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0

約瑟夫·艾迪生

標籤:英國政治家英國下議員

英國散文家、詩人、輝格黨政治家。曾在牛津大學求學和任教,並去歐洲大陸旅行多年。擔任過南部事務部次官、下院議員、愛爾蘭總督沃頓伯爵的秘書等職。與斯梯爾合辦《閑話報》(1710)和《旁觀者》(1711)等刊物。為英國散文大師之一。寫有詩篇《遠征》、悲劇《卡托》以及文學評論文章等。

1簡介

約瑟夫·艾迪生(Joseph Addison,1672年5月1日~1719年6月17日) 英國
約瑟夫·艾迪生
散文家、詩人、劇作家以及政治家。艾迪生的名字在文學史上常常與他的好朋友理查德·斯蒂爾(Richard Steele)一起被提起,兩人最重要的貢獻是創辦兩份著名的雜誌《閑談者》(Tatler)與《旁觀者》(Spectator)。作品《戰役》(The Campaign)
艾迪生出生於英國西南部的威爾特郡(Wiltshire),父親是立斯菲爾德(Lichfield)的教長。他在著名的私立學校歌得明切特豪斯學校(Charterhouse School)接受教育,並在這裡最早認識了斯蒂爾。艾迪生之後又進入牛津大學女王學院就讀,畢業后在牛津大學莫德林學院(Magdalen College)教書。1693年艾迪生寄給著名詩人約翰·德萊頓(John Dryden)一首詩,1694年艾迪生撰寫的一部有關英國詩人生平的書獲得出版。1699年艾迪生開始為從事外交工作接受訓練,遊歷歐洲各國,同時研究政治。1705年他在哈利法克斯的政府中工作,出任副國務秘書,1708年當選國會議員,之後被派往愛爾蘭,在那裡度過一年,並結識了喬納森·斯威夫特(Jonathan Swift)。
回到英國后他恢復了與斯蒂爾的交情,合作創辦雜誌《閑談者》,兩人在1711年創辦了另一份雜誌《旁觀者》,艾迪生此時成為一名非常成功的劇作家。1716年艾迪生與沃里克伯爵夫人結婚,1717年至1718年他擔任了國務秘書,后因健康原因被迫辭職,但是他直到死一直都擔任國會議員。1719年6月艾迪生去世,被埋葬在西敏寺。

2生平

在18世紀早期,也就是在彌爾頓死後的30-40年左右光景,也許有人在倫敦的咖啡屋裡看到過一個嘴邊常掛著微笑、眼睛炯炯有神、不大愛動的仁慈紳士。這位紳士就是才華橫溢的約瑟夫·艾迪生。愛迪生既是一位政治家,還是著名的詩人和小品文作家。人們常常看到經常同他光顧咖啡屋的還有一位古道熱腸的直率的士兵,即作家迪克·斯蒂爾。偶爾《格列佛遊記》的作者斯威夫特如果來到倫敦,也會同他在一起品咖啡;儘管詩人亞歷山大·蒲柏不愛社交,不愛類似聚會,但也不時去捧場。去捧場的還有笛福,那時他正在寫《魯賓遜漂流記》,不過笛福當時在這些文化圈子裡名氣還不是很大,在很多的時間裡,他一個人在做自己的事。
約瑟夫·艾迪生是咖啡屋聚會的核心人物,1672年出生於威特斯郡邁爾斯頓的一個小農村,父親是個傳教士。在倫敦的查特豪斯公立學校念書時,他第一次認識了斯蒂爾。斯蒂爾同他年齡相仿,矮矮胖胖、黑眼睛、淘氣頑皮、滑稽,是一個愛爾蘭父母的孤兒,當時由叔父資助在查特豪斯公立學校念書。這兩個小男孩後來成為了非常要好的朋友。約瑟夫·艾迪生比斯蒂爾還小几個月,但他卻是主角。他是個很要強的人,成績比斯蒂爾要好,愛靜,足智多謀。迪克·斯蒂爾非常崇拜約瑟夫·艾迪生。約瑟夫也很喜歡這個熱刑場的愛爾蘭小男孩。15歲時,兩個小男孩一起到了牛津,在那兒上大學,小小年紀的艾迪生很快就成為了一位知名的律詩作家。他原打算像他父親一樣做一名牧師,但後來卻對政治產生了濃厚興趣。因他是寫政治論文的天才,有好幾位政治家,在一年之內就給他高達300磅(大約1500美元)的額外資助,他用這筆錢遊歷了歐洲大陸,並且學習了法文,同時還同歐洲國家的一些政治家進行了接觸,回到英國以後,他決心用他的筆為輝格黨服務。
當艾迪生春風得意時,他的好友迪克卻越來越對學習不感興趣。一天,一支身穿紅外套的軍隊從城裡走過,去參加一個鼓笛音樂會。看到這以後,他丟下了大學工作,參了軍。
艾迪生在歐洲旅行了四年,回來以後開始從政,但那時他的朋友已經被逐出了權力舞台,這使得他沒什麼事可做。也就是在西班牙王位繼承權戰爭時,英國、荷蘭、普魯士、奧地利發動了同法國、巴伐利亞的戰爭。英國馬伯羅伯爵同他的同盟軍在巴伐利亞的布萊漢姆打了一場大勝仗。艾迪生立刻寫了一封信慶賀這次大戰,在信中,他稱讚馬伯羅伯爵約翰·丘吉爾是最偉大的勇士。那封信用詩歌形式寫成,詩名叫《戰役》,這部作品轟動了全英國,好評如潮。他因此也認識了安妮女王,得到了女王的器重,伯爵的朋友因此還給他頒發了各種獎勵,同時給他在政府中安排了一個非常清閑而又非常掙錢的職位。沒過多久,他成為了一名國會議員,並且被派往愛爾蘭擔任總督秘書。
當迪克·斯蒂爾從戰場上回來時,艾迪生正在愛爾蘭。迪克·斯蒂爾在寫了一些劇本,及一本名叫《基督英雄》的小說之後,他意識到他應該創辦一分囊括時事新聞、小道消息、日常生活中的各種瑣事、笑話、放映各個階層人們生活的報紙。他給這份報紙取名為《閑談者》。艾迪生對於老同學的這個計劃非常感興趣,還不斷地給這份報紙撰稿。艾迪生相對於斯蒂爾來說,寫作方面要稍勝一籌,是他讓《閑談者》取得了更大的成功。《閑談者》一周印刷三次,每次只有三、四頁,但是我們可別忘了在此之前,報紙還沒有真正出現。除此之外,在倫敦當時還不時的有一些小單頁形式的小報消息,還有笛福在獄中編髮的一份報紙,除了笛福的報紙以外,這些報紙都還缺少文學性。
大約是在《閑談者》出版兩年以後,斯蒂爾沒有把這份報紙繼續創辦下去,而開始了另外一份報紙的創建。這份報紙不行以前每個星期只出三次,而是每天一次,每天造成刊印分發出去。除了刊發時間上的變化以外,在內容上也進行了調整,不再刊發新聞,而是人們熟悉的小故事,《閑談者》的成功靠得就是這些隨筆。艾迪生非常樂意去幫斯蒂爾。這份報紙取名叫《旁觀者》,每期只印一小頁,每次在人們吃早餐之前就遞送到訂戶手上。《旁觀者》對社會生活中的錯誤行徑與愚蠢行為進行了嘲諷,對一些好人好事則進行了讚揚。還虛構了一些非常古怪的人物,然後根據這些人物杜撰講一些有趣的故事,像鄉紳羅傑·德·柯沃雷、威爾·溫布爾、威爾·霍尼等就是《旁觀者》中眾所周知的文學形象。現在我們把這種寫作方式叫人物素描,但他們只不過是一類小故事。羅傑是一個頭腦簡單、古道熱腸,有一點愛面子的鄉紳,他是作者刻畫的人物形象中最有趣的一個。
1716年,艾迪生的事業打倒了頂峰,這年他還同沃維克伯爵夫人結了婚,伯爵夫人的時尚與高貴並沒有讓他高興,他經常跑出去同那些思想自由的人和古怪的朋友交往。三年以後,艾迪生與世長辭。
艾迪生去世的那一天,所有英國人都為他哀悼,那天晚上,在威斯敏斯特大教堂還為他舉行了一個盛大的追悼會,出殯的隊列很長很長,人們面色凝重,舉著火炬,然後把這位當時英國文壇最偉大的文學家和英語小品文作家安放在了教堂,禱祝他能在那裡安息。

3報紙

應該提醒人們注意的是,報紙和期刊在當時還只是處在萌芽階段。在17世紀,新聞宣傳單和小冊子逐漸取代了手寫的新聞書信形式,直到最後才完全被定期印刷刊發的報紙所替代。斯威夫特、笛福和其他一些人已經開始使用這種期刊形式來表達自己的政治觀點了。斯蒂爾計劃是把每天的報紙同人們已經熟悉了的小品文結合起來,然後通過這結合為他的訂戶提供一份娛樂與教育為一體的早餐。小品文經過長時間的發展,在當時已經成為了一種非常成熟的文學形式。很早,培根就開始採用小品文這種文學形式來對各種問題進行探討和總結;16世紀法國作家蒙田則為小品文的形式鋪平了道路,它是人們更加熟悉這種文學形式,小品文更加個性化,說理更透徹,為小品文的發展奠定了堅實的基礎。德萊登、威廉·坦普爾爵士以及其他一些作家,則採用英語這種語言把小品文變成了專門用來評論書籍和各種事件的一種文學體裁。斯蒂爾在他的《閑談者》中宣稱他的小品文遵循男女性別平等原則,他的期刊為當時人們的社會行為起了很大的推動與完善作用。在雜誌的小品文中,「揭露了生活中的假藝術,撕開了狡猾、空虛、慈愛的假面具,主張生活方式的簡單化」。
毫無疑問,在《旁觀者》中,關於道德方面的慎重態度,在很大程度上延續了以前的風格。旁觀者先生,是一個假想的老人,是一個假想的哲學鄉紳,對新時代人們生活方式提出了自己的一些看法,對一些生活方式進行了批評。
他目睹了城市裡人們的生活,咖啡屋裡人的生活,俱樂部里人的生活,以及繁華街道上人的生活,他描寫了閑適人的內心世界,玩撲克牌人的、喝茶的、跳舞的、化妝的等等各種各樣人的生活世界。在18世紀,中產階級人數持續上升,人們有了更多的空餘時間,對休閑娛樂的需求的人數也越來越多。婦女參加到社會生活、參加娛樂休閑的人以及讀書的人也越來越多。《旁觀者》和《閑談者》是第一批採用文學形式來關注女性讀者特殊需求的文學載體。
《旁觀者》和《閑談者》也絕不局限於講女性做了些什麼。這些媒體更多地是對於書籍這一話題做了評議,比如艾迪生關於彌爾頓的《失樂園》的評論中,他就高度讚揚了這本書,因為這部作品符合亞里士多德關於史詩規定的要求。在這些媒體中,他們還為改善社會風尚作出了自己的不懈努力。他們還對當時社會中盛行的賭博與決鬥這兩個醜惡現象進行了強烈的抨擊。也是在這些散文集裡面,首次刻畫了羅傑鄉紳這一人物形象,並對他的一些所作所為進行了描寫。羅傑是一個行為保守的爵士,他淳樸、誠實、虔誠,作者採用了詼諧的手法描寫了他的行為中的一些小缺點,他的這些特點是當時人們的縮影。我們是在他的寓所里,在教堂里,在向鄰居寡婦求愛的過程中,在他目睹城市奇怪現象的過程中逐漸認識羅傑鄉紳的,有關羅傑的小品文彙集在一起,就成了一本小說,不管怎麼樣,作者運用這種小品文手法成功地創造了一個具有鮮明個性的人物形象。
《閑談者》和《旁觀者》採用文學形式記錄了人們的日常生活,這些小說保持了文學清晰和健康。在艾迪生的有益幽默里找不到絲毫的邪惡、噁心和任何的粗製濫造。繼《旁觀者》之後,其他的一些期刊也都保持了這種嚴謹負責,高貴典雅的筆調。18世紀的小品文實際上就是在這些小品文延伸到這一時期的整個文學,使其得到了突飛猛進的發展。明了、優美、靈活的小品文成為一種大眾都可接受的散文體裁,英國的散文作家功不可沒。艾迪生的散文風格延續了一個多世紀,很多作家,像哥爾德斯密斯、富蘭克林、華盛頓·歐文等都緊隨其後,進一步發展了散文這種文學形式。
人們在約翰遜博士的《艾迪生傳》里,可以找到關於艾迪生散文的最好描寫。他這樣寫道:「他的散文是中間風格的一種模式,嚴肅的話題不正式,盛大的場合不奴顏,單純而無顧慮,精緻而又不雕琢,樸實、淺顯,沒有什麼華麗的辭藻,也沒有噱頭句式」。他還在書中寫到:「他的風格通俗,是任何一個人都想努力保持的一種英語文學風格;熟而不俗,雅而不艷,他的作品值得人們好好研讀。」在當時,許多有抱負的作家系統學習、分析過他的作品后,好像都獲得了或多或少的成功。

4作品

作品賞析
艾迪生的最大成就是把斯蒂爾創造的羅傑爵士形象成功地發展成一個前後連貫、有些有肉的生動人物,並在他周圍塑造了一群代表某一階層或某一傾向的人物,如德高望重的商人安德烈、先特里上尉、時髦青年威里和一位嚴肅古板的牧師。他們各自有自己的性格、語言,經歷,羅傑更是獨有風采,栩栩如生,他的淳樸與淺陋、開明與庸俗、可笑亦可悲的種種行為生動可信,讀來如見其人,如臨其境。人們在飯桌上、客廳里津津樂道的談論著這些故事,參與他們關於生活的討論。這種新穎的「人物素描」開拓了散文題材的新領域,並在一定程度上影響了晚些時候產生的小說中人物塑造的手法,為小說的發展作好了準備。
上一篇[青磷]    下一篇 [嘉肴旨酒]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