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出處

古代傳說中的善射之人,是飛衛之徒。出自《列子·湯問》:紀昌者,又學射于飛衛。飛衛曰:『爾先學不瞬,而手可以言射矣。』紀昌歸,偃卧其妻之機下,以目承牽挺。二年之後,雖錐末倒眥而不瞬也。以告飛衛。飛衛曰:『未也,必學視而後可,視小如大,視微如著,而後告我。』紀昌以氂懸虱於牖,南面而望之。旬日之間,浸大也;三年之後,如車輪焉。以睹余物,皆丘山也。乃以燕角之弧,朔蓬之竿射之,貫虱之心,而懸不絕。以告飛衛。飛衛高蹈拊膺曰:「汝得之矣!紀昌既盡衛之術,計天下之敵己者,一人而已,乃謀殺飛衛。相遇於野,二人交射中路,……既發,飛衛以棘刺之端扦之,而無差焉。於是二子泣而投弓,相拜於塗,請為父子,克臂以誓,不得告術於人。」按此紀昌謀殺飛衛事,與逢蒙殺羿事相類。

2原文

甘蠅①,古之善射者,彀弓②而獸伏鳥下。弟子名飛衛③,學射於甘蠅,而巧過其師。 紀昌④者,又學射于飛衛。飛衛曰:「爾先學不瞬,而後可言射矣。」紀昌歸,偃卧其妻之機下⑤,以目承牽挺⑥。二年之後,雖錐末倒眥⑦,而不瞬也。以告飛衛。飛衛曰:「未也,必學視而後可。視小如大,視微如著,而後告我。」昌以氂⑧懸虱於牖,南面而望之。旬日之間,浸大也;三年之後,如車輪焉。以睹余物,皆丘山也。乃以燕角之弧、朔蓬之簳⑨射之,貫虱之心,而懸不絕。以告飛衛。飛衛高蹈拊膺曰⑩:「汝得之矣!」
紀昌既盡衛之術,計天下之敵己者,一人而已,乃謀殺飛衛。相遇於野,二人交射,中路矢鋒相觸,墜於地,而塵不揚。飛衛之矢先窮,紀昌遺一矢。既發,飛衛以棘刺之端扞之,而無差焉。
於是二子泣而投弓,相拜於塗,請為父子。尅臂以誓,不得告術於人。

3譯文

譯文
飛衛收了一個叫紀昌的人作徒弟。飛衛對紀昌說:「你先要學會盯住一個目標不眨眼,然後才談得上學射箭。」紀昌回去后就躺在他妻子的織布機下邊,用眼睛由下至上注視這牽挺。就這樣堅持了兩年以後,就算錐子尖倒過來碰到紀昌的眼眶,他的眼睛也不會眨一下。於是紀昌又去找飛衛。飛衛說:「這樣還不夠,你還要學會用眼睛去看東西的技巧。要練得能把小的東西看成大的東西,能把細微的東西看得清清楚楚,然後再來告訴我。」紀昌回去后,用氂牛尾巴的毛把虱子掛在窗戶上,自己每天都注視著這隻虱子,在十天里,紀昌看見虱子漸漸變大了。這樣過了三年以後,在紀昌眼裡虱子已經變得像車輪那麼大了。再看其他的東西,就好像山丘一樣大。於是,紀昌就用箭向那隻虱子射去,箭穿過了虱子的中心,懸挂虱子的尾毛也沒有斷。紀昌趕快去告訴飛衛。飛衛高興得跳了起來,拍著胸口說:「你已經把射箭的功夫學會了!」
紀昌把飛衛的功夫全部學到手以後,覺得全天下只有飛衛才能和自己匹敵,於是謀划除掉飛衛。終於有一天兩個人在野外相遇。紀昌和飛衛都互相朝對方射箭,兩個人射出的箭正好在空中相撞,全部都掉在地上。最後飛衛的箭射完了,而紀昌還剩最後一支,他射了出去,飛衛趕忙舉起身邊的棘刺去戳飛來的箭頭,把箭分毫不差的擋了下來。於是兩個人都扔了弓相擁而泣,互相認為父子,發誓不再將這種技術傳給任何人.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