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0

約瑟夫·約翰斯頓

標籤: 暫無標籤

約瑟夫·約翰斯頓,南北戰爭時期南方邦聯的七名將軍之一。1891年3月21日逝世。

1 約瑟夫·約翰斯頓 -名門高官

  

約瑟夫·約翰斯頓

約瑟夫·埃格雷斯頓·約翰斯頓(Joseph Eggleston Johnston1807年2月3日-1891年3月21日),南北戰爭時期南方邦聯的七名將軍之一。南方最不得志的英雄。

  出生於弗吉尼亞的愛德華親王郡的名門家庭,父親參加過獨立戰爭,戰後成為一名法學家,母親是著名政治家派屈克·亨利(Patrick Henry)的外甥女。(派屈克·亨利的著名口號家喻戶曉「Give Me Liberty Or Give Me Death.」---「不自由毋寧死」),等約翰斯頓出生的時候,他的家族已經是弗吉尼亞的名門了。1825年約翰斯頓遵照父命進入西點軍校炮兵科學習。期間,約翰斯頓和羅伯特·李成為了同學。在校期間成績優秀,在畢業時為列當年學屆的第13名,校方評價其「為人謹慎、冷靜,判斷果斷而又準確」,之後被授予陸軍少尉,派往陸軍第4炮兵團。期間參加兩次針對印第安人的戰爭,黑鷹戰爭和米諾爾戰爭。1837年,約翰斯頓申請退役以中尉軍銜離開了待了8年的炮兵部隊,成為了一個工程師。然而僅僅一年之後,約翰斯頓再次被陸軍部召回,被派往工兵部隊繼續服役。在美墨戰爭中,約翰斯頓開始嶄露頭角,在Cerro Gordo的偵察行動負傷,隨後又帶傷上陣參加了維拉-庫茲圍攻(Vera Cruz)。之後相繼參加了包括Cerro Gordo、Chapultepec以及墨西哥城圍攻在內的幾乎所有重大戰役。戰爭結束后,約翰斯頓兩次負傷,三次被授勛,表現極為突出。戰後兩年約翰斯頓已經被晉陞陸軍上校,成為第一騎兵團指揮,被派往德克薩斯。

  到了1860年。約翰斯頓再次晉陞陸軍准將,成為了美國陸軍軍需部主任。一年以後的1861年4月,在弗吉尼亞州脫離聯邦之後,約翰斯頓辭去了在美國陸軍的職務,返回弗吉尼亞,負責當地防務。這次約翰斯頓成為了南軍為數不多以原將領身份加入聯邦的軍人,其此時的身份甚至高於在內戰爆發前還只是上校的羅伯特·李。

2 約瑟夫·約翰斯頓 -首戰大勝

  

約瑟夫·約翰斯頓在北卡羅來納州本頓維爾的約翰斯頓雕像
1861年5月南北戰爭爆發,約翰斯頓作為當時南軍軍階最高的指揮之一,馬上被任命為shenandoah方面軍司令,負責對付由彼得森率領的北軍部隊。7月:約翰斯頓參加指揮第一次布爾溪戰役(第一次公牛跑戰役),當時愛德華·羅伯特·李派約瑟夫·約翰斯頓率領1.1萬人去哈潑斯渡口,派博雷加德率 2.2萬人到馬綱薩斯叉口,北軍麥克道爾率領的北軍後援部隊大軍匆忙出擊,部隊兩天半走了32公里,與博雷加德對壘,約翰斯頓把一支騎兵掩護部隊交給他的副手指揮,輕而易舉地牽制住哈潑斯渡口南邊的 1.8萬名北軍,於7月 18日,約翰斯頓率部乘火車與博雷加德會合。鐵路在戰略機動中發揮重要作用,這是第一次。

  約瑟夫·約翰斯頓派出的增援部隊下了火車就直奔戰場,與博雷加德會合后,立即充當了反攻的先鋒,約翰斯頓的一個旅在亨利豪斯山周圍進行了頑強抵抗,並為他的最後 1個旅的到達贏得了充足的時間。儘管南軍未受過訓練,但他們以逸待勞,北方軍隊勞師遠征,又渴又累,在發起進攻時已是強弩之末,北方軍隊起初還且戰且退,但後來就潰不成軍,精疲力竭的人們拚命向華盛頓逃竄。約翰斯頓指揮第一次布爾溪戰役贏得重大勝利,成為南軍首批正式晉陞將軍銜的五名指揮官之一。不過,約翰斯頓卻對這五名將領中的前後排名有些不滿意。他被排在第四位,後於塞謬爾·庫博,阿爾伯特·西德尼·約翰斯頓以及羅伯特·李,其不過是排在了公牛跑中的戰友博爾嘉德之前。而約翰斯頓卻是在開戰時這五人中資歷最老、職位也是最高的。為此約翰斯頓和邦聯總統傑弗遜·漢密爾頓·戴維斯之間的關係一直不怎麼融洽,而隨著戰爭的繼續更是變得越來越糟。儘管這次晉陞不盡人意,但約翰斯頓還是被指派擔任北弗吉尼亞軍團司令這個極為重要的職位。

3 約瑟夫·約翰斯頓 -血戰負傷

  上任后,約翰斯頓面對殺氣騰騰的新任北軍司令喬治·布林頓·麥克萊倫試圖防守住馬納薩斯一線。雙方在1861年冬天爆發一連串激烈戰鬥,約翰斯頓一度成功地狙擊了北軍的進展,但最終迫於北軍的巨大兵力優勢而放棄了死守馬納薩斯的打算,開始向里士滿半島後退。在和北軍陷入苦戰的同時,約翰斯頓和他總統戴維斯也陷入了一場論戰。論戰焦點就在於部隊重組問題戴維斯主張將同一個州部隊編在一個旅中,而約翰斯頓則表示反對。在他看來在打得火熱的戰局,進行這類重組既沒有必要也浪費時間和精力。

  約翰斯頓和麥克艾倫一直僵持到1862年初,麥克艾倫苦於難以繼續突破南軍防線。最後,他決定另闢蹊徑,決定率領這裡沿著波特馬克河南下於里士滿半島東部登陸進而威脅南軍邦聯首都。戴維斯4月初把約翰斯頓召回里士滿,要求其增援在里士滿東部的南軍以抵禦麥克艾倫,4月5日,半島戰役拉開序幕。北軍12.1萬人在門羅登陸,準備與陸路北軍一起從水陸兩路進擊南軍首府里士滿,約翰斯頓聚集了一切可能聚集的兵力準備與北軍作戰,他頑強地堅守了約克鎮近一個月。南部同盟認為北軍的行動是一個隱患,約翰斯頓可能會在麥克萊倫和麥克道爾之間被擠垮。之後在威廉斯堡戰役中,約翰斯頓親自指揮了後衛戰鬥,掩護主力部隊脫離了北軍的包圍威脅。為了打破被動局面,約翰斯頓決心孤注一擲,計劃在麥克道爾抵達之前向在奇克哈默尼河流域對北軍麥克米倫發動了反攻,也就是所謂的「七棵松戰役」。這時北軍已經推進到了里士滿12英里處,麥克艾倫是志在必得, 北軍此時已將部隊整編成 5個軍,並將2個軍派往奇卡霍明尼河,由於連日的降雨,河水上漲,他的軍隊被分成了不等的兩半。這個局面被約翰斯頓敏銳地觀察到了,約翰斯頓將攻擊河北岸的3個軍。約翰斯頓認為:「如果陸路北軍與水路北軍會師"將構成對南軍的致命的威脅。羅伯特·李建議在謝南多亞牽制北軍向里士滿的行動!

  

約瑟夫·約翰斯頓七松之戰
5月23日"南軍將領托馬斯·傑克遜發起了猛烈的牽制行動, 石壁傑克遜的1.7萬名軍隊憑藉他熟悉地形和行動迅速的條件牽制7萬人的北軍,挫敗了北軍合圍聚殲的企圖。傑克遜的河谷之戰使約翰斯頓能重新確定進攻麥克萊倫的方向。當麥克道爾調頭而去的消息傳來,約翰斯頓決定進攻麥克萊倫較弱的南翼。麥克萊倫的第 3、第4軍越過奇卡霍明尼河"期待著麥克道爾的到達,以完成其軍事部署。當約翰斯頓得知麥克道爾的部隊

  被牽制在河谷的消息后,雖然他只有6.3萬人,他還是5月31日開始了進攻,這個出人意料的攻勢完全出乎北軍意料,北軍一路突破至七松地區。不過麥克艾倫很快從混亂中緩過神來,將其部隊沿著鐵路一線重新部署展開,北軍總算是遏制住了南軍的進犯。約翰斯頓在下午5點,親自趕赴前線視察情況,結果卻在陣前被北軍子彈擊中重傷不支,這次重傷險些要了他的命。G.W.喬治臨時接過指揮權,繼續戰役。 次日北軍又把南軍打回到他們的出發地。至此,北軍傷亡5,031人和6,134人,北軍被迫向後稍微敗退了一下,不過南軍使出全力卻也難以繼續。而坐守里士滿的總統戴維斯對這個有些半途而廢的結果很不滿意,就以總參謀長羅伯特·李取代喬治全權負責指揮北弗吉尼亞軍團。

4 約瑟夫·約翰斯頓 -空頭司令

  之後大半年,約翰斯頓不得不躺在病床休息,這種在炮火紛飛戰爭中的修養,不見得讓約翰斯頓獲得什麼悠閑的感覺。直達1863年3月,約翰斯頓算是大病初癒就掙扎地從病床上爬起來,被任命為西部戰區,負責田納西方面軍以及密西西比和東路易斯安娜兩個軍區防務。雖然看上去約翰斯頓手裡的許可權極大,然而實際上其能夠真正直接指揮的部隊十分有限,名義上歸他指揮的部隊包括布雷格的田納西軍團和約翰·克里佛德·彭博頓的密西西比軍團。指揮上的困難出現在三個方面,第一、約翰斯頓的權力範圍不明確,布雷格和彭伯頓保留著直接與里士滿聯繫的權力,使他處處受到束縛;第二、由於 2個軍團相距甚遠,南方的交通系統過於原始,再加上北軍對田納西河的控制,約翰斯頓不能有效地協調這2個軍團;第三、約翰斯頓和戴維斯在一個根本性的問題上意見相左,這位戰區司令認為,田納西的中部和東部比密西西比河更為重要,但戴維斯強調要守住這條河。約翰斯頓接任后" 他想儘快把兩個軍團的距離縮短, 以便相互協調。

  1863年4月初,北軍司令尤里西斯·辛普森·格蘭特決定進行維克斯堡戰役,並親自在維克斯堡擔任指揮,4月30日,大軍從布魯因斯堡渡過了河。格蘭特在這裡停留了1個多星期以儲備給養並組成了1個輜重車隊。此後格蘭特便開始進軍,他的第一個任務是阻止彭伯頓和約翰斯頓會師。

  此時,約翰斯頓正在傑克遜城附近集結部隊, 準備與彭伯頓會合。格蘭特首先發兵進攻傑克遜城,5月 1日約翰斯頓在北軍的攻擊下,被迫撤出密西西比州的傑克遜城。而且彭伯頓由維克斯堡出發的進軍也被阻擋,雖然彭伯頓還有力量再戰,但他撤回到原來的防禦陣地。格蘭特5月 19日的強攻失敗,於是對維克斯堡實行圍困。

  在整個戰役進程中,約翰斯頓和彭伯頓始終未能達成一個共同的戰略。約翰斯頓敦促彭伯頓放棄維克斯堡,與他合兵向格蘭特發動聯合進攻,以避北軍鋒銳。彭伯頓對此置之不理,因為他認為維克斯堡是一個要害之地,為兵家所必爭,而戴維斯總統也支持彭伯頓堅守。6月中旬格蘭特率 7.1萬人的部隊包圍了維克斯堡,並晝夜不停地炮轟。

  約翰斯頓打算派兵援救卻又無力分兵,他與戴維斯總統在決策指揮上發生分歧, 致使兵力調度失當。維克斯堡遂於1863年7月4日陷落,彭伯頓開城投降,約翰斯頓向東撤退,北軍在後面追擊。7月 9日哈德遜港守軍投降,整個戰役結束。 11月21日,南軍殘部潰逃至喬治亞州的多爾頓附近,從此通向亞特蘭大的大門被打開了,阿巴拉契亞防線易手,南方的戰略重點失守。同年12月,約翰斯頓受命指揮田納西州南方軍抵禦北軍向

  喬治亞州亞特蘭大推進,負責直接指揮。在他的調教之下,這支慘敗之軍迅速得到恢復。整個軍團的士氣、紀律和組織提到很快,而約翰斯頓也頗受愛戴,獲得了一個「喬大叔」的外號。

5 約瑟夫·約翰斯頓 -費邊戰術

  1864年是北方向南方發起戰略進攻的一年。3月9日,林肯任命格蘭特為聯邦軍總司令,統一指揮東西戰區的所有的北方軍隊。格蘭特的意圖是要擊敗羅伯特·李和約翰斯頓的部隊。這一年南方唯一的希望就是使戰爭繼續下去。南軍要求李用少量兵力掩護里士滿,會合約翰斯頓先打敗謝爾曼,然後再集中南部同盟的全部兵力對付格蘭特,戰而勝之。羅伯特·李於1864』年3月25日發起進攻,但以慘重的損失而告失敗。

  1864』年的主戰場是在西線,格蘭特想把羅伯特·李的部隊牽制在弗吉尼亞,好讓謝爾曼從後面將南軍打垮,約翰斯頓接替了布雷格的職務。威廉·特庫賽·謝爾曼集結了10萬精兵強將,而與他對陣的約翰斯頓的南軍只有6.2萬戰敗之師。格蘭特指示謝爾曼戰勝約翰斯頓,打到敵人的內線去,盡一切可能破壞南方的作戰資源。謝爾曼大膽採用了無後方依託的奔襲作戰,目標是殲滅約翰斯頓軍並奪取南方的工業中心亞特蘭大。

  

約瑟夫·約翰斯頓亞特蘭大運動戰
雙方首先交鋒於喬治亞境內的瑞斯卡(Resaca),約翰斯頓部隊成功地擊退了北軍的進攻,然而之後由於兵力不足為了避免謝爾曼的側翼包圍戰術,其主動撤出了戰鬥。6月,雙方再次於卡莫薩山再度交兵,謝爾曼對於上次的無功而返很是懊惱,於是其對山上南軍的防線發動了猛攻,雙方昏天黑地般地殺了一天,北軍傷亡4千餘人卻仍然絲毫無法動搖約翰斯頓的防線。戰役后,約翰斯頓主動撤出戰場,向東退卻。約翰斯頓的打算是以自己頑強的防禦和撤退吸引住謝爾曼,讓北軍尾隨自己從而保持亞特蘭大之類的主要戰略目標遠離謝爾曼的兵鋒。之前幾乎一路順風殺到喬治亞的謝爾曼此時算是碰到了一個勁敵,他向大海推進的計劃不容樂觀。然而,約翰斯頓這種打法在戴維斯看來無異於是軟弱和無能的表現。結果,約翰斯頓在喬治亞作戰將近6個月後被解除了職務,由約翰·胡德將軍取代之。這個決定無疑是幫了謝爾曼一個大忙。結果,胡德倒是和北軍血戰到底,其在6個禮拜損失的人數比約翰斯頓在6個月里的總和還多,然而卻也沒能保住亞特蘭大。而約翰斯頓苦心經營一番的田納西方面軍也幾乎是瀕臨毀滅。

6 約瑟夫·約翰斯頓 -無力回天

  

約瑟夫·約翰斯頓

約瑟夫·約翰斯頓卡羅來納運動戰
解職后的約翰斯頓被戴維斯徹底打入冷港,幾乎不再過問。直到1865年2月23日,在羅伯特-李的強烈要求下,戴維斯才重新啟用了約翰斯頓,指揮北卡羅亞納州南方聯盟軍舊部。負責阻擊試圖穿越卡羅拉納的謝爾曼大軍,兩人在內戰的最後時刻再度交手。此時約翰斯頓手裡只有一支一萬餘人左右的部隊,而謝爾曼的兵力是其三倍。雙發在南卡的Bentonville展開內戰末期最激烈的一場戰鬥。在三面被圍的情況下,約翰斯頓仍然冷靜地對北軍正面發動了有效攻擊,之後邊阻擊邊安然退出戰鬥,雙方各自傷亡兩千人。此戰後,約翰斯頓在給李的信表示,他手裡的兵力實在太少所能作的只是襲擾謝爾曼。儘管如此,約翰斯頓還是頑強地拖住了謝爾曼的前進,和強大的北軍一直周旋於北卡,讓謝爾曼很是頭痛。3月21日謝爾曼和格蘭特兩軍會師,完成了對南軍的合圍。4月9日羅伯特·李率殘軍2.8萬人走投無路,在阿波馬托克斯向格蘭特軍投降。』4月26日約翰斯頓在北卡羅來納州達勒姆車站向北方軍隊舉起白旗,表示投降。

  在南北戰爭中,實際上約翰斯頓從未被直接戰敗,然而因與約翰斯頓與戴維斯總統長期不和, 戴維斯未能發揮約翰斯頓的軍事才能。戰後,約翰斯頓退出現役,從事商業和寫作自傳。1879*1881年約翰斯頓被選為眾議員。 1885年被任命為美國鐵路專員1891年3月 21日約翰斯頓去世,終年83歲。

7 約瑟夫·約翰斯頓 -最終評價

  

約瑟夫·約翰斯頓

約翰斯頓可能是南軍最為出色的將領之一。他和大多數南軍指揮官不同,可以很靈活機動地手裡有限的兵力,決不會去和對手打一場傷亡慘重的消耗戰,為了保存有生力量寧願去放棄某些戰略目標。約翰斯頓並不是一位才華橫溢、天才般的指揮官,然而他處事嚴謹而又謹慎,即便兵力弱小,也不會輕易露出破綻,嚴密的部署讓對手很能找到下手的機會。但是,謹慎並不意味著約翰斯頓作戰過於消極,在戰機閃現時,其也能構面對優勢兵力的對手果斷出擊。和李一樣,約翰斯頓由於之前曾經在各個兵種服過役,所以在戰鬥可以對進展和部署有一個較為全面的理解和認識。不過很不幸,由於戴維斯對其的敵視,導致約翰斯頓一直未能得到重用,這對於南軍而言是一個巨大的損失。不過,後世對約翰斯頓的才能還是倍受推崇。1912年他15英尺高的銅像在喬治亞道爾頓落成以紀念其為了保衛喬治亞所作出的貢獻,然而他在這片土地上僅僅作戰了不足6個月而已。
上一篇[大奴湖]    下一篇 [RGB]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