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西班牙王位繼承戰爭英國軍事家

約翰·丘吉爾,第一代馬爾博羅公爵(1st Duke of Marlborough),英國軍事家、政治家。在西班牙王位繼承戰爭中大展神威,成為近代歐洲最出色的將領之一。英國的偉大首相溫斯頓·丘吉爾是他的直系後裔。

1英俊少年

約翰·丘吉爾

  約翰·丘吉爾

他與自己的祖父、多塞特郡的法律家、鐵杆保皇派亦即丘吉爾家族有史可考的第一代祖先老約翰·丘吉爾同名。跟其他同時代的名將相比,馬爾巴勒的出身可以說相當寒微。尤其是當時處於英國內戰以後的克倫威爾護國政府時期,而老丘吉爾是一個保王黨,家道已經敗落。馬爾巴勒小時候家境相當貧窮,可能這就是他成名以後一貫吝嗇的原因吧。據說馬爾巴勒公爵在歐洲大陸打仗的時候,總是去部下將領那裡用晚餐和社交,但是從來也不回請別人。由於溫斯頓·丘吉爾與王室的密切關係,他的兒子約翰被安插到宮中,充當國王查理二世的聽差;約翰的妹妹阿拉貝勒則在約克公爵夫人身邊找了個差事,並作了她丈夫亦即國王的弟弟、後來成為英王詹姆斯二世的約克公爵的情婦,為約克公爵生了兒子菲茨詹姆斯(即使後來的法國元帥特威德河畔貝里克公爵)。依靠阿拉貝勒與約克公爵的親密關係,約翰·丘吉爾在上流社會倍受青睞。也不可避免地引來不少嫉妒之人的閑言碎語,不過他總是能夠用戰場上的表現來證明自己。1672年,丘吉爾跟隨約克公爵參加第三次英荷戰爭中的索爾灣海戰,晉陞上尉。由於英國國內政治鬥爭激化,在國王的勸告下,約克公爵出奔荷蘭。此時已晉陞為英軍上尉的約翰·丘吉爾隨同約克公爵去荷蘭政治避難。后又加入法國軍隊服役。1673年參與了法荷戰爭中路易十四御駕親征的圍攻馬斯特里赫特之戰,並以個人的英勇博得路易十四的讚賞。就在那次戰役,大仲馬筆下的英雄,國王的火槍隊長達達尼昂(火槍手三部曲的主人公),在接受法國元帥權杖的同一刻中炮陣亡。而且後來西班牙王位繼承戰中馬爾巴勒和歐根最能幹的對手,肖德-路易-埃克托爾·維拉爾元帥,也作為中級軍官參加了這次戰役。路易十四本人注意到了年輕的丘吉爾,國王陛下的評價是,此人雖然勇敢,但是過於沉湎於宮廷社交生活,是個小白臉式的人物,日後終難成大器。

2青雲直上

第一馬爾博羅公爵

  第一馬爾博羅公爵

查理二世在與國會攤牌時取得了出乎意料的勝利。他宣布解散國會;而議員們則目瞪口呆,沒有採取任何行動便順從了。約克公爵於1682年5月從荷蘭流亡回到英國后,隨同回國的約翰·丘吉爾自此後便順風順水,青雲直上。他憑籍自己同王室的關係以及聰明的大腦、英俊的外貌,努力在宮廷中活動,取悅於頗有權勢的貴婦人,甚至和國王查理二世的情婦有染,以至於有一次被國王堵在情婦的卧室里,不得不跳窗逃走。據說後來國王得知真相,不但沒有生氣,反而哈哈大笑著對別人說:「我才不來怪他,他找情人恐怕是生活需要呢」。他和這些貴婦鬼混,無論在政治上還是在經濟上都得到了不少好處。有的傳記作者把他描述成一個野心勃勃、高傲而聰明的傢伙,為了達到自己的目的,慣會見風使舵,投機鑽營,甚至使用陰謀,即使背信棄義也在所不惜。1674年,丘吉爾又以中校軍銜回到歐洲大陸,在法軍杜倫尼元帥手下,參加了杜倫尼平生軍事藝術的傑作,1674-75年冬季戰局。沒有人知道日後馬爾巴勒在多大程度上受益於在杜倫尼手下服役的經歷。丘吉爾最終於1675年離開法軍,因為作為一名英國軍官,在法軍中的晉陞前景並不光明。回英國以後,他在公爵府中遇上了15歲的貴族小姐薩拉·詹寧斯。一位頗受公爵愛女安妮公主寵信的侍女,兩人氣味相投,於1677年不顧雙方家長的反對秘密結婚。這位未來的馬爾巴勒公爵夫人在宮廷中有不少關係,對日後馬爾巴勒的升遷和解職,都有重要影響。1678年,英國開始與荷蘭尋求和解,共同對付日益坐大的法國,丘吉爾奉派出使荷蘭辦理秘密外交,他在宮廷里鍛鍊出的外交手腕得到充分施展餘地,並且結識了日後成為英國國王的奧蘭治親王威廉。因為外交的成功,丘吉爾於1682年被封為男爵,1683年任命為皇家龍騎兵團長。1685年,他的保護人約克公爵即位,是為詹姆斯二世。覬覦王位的前國王查理二世的私生子蒙默斯公爵不甘失敗而起兵。討伐「篡位者」,為約翰·丘吉爾的飛黃騰達提供了歷史性機遇。丘吉爾勛爵率領著皇家騎兵和一個團的龍騎兵,投入了鎮壓叛亂的戰爭。在戰鬥中,約翰·丘吉爾展現了他的過人才能,他驍勇善戰,指揮得當,打了不少勝仗,最終擊潰了蒙默斯公爵的叛軍。公爵本人也被捕獲,繼而被送上了斷頭台。由於輝煌的戰功,約翰·丘吉爾被擢升為少將,又被封為男爵,從此上升到了貴族階層。

3光榮革命

但是就在三年之後發生的教派之爭的「光榮革命」中,信奉新教的約翰·丘吉爾便站在了詹姆斯二世的對立面,轉而支持被國會中的「輝格黨」和「托利黨」迎請來的荷蘭執政奧倫治親王。當時,信奉天主教的詹姆斯二世企圖藉助法國的力量,在英國恢復天主教會和封建統治,與國會發生了激烈的衝突。國會便藉助信奉新教的奧倫治親王,即詹姆斯二世的女婿威廉三世,帶兵討伐國王。時運不濟的詹姆斯二世眾叛親離,就連國王的次女,安妮公主,都背叛了他。國王提升丘吉爾為中將,要他帶兵抵抗,沒想到丘吉爾也擁戴威廉,當時,由於親信們的提醒,詹姆斯二世已經考慮要逮捕約翰·丘吉爾。十分警覺的約翰便在11月23日夜晚率領大約四百名軍官和騎兵,逃離了皇家軍隊的營地,投入了新教陣營。威廉三世的軍隊得到了普遍支持,在向倫敦挺進的征途上節節勝利,終於將詹姆斯二世趕下王位並逼其逃往法國。第二年即1689年,國會宣布威廉三世和他的妻子瑪麗二世為英國國王和女王。同時,國會通過了限制王權、擴大資產階級權力的憲法性文件《權利法案》,從此在英國確立了君主立憲制。由於這次政變沒有釀成大規模內戰,所以史稱「不流血革命」或「光榮革命」。

4名震歐陸

威廉三世於1689年加冕時,器重丘吉爾的軍事才能,任命他重新組建整個英格蘭的陸軍(不包括愛爾蘭和蘇格蘭),並晉封為馬爾巴羅伯爵。在隨後英國與荷蘭、奧地利對抗法國的帕拉亭王位繼承戰(九年戰爭)中,丘吉爾伯爵帶兵在荷蘭作戰,但是1692年突然被解職,召回英國關進倫敦塔監獄,罪名是與流亡在法國的廢王詹姆斯通信,陰謀叛國。所幸,此時英國王位確立的繼承人,是王后的妹妹,安妮公主,也是詹姆斯二世的二女兒,而丘吉爾的妻子薩拉,恰好是安妮公主的閨中密友,靠了這層關係,丘吉爾只坐了5個月牢獄就被釋放。1702年,威廉三世逝世;因無子嗣,便由安妮公主繼位為英國女王。歷來頗受安妮女王寵信的約翰·丘吉爾與莎拉·傑寧斯夫婦更是春風得意,官運亨通。約翰·丘吉爾立即被安妮女王任命為國內外軍隊的總司令,並很快奔赴荷蘭,又作為荷蘭軍隊代理總司令,丘吉爾這時52歲,第一次獨立指揮一個重要戰場,沒有大戰的經驗,也沒有軍事聲望,基本上只有他自己才對自己的軍事指揮藝術充滿絕對的信心。馬爾巴勒公爵是那個時代絕無僅有的具有真正攻勢心靈的人物,他以迅速的機動見長,但他機動的目的,一貫是逼迫對手接受會戰,在戰場上打出決定性的成果。這跟那個時代流行的圍城戰、被動防禦的軍事思想大異其趣。但是這種超出歷史時代的軍事思想,不被當時大多數人所接受,所以戰爭開始的頭兩年,丘吉爾處於一種處處遭到掣肘的焦躁不安的狀態。他指揮的是一支由英國、荷蘭、德意志諸邦拼湊而成的聯合軍隊,戰略上、政治上矛盾重重。當時要指揮聯軍取勝幾乎是一項不可能的任務,就連法國孔代親王那樣的名將,當年投靠西班牙,指揮西班牙、勃蘭登堡和法國投石黨聯軍的時候,都因為協調不暢而屢遭挫敗,以致英雄無用武之地。1702年和1703年,丘吉爾不是沒有機會打勝仗,他有6萬聯軍在手,面對法國博福勒斯元帥指揮的6萬法軍,有過兩次,丘吉爾以一系列的快速行軍,切斷法軍的交通線,已經把博福勒斯逼進死角,眼看就能在戰場上壓倒對手,但是荷蘭的國務代表(象是荷蘭政府派出的監軍的角色)卻強烈反對會戰,丘吉爾只好眼睜睜地看著法軍從羅網中溜走。兩年的戰爭,他所能作的,充其量只是把法軍從列日、科隆、波恩幾個要塞擠走而已。在別人看來,他的戰績已經很出色,1702年,當他回到英格蘭之後,馬上被封為馬爾巴羅公爵,成為英國政界權傾一時的風雲人物。但是只有馬爾巴勒自己清楚,荷蘭人掣肘所放過的機會有多麼可惜。 
1703年,馬爾巴羅重返歐洲大陸指揮「強大聯盟」聯軍進行大陸戰爭, 馬爾巴勒已經注意到,荷蘭憑藉要塞工事死守,法軍尼德蘭戰場的總司令換成了維勒洛依元帥也沒有積極進攻的意思,荷蘭戰場暫時可以無恙,而奧地利本土卻正面臨著一個空前的危機。在法國正東和東南方向,法軍阿爾薩斯軍團,在塔拉爾德元帥指揮下,跟萊茵河流域巴登親王指揮的奧地利和德意志諸邦聯軍對峙,而萊茵河東岸德意志腹地,法國的盟友巴伐利亞公爵,與穿越萊茵河和黑森林前來增援的法國馬爾森元帥會合,實力大增,隨時可以威脅奧地利的維也納。雖然巴伐利亞和法國聯軍隔絕於德意志腹心,跟法國本土塔拉爾德元帥的阿爾薩斯軍團隔著萊茵河和黑森林無法溝通,但是他們兵強馬壯,不是奧地利獨自能夠應付得了的。而且巴登侯爵路德維希·威廉跟巴伐利亞公爵是多年來戰場上的老戰友,並肩作戰,還是表親,根本沒有表現出積極作戰的意思。
於是馬爾巴勒大膽決定,要施展瞞天過海之計,撇下荷蘭盟友,騙過法國敵人,率領本部人馬,從荷蘭千里躍進到南德意志,突然打擊在巴伐利亞和馬爾森元帥的身上,開闢一個全新的戰局。這個戰略計劃構思之大膽,足以令任何當時的將領認為是瘋狂之舉。它的難度在於,首先要絕對秘密,不能驚動當面的法軍,也不能讓荷蘭人知道。然後,還要由北向南穿越整個法國東部邊境,把自己的后尾和側翼,暴露給兩到三個法國重兵集團。這種戰略機動,一般的將領連想都不敢想,而馬爾巴勒驚異地發現,奧地利的軍事委員會主席歐根親王在第一輪通信中,就不但理解這個計劃,而且成為熱心支持者。事實上,歐根親王在1703年就已經著手,建立一個新的奧地利軍團,準備對巴伐利亞作戰了。馬爾巴勒於是向英國和奧地利政府強烈要求,一旦他到達南德意志戰場,不願意與奧軍萊茵戰場總司令巴登-巴登伯爵合作,而點名要皇帝將歐根外派,與自己搭檔。
1704年5月,馬爾巴勒帶領1萬9千英國和德意志諸邦聯軍秘密出髮長征,臨走前,才通知荷蘭方面。馬爾巴勒上溯萊茵河南下,一路上都有事先安排好的補給站和休息地點,還安排了各股聯軍沿途與馬爾巴勒會合,最後兵力達4萬人。法軍發現英軍的行蹤之後,驚疑不定,搞不懂英軍的目的是阿爾薩斯,摩澤爾河,還是要虛晃一槍調開尼德蘭戰場的法軍主力,因為英軍始終都沿著萊茵河行軍,隨時可以把部隊裝船,順流而下殺回尼德蘭戰場。維勒洛依元帥率法軍,只敢慢慢地尾隨馬爾巴勒,塔拉爾德元帥的阿爾薩斯軍團也不敢出動迎擊,怕英軍是為了入侵阿爾薩斯。馬爾巴勒幾乎走到萊茵河上游盡頭,突然向東一轉,消失在黑森林後面,完成了向巴伐利亞戰場進軍的戰略轉移,6月10日,馬爾巴勒跟巴登親王指揮的奧地利萊茵軍團會合,也跟從維也納趕到的歐根見了第一面。 兩位名將的第一次會面非常愉快,絲毫也沒有偉大人物那種強烈的個性衝撞,相反,兩個天才的軍事家頭腦幾乎立刻就在對方身上找到了共鳴。
1704年8月13日,爆發布倫海姆之戰,這是決定整個西班牙王位繼承戰爭命運的著名戰役,也使得馬爾巴勒和歐根兩個人的名字,永久地載入歐洲最偉大名將的史冊。
馬爾伯勒公爵在布倫海姆

  馬爾伯勒公爵在布倫海姆

下午5點,聯軍的局部優勢發揮了作用,法軍戰線中段被貫穿,5點半鐘,塔拉爾德元帥本人被俘,其子陣亡,騎兵全線崩潰,步兵9個新兵營視死如歸,保持方陣隊形全部陣亡在戰場上,至死未退卻半步。布倫海姆村的法國精銳步兵被團團包圍,1萬法軍投降,大多數團旗在投降之前被燒毀。 法軍元氣大傷,5萬6千人中,損失3萬4千,其中包括1萬4千俘虜。聯軍死傷1萬4千人,繳獲100門大炮和129麵糰旗,戰利品中,甚至還包括34馬車的隨營法國婦女,她們並非隨營家眷,是做什麼的,雙方心裡都清楚,相信聯軍士兵一定都羨慕法國軍隊的浪漫。英國安妮女王8天以後接到軍中信使馬不停蹄送來的消息,馬爾巴勒在一張便條上潦草地寫道「塔拉爾德元帥現在在我的馬車裡」。
這場會戰,集中體現馬爾巴勒的作戰風格,在看似蠻幹的正面強攻中打出節奏,調動對手,然後看準時機,一擊奏效。歐根和馬爾巴勒配合默契,第一次合作,就奠定了整個戰爭的勝局。巴伐利亞全境被佔領,選帝侯成了流亡者,法國宮廷也徹底放棄了勝利的希望。儘管此戰之後,戰爭又進行了8年多,其間頗多起起落落,但是路易十四戰鬥的唯一目的,其實只是爭取一個比較有利的和平條件而已。可以說,西班牙王位繼承戰是整個歐洲勢力均衡的關鍵,而布倫海姆會戰,則是決定這場戰爭結局的樞紐。
馬爾巴羅因這次輝煌勝利而得到了安妮女王的巨額賞賜,女王賜給他伍德斯托克地區封地數千英畝,賞金50萬英鎊,為他修建豪華的宮殿。為紀念馬爾巴羅公爵的豐功偉績,這座據說比皇宮還漂亮的精美華麗的宮殿被命名為布倫海姆宮。此外,德國皇帝賜予馬爾巴羅公爵「羅馬帝國公」的稱號,直到今天,馬爾巴羅公爵的子孫還可以享用這個稱號。
布倫海姆大捷之後的若干年裡,馬爾巴羅仍多次率領「強大聯盟」聯軍對法作戰,先後又取得了拉米伊、奧德納德和莫拉克等戰役的重大勝利。「他統帥『強大聯盟』的軍隊轉戰十年,攻無不克,戰無不勝,這在戰爭史上實為空前之奇觀。」

5晚年歲月

1711年下院指控他濫用公款,被免職后僑居國外。1714年回國,
布倫海姆宮——為紀念約翰·丘吉爾而建

  布倫海姆宮——為紀念約翰·丘吉爾而建

積极參与迎立漢諾威王朝英王喬治一世,再度受重用。1716年因病引退。 馬爾巴羅公爵的晚景較為凄慘,在長期遭受因中風引起的癱瘓折磨后,他於1722年在布倫海姆的家中病逝。 約翰·丘吉爾的兩個兒子早夭,馬爾博羅公爵爵位起先為其長女亨瑞埃塔繼承,之後約翰·丘吉爾次女安妮的次子查爾斯·斯賓塞成為馬爾博羅公爵三世。查爾斯·斯賓塞之長孫喬治·斯賓塞對祖先的英名就這樣湮滅深感不安,他向英國王室討了一紙敕令,改姓複姓斯賓塞-丘吉爾。 
溫斯頓·丘吉爾和黛安娜王妃都是約翰·丘吉爾的後裔。
上一篇[愛與不愛]    下一篇 [滕皇后]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