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系聯法是一種利用反切來研究中古漢語聲母和韻母類別的方法。它基於這樣的前提:反切上字與被切字同聲母,反切下字與被切字同韻母和聲調,對多組反切反覆運用系聯的規則,就可以把所有字按聲母/韻母和聲調歸成若干類,每一類字同聲母/韻母和聲調。

  系聯法最初在清末由陳澧提出。陳澧寫了一本《切韻考》,用系聯法來分析《切韻》的語音體系。當時《刊謬補缺切韻》尚未見世,因此他只好用《廣韻》進行研究。首先,他分析出《廣韻》里哪些字是後起的,去掉那些字,盡量恢復已失傳的《切韻》的原貌。然後,他運用系聯法來分析反切上字。

  基本原則

  無論在《切韻》還是在《廣韻》里,反切上字的運用是隨意的,屬於同一個聲類的不同的字條有不同的反切上字。但是,一個聲類最多也不會有超過30個不同的反切上字(溪母有29個:一二四等:苦口康枯空恪牽謙楷客可/三等:去丘區墟起軀羌綺欽傾窺詰祛豈曲卿棄乞)。因此,只要把所有反切上字歸納成聲類就可以理解《廣韻》里的聲類體系。系聯法的運用原則如下:把用來當反切上字的字查出其反切上字,這兩個反切上字應該注同一個聲母,這樣把所有的反切上字系聯起來就可以把反切上字歸納成幾個組,同一個組的反切上字注同一個聲母。例如:「可」枯我切,「枯」苦胡切,「苦」康杜切,「康」苦岡切,由此可以推斷「可」、「枯」、「苦」和「康」注同一個聲類。「空」苦紅切、「楷」苦駭切、「口」苦后切、「客」苦兼切、「牽」苦堅切,由此可以推斷「空」、「楷」、「口」、「客」、「牽」五個反切上字和「苦」屬於同一聲類,因此和「可」、「枯」、「康」也屬於同一聲類。又音互見

  但是,這個系聯法也有一定的局限性。有時候,同一個聲類的反切上字系聯不起來,例如:端母有「都丁多當得德冬」七反切上字,「冬」都紅切、「都」當孤切、「丁」當經切、「當」都郎切,「冬都丁當」四個字系聯起來,「多」得何切、「得」多則切、「德」多則切,「多得德」也系聯起來,但是兩個組不能系聯。在這種情況下,唯一的辦法是參考「又音互見」的反切,這就是說,當某個字有幾個讀音,而且那兩個讀音屬於不同的韻類,那個字在《廣韻》出現在兩個地方。在每個地方用「又音」註明該字的另外那個讀音。有時候,《廣韻》里用不同的反切上字來注同一個讀音:這兩個反切上字肯定屬於同一個聲類,儘管這兩個字可能系聯不起來。

  例如:「涷」有平聲和去聲兩個讀音,在平聲東韻的詞項里寫著:「涷,瀧涷沾漬說文曰水出發鳩山入於河又都貢切」。「涷」字處於「東」之後,其平聲讀音和「東」字一樣,所以沒有註明。「又都貢切」的意思是「涷」字也有去聲的讀音「都貢切」。去聲送韻的詞項的內容為「涷,瀑雨又水名出發鳩山多貢切又音東」。由此可見,「涷」字有兩個讀音,一個平聲的讀音,和「東」字一樣,也有去聲的讀音,但這個讀音在兩個地方用不同的反切:「都貢切」和「多貢切」。因此,我們可以推斷「都」和「多」屬於同一個聲類,因此「冬都丁當」和「多得德」兩組反切上字可以系聯起來。

  應用

  陳澧通過分析《切韻》的反切上字發現,韻圖上的三十六字母系統不全,必須加以補充修正——正齒音穿各分為兩類。

  利用相同的方法和其他一些證據,錢大昕提出了古無輕唇說。系聯法也為曾運乾的喻三歸匣說提供了證據。(雄,《廣韻》羽弓切)
上一篇[歷史語音學]    下一篇 [宋智愛]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