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約書亞記為基督教經典《舊約全書》第6卷。約書亞記包含了完成和開始兩個概念。它完成了 神對以色列的列祖所作的應許,使以色列人得以承受迦南地為業。正因為如此,以色列人在迦南地有了一個新的開始。 約書亞記裡面,容涵了講論、人名地名的清單、以色列各支派地界的記載等,而其行文卻自始至終都以敘事體裁為主,且以第三人身作敘述。在全書的敘述中,都集中在一個主要的角色──約書亞身上,但在字裡行間,卻可以看出他所做的一切,是遵著 神的旨意而行。

1寫作背景

公元前1473年。當時的場面扣人心弦,極富戲劇性。以色列人在摩押平原上安營,準備就緒,將要進入應許之地迦南。約旦對岸有許多小國分佈四境,每個小國都擁兵自重。在埃及腐敗的統治期
約書亞記

  約書亞記

間,它們四分五裂,國勢日弱。雖然如此,但對以色列國而言,劇戰是勢所難免的。若要攻取應許之地,便先要攻下許多堅固的大城,例如耶利哥城、艾城、夏瑣和拉吉。前路困難重重。他們必須在這些重大的戰役中取得勝利。耶和華親自介入,用大能奇迹協助他的百姓,幫助他們在該地定居以實現他的應許。 受耶和華任命作摩西繼承者的約書亞是擔當這項任務的最佳人選。[2]
約書亞記所包含的時期超過20年,從公元前1473年以色列人進入迦南至大約公元前1450年。約書亞大概是在該年去世的。 約書亞(希伯來文Yehoh·shu′a`,耶何書亞)的意思是「耶和華是拯救」。鑒於在征服應許之地期間,約書亞是以色列的顯形領袖,這個名字實在非常貼切。他將一切榮耀全歸給耶和華,視他為偉大的拯救者。《七十士譯本》把這本書稱為以穌斯(I·e·sous′,耶何書亞的希臘文),耶穌一名便自此演變而來。 由於約書亞表現勇敢、服從、忠誠等傑出品德,他預表「我們的主耶穌基督」的極佳先模。

2主題特色

本書大部分篇幅討論選民如何佔領迦南,以色列國把地抽籤分給十二支派,正強調神成就了賜迦南地給以色列為產業的應許:耶和華應許賜福給以色列家的話,一句也沒有落空,都應驗了(書21:45)。不過,書中亦指出以色列人還沒有把所有迦南人趕出,真神亦應許幫助他們(書23:5)。另一方面,以色列人要專一事奉真神,忠於與真神所立的約,否則便會受到違約的懲罰。

3概論

《約書亞記》是《舊約聖經》其中一卷,天主教譯為《若蘇厄書》。約書亞記是聖經全書的第六本,記錄了以色列人由約書亞帶領進入應許之地的過程。
概覽全書故事的人,可以體會到約書亞記的敘事有開端、發展、高潮,也有圓滿的結束,的確是一本惹人愛讀的史書。但是若深入仔細探究,就會發現裡面有很多問題。舉例說:有些經文重複卻彼此有矛盾;有人說這本書是約書亞所寫,裡面卻有很多是在約書亞死後許久才發生的事;有些學者以這卷書為與五經連貫的第六經,有些人又反對此說;閱讀各家的註釋書時,發現他們對這卷書的來源與目的,多有不同的說法……。
為易於明了和掌握資料的綱要起見,我們將以上種種問題,歸納在以下三個項目裡面:歸屬問題,經文問題,作者問題。在這三個問題得到答案之後,我們就容易找出本書的目的和信息了。

4歸屬問題

歸屬問題所要討論的,是探究這卷書究竟是屬於律法書、歷史書抑先知書?在這探究的過程中,也使我們可以找到本書的數據源。 按照他勒目(Talmud)和猶太史家約瑟夫(Josephus Flavius, ca. A. D. 33~95)的正典區分法,約書亞記是列在先知書裡面的首卷。但現今一般的希伯來文聖經,都把約書亞記、士師記、撒母耳記和列王紀四卷,列為前先知書,藉此和以賽亞書、耶利米書、以西結書及十二小先知書等四卷后先知書對稱。
希臘文的七十士譯本,卻把約書亞記列為歷史書的首卷。其後,拉丁文的武加大譯本也沿此編排,以致基督教會一向都把約書亞記視為歷史書。
猶太教把約書亞記列為先知書,是重視書中的先知性教誨;基督教之所以把約書亞記列為歷史書,是著意於書中記述了約書亞的生平,以及他怎樣領導以色列人進佔迦南和將未得之地分配給他們的史實。
近百年來,自從威爾浩生(J. Wellhausen, 1844~1918)把約書亞記和五經(Pentateuch,指創世記、出埃及記、利未記、民數記和申命記)合併,而有了六經(Hexateuch)說。這六經說,明顯的就把約書亞記歸入在律法書之下了。
1 六經說的問題
威爾浩生是從宗教歷史的研究方法,師承黑格爾(G. W. K. Hegel, 1770~1831)的歷史哲學原理,來解釋宗教歷史。他認為舊約最早的作品是大先知書,而不是列於舊約篇首的五經。五經之所以被排在首位,乃編輯者想要證明唯一神論是人類自受造以來即有的觀念。
威爾浩生認為宗教思想的演進,是循著進化的定律而進行的,意即先有泛神論,然後有多神論,再后是單一神論,最後才到唯一神論。根據此項原理,他倡言以色列人的宗教信仰,是從耶典的神鬼崇拜,進化到神典的一神崇拜,最後才由申典和祭典制定了唯一神教的律例典章,並按這些律法來崇拜唯一的真神。按照他這主張,威爾浩生認為結束律法書的,不是摩西的逝世,而是進佔迦南。並且在約書亞記裡面,他找出了許多底本的線索,而將約書亞記併入成了「六經說」。
威爾浩生的底本說頗被近代學者所接納,但有改進。他的宗教進化論和六經說卻有頗多的問題。原因是他要證明的,乃以色列人和其他民族完全一樣,並無 神的啟示,也沒有蒙上主的恩眷揀選的這回事。更要緊的,是他肯定以色列人在摩西時代仍是個半開化的民族,連文字也沒有。這就和近數十年來,考古學、宗教學和歷史學等專家所發現的有頗大的差異,而給學者所漠視。
有關這六經說的問題,我們在後面討論「律法書的問題」時,還要再次提及,並認為是無法給予肯定的事項。
2 追源說的問題
約書亞記的追源說(Etiological Hypothesis),是由諾馬丁(Martin Noth, 1902~1968)所倡導的。他的見解,是認定申命記至列王紀下,都是申命記派編修的。他把律法書截至民數記止,定為「四經」(Tetrateuch)。申命記是申命記派神學歷史的首章,約書亞記是第二章。這第二章,是申命記派搜羅了一些古代的英雄事迹,民間傳奇,加上猶大王國晚期的地理志而編撰成的。
追源學在宗教上,是用來解釋某些業已失傳事迹的原義,如逾越節的來源(出十二12),安息日的來源(創二1~3)等。另一方面,追源學也是把人名、地名等,與歷史上的某些事迹相連,而指出其相關之點。
不錯,在約書亞記前半段(一至十二章),我們可以找到好些追源的說法,如:吉甲名字的由來,可能是在那裡行割禮的原故(五2~9);喇合和她的家人蒙救,是因她隱藏以色列人的探子的緣因(六22~25);亞割谷的來源,可能是亞干連累了以色列人之故(七24~26)。但在事實上,若仔細研究這些經文的前後文的話,這些「追源」的文字,在整個故事中是屬於次要的,或是附會加上的。故事的本身,仍有它自己的傳統歷史價值。
另一方面,在約書亞記第二大段(十三至廿一章),的確列了許多城鎮名稱和支派分界的地名。這些城鎮的名稱,有可能是如諾馬丁所稱,為王國晚期的地理志,但不若諾馬丁所說在約西亞王的時代之晚;而各支派的地名,現代大多數的學者都鑒定為士師時代的地理志,而不是諾馬丁所說的猶大王國晚期的產物。
還有,約書亞記最後大段(廿二至廿四章),在文句上固然有許多是申命記派編修的辭彙,但其數據源,無論是口傳或書寫的傳統,都多屬以色列早期的東西。
為以上種種原因,追源說固然在二十世紀下半葉開始曾喧囂一時,現今也已淡出。
3 律法書說的問題
約書亞記屬律法書的說法,與六經說有很大的關聯。約書亞記既然是六經中的一卷,那麼,按猶太人經卷的分類,它就應當是屬於律法書了。
在拙著《舊約概論》中,於討論「六經說的可能性」{\LinkToBook:BookID=178,TopicID=286,Name=? 六經說的可能性──約書亞記的探討}時,我們曾指出約書亞記有五經相同的現象,也是五經各底本故事的必須延續,並曾將各底本在約書亞記中分佈的情況,概要地列出。但是,在成書過程中,我們清楚的指明:北國的神典雖表彰他們北國的民族英雄,卻沒有忽視摩西,並是從先知勸勉百姓的角度來敘述約書亞生平的事迹。在北國覆亡后,逃到南方的知識分子將耶典、游典和神典彙編在一起時,已經有了雛形的約書亞記,並且是屬於律法書的一部分。
我們也承認在主前第七世紀末至第六世紀中,約書亞記曾經由申命記派作編修,並在主前第六世紀末於祭典的作者完成其底本后,在主前第五世紀上半葉,由祭典派的五經編輯者將其文獻拼入律法書時,也加上歷史中約書亞時代確曾分地讓各支派奮力進佔的事實。至此,學者所稱的「六經」已基本定型,卻沒有「六經」的稱呼,因為當世代的人是稱之為「律法書」或「摩西的律法」。
我們亦曾指出,在以斯拉回國的時代,從巴比倫所帶回的律法書,因為要用作猶太人回國後作為神學與生活的準則,是他們的「憲法」或「基本法」,所以必先得到波斯王朝的批准。約書亞記裡面有很多會成為「政治問題」的「土地要求」,就被割出了「律法書」,而自然成為「前先知書」的首卷。
因此,我們的結論是:約書亞記曾有一段時間被列於「律法書」,但從來沒有「六經」的稱謂。
另一方面,五經每一卷中,雖然多以敘事為主,但都可以找到一些以色列人在宗教或道德上應予遵守的律法,但在約書亞記裡面,我們只能找到「訓勉」的話,卻沒有「律法」在其中。
4 先知神學訓誨史
從以上的探討,以及以下各節的討論和註釋中,我們都可以很清楚看到:約書亞記不是律法書,但有律法的訓誨;約書亞記不是先知書,卻從先知角度來對約書亞和以色列人加以訓勉;約書亞記不是今人所稱的歷史著作,而是從神學觀點寫的以色列人進佔迦南史。
因此,我們對約書亞記歸屬的結論是:約書亞記是一卷先知神學訓誨史。

5經文問題

有關經文的問題,約書亞記帶給我們有很多困難的問題。為便於探究並使讀者在閱讀本書的註釋時較易明了起見,我們將分三方面來討論:(一)原文與譯文的問題;(二)經文與敬拜中心的問題;(三)經文的底本問題。1 原文與譯文的問題
約書亞記原本是用希伯來文寫成的。原稿本當然早已湮失,但有許多抄本的留存。我們現在所使用最好的抄本,是現存於列寧格勒在主后一○○八年抄成的。這抄本於一九七二年經梅雅(R. Meyer)使用許多其他抄本作評訂,在德國出版而稱為 Biblia Hebraica Stuttgartensia。
現有最早的譯本,是約在主前第二世紀完成的希臘文譯本。原譯本當然也已失落;現有的希臘文譯本是主后第四世紀的抄本,並於一九三五年由拉福斯(A. Rahlfs)編訂收入七十士譯本(Septuaginta)中。
若將以上的原文本和譯本作比較的話,可發現有許多的差異。有些屬於抄寫之人的錯筆,有些則可能是譯者不明原文的詞句造成。但是,有些卻可能是抄經人或其團體的慣用語句,或神學立場而予更改的。舉例說:一11,在希伯來文是「上主你的 神」,但希臘文卻譯為「上主你祖宗的 神」;十八15的「基列耶琳」,在七十士譯本則是「基列巴力」。
以上例子中的差異,也不一定是譯者的錯譯,而是譯者所依據的抄本不同。因為庫穆蘭皮卷,在第四洞所發現而編號為 4QJOSa 的原文古抄本,與七十士譯本為相同。這就表明希伯來文的聖經,在主后一三○年代成為定本前,抄經的人是可能按其本身或其團體或情勢的需要,而作更改的。「基列巴力」之所以改為「基列耶琳」,以及在前一節(十八14)之所以要用腳註式的說明,均屬避開與敬拜巴力有關的禁忌。
有了這以上舉證,就使我們可以推想得到,在本書成為現有的形式以先,曾經過不同時代不同人之編寫和修訂,是很自然的事。但這些不同的人,仍然是在我們所信隨己意行作萬事的 神的引導下,將上主自己要我們研讀的經文,以不同的方法和方式,傳流下來給我們。
2 經文與敬拜中心的問題
我們既認定約書亞記是一卷先知神學訓誨史,則很自然的要尋找本書經文與敬拜中心的問題。因為古代任何經典,多數都是在一些敬拜神靈的中心,首先是一代一代的口傳下來,其後是片段片段的被書寫下來。書寫下來的片段,經後人的編輯或搜羅而重新撰寫,就成了較長的篇幅文章。經過多重的彙編后,便會成為一卷書。成卷的書冊,在重抄或承傳或用之於教學的時候,亦會有增刪或修改的地方,正如前節已經說過的。
約書亞記明顯記述了四個中心,其相關或記述其中心的經文如下:
(一)吉甲:五9~10,九6,十6、7、9、15、43。
(二)基遍:九~十章(仍以吉甲為大本營)。
(三)示羅:十八~廿二章。
(四)示劍:廿四章。
這四個中心都在北國,南方的猶大要到大衛為王的時候,才攻下耶布斯人之地耶路撒冷,並定為首都,然後才成為敬拜的中心(參看撒下五6~10)。基遍人本來有他們敬拜的中心,在臣服於以色列人之後,也就以吉甲為其敬拜的中心了。
吉甲在古代是屬便雅憫地。本書第三、四章,以色列人過約但河的地方鄰近吉甲;過河后便在吉甲安營(四19起)。第二、六節兩章所記述的是耶利哥,亦是鄰近吉甲。第五章的一切活動,都在吉甲和耶利哥。第七、八章和十1~27所攻打的地方,都屬便雅憫地。十28~43的南征,以及十一1~23的北伐,都是從吉甲出發。這意思是說,與二至十一章有關的主要資料,都可能是由吉甲這敬拜的中心保存下來的。
示劍是以法蓮人的中心,也曾在日後成為北國初期的首都。第廿四章的主要資料,可能是靠這個中心保存下來的。
第二至十一章和廿四章的主要組成底本,屬於神典。神典依靠吉甲和示劍這兩個敬拜中心保存的資料,於主前八百年至七百五十年間編寫完成。在這時代,北國仍充滿了迦南的敬拜,並曾先後有撒母耳、以利亞,以利沙、亞摩司、何西阿、彌迦、約拿等先知在此工作,所以神典一向就很重視並傾向於使用先知的訓誨。
屬便雅憫支派的掃羅王,很快為猶大支派的大衛王所取代,成了全國統一的君王,並定耶路撒冷為首都,且將約櫃運入耶路撒冷城(撒下六1~19)。這約櫃,原本是放在示羅的(參看撒上一至四章)。本書第十二至廿二章的資料,特別是與人名、地名有關的清單,絕大部分是屬於祭典。祭典這文獻,雖然是在主前約五百五十年至五百年間,在被擄之地的巴比倫寫成,但他們的數據源,乃是建基於示羅和耶路撒冷這兩個敬拜中心的祭司所保存的文獻和口傳的傳統。
3 經文的底本問題
在前面我們已經說過,約書亞記的確是屬六經之一,但在以色列的經典歷史中,卻從來沒有「六經」這名稱。這卷書,只曾有一段時間被列於律法書之內;在回國時代給剔除在律法書之外以後,被編入了前先知書。
我們又在前面說過,約書亞記有五經相同的現象,而且是五經各底本故事的延續。因此,約書亞記的數據為來自正如五經所有的底本,是無可疑義的。問題卻在於約書亞記的成書,過程複雜,並且最後經歷至少有五次以上的彙編和訂正。為這原因,要清楚的分辨那些經文是屬於何底本,實在不是一件易事。但為註釋時的方便,也為使讀者明了其梗概起見,我們還是要嘗試作個分析,並且是按章臚列。
耶典、游典和神典,已在主前七百年左右彙編在一起。因此在無法分辨各自的底本時,我們會將兩底本或三底本的名字寫在一起。申典和祭典雖然是各自獨立的,但在主前第五世紀的前半葉,給五經編輯者彙編在前三典中之後,有時也難以和前三者清楚的辨識。無法將各底本分開的經文,我們也會把相關底本的單字連寫在一起,但將基要底本的單字寫在前面。
申命記派歷史的編修,雖然晚於申命記法典的編訂和修訂,但因約書亞記沒有申命記法典的痕迹,而只有申命記派的歷史編修,所以我們仍用「申」字為代表。申命記派歷史的編修,最少曾有兩次的編修:首次是在被擄之前,末次是在被擄期中。因此,前者我們以「申Ⅰ」為記,後者則用「申Ⅱ」作代表。底本名稱下面的數目字,是表示節數;無數字的則表示全部或其餘各節在內。有些節數裡面,部分是來自不同底本的,我們就依據原文將每節分為 a、b 兩段。每段之內若仍要細分時,就在 a、b 之後用 A、B 作代表。無法分辨的,就以表示之。
各章經文底本概要
第一章 申
第二章 神;申Ⅰ9b~11;申Ⅱ1、17~21、24
第三章 神;申Ⅰ7、10;申Ⅱ1
第四章 神;申Ⅰ10、12、14、24;申Ⅱ9
第五章 神耶游;申Ⅰ1、5~6;申Ⅱ4、7、10~12
第六章 神祭;申Ⅰ21、26;申Ⅱ17~19、22~25、27
第七章 神;申Ⅰ7~9、11、15;申Ⅱ1a、10~12、26
第八章 神;申Ⅰ18、26、29、30~35;申Ⅱ2、9aB、12~13、23~25、27~28
第九章 神祭;申Ⅰ9b~10、24aB、27bB;申Ⅱ1~3、6~7、15b、22~23、25~27abA
第十章 神;申Ⅰ25、40;申Ⅱ1~2、7、9b,10b~11a、12a、13aB~15、19~20、23、26b~28、29~39
第十一章 神;申Ⅰ3、11~12、14b~15、20b~23;申Ⅱ1~2、10、13~14a、16~20a
第十二章 祭;申
第十三章 祭;申Ⅰ1~14、32~33
第十四章 神耶6~15;申Ⅰ1~5、14~15
第十五章 祭;游13~19(士一10~15),63(士一21)
第十六章 祭;游10(士一29)
第十七章 祭;游11~13(士一27~28);申Ⅰ3~6
第十八章 祭;神耶2~10;申Ⅰ1、7
第十九章 祭;游47(士一34~35);申Ⅰ51a;耶51b
第二十章 祭;申Ⅰ8~9
第廿一章 祭;耶43~45;申Ⅰ1~3
第廿二章 祭;申Ⅰ1~8
第廿三章 申
第廿四章 神;申Ⅰ1、11aB,12b~13、24、31

6作者問題

在猶太教他勒目的巴巴·巴斯拉14節下(Baba Bathra 14b)裡面,申言約書亞記是約書亞所寫的。這是絕無可能的事。因為在約書亞記裡面,有很多證據證明約書亞記是遠遠晚於約書亞在生的時代。1 後期著作的理由
約書亞記必然不是約書亞所寫的,其理由很多,下面只是例證的一斑而已。
(一)最明顯的理由,是書中記述了約書亞的死和其葬地的所在(廿四29~30)。
(二)書中的文句,在高抬約書亞的身分和地位(四14,六27等),這不是約書亞自己會做的事。
(三)把一些山地稱為「猶大山地」和「以色列山地」(十一21),明顯是以色列南北分裂之後的山地名稱。
(四)在描述一些事實后,加上了「直到今日」的字眼(如四9,五9,七26,八28、29,九27,十27,十三13,十四14,十五63,十六10等),表明這些事實的記述,是在事情發生之後很久遠的時間所作的,而不是於約書亞在生的時代。
(五)迦勒的擴張地盤和賜地給其女婿(十五13~19),按士師記的記載,是在約書亞死後才發生的(士一1、10~15)。
(六)同樣,但支派的越境北遷利善(或拉億),也是發生在約書亞死後頗久的時代(十九47;參看士十八27~29)。
(七)十三30稱「睚珥的一切城邑」的話,也表明是約書亞死後頗久的士師時代的名稱(參看士十3~5)。
(八)雅煞珥書(十13)是遠為後期,收集前代賢人義士的詩歌的選集(參看撒下一18)。在約書亞記中提到此詩集,實無可能是在約書亞的時代。
2 數據源屬古遠
雖然約書亞記不可能是約書亞所寫的,但書中的數據源,並不像有些學者所主張的一樣,是在猶大王國的末期或被擄時代的申命記派編修的杜撰。原因如下:
(一)提到迦南地時,是用「河西」,即約但河之西的辭彙(五1,九1,十二7等)。表明這些經文的口傳傳統,是以色列人仍在河東的時代就有了。
(二)耶路撒冷仍被稱為「耶布斯人」之地(十五63,十八16、28),表明這些傳統是至遲都在大衛以前就已有了。但為使寫作時代的讀者能明了地方的所在,所以也解釋該地就是現今的耶路撒冷。
(三)同樣的情形,西頓仍然為大城,就是腓尼基人的京都(參看十一8,十三4~6,十九28)。這也必定是來自大衛以先的傳統。因為在大衛的時代,腓尼基人的京都已為推羅所取代。
(四)有許多城市的名稱,仍按古傳統的舊名,但註明寫作時代的名稱,正如耶布斯就是耶路撒冷一樣。如:十五9的巴拉,就是基列耶琳;十五15~16的底璧,就是基列西弗;十五25的加略希斯侖,就是夏瑣;十五54的基列亞巴,就是希伯侖;十五60的基列巴力,亦是基列耶琳的另一古名。
(五)基本上,十八至廿二章中各支派所得的城名,表明士師時代各支派的分界和其所擁有之地,都屬士師時代的實境。大衛為王后,猶大支派壯大,以致源出於神典的申命記第卅三章中,摩西的祝福已無西緬在內。這就表明當時西緬已給猶大同化。說得嚴肅一點,是給猶大吞併了。
(六)本書二至八章中,有關以色列人過約但河,偵察耶利哥,喇合和其全家之蒙救,圍困耶利哥和攻打艾城等記載,是那麼活潑生動和情節分明。這固然可能是書寫者有生花妙筆,但更可能的事實是,正如中東地區今日仍有的情景,是口傳古代真實事迹的真切情況。
為這種種原因,我們深信約書亞記的報導,是有其事實背景的存在。這些事實,雖然透過神學、文學、各時期讀者生活背景,在成書過程中作了潤飾,仍然沒有褪掉其原有的骨架。

7目的信息

十九世紀西方的帝國擴張主義者和殖民主義者,都很喜歡約書亞記。因為這卷書可以給他們有借口,得以「奉 神的名」去進佔那些不信靠獨一真神之人的地土,甚至使他們心安理得的去「殺戮土人」,而毫無罪疚之感。 同樣的情形,今日以色列國鷹派的人也很喜歡約書亞記。因為這可以使他們有大條道理?佔西岸和迦薩地帶巴勒斯坦人的地土,以及隨意開鎗射殺或無故監禁西岸和迦薩地帶的居民。原因是這些人並非亞伯拉罕的後裔,不該住在這些應許給他們以色列人的地土上。這種不公義對待西岸和迦薩地帶原住民的情景,是筆者寫這緒論時所住靠近伯利恆的地方,每天都可耳聞目見的事實。
以上兩種人都是錯用了約書亞記,沒有真正把握住本書的目的和信息。這正如許多看《三國演義》的中國人,學效曹操的奸狡,而沒有把握到關公的忠義精神一樣。
大學傳理系的學生,都會獲得教授諄諄的訓誨:新聞要客觀,言論須公正。可是,實際從事新聞工作的人都知道:世界上沒有絕對客觀的新聞,也沒有絕對公正的言論。每一個人和每一個團體,都會從他們自己的立場和觀點角度,來從事報導與發論。這意思就是說,當我們要找尋約書亞記的目的與信息的時候,不應當站在我們自己的立場和觀點角度來找尋,乃要覓出原作者或原編輯者的立場和其觀點與角度。更要緊的,我們基督徒既然都相信聖經是 神所默示的,是人被聖靈感動說出 神的話來。那麼,我們就更要追尋 神的旨意,看看他在這卷書上有甚麼目的,以及他所要給我們的信息是甚麼。
另一方面,有很多基督徒或初讀聖經的人,很不喜歡約書亞記。因為他們覺得 神太殘忍,容許以色列人殺戮凈盡許多城邦,也對外邦人表達出毫無感情的憎恨與厭惡,因此而覺得舊約的 神,似乎完全和新約的耶穌精神背道而馳。在文字方面,約書亞記又滿了毫無意義並且難讀的人名地名清單,使人覺得厭煩。這些人,同樣的是不明這卷書的目的和信息,以致損失了許多屬靈的益處。
為要清楚明了約書亞記的目的與信息,我們就得先從其成書的過程中,看看每一步驟的編寫人有甚麼目的和釋放了甚麼信息,然後才能了解現有形式的約書亞記,究竟有甚麼目的和對我們釋放了甚麼信息。
1 編寫過程中的目的與信息
「日後你們的子孫問你們說……」(四6;參看四21;出十二26,十三8、14;申六20等)的話,並不是虛空的說法。以色列人在游牧和半游牧的生活中,常常在歇息之處講述先祖的事迹。定居之後亦如此,特別是在一些節期中,要將一些特定口傳的傳統,依字依句的背誦,然後才讓孩子們發問。
約書亞記中許多「直到今日」的段落,原本就是這些口傳典故的結束語。在這結束語之後,家長就釋放他教訓的信息,孩子們也可以發問了。
這情景,正如今日許多牧師傳道人,雖然使用同一的經題,但因環境不同和需要有別的緣故,各個牧師傳道人所發放的信息也有很大差異。
以色列人的列祖各種口傳的傳統,為免軼失起見,便會有人將它們個別的書寫下來。一些有特殊目的的人,就會將這些零散的短篇,加上他所知或所搜集的另些口傳傳統,集成一本小冊。小冊再由後人於不同時代就著不同需要而修訂和增加數據,便成為一本較有分量的冊子,經多次彙編各冊子,便成了一卷書。約書亞記的編輯過程,最少就有如下五次:
(一)主前約九三二年,以色列南北分裂為兩個國家。北部以色列的君王均不行正道,敬拜異教的神靈。這事特別在暗利朝的亞哈王年間,更為嚴重。雖然有以利亞、以利沙兩位先知的工作,仍不能挽回狂瀾。到耶羅波安二世期間(主前約七八四至七四四年),因為有一段太平時日(王下十四23~27),又有先知約拿、阿摩司(摩一1)和何西阿(何一1)等的工作,所以便有人將前人的口傳和一些已有的短篇故事,編輯成冊。這冊籍是使用北國人慣用的神名伊羅興(Elohim,神),所以稱為神典。因為當時北國有許多人敬拜地方性的神靈,神典就特別著重 神的威嚴和顯赫,以及以色列人曾在西乃山獲得 神的啟示,並曾與 神立約,所以神典的字裡行間,都在使用先知的訓誨方式,要百姓知道違背 神之約的嚴重性。在約書亞記的神典數據中,也一再反映出這種目的。
約書亞是北國以法蓮支派的人,所以神典常將這位北方的民族英雄高抬。又因為神典著重倫理道德的生活,所以神典筆下的約書亞,亦是全無過失的。神典作者的用意,當然也是要讀者受到熏陶,效法這位民族英雄忠心信靠 神的德性。
(二)因著北國於主前七二一年被亞述所亡,北方的知識分子南下,並將神典攜到南方。在那裡,神典和南方的耶典與游典彙編在一起,而有了雛形的律法書。約書亞記大概也是在這律法書裡面的一部分。這時南國猶大是在賢君希西家為王期間。這期間,因為亞述非常強盛,常常有南侵的威脅,這時的約書亞記正好給他們鼓勵和信心。
(三)希西家死後,他兒子瑪拿西接續作王。瑪拿西在宗教和道德上的敗壞,無以復加(參看王下廿一1~18)。他兒子亞們亦是如此(王下廿一19~26)。等到約西亞作王時代,申命記派的歷史編修者,不但將申命記編撰好,成為主前六二一年「得了」的「律法書」(王下廿二8)並即發動改革。申命記派在約書亞記首次編修裡面,一再講到上主會為以色列人爭戰(十14,廿三3、10,廿四11~12等),也是給約西亞和他當世代的人很大安慰和鼓勵的信息。因為當時外有亞述、巴比倫和埃及的虎視,內有前王的異教敬拜的餘孽。約書亞記中「剛強壯膽」的字句,就給約西亞王和他的臣民勇氣和力量,依靠上主奮鬥,以戰勝一切仇敵。
(四)以色列人被擄到巴比倫以後,新的環境有新的需要。為保持國民仍受割禮,藉與外邦人有別和記得上主的約,被擄時代申命記派的編修,就特彆強調約書亞要求百姓行割禮和守逾越節(五4、7、10~12)。現在他們是被擄於外邦。被擄時多是壯丁,婦人孩子均不在身邊。他們需要綿延後代,所以一再強調外邦女人喇合之得救,和其應承的是些甚麼條款(二17~21,六17~19、22~25等)。這信息是可以娶外邦女子為妻,但是她要應許一些條款。以色列是與 神立約的子民,以色列人渡約但河時的石頭仍在河中可作見證(四9);他們不該違約背棄律法,像亞干一樣連累國人(七10~12)。但在除去惡行以後, 神有赦罪的鴻恩(七26)。申命記派在末次編修上,於第八至十一章所增加的,都是給我們看到 神的威嚴和其對罪惡之異教人士的嚴懲。目的是叫被擄的以色列人知道,他們之有今日,乃因他們和他們列祖不聽從上主誡命和律例典章的罪惡所致。因此,他們當悔改求赦免,否則嚴厲的 神也要嚴厲的對待他們。
(五)主前第六世紀的後半葉,祭典文獻在被擄之地完成,並在第五世紀的上半葉,由屬於祭司階層的五經編輯者,將祭典數據編入約書亞記之中。祭典所描述的 神,比神典的更為威嚴充滿了榮耀。但祭典強調 神與列祖所立的約是永遠的,不會廢棄的。因此他把古代很多的城市名單和各支派分配的地方名單,都臚列了出來。原意是這些地土是要在將來回國時得回來的。
然而,大概也正是因為這些「對地土的要求」,會成為「政治問題」,以致在回國時代,約書亞記被割出了作為回國之以色列人的「基本法」的「律法書」。
2 現有形式的目的與信息
現有的約書亞記,並不就完全與以色列人回國時代的約書亞記相同。在前面「經文與譯文的問題」討論中,我們已指出,在主后一三○年代成為定本(意即規定抄經的人須完全依本照抄,雖然原版本明顯有錯,都要照錯而抄。然後在該頁的上下邊或前後空位作注說明之)前,各抄本都有或多或少的差異。這就證明經文在流傳下來的長遠歷史中,曾因情勢和需要而有所改變。但是,自主后約一三○年,在拉比亞及巴(Akiba, ca. 50-132)之倡導和影響下,經文不能隨意更改,必須依本照抄。以致約書亞記成了現有的形式。
按現有形式的約書亞記,對以色列人和我們今天的基督徒,最少都有如下明顯的目的和信息。
{\Section:TopicID=127}A 對以色列人
(一)將迦南地賜給亞伯拉罕和他們的後裔,是創世記中一個重要的主題(創十二5~7,十三14~15、17,十五7~21,十七8,廿四7等)。這應許,以撒(創廿六3~4,廿八4)和雅各(創廿八13,卅五12)也清楚的知道。因著雅各傳達此信息,約瑟臨終前要以色列人起誓,須將他的骸骨從埃及搬到迦南地來(創五十25)。
約書亞記是 神完成這應許的最佳明證。以色列人各支派不但分得土地(書十九51),在總結約書亞的爭戰和分地時,耶典的作者這樣說:「這樣,耶和華將從前向他們列祖起誓所應許的全地,賜給以色列人,他們就得了為業,住在其中……。耶和華應許賜福給以色列家的話,一句也沒有落空,都應驗了。」(廿一43~45)
(二)那與摩西同在的上主,也與約書亞同在(一5,三7等),為的是要百姓敬畏約書亞,像從前敬畏摩西一樣(四14)。理想的以色列,會有理想的領導人。這是 神的旨意。因此,不管是大衛,或是希西家或約西亞,或是任何時代,凡敬畏上主、尊他的名為大的領導人,以色列人都當敬畏他。
(三)然而,約書亞的成功,並不是靠他自己的本事和力量。因為是 神在為以色列人爭戰(十14,廿三3、10;參看廿四11~12等)。
另一方面,公義的 神對待那不信靠他,道德文化都邪惡的族人,是嚴厲的,是滅絕凈盡的(六17、24,八24~26,十28、30、32、33、35、37、39,十一9、11;參看十一20)。
這信息是明顯的:要依靠上主,不可違背他的約,免得成了和外邦人一樣的結局。
(四)同樣,對整體的以色列來說,正如約書亞這理想的領導人,領導以色列人守約和遵行摩西的律例典章,以致 神為他們成就所應許的,賜地給他們。若他們違約和不遵守摩西的律法,則 神也必將地土從他們手中挪出,讓外邦人奪去。這點,不但是眾先知多次多方的警告(參看耶七3~15、34等),也是以色列史所見證了的。
(五)約書亞記明白的顯示,在約書亞的時代,以色列人還未全部控制迦南,尚有許多未得之地分給各支派,要他們自己和教訓兒女去奮力爭戰,並依靠上主去得著所應許給了他們的(參看十四6~13,十五13~19,十九47;士一1~36等)。所以,以色列人直到今日仍在剛強的爭戰著。
{\Section:TopicID=128}B 對今日的基督徒
基督徒是屬靈的亞伯拉罕的子孫(參看加三7),是新以色列人(參看羅九24~30)。因此,約書亞記對我們今日的基督徒,也有如下活潑的信息,需要我們信靠耶穌為救主的人去深思和行動。
(一)約書亞是救贖主耶穌基督的預表;迦南是天堂的預表。以色列人在約書亞的領導下得著迦南為業,信耶穌的人也因基督的救贖而將得著天上的迦南。正如在所應許的時候滿足(參看創十五13~16),以色列人得著迦南一樣,耶穌也在時候滿足的日子降生在律法以下,將一切在律法以下的人贖出來,得著 神兒女的名分(參看加四4~5)。這應許既已在耶穌的身上成就,則耶穌應許在末日叫我們一切信他的人得著天上的基業的應許,也必在預定滿足的時候來臨。
(二)正如賜地給以色列人,完全是出於 神的恩典,是 神在為他們爭戰一樣,我們得救也完全出乎 神的恩典,在基督耶穌里造成的(參看弗二8~10)。我們只是藉信而將這救恩接受成為自己所有。
(三)正如 神是藉著摩西的律例典章,作為以色列人行事為人的準繩一樣,今天 神也是以他的聖道作為我們信仰與生活的準則(參看約十二48)正如約書亞時代,那些不信靠依賴上主的人, 神曾嚴厲的對付他們一樣,今天一切不信靠他的人,也將有悲慘的結局(參看約三36下)。
(四)正如約書亞記所載,以色列人曾與 神立約,必須守約遵法,才不至失去迦南樂土一樣,今日一切藉洗禮而與 神立約的人,也必須以 神的律法作為我們行事為人的標準。否則的話, 神固然是信實而守約的,我們卻因不信實的毀約,便會失去天福,兒女也會走上歧途,教會也將失去了見證。為這原因,我們自己必須以約書亞記所論述的作為鑒戒,自勉自勵,並教導兒女與會友,誠誠實實的謹守遵行 神的道。
(五)正如約書亞記所述說的,仍有許多未得之地,分派以色列各支派去奮力取得一樣。今天世上還有很多地方的人,對耶穌基督的聖名,和他為我們所成就的救恩,一無所知。所以,約書亞記也在激勵我們努力去完成基督的大使命(太廿八18~20),從事宣教的事業。在從事這些事業的同時,也要在自身上與魔鬼、肉體和世界爭戰,並靠主得勝!

8大綱

壹 征服迦南 一1~十二24
約書亞記

  約書亞記

一 緒言:命令與吩咐 一1~18
1 上主命令約書亞征服迦南 一1~9
2 約書亞吩咐百姓過約但河 一10~11
3 約書亞吩咐河東支派的人同往 一12~18
二 探子與喇合 二1~24
1 探子到喇合家 二1~7
2 喇合的認信和探子的應許 二8~14
3 探子的脫險與囑咐 二15~21
4 探子的報告 二22~24
三 以色列人過約但河 三1~五1
1 過河 三1~17
A 過河的吩咐 三1~6
約書亞記

  約書亞記

B 過河的應許 三7~13
C 過河的情狀 三14~17
2 過河的紀念 四1~24
A 取十二塊石頭 四1~7
B 放石於宿地和河中 四8~10
C 都過了約但河 四11~18
D 在吉甲安營 四19~24
3 約但河西列王的反響 五1
四 在吉甲和近耶利哥的活動 五2~15
1 行割禮 五2~9
2 守逾越節 五10~12
約書亞記

  約書亞記

3 統帥的顯現 五13~15
五 耶利哥的陷落 六1~27
1 繞城的吩咐 六1~7
2 繞城的執行 六8~14
3 呼喊與城陷 六15~21
4 喇合與家人蒙救 六22~25
5 重修耶利哥的咒詛與約書亞的名聲 六26~27
六 攻打艾城的失敗與成功 七1~八29
1 亞干犯罪 七1~26
A 攻打艾城失敗 七1~5
B 約書亞和長老的哀傷與祈禱 七6~9
C 上主的吩咐 七10~15
D 約書亞的查察 七16~21
E 亞干連累眾人的結局 七22~26
2 攻取艾城 八1~29
A 夜間埋伏 八1~9
B 日間詐敗 八10~17
C 伏兵奪城 八18~23
D 剿滅艾城 八24~29
七 在以巴路山築壇宣讀律法 八30~35
八 河西諸王和基遍人的反應 九1~27
1 河西諸王備戰 九1~2
2 基遍人的欺瞞與立約 九3~15
3 作了劈柴挑水的人 九16~27
九 南征 十1~43
1 五王攻打基遍 十1~5
2 從吉甲去營救基遍人 十6~15
3 擒殺五王經過 十16~27
4 攻奪南方諸城經過 十28~39
5 回兵吉甲營中 十40~43
十 北伐 十一1~15
1 夏瑣王聯盟諸國 十一1~5
2 砍斷其馬蹄筋和焚燒他們的車輛 十一6~9
3 焚燒夏瑣和掠奪諸城 十一10~15
十一 結語 十一16~十二24
1 約書亞奪了全地 十一16~23
2 摩西擊敗的諸王 十二1~6
3 約書亞擊殺的諸王 十二7~24
貳 分配未得之地 十三1~廿一45
一 緒言 十三1~7
二 分配河東之地 十三8~33
1 緒言 十三8~14
2 分給呂便支派的土地 十三15~23
3 分給迦得支派的土地 十三24~28
4 分給瑪拿西半支派的土地 十三29~31
5 結語 十三32~33
三 分配河西之地 十四1~十九51
1 緒言 十四1~5
2 迦勒得希伯侖為業 十四6~15
3 分給猶大支派的土地 十五1~63
A 四圍的交界 十五1~12
B 迦勒攻取的土地 十五13~19
C 猶大的城邑 十五20~63
4 分給以法蓮和瑪拿西半支派的土地 十六1~十七18
A 緒言 十六1~4
B 以法蓮的境界 十六5~10
C 瑪拿西半支派的得地 十七1~13
D 結語 十七14~18
5 分給其餘支派的土地 十八1~十九48
A 緒言 十八1~10
B 分給便雅憫支派的土地 十八11~28
C 分給西緬支派的土地 十九1~9
D 分給西布倫支派的土地 十九10~16
E 分給以薩迦支派的土地 十九17~23
F 分給亞設支派的土地 十九24~31
G 分給拿弗他利支派的土地 十九32~39
H 分給但支派的土地 十九40~48
6 結語 十九49~51
四 設立庇護城 二十1~9
1 庇護城的作用 二十1~6
2 庇護城的所在 二十7~9
五 利未人的城邑 廿一1~42
1 緒言 廿一1~3
2 分邑概說 廿一4~7
3 哥轄作祭司子孫的得邑 廿一8~19
4 哥轄其餘子孫的得邑 廿一20~26
5 革順子孫的得邑 廿一27~33
6 米拉利子孫的得邑 廿一34~40
7 結語 廿一41~42
六 總結的話 廿一43~45
叄 附錄 廿二1~廿四33
一 河東二支派半的問題 廿二1~34
1 轉回河東 廿二1~9
2 約但河邊的祭壇 廿二10~34
A 在河西邊上築壇之爭 廿二10~20
B 河東之人的回答 廿二21~29
C 問題得解決 廿二30~34
二 約書亞的遺言 廿三1~16
三 在示劍的勸勉與立約 廿四1~28
1 勸勉百姓事奉上主 廿四1~15
2 百姓的回應與立約 廿四16~28
四 死葬與約瑟的骸骨 廿四29~33
1 約書亞的死與葬 廿四29~31
2 約瑟的骸骨下葬於示劍 廿四32
3 祭司以利亞撒的死與葬 廿四33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