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約翰·拉什沃思·傑利科,第一代傑利科伯爵,GCB,OM,GCVO(John Rushworth Jellicoe, 1st Earl Jellicoe,1859年12月5日–1935年11月20日),是英國皇家海軍元帥。戰前傑利科作為「費希爾幫」的一員,為英國海軍貢獻良多。一戰中,傑利科小心謹慎而且成功地維護了英國的海上優勢,但是他在日德蘭海戰中的確讓一場輝煌的勝利從手中滑過。如果抓住了那個機會,約翰·傑利科會成為一個象納爾遜一樣的人物。

1早年經歷

約翰·傑利科於1859年12月5日出生在南安普敦,他是一個英國商船船長的兒子。 1872年,13歲的傑利科進入英國皇家海軍。1874年,他在海軍學校受訓完畢,成為一名候補軍官。1880年,他晉陞中尉並在1882年的埃及戰爭中服役。1883年,傑利科從格林威治皇家海軍學院的射擊專業畢業,獲獎金80英鎊。1884年,他成為英國戰艦「優異」號上稱職的火炮射擊軍官,軍銜中尉。1886年-1888年,他在戰艦「國王」號上任射擊上尉,這時他已經是一位炮術和魚雷進攻的專家了。1890年任海軍部軍械署長助理,后在地中海艦隊海軍上將喬治·特賴恩爵士的旗艦「維多利亞」號上任艦長。在1893年6月22日於貝魯特舉行的海上演習中,由於喬治·特賴恩爵士的錯誤轉向命令,他在明知要被撞沉的情況下,再三確認后被迫執行轉向命令。結果不出所料被「坎珀唐」號撞沉了,包括特賴恩上將在內共有358名軍人遇難,傑利科以預先有準備得以死裡逃生。事後軍事法庭審判的時候,仁慈的以軍令不可違寬恕了他。從事後到1896年,他在地中海艦隊的「拉米伊」號上服役。
傑利科用過的刀

  傑利科用過的刀

2海軍軍官

維多利亞號被撞

  維多利亞號被撞

1897年元旦,他晉陞為海軍上校,開始在軍械委員會任職。1898年,傑利科任英國戰艦「森都里安」號的指揮官。1900年6月,他作為海軍上將愛德華·西蒙率領的分艦隊旗艦艦長,參加了第一次北京「解圍」遠征。在鎮壓義和團運動中,他在陸上身負重傷,一顆子彈從此留在他的肺中。傷愈后傑利科任海軍部第三大臣助理,並於1903年8月被任命為裝甲巡洋艦「德雷克」號的指揮官。 1905-1907年間,傑利科擔任海軍部軍械署長。1907年8月,約翰·傑利科晉陞為海軍少將,在大西洋艦隊任職。1908年,他返回海軍部,在約翰·阿巴斯諾特·費舍爾爵士手下任第三海軍大臣,負責海軍軍械的現代化和無畏級戰艦的裝備計劃。1910年12月,傑利科晉陞為海軍副中將,指揮大西洋艦隊。后調回國內艦隊,任第二分艦隊司令。1911年11月,獲批准正式成為海軍中將,任大艦隊副司令。1912年監察在英國戰艦「雷電」號和「奧利安」號上的射擊實驗,並採用了派爾希·斯科特的火控系統。1913年,傑利科成為海軍部第二大臣,並參加了該年的軍事演習,在演習中任紅方艦隊指揮官。不久,他在喬治·卡拉漢爵士之下任本土艦隊副司令官。  
約翰·傑利科是「費希爾幫」的一員,長期協助費希爾海軍上將對海軍進行現代化改革,他也是無畏艦、魚雷艇和潛艇的強力支持者。因此,他被費希爾認為是在戰爭中率領主力艦隊的最佳人選。在1914年8月4日一次大戰爆發時,他取代喬治·卡拉漢爵士被任命為英國大艦隊司令,著手加強艦隊的戰鬥準備。1915年3月,約翰·傑利科晉陞為海軍上將。  
傑利科是1588年的查理·霍華德以後首位在戰爭中指揮整個海軍艦隊的海軍上將。邱吉爾曾經如此評論傑利科擔負的角色,「交戰雙方中唯一能在一個下午就輸掉這場戰爭的人」。背負這種沉重的責任,傑利科採用「遠程封鎖」戰略,以斯卡帕灣作為大艦隊的基地,靜待德國艦隊出現,對於海上作戰採取謹慎的防禦性態度。但公眾普遍期待著在北海進行一次特拉法加式的海上主力決戰,這兩者之間形成了鮮明的對比。人們常常拿傑利科與他可能的繼任者——戴維·貝蒂——相比,而這種比較在這種情況下對傑利科相當不利。但無論如何,皇家海軍的主要任務是提供英國遠征軍的補給和保持對德國的經濟封鎖。傑利科做得非常成功,一直保持著對德國公海艦隊的戰略優勢,這很大程度上是因為他不願意讓他的戰艦冒任何不必要的危險。後來他的繼任者——戴維·貝蒂基本遵循了這樣的戰略。

3日德蘭的選擇

海軍軍官

  海軍軍官

傑利科在兩年時間裡訓練和編組了這支龐大的艦隊,使之做好戰鬥準備。1916年5月31日開始的日德蘭海戰他的指揮才能經手住了考驗,當戴維·貝蒂的戰列巡洋艦分隊將德國大洋艦隊引誘過來時,他的24艘戰列艦形成了完美的展開。就在最後一艘戰列艦完成轉向,舍爾的前衛軍艦身影在海平線上顯露出來,出現在大艦隊後衛艦的視野內。 對於傑里科,這是一個偉大的時刻。而對於舍爾,這等同於末日。當舍爾的艦隊遭到暴風驟雨般的炮擊,並被衝天的水柱所包圍之時,他們方才醒悟過來,遠處海平面那模糊不清的艦影以及忽明忽暗的閃光是來自於大英帝國那引以為豪的主力戰列艦隊之齊射。這次完美的展開並未能為他贏取大勝,傑利科因為擔心希佩爾發動的魚雷進攻而採取防禦性的轉向,這使得舍爾得以率部逃脫。此時在「鐵公爵」號上傑里科拒絕了參謀們的追擊建議,在他看來,德國艦隊現在正在遠離自己的基地,所以他們肯定還要回來。與其把艦隊投入一場互有損傷的平行炮戰,不如將整個戰列迅速轉向90度,橫擋在舍爾的東面,這樣既截斷了德國的歸途,又可以使自己的艦隊再次處於「T」字陣型的橫列有利位置上。 果不出傑里科所料,19點10分,德國艦隊衝出薄霧,迎頭撞向主力艦隊戰列左舷的中部。此時天色更晚,英國艦隊幾乎完全隱蔽在夜色當中,而德國艦隊還在西方微明的天色中顯露出剪影。形式對英國人極其有利。在9000碼的距離上,英國人開始齊射。英軍的炮火打的又准有狠,德國人冒死突擊,結果本以傷痕纍纍的「呂佐夫」號戰列巡洋艦沉沒,其他戰艦也紛紛中彈。舍爾見形式不妙,再次向西逃竄,比第一次25分鐘的交火更短,這次雙方的接觸只有15分鐘。德國驅逐艦又負擔起掩護任務,在煙霧的掩護下向英國艦隊發射了31條魚雷。為了規避魚雷,傑里科指揮艦隊進行了兩次急轉,總共轉過了25度,大洋艦隊藉機再次逃遁。這時傑里科艦隊不僅沒有追擊,反而在躲避魚雷而轉的方向上航行了25分鐘,這個航向正好與舍爾背道而馳。當天夜裡,當他得知德國艦隊向和恩角突圍的情報時,他仍然可以將大洋艦隊的後衛攔截下來加以殲滅。但傑里科並沒有這樣做,他擔心主力艦隊在夜戰中會有損失,只是命令後衛的驅逐艦分隊按戰場情況,以單艦或分隊單位予以攻擊,這樣就放了德國艦隊一條生路。
傑里科的任務是贏取海戰勝利,而贏取海戰勝利的最終目的仍然是為了讓英國海軍對德國海軍保持絕對優勢。因此,為了贏取海戰勝利而將艦隊至於危險當中是不負責任的,有可能會阻礙最終目的的達成。傑里科沒必要用他的艦隊去冒險,他只需要採取穩妥的戰術,在確保大艦隊實力的前提下給大洋艦隊造成有力創傷就可以了。那次有史以來規模最大的戰列艦海戰中,他贏取了戰術上的優勢,戰略上的勝利,並保證了不列顛的海權。他沒有選擇也沒有以冒險來換取大勝,在個人榮譽與國家交付於他的責任面前,他選擇了後者。
由於傑里科「輕易」放跑了敵人,使他遭受到英國國內的巨大非議。人們普遍認為主力艦隊辜負了海軍部,辜負了艦隊全體官兵,辜負了英國人民的期望。但是公正的說,雖然舍爾在日德蘭獲取戰術上的勝利,但是英國大艦隊依然牢牢的控制著制海權,使德公海艦隊不敢出動。可以說,傑利科奪取了戰略上的勝利,1916年獲頒的功績勳章是他應得的獎賞。  
1916年11月28日,傑利科取代亨利·傑克遜被任命為第一海軍大臣,即海軍總參謀長。他並不適應這個職務,也不理解它的政治意義。面對德國潛艇的威脅,他反對以削弱主力艦隊為代價對商船進行大力護航而是努力採取其他的反潛措施。  
1917年平安夜,傑利科突然被首相勞合·喬治解職,這是因為傑利科反對在大西洋戰役中採取首相所讚賞的護航體系。傑利科從此退出現役。

4停戰以後

傑利科雕像

  傑利科雕像

戰後,他以特使身份訪問了各自治領,並就各自治領海軍建設提出諮詢意見。在這次巡視中,他在「紐西蘭」號上升起了自己的旗幟,1919年,他晉陞為海軍元帥,並在12月獲封為斯卡帕的傑利科子爵。1920-1924年間,傑利科擔任紐西蘭總督,並於1925年獲封伯爵和南安普敦的布羅卡斯子爵。1928-1932年間,他擔任英國皇家軍團的會長。  
戰後傑利科出版了很多著作,其中包括了1919年出版的《1914-1916年的大艦隊》和1921年出版的《決定性的海戰》。約翰·傑利科爵士死於1935年11月20日,葬於聖保羅教堂的墓地。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