巨大的門扉。因為過於威嚴,所以並不喜歡這裡。每次穿過它都給人一種自己很渺小的感覺。

  (好像能喜歡上這裡,還有這個房子)

  跟晴空相對的深紅色的瓦屋頂。在午後的陽光照耀下,彷彿睡眠一樣閃耀著光芒。

  露琪亞從心底覺得很美。

  再次回到廚房。

  「如何,怎麼樣了?」

  「現在,我要打算做些辣的東西。」

  戀次拍了拍用明快表情如此說的露琪亞的後背。

  「哈哈……!什麼,你要幹什麼?!」

  「沒什麼啦,拜拜!」看著咳起來的露琪亞,戀次笑著離開了廚房「……太好了,露琪亞。」邊在走廊里走著,邊這樣小聲嘟囔。

  「這個混蛋……」留在廚房的露琪亞邊揉著被戀次擊打的後背,邊嘟囔著。但是同話語不同,表情卻十分柔和。露琪亞知道這不是戀次擊打的結果。

  「要做辣的東西的話……這個要怎麼辦呢……」對著滿滿一鍋的糯米年糕豆粥,露琪亞盤起雙手開始考慮。「對啦,之後把它端到浮竹隊長那裡吧!」

  因為尸魂界全體忙於事后處理,所以露琪亞一直沒有機會跟自己所屬的十三番隊隊長???浮竹十四郎好好談話。把溫熱的鍋從爐子上端下來,蓋上了蓋子。就在露琪亞歇口氣的當兒,被甜香味勾引著,另一名喜歡甜食的死神來了。

  「噢,這不是露琪亞么!」看起來很像孩子,頭髮是櫻花的顏色。十一番隊的副隊長???草鹿八千留。草鹿揚起手,蹦跳著靠近了。

  「草鹿副隊長,辛苦了!」

  「好像有股好聞的味兒阿。」草鹿皺起小鼻子到處確定味道的來源。揭開鍋蓋看了看。

  「我做了糯米年糕豆粥。」

  「啊哈,好好吃的樣子!」草鹿眼睛開始放光。

  「哎哎,你要送給誰呀?」草鹿邊拽著露琪亞的袖子,邊這樣問。

  「想端到十三隊那邊去……」

  「那麼,我替你端過去吧。」

  「不、不行啊,怎麼能讓副隊長做這種……」

  「我說了沒事就沒事啦。」草鹿一口氣把二十公斤左右中的鍋端到頭頂。

  「阿,草鹿副隊長……!」

  「就交給我吧——!」無視於露琪亞的阻止,一股風般地跑了出去。她的平衡掌握得很好,過一點都沒有灑的跡象。等到露琪亞追出去的時候,已經看不到她的影子了。

  第五章

  第五章

  十三番隊隊舍。

  在最裡面不受喧囂打擾的長長的走廊後面,在被竹林包圍的池塘中央建有一所別院,那就是十三番隊首室 ? 雨乾堂。

  「哎呀,哎呀,我來啦!」八千留向著帘子後面喊,很快浮竹迎了出來。

  「這不是草鹿么!怎麼了,你還是第一次來這裡呢?」

  「那個,我被露露拜託來送這個!」草鹿指著頭上的鍋說道。

  「露露?」

  「嗯,朽木露琪亞。」

  「阿,你在說朽木阿。」

  「是啊,她說做了這個!」浮竹打開鍋蓋。草鹿向他解釋:「是糯米年糕豆粥。」

  「看起來很好吃的樣子!……可是,這麼多怎麼吃得完呢……」

  「那麼我來幫你吃點吧。」

  「好辦!分給日番谷隊長一些吧!」

  「哎~~~~~~~~!」草鹿臉上寫滿了不滿。不理他的浮竹回到房間,穿上隊長服又出來了。「來吧,草鹿你也一起來啊。」浮竹帶著爽朗的笑容,牽起生了悶氣不肯走的草鹿的手,離開了雨乾堂。

  十番隊隊舍 執行事務室。

  「啊,不就是這個么。」日番谷將桌子上處理完畢的文件放入提包。邊揉著酸痛的肩膀邊走出執行事務室。

  「喲,日番谷隊長!來得正好!」向著聲音傳來的方向轉過頭去,正好迎上從走廊里走過來的浮竹。

  「浮竹……隊長……」在微笑著舉起另一隻手的後面還有一個人。「……和草鹿。」就算站在了日番谷面前,草鹿依然一副臭屁的表情。

  「朽木做了這個,我特意給你送過來。」

  「啊。是么。」

  跟草鹿的表情不同,浮竹打開了蓋子給他看。當然,鍋還是放在草鹿的頭上。

  「那個,鍋底可是糊了不少。」日番谷如此指責,浮竹第一次發現草鹿的不高興。對於個子高的浮竹而言,藏在鍋底下的草鹿的臉根本看不清。

  「對不起,草鹿!!」浮竹把鍋從草鹿頭頂拿開。

  「很重呀。」

  浮竹的笑容很淡定,一副萬事已經解決的樣子。可是草鹿的臉頰依然鼓鼓的。

  (肯定是想著快點讓我吃個夠吧)可能是視點靠近的緣故,日番谷很快就領會了草鹿的意圖。可是,就在他開口向要把這個意思傳遞給浮竹的時候————

  「隊長,您在跟誰談話呢?」貴賓室的門突然打開了,亂菊氣勢澎湃的沖了進來。

  「呀,松本,來喝個夠啊。」

  「這不是浮竹隊長么,一起來喝一杯吧。」亂菊這樣說,指了指貴賓室。

  「是啊……」

  「修兵帶了很好的酒。」

  「那麼,就來一杯好了!」

  聽到浮竹的話,亂菊笑答「別那麼客氣。」

  「喂,別勉強浮竹。」日番谷小聲勸誡亂菊。浮竹隊長看起來體格很壯,但其實卻很弱。如果有點勉強,恐怕要在床上呆上幾天。日番谷大概就是在擔心這個……

  「那個鍋是怎麼回事?是來送慰勞品么?」

  好像小聲的忠告沒有到達亂菊的耳朵里。「這個……不能問阿。」

  日番谷在心裡拚命抑制叫出來的衝動,按捺著自己的怒火。他一直都用「為一點點小事就發火是孩子的脾氣」來告誡自己,平息內心的憤怒……可是跟亂菊在一起就很難不發脾氣。

  日番谷對著揭開鍋蓋嚷著「啊,很好吃的樣子」的亂菊說:「聽說這是朽木露琪亞做的。」

  「朽木做的?」

  對於亂菊的詢問,浮竹如此回答「是啊。」

  「我們吃了好么?」

  「沒問題,有這麼多呢。十三番隊我會拿給他們的。」

  「既然您這麼說,我們就不客氣了!來,到裡面來吧。」亂菊把門大打開,將手裡拿著鍋的浮竹迎進屋裡。

  「來呀,隊長也來啊。」

  「不,我……」

  「好啦好啦!」

  推著站在一旁的日番谷的後背,一起進了屋子。

  「草鹿,你在介意個什麼勁兒?我會給你盛的,來吧來吧。」因為亂菊的一句話,草鹿重拾笑顏。

  「嗯。要盛得滿滿的!」

  「哎,滿滿的!」?

  「好了好了。」

  草鹿進了屋子以後,亂菊去十番隊的廚房拿餐具。

  第六章

  第六章

  貴賓室裡面,京樂和九番隊副隊長--檜佐木修兵隔著桌子面對面而坐,正在喝酒。因為德利最中而醉倒的織姬在牆邊的長椅子上好夢正酣。

  「打擾了。」

  看到走進來的浮竹,兩人的眼睛瞪大了。

  「哎呀,這不是浮竹么!好難得啊!」

  「浮竹隊長,您的身體沒有問題么?!」

  京樂揚起手,檜佐木站起來,問道。

  「沒問題,今天從早上起來一直都很好。」浮竹把鍋放在桌子上,坐到了京樂身邊。也催促檜佐木坐下。

  「所以我說過了,沒有必要陪這些醉鬼。」

  「對了對了,醉鬼!!」藏在浮竹陰影里沒看輕一切的日番谷和草鹿如此說。

  「阿,好小阿……」

  (兩個人放在一起看,更小了)

  護廷十三番隊隊員身高倒數第一和第二放在一起看,三個人同時擁有了同樣的感受。

  「你們這些傢伙,在考慮什麼一眼就看得出來。」就在日番谷的拳頭正在蠢蠢欲動之時,亂菊拿著勺子回來了:「大家久等了!」

  「得久了……」日番谷瞪著不小心說漏了嘴的檜佐木。檜佐木邊說「沒什麼啦」邊移開了眼睛。

  「我最先開始啦!」草鹿站在亂菊旁邊,好似等不及的樣子,對她的手虎視眈眈。

  「好,給你。」亂菊盛了一碗稍微歪一點就會漏出來的糯米年糕豆粥,小心地遞給草鹿。

  「盛的滿滿的在哪兒?」

  「液體的東西沒法再滿了。」

  「哎~~~~~~~!」

  「別說廢話。要是你還沒吃飽,那邊還有點心。」

  草鹿沒用筷子,而是一口氣灌了下去。臉頰塞得鼓鼓的,嚼著年糕。

  (小動物……)日番谷一邊從亂菊手裡接過自己的那份,一邊看著草鹿,如此想到。

  「哎?修兵,你不吃么?」亂菊在吃年糕豆粥的時候,注意到檜佐木只是端著右手的碗,左手還在喝茶。

  「我不習慣喝酒的時候吃甜食,所以想等酒醒了再吃……」

  啊嗚。

  「……嗯?」右手傳來奇妙的觸感。檜佐木戰戰兢兢看向自己的右手,從手指到手腕,全部消失在草鹿的嘴裡。「啊~~~~被吃掉了~~~~~~!!」

  「你看呀草鹿,好討厭阿!」亂菊從慌亂的檜佐木身上剝下草鹿,從她的嘴裡掏出了空了的碗。(還以為會被吃掉呢……)檜佐木青著一張臉,扯起旁邊的布擦拭了被草鹿的口水濃的粘糊糊的手。

  「……喂,檜佐木。」目光追隨著塊布,日番谷的目光無比銳利。

  那是十番隊隊長的——隊服。

  「啊!對不起……!!」就算檜佐木道了歉,日番谷還是無言的繼續吃著糯米年糕豆粥。眉間的皺紋彷彿從來不存在過一樣深刻。日番谷的怒氣化為了「凍氣」包圍著檜佐木。儘管現在是八月的下午,但惠佐木感覺自己完全是全裸著身處南極,被寒冷所侵襲。已經完全酒醒了的檜佐木好似要轉換心情似的小口小口呷著酒,但由於恐怖,什麼味兒都感覺不到。

  另一方面,亂菊完全沒有理會冷汗直流的檜佐木,而是拍了拍睡在長椅上的織姬的肩膀。「織姬,快起來,有糯米年糕豆粥哦。」

  「阿……亂菊小姐!皮羅旁索毛拉星人?!」

  ……看起來好像是外星人。

  「好啦好啦,根本沒有那個啦。」亂菊上下摸著織姬的腦袋,織姬終於明白自己之前是在睡覺。

  「我為什麼會睡著了呢……?」

  「你吃了最中阿,不記得了么?」

  織姬點了點頭,「原來是德利最中呀。」

  「對,就是德利最中。裡面可是、放了酒糟的。」

  「酒糟……」

  「你吃了以後就不行了,還記得么?」

  「嗯……只記得要跟幫助了我的外星人做好朋友。」

  「阿,是么……不過,這樣就好。來,這個是織姬你的。」亂菊把盛著糯米年糕豆粥的碗和筷子遞給織姬。

  「哇,好好吃的樣子!」

  「聽說是朽木做的。」

  「朽木小姐?……啊,好好吃噢!!」喝了一大口,織姬打心底里幸福的笑了出來。

  「嗯哼哼,好可愛呀……」京樂笑得不見眉眼,笑眯眯看著正在吃糯米年糕豆粥的織姬。

  還睡眼惺忪,大口大口吃著糯米年糕豆粥的織姬的樣子,不光是京樂,在場的所有人都受到了她的感染。

  「阿,我吃飽了!」肚子空了的織姬一口氣喝光了糯米年糕豆粥,把碗和筷子還給亂菊。從坐著的長椅站起身,伸了個懶腰。

  「我要去跟朽木小姐道謝。」

  亂菊換住了把手放到門上的織姬。」你一個人能回得去么?瀞靈庭的路你還不熟吧?「

  「沒、沒關係啦。「

  「真的么?你不是說今天來十番隊的隊舍就花了兩個小時么。「

  「沒問題……應該是。「

  聽到這個沒有底氣的回答,浮竹拿著鍋站了起來。」那,你跟我一起來吧?把剩下的部分分給十三番隊以後,我還要去還鍋。「

  「好么?我跟您一起去。「

  「當然了!……那麼,大家再見了!」浮竹走出了屋子。

  「亂菊小姐,謝謝您的茶!」

  「沒事啦,歡迎下次再來。」

  「冬獅郎君,打擾你工作了!」

  「應該是『日番谷隊長』!……又來了!「

  「京樂先生,德利最中真好吃啊!「

  「嗯,再見!「?

  「……?那個……?「

  織姬看著檜佐木歪著頭。因為檜佐木是在她睡著的時候來的,所以並不認識他。檜佐木一副「不用管我啦」的表情,微微揚起手。

  草鹿呆在房間角落的柜子旁邊啃著點心,被遮掩在京樂的影子里,所以織姬好像沒有看到她。

  「那麼,我告辭了!」織姬點了點頭,消失了。

  浮竹和織姬邊說著露琪亞的事,邊向十三番隊舍走去。途中和伊勢七緒相遇了。

  「呀,伊勢!還好么?」

  「浮竹隊長……!您的身子怎麼樣了?」

  「最近沒什麼問題。」

  「這樣啊……」七緒的表情柔和下來,伸出手正了正眼鏡。

  「那個……您好!「

  聽到招呼,目光轉向織姬。「阿,你是旅禍的……剛才在十番隊隊舍見過。「

  「是!我是井上織姬!「

  「我是八番隊的伊勢七緒。你好!「看著低下頭的織姬,七緒鬆開了眉頭。

  「我不太知道京樂先生的事……都不清楚七緒小姐您在找京樂先生。如果我知道,就會告訴您了……「

  「你在說什麼?!「

  「阿?!「

  「我去的時候,隊長在屋子裡么?!「

  「不、不是,正好跟您腳前腳后……」

  「現在呢??現在還在十番隊隊舍么?!」

  「我覺得應該在……」

  七緒一聽說這句話,立刻說了聲「告辭了!」馬上跑走了。跑走的七緒的背影散發出……怒火一樣的光環……

  「不說就好了……」

  「也許說出來才對……」

  二人如此喃喃自語,祈求著京樂的平安無事。

  第七章

  第七章

  十番隊隊舍 貴賓室

  「隊長!!」還沒有摸到門,七緒就闖了進來。

  「啊,七緒……哎呀……!」

  七緒把手裡拿著的文件堆扔到京樂的側臉上,狠狠瞪視著亂菊。「亂菊小姐……」

  「什、什麼!我剛才可沒撒謊!京樂隊長是你走了以後才來的。」

  「是真的!七緒……哎呀……!」

  京樂身上炸響了第二輪文件炸彈。這次輪到另一邊臉了。他的兩頰頗有同感的同時紅了起來。

  因為七緒的目光仍然帶著懷疑,亂菊站到了日番谷後面,把兩手放到了小小的肩膀上:「隊長你也來說一說吧。」

  「我才不管呢!我一直一個人在忙著工作來著。」

  亂菊一瞬間臉上寫滿了「完蛋了「的表情,可是馬上又恢復了笑臉,揉著日番谷的肩膀。」別發這麼大的火。待會兒我會好好乾的。「

  「……已經做完了。「

  「啊?!「日番谷撥掉了驚呆了的亂菊的手,轉過身來。「我已經連你的份一起做完了。你呀,過了期限的文件有好幾張……」

  「隊長————」亂菊一把熊抱住日番谷。

  兩個人的身高相之差差不多有四十公分,當然,日番谷的腦袋正好扎進亂菊豐滿的雙丘。

  好,好羨慕啊……「在檜佐木羨慕的眼神中,日番谷手腳並用的掙扎著。好好看一看,有好幾次拍中了亂菊的後背。

  「亂菊小姐,那個,是不是有點過分了?「被檜佐木提醒,亂菊鬆開了手腕。結果,日番谷跪了下來。

  「啊……!哈、哈、哈、你是不是打算殺了我啊!!「終於擺脫了窒息狀態的日番谷邊拚命呼吸,邊抬眼望著亂菊。

  不過話說回來,在迷人的雙丘間窒息而死……真希望自己也能選擇這種死法阿。

  「討厭啦,人家根本沒有這種念頭啦!「亂菊若無其事的回答。

  「我在一瞬間想明白了很多事情。「

  「好好,都是過去的事了。「

  「有你插嘴的份兒么?!「

  ……日番谷的災難好像永無止境了。

  京樂好整以暇的看著兩個人鬥嘴,眼睛里洋溢著希望,對七緒說:「難不成,七緒你也替我做完了……「

  「我沒做!「七緒如此快速的反駁。對於七緒的反駁,京樂「切」了一嗓子。

  「你知不知道沒有隊長的印章就不能提交的文件有多少?!就算副隊長可以代理隊長的工作,可要是反過來是不行的!您能不能吃飯了就馬上回到隊舍里來呢!!!」七緒指著京樂手裡的碗如此說道。

  「那,我就慢慢吃……」

  「我可真的生氣啦!」七緒眯起了眼睛。她用力捏緊了指尖,這個動作沒有逃出京樂的眼睛。

  「對、對不起!別生氣,小七緒。」

  「請不要用如此噁心的語氣說話。」

  「可是……」

  「沒有什麼可是!!!快吃!!!」

  看著被七緒大聲呵斥的京樂吃著糯米年糕豆粥,檜佐木低下了頭。亂菊注意到了這一點,偷偷注視著檜佐木。

  「亂菊小姐……?」

  「你呀,『隊長在就好了』……是不是這樣想的?」

  「這種事……」剛說完一句話,檜佐木沉默了。

  檜佐木擔任副隊長的九番隊隊長,東仙要對誰都沒有說過自己的真意,和藍染一起離開了尸魂界。

  「這不是你的責任。」日番谷說話了。對於他的發言,京樂也點了點頭。「雖然暫時可能夠嗆,但你也不用一個人背負所有的事情。有什麼就都說出來吧,我會幫助你的。」亂菊和七緒也帶著同樣的心情看著惠佐木。

  「謝謝……我本來……」

  「哼,好吃死了————!!」草鹿的聲音蓋過了檜佐木的聲音。

  「哎……?!你不會都吃光了……」

  「謝謝款待!」在亂菊話音未落的時候,草鹿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從窗口翻了出去。

  「真是被打敗了……」看著空了的裝點心的柜子,亂菊不禁以手支額,長長嘆了口氣。

  「到底這個小個子把那些東西裝到什麼地方去了……」看著散亂的包裝紙,京樂吃吃地說道。

  「我說隊長,我說過快點吃了吧!」

  「知道了——七緒你還真是急性子……」京樂開始吃糯米年糕豆粥。亂菊拾起包裝紙扔掉。

  日番谷問張著大嘴的檜佐木:「你……剛才是不是想說什麼?」

  「……已經無話可說了。」

  檜佐木修兵————超級霹靂無比可憐的男人。
上一篇[約瑟夫·科頓]    下一篇 [高仿]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