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0

約翰·斯特勞斯

標籤: 暫無標籤

老約翰·施特勞斯,1804年3月14日出生在維也納,老約翰·施特勞斯受父親的影響,從小學小提琴,後來從師維也納歌劇院提琴手伊格拉茨·馮·惠利。1817年以後,他在米夏愛爾·潘配領導的流行舞蹈樂隊里拉中提琴。1819年,他又到約瑟夫·蘭納的維也納圓舞曲樂隊里拉琴,有時擔任指揮。1825年,他和瑪麗亞·安娜·施特賴姆結了婚,生了三個兒子,這時,他離開樂蘭納,自己組了一個樂隊, 並為這些樂隊寫了不少樂曲,1849年 9月25日,老約翰·施特勞斯在維也納逝世,享年四十五歲。

1 約翰·斯特勞斯 -簡介

約翰·斯特勞斯老施特勞斯

老約翰·施特勞斯1804年3月14日出生在維也納。他的祖父叫沃爾夫,是匈牙利人,原來住在利俄波耳德斯塔德,也在多瑙河沿岸,離維也納不算太遠。他的父親叫弗郎茨,會拉小提琴,後來他們全家遷居到維也納,老約翰·施特勞斯受父親的影響,從小學小提琴,後來從師維也納歌劇院提琴手伊格拉茨·馮·惠利。1817年以後,他在米夏愛爾·潘配領導的流行舞蹈樂隊里拉中提琴。1819年,他又到約瑟夫·蘭納的維也納圓舞曲樂隊里拉琴,有時擔任指揮。1825年,他和瑪麗亞·安娜·施特賴姆結了婚,生了三個兒子,這時,他離開樂蘭納,自己組了一個樂隊,並為這些樂隊寫了不少樂曲。1849年9月25日,老約翰·施特勞斯在維也納逝世,享年四十五歲。

2 約翰·斯特勞斯 -家族

施特勞斯家族是十九世紀奧地利維也納有名的音樂世家。但我們現在一般提到作曲家施特勞斯父子,是指老約翰·施特勞斯(1804-1849)和他的三個兒子――小約翰·施特勞斯(1825-1899),約瑟夫·施特勞斯(1827-1870)和愛得華·施特勞斯(1835-1916)。這裡的「老」字和「小」字是後人加的。因為父子倆人都叫約翰。為了區別他們,只好在名字前面加入了「老」,「小」這麼兩個字。

3 約翰·斯特勞斯 -成就

老約翰·施特勞斯一生寫過一百五十多首圓舞曲,幾十首波爾卡和進行曲。但他的最大功績,是他和作曲家約瑟夫·蘭納一起,共同奠定了維也納圓舞曲的基礎。在他們之前,圓舞曲比較慢,一小節里的三拍時值是一樣的;而維也納圓舞曲,第二拍和第三拍經常拖長一點,速度一般用的是小快板。從結構上講,維也納圓舞曲比一般圓舞曲複雜一些,它由序奏、三至五首小圓舞曲和尾聲組成,而每首小圓舞曲又有兩個旋律,它們還帶反覆,形成單二部曲式或單三部曲式。樂曲表達內容也比較深刻,因此,老約翰·施特勞斯被人們稱之為「圓舞曲之父」。   

老約翰·施特勞斯雖然寫上了上百首圓舞曲,數十首波爾卡舞曲和進行曲,但是在他的作品里,影響最大、流行最廣莫過於《拉德斯基進行曲》了。這支曲子是老約翰·施特勞斯於1848年寫成的,編為作品228號。

4 約翰·斯特勞斯 -人物生平

辛酸的童年
約翰·斯特勞斯老施特勞斯

辛酸的童年1804年3月14日,第一個約翰·施特勞斯降生了。當時,助產士為冰雪所阻而姍姍來遲。倘若再晚一步的話,這個羸弱的小孩就和這個世界無緣了。 

孩子的父親叫弗朗茲·施特勞斯,他在多瑙河的沙洲上經營一家小酒菜館,在他第二次結婚後不久,就浮屍於多瑙河之中,人們紛紛猜測他是自殺而死的。   

約翰在7歲時就沒了親娘。如今父親一死,他就只好在那個小酒店裡和繼母一起度日了。日後,繼母不免再醮。幸好繼父戈爾德是一個和藹的人,他倒很喜歡約翰。   

那時,常有一些走街串巷賣藝的樂師被招進酒店來演奏。音樂之聲為約翰開拓了一個精神上的樂園。戈爾德留意到孩子對音樂的迷戀,於是在約翰聖名日的那天,他送給孩子一把小提琴作為禮物。這把提琴比玩具好不了多少,可是不久,約翰發現在提琴的兩個「f」形孔里灌些啤酒進去,就多少可以改善一下它那乾澀的音色。在學校里,他總是把這把提琴放在課桌底下,短短的課間休息時間,他也要拿起琴拉上一陣子。由於那把提琴時時讓他分心,他的學習很糟糕。

13歲那年

13歲那年,繼父認為這孩子應當學點手藝了,他把約翰交給了一個書籍裝訂匠。但約翰不願干這種活計,他又哭又鬧,師傅把他關進了貯藏室。裝訂匠的妻子有點可憐這個桀驁不馴的孩子,趁她丈夫不在的時候,把約翰放了出來。約翰抓起他的提琴就逃跑了。他朝維也納森林奔去。那裡有不少的酒店客棧,他相信靠自己的小提琴是可以掙一口飯吃的。整日的奔波和過度的興奮,約翰感到非常疲乏。懷抱著心愛的提琴,竟在綠草如茵的山坡上沉沉地睡著了。   

也許是命運的巧合吧,一個名叫赫爾·波利揚斯基的音樂家暮出散步,在這兒發現了酣睡的約翰。音樂家對那把玩具似的提琴頗有興趣,他搖醒了孩子。不一會,兩人就興緻勃勃地暢談起音樂來了。約翰算是頭一回遇上了一位知音。波利揚斯基對這孩子的天分很有信心,他答應免費為約翰授課。音樂家說服了約翰,要他回家去,並答應去向他的繼父說情,讓孩子選擇音樂家的生涯。   

在老師的指點下,約翰以一種近乎天授的才能掌握了小提琴演奏的種種技法,而且很快就超出了波利揚斯基所能教授的範圍。

嶄露頭角

15歲時,約翰就成了維也納最著名的舞會樂團——邁克爾·帕默樂團的一名小提琴手。  

嶄露頭角在帕默樂團,約翰和很有才華的音樂家約瑟夫·蘭納成了朋友。隨後,蘭納自己拉起了小樂隊,約翰任小樂隊的中提琴手。   他們這個簡陋的樂隊只能在小咖啡館演出,所得的報酬時常還不足以糊口。施特勞斯是小樂隊中最年輕的成員,每次演奏結束后,他還得拿著盤子請顧客施捨,這實在是一件令人難堪的事情。   

終於,苦盡甘來。把蘭納悅耳的音調和施特勞斯抑揚的節律揉合在一起,使他們的作品形成了一種別具一格而又富有魅力的風格,很快就贏得了公眾的稱譽。   

當然,樂隊的成功在很大程度上是依靠蘭納創作的圓舞曲。每逢一些特殊場合,蘭納還得臨時譜寫一段新的樂章。一天,蘭納病了,他請施特勞斯去帶領樂隊排練。  

「可那段新樂章怎麼辦呢?」施特勞斯驚訝地說。   

「那你就不會自己譜寫一段嗎?」   

施特勞斯的第一支圓舞曲就以蘭納的名義上演了。聽眾們對這一曲子的熱烈反應,使施特勞斯認識了自己的作品。

他和蘭納平分秋色

不久,在維也納的樂壇上,他就和蘭納平分秋色了。   

蘭納的作品長於抒情,施特勞斯的樂曲雖然不及蘭納的那麼含情脈脈,但卻往往更扣人心弦。在報刊雜誌上,在咖啡館里,甚至在大街上,人們都對這兩個作曲家的藝術風格議論紛紛,爭辯不休。

由於公眾慣於將他們視為樂壇上的競爭對手,無形中逐漸就拆散了這一對朋友。   

1825年秋天,公開的衝突終於發生了。一天晚上,兩個朋友大打出手。一場混戰,把大提琴、大提琴都砸了,連飯店裡的大鏡子也被打得粉碎。   

幾天之後,施特勞斯感到很後悔,他作了一首「和解圓舞曲」,題獻給蘭納。   

但蘭納卻回報了一首「絕交圓舞曲」,其中還用了一段輓歌來作為序曲。此後,施特勞斯離開了樂隊。雖然兩位作曲家私下還是讚賞對方的才華,卻再也沒有一起露過面了。

結婚

當時,施特勞斯在維也納已經嶄露頭角,向他獻殷情的輕薄女郎自然也就不乏其人,施特勞斯只是與之周旋而已。可是有一位美麗的黑色姑娘——安娜·斯特萊姆卻吸引了施特勞斯的注意。不久,他倆就結了婚。   

1825年10月25日,他們的第一個孩子出世了。當時,這位年輕的父親如果能逆料他兒子的名聲將很快超出自己的話,那麼也許他就不會讓兒子沿用他自己的教名了。

施特勞斯樂團

成功的事業與蘭納分手后,約翰又重整了旗鼓。他不斷收到演出的約請,經常應接不暇。   

隨著演出約請的日益增加,施特勞斯樂團也就不斷地擴大和分組。到1830年  老約翰·施特勞斯
,樂團已發展成了8個樂隊,受聘用的樂師有200名之多。晚上,施特勞斯常常是坐著馬車從一個舞場趕到另一個舞場,去指揮一段圓舞曲,然後奮力擠出敬慕他的人群,跳上馬車又向另一個地方疾馳而去。每每要到凌晨3點鐘光景,他才能回到家裡。   

來自萊比錫的一位記者為他的報紙寫下了這麼一段令人矚目的報道,從而使得施特勞斯的名聲越過奧地利的邊界而廣為傳揚:「……在彩燈繽紛的樹下和拱廊中,擺開了許許多多的座席。人們坐在那兒吃喝談笑,傾聽音樂。樂隊在他們中間演奏著時興的圓舞曲,令人迴腸盪氣。在指揮席上,站立著那位『奧地利的拿破崙』——約翰·施特勞斯。施特勞斯的圓舞曲之於維也納人,猶如拿破崙的勝利之於法國人一樣。要是維也納人也有那麼多的大炮,那麼他們一定會在斯伯爾舞廳前,為他立一座『旺多姆圓柱』的……。   

「在舞池中,男人們緊緊地摟著他們的女伴,合著樂拍,翩翩起舞,在歡快熱烈的氣氛中,他們不停地跳呀,跳呀,就是上帝也攔不住他們……」繼小施特勞斯之後,安娜又生了5個孩子,可是安娜卻並不幸福。她的丈夫夤夜不歸,不只是因為忙於演出,他還迷上了一個名叫艾米麗的女人。安娜向丈夫提出了最後通牒,可想不到施特勞斯卻乾脆收拾起東西,搬到艾米麗那兒去了。打這以後,除了每月供給500個盾的生活費外,施特勞斯和自己的家庭幾乎就斷絕了關係。

1834年11月

1834年11月,施特勞斯開始了他的歐洲之行。他以精湛的藝術打破了古板的柏林人的偏見,繼而又征服了巴黎。樂團來到倫敦時,演出一開始很不順利。   

可是,後來在白金漢宮舉行的一次宮廷舞會上,行將登基的維多利亞公主隨著施特勞斯的樂曲,帶頭跳起了華爾茲舞——這對施特勞斯真是一個最有力的支持。打這以後,英國的紳士淑女們便也沒有顧忌了。樂團離開倫敦去各地演出,終於獲得了極大的成功。   

在英國演出的後期,許多樂師都病倒了,施特勞斯自己也病得厲害,差點就要死了,他再三懇請醫生讓他回國。一路上,施特勞斯不住地譫言妄語,時常昏迷不醒,醫生都斷言他已經無望了。可是,施特勞斯終於挨到了奧地利。安娜從維也納趕來接他,這樣施特勞斯又回到了妻兒們的身邊。   

經過安娜的悉心護理,施特勞斯漸漸康復了。然而,當他不再要靠安娜照料的時候,他卻又一次遺棄了安娜,而去找艾米麗了。從此以後,施特勞斯就再也沒有踏進過他自己的家門。

上一篇[高端路線]    下一篇 [比利時王室]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