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0

約翰·皮爾蓬·摩根

標籤: 暫無標籤

約翰·皮爾蓬·摩根(John Pierpont Morgan)1837年4月17日出生在美國康涅狄格州哈特福德城的一個富有的商人家庭,他是美國銀行家,亦是一位藝術收藏家。1892年,他撮合了愛迪生通用電力公司與湯姆遜-休士頓電力公司合併成為通用電氣公司。在出資成立了聯邦鋼鐵公司后,他又陸續合併了卡內基鋼鐵公司及幾家鋼鐵公司,並在1901年組成美國鋼鐵公司。值得一提的是,他於1912年曾訂購當時最大的郵輪泰坦尼克號處女航的頭等套房,后因故沒有上船,逃過一劫。1913年3月31日於義大利羅馬過世,其後遺體送回紐約,華爾街降半旗以示敬意。

1 約翰·皮爾蓬·摩根 -個人生平

約翰·皮爾蓬·摩根約翰·皮爾龐特·摩根

約翰·皮爾蓬·摩根出生在美國康乃狄克州首府哈特福的一個富有的商人家庭。其父親是朱尼厄斯·斯潘塞·摩根,母親是 Juliet Pierpont。1848年,摩根先後入讀哈特福公立學校及美國聖公會學院。1851年他成功通過波士頓英格蘭高校的入學考試。該校專門教授年輕人數學以作商業人才。

1857年,他進入了他父親所接管的倫敦皮伯第商號的分行。翌年,他遠赴紐約市加入鄧肯舍曼商號。 

2 約翰·皮爾蓬·摩根 -人物介紹

約翰·皮爾龐特·摩根,後人俗稱其老摩根、J.P.摩根。作為美國近代金融史上最著名的金融巨頭,老摩根一生做了太多影響巨大的事情。但最輝煌也最能體現其實力的是,在他半退休時,幾乎以個人之力拯救了1907年的美國金融危機。   

然而,在日後的金融史學家看來,老摩根個人魅力這一驚世駭俗的展現,卻是銀行寡頭統治美國金融業的絕筆。此後不久,掌握美國金融管理決定權的,已不再是私人銀行家行會,而逐漸由政府的金融監管部門來替代。   

摩根財團是由老摩根的父親,朱尼厄斯·斯潘塞·摩根通過繼承喬治·皮博迪在倫敦創辦的金融機構而逐步建立的。到19世紀80年代,J.P.摩根正式掌權並將摩根財團總部遷到紐約。老摩根不但精通金融業務,更是一個資產重組的高手。他主持建立了壟斷全美的鋼鐵公司,使其成為美國確立世界霸主的物質基礎;重組了當時美國過度發展的鐵路系統,使之重新正常運作,而不再被指責為是一個浪費資金的行業;對海洋運輸投入大量資金與精力,組建了一個行業卡特爾。就連美國危難之中挽救金本位制度,也被赫然記在摩根的功勞簿上。   

通過一系列金融資本與工業資本的壟斷結合,摩根財團建成了一個龐大的金融帝國。19世紀後期,美國幾乎所有的大型融資活動都是由摩根財團牽頭組織。利用股權信託方式,摩根獲得了銀行行業史上前所未有的商業權力。銀行家不再局限於為客戶提供資金和建議,而是直接進入了公司的經營領導層。金融和工業之間原有的界限被模糊到了一個危險的境地。華爾街成了美國的經濟領導,而摩根就是那裡高高在上的皇帝。

3 約翰·皮爾蓬·摩根 -人物經歷

歷代經商

1837年4月17日,約翰·皮爾龐特·摩根出生在美國康涅狄格州哈特福德城的一個富有的商人家庭。摩根從小就顯示出了過人的經商才能,尤其在投機方面具備超常的判斷力,可以說他是靠投機本領發跡的。人到中年的摩很大肆收購鐵路,貫徹他的摩根體制、並通過摩根體制控制了當年美國大批工礦企業,把全美企業資本的1/4集中到了他的麾下。摩根不但用金融資本控制了美國許多重要部門,還利用其龐大資本對外國放債,經濟上依賴他的不僅有墨西哥、阿根廷這樣的國家,甚至連英、法這樣的老牌資本主義國家在關鍵時刻也不得不向摩根求援,摩根的力量總是超過人們的想象力。

商業奇才
約翰·皮爾蓬·摩根約翰·皮爾龐特·摩根

從摩根的祖父約瑟夫到他的父親J·S·摩根。摩根家族經商都很成功。也許正是因為這種特殊的家庭氛圍與商業熏陶,摩根從年輕時就敢想敢幹,很富有商業冒險和投機精神。有一次,摩根旅行來到新奧爾良,當他信步走過了充滿巴黎浪漫氣息的法國街,來到嘈雜的碼頭時,突然有一位陌生白人從後面拍了拍他的肩,間道:「先生,想買咖啡嗎?」那人自我介紹說是往來於巴西和美國之間的咖啡貨船船長,受委託到巴西運回了一船咖啡,誰知美國的買主破了產。只好自己推銷。為儘快出手,他願意半價出售。這位船長大概看出摩根穿戴考究,一副有錢人的派頭,於是找他談生意。摩根看了貨,又仔細考慮了之後,決定買下咖啡。當他帶者咖啡樣品到新奧爾良所有與他父親有聯繫的客戶那兒推銷時,人們都勸他要謹慎行事:價錢雖然讓人心動,但艙內咖啡是否與樣品一致則很難說。然而摩根覺得,這位船長是個可信的人,他也相信自己的判斷力。於是,他毅然決然地買下了咖啡-當然,付款是請父親幫的忙,老摩根也毫不猶豫地支持了兒子的行動。摩根贏了,事實證明他的判斷沒錯:艙內全是好咖啡,不但如此,就在他買下這批貨不久,巴西咖啡因受寒減產,咖啡價格一下猛漲了2-3倍,摩根大賺了一筆!為此,老摩根對兒子也大加讚許。摩根在德國格廷根大學受完高等教育后,其父老摩根為他在華爾街紐約證券交易所對面的一幢建築里,掛起了一個新招牌--摩根商行。老父親充分相信自己兒子的經商能力,認定他——定會青出於藍而勝於藍的。

投機黃金  

這時已經是1862年,美國的南北戰爭已經爆發,林肯總統頒布了「第一號命令」,實行了全軍總動員,並下令陸海軍展開了全面進擊。一天,克查姆一一一位華爾街投資經紀人的兒子,摩根新結識的朋友,來與摩根閑聊。「我父親在華盛頓打聽到,最近一段北軍的傷亡慘重」 這消息馬上觸動了摩根那敏感的神經。「如果有人大量買進黃金,匯到倫敦去,會使金價狂漲的!」摩根沉著他說道。克查姆聽了這話,對摩根佩服得五體投地,自己怎麼就沒想到呢?兩人於是精心策劃起來。最後,商量出了這麼一個計劃,先秘密地買下400~500萬美元的黃金,到手之後,將其中一半匯往倫敦,另一半留下。然後有意地把往倫敦匯黃金的事泄露出去。這時,估計許多人都應該知道北軍新近戰敗的消息了,金價必漲無疑,這時再把手裡的一半黃金拋售出去。兩人說干就干,而事情也一如他們所料,黃金價格眼見得飛漲,不但紐約的金價上漲,連倫敦的主價也被帶動得節節上揚,摩相與克查姆可謂大獲全勝,發足了財。 《紐約時報》對此次金價上漲做了調查,得出結論說:「沒有任何正當理由來解釋此次金價暴漲,這次漲價根本與軍需品、糧食、棉花等的輸出和輸入無關。這一事件的實際操縱者,是紐約的一名青年投機家-J·P·摩根。」 摩根頭腦靈活,干起投機生意來遊刃有餘,並且總能想到別人從役想到過的招兒。   

第一次投機黃金買賣勝利后,摩根深深體會到了信息的重要性,先得到信息就意味著勝利。為此,摩根千方百計地弄到了一位原陸軍部電報局的接線員——史密斯來摩根商行做電報工作。這位史密斯的好友文尼爾上校是北軍統帥格蘭特將軍的電報秘書,通過這種關係,摩根就能比其他任何人都搶先一步獲得準確的前線最新軍事情報。   

不久,電報就顯示出了它的威力。1862年10月的一天,摩根收到了父親J·S·摩根從倫敦發來的電報:「南軍用來突破北軍海上封鎖線的炮艦,都是英國的造船廠承造的,合眾國為此再三向英國政府提出抗議,然而英國方面充耳不聞,毫不理會。   

為此,林肯總統和國務卿斯瓦特正通過美國駐英大使亞當斯,向英國政府提出最後通牒,要求停止為南軍造船。你要特別注意華爾街的動向!」摩根馬上通過史密斯向華盛頓查詢,得知林肯總統這次是下定了決心,態度強硬,甚至不惜與英國斷交。   

約翰·皮爾蓬·摩根皮爾龐特·摩根和兒子、女兒參觀華盛頓

不久,老摩根又來了電報:「英國政府己答應了美國政府的要求,停止承造南軍的炮艦,但必須有個先決條件,即5天之內美國政府必須準備價值近100萬英鎊的賠償費,作為對各造船廠停工的補償。」很快,新的電報又到了:「亞當斯大使穿梭於倫敦金融界,到處遊說,希望能得到幫助,然而失敗了,事已如此,美國的皮鮑狄公司被委託在24小時內準備好價值100萬英仿的黃金,這一消息屬於絕密,你可以見機行動。」摩根毫不猶豫,立刻大量購進黃金。 

第二天,由於皮鮑狄公司大量吃進黃金,金價飛漲,摩根趁此機會賣出黃金,就此又大賺一筆。南北戰爭前,一般的中小企業仍是規模極小的家庭式工場,他們所需的周轉資金,只要向本州的商業銀行或貓銀行(地下銀行)借款就綽綽有餘了,但這樣的場面並沒有維持多久,到了188O年,資本的需求劇增,企業所需的資本越來越多了,很快,以往為小商品生產者提供資金的商業銀行就顯得對新形勢力不從心了,而投資銀行則正好順應了潮流,可以提供更大量、更靈活的資本,投資銀行家們愈來愈受人們青睞。而這時的企業界,也開始產生各種聯盟與托拉斯。   

無論如何,想在激烈競爭中求得生存,同時又想增加利潤,就必須組成更強有力的企業聯合。當時美國產業界最重要的運輸手段就是鐵路,鐵路也未能逃脫企業聯合的命運。在逐漸形成龐大企業聯合的同時,也必須投下資本以延長鐵路線或增加機器設備等等,因此,公司債券的發行量必須隨之增加。而所需金額是如此龐大,以致鐵路企業不得不依靠投資銀行。正是由於看透了這一點並抓住了時機,摩根運用自己的投資銀行系統對鐵路進行滲透,終於成功了。所以「摩根化體制」實在是順應時代潮流的產物。

創辦公司

摩根並不滿足於鐵路業上的成就,他很快就把目光投向了新的目標-鋼鐵業,為此,他創辦了聯邦鋼鐵公司,幾經拼搏之後,聯邦鋼鐵在企業界奠定了自己的地位。 這時,在美國鋼鐵企業的排行榜中,坐第一把交椅的仍是鋼鐵大王卡內基,摩根排在第二,第三是那個在五大湖周圍一直到南方大肆購買鐵礦山並插手制鐵業的洛克菲勒。 摩根與卡內基兩人一向交惡,這大約是由於「一山不容二虎」吧。當摩根急欲全面控制鋼鐵業時,更覺得橫在路中的卡內基是個討厭的龐然大物。但摩根知道此事不能性急,想要吃掉卡內基必須等待機會的出現。   

1899年,機會來了,摩根得到了一條消息:卡內基似乎有將與鋼鐵及焦炭有關的全部制鐵企業股票賣給莫爾幫的企圖。 芝加哥投機家威廉·莫爾,生長在一個投機者的家庭中,父母都是銀行家。他從小耳濡目染,長大又專攻法律,更使其精於投機之道,在華爾街上,他是新一輩中的佼佼者,他與其弟和夥伴們在華爾街被稱為莫爾幫。卡內基怎麼又突然想隱退的呢?這也是事出有因。這段時期,他接二連三地遭受失去親人的打擊,先是他親密合作的弟弟湯姆和最敬愛的母親相繼拉手西去;時隔不久,在布拉德克的工廠里,由於發生熔爐爆炸事故,他失去了最可信賴的助手瓊斯廠長。這些接踵而來的沉重打擊,使卡內基陷入了痛苦的思考之中:自己從一個織布工的兒子,一個窮光蛋,發展到今天這個地位,擁有這麼多財富,究竟是為了什麼?為什麼現在我富有了,上帝卻偏偏在這時讓我承受親人朋友離我而去的痛苦?難道是聚斂這些財富給我帶來的罪孽?最後,他得出了一個結論:「富人如果不能運用他所聚斂的財富來為社會謀福利,那麼就是死去時也是死不安穩的。」出於種種考慮,卡內基決定放棄事業。但莫爾並未成功地吃掉卡內基奠定的龐大第業。   

以後又有消息傳到摩根耳朵里,莫爾與卡內基的談判沒有結果,卡內基認為,莫爾根本沒有足夠的財力來接納和吸收卡內基那龐大的鋼鐵帝國。之後,摩根又得知卡內基想把事業賣給洛克菲勒。雖然摩根心裡暗自著急:為什麼不賣給我?!但摩根知道,事情總會有瓜熟蒂落的時候,他堅信,只有自己有足夠的能力、精力和財力來接管卡內基的事業。果然,格克菲勒此時正忙得團團轉呢,首先他正忙於控制世界的石油生產與買賣,其次又剛剛有一項投資俄亥俄新礦山的計劃失敗,最後還被驟然而起的反托拉斯的風潮首先選中,首當其衝地成了被責難的對象,可謂被搞得焦頭爛額,自顧不暇,哪裡還有心思來考慮卡內基的那份事業?漫長而耐心的等待得到了回報,摩根的機會來了。  

約翰·皮爾蓬·摩根J·P·摩根的第一位妻子

卡內基以前的總裁叫佛里克,這兩人都對摩根沒有什麼好感,因此摩根做工作都無從做起,而剛好現在卡內基與佛星克之間發生了嚴重的矛盾,佛里克辭了職,許瓦布被任命為新總裁。事有湊巧,摩根的女兒路易絲的丈夫是許瓦布的知交。也有人說,卡內基任命許瓦布正是由於知道這層關係,因為他也覺得,除了摩根再無第二人有能力購買他的事業了。   

總之,事情就朝著摩根希望的方向發展過去了。一次許瓦布應邀到紐約大學俱樂部演講時,「湊巧」與摩根鄰座。一番交談,兩人都覺得甚為投合。   

大學俱樂部晚宴一結束,摩根就迫不及待地將許瓦布邀請到坐落在華爾街的辦公室里,與許瓦布一直懇談到深夜,幾天之後,許瓦布再次被邀請進摩根的力公室中。卡內基從斯吉伯堡回來后,在紐約的聖安德魯爾俱樂部與許瓦布打了一場球,兩人走進卡內基別墅的書齋,卡內基在一張紙上潦草地寫下了:「一元五角。」 他指示許瓦布,若摩根肯出時價的1.5倍,他就賣。根據摩根的資料,這次交易「以4億美元以上達成協議。」令人咋舌的龐大數字!   

1901年4月1 日,正好是愚人節那天,U·S·鋼鐵正式宣告成立,舉行了盛大的新聞發布會,宣布了新公司的資金是8.5億美元。摩根的願望實現了。這麼一個鋼鐵大聯合,可以說是美利堅合眾國歷史上不多的盛事,摩根就是這次盛享的主角。買下了卡內基的事業,成立了U·S·鋼鐵,這樣一來,摩根就非得購買洛克菲勒的五大湖礦不可了,否則就會出現原料不足的危機。剛剛戰勝鋼鐵大王,摩根又不得不轉身再戰,對付石油大王洛克菲勒

投資礦山

洛克菲勒擁有的鐵礦山中,數檢瑟比礦山最吸引人。它是全美最大的鐵礦山,儲藏量5000萬噸,原來是當地叫檢利特的五兄弟開發的,礦石品質優良,居全美之冠,所以摩根一下就相中了這個礦山,決心要從洛克菲勒那裡買過來。一大早,摩根就來到西區54街拜訪洛克菲勒。名震世界的兩大巨頭,互相之間以前只見過一面,但一句話也未曾說過。這次,摩根被請進客廳后,他甚至沒有寒暄,開門見山地說:「我想購買檢瑟比礦山和五大湖的礦石輸送船。」「哦?檢瑟比礦山我已經交給我兒子管理了,一會兒我叫他去拜訪您吧。」兩大巨頭的談話到此為止。   

小洛克菲勒按父親指示來到摩根辦公室后,從容地開出了7500萬美元的高價,儘管摩根知道洛克菲勒當初只不過用他具有的重大戰略價值。一陣思考後,他爽快地同意了這個出價,誰知小洛克菲勒末了又補上一句:「價款必須用U·S·鋼鐵股票支付。」「就連洛克菲勒,也想要我摩根U·S鋼鐵公司的股票?」摩根很清楚,7500萬的股票並不能對他摩根造成什麼威脅,那麼,洛克菲勒確實是非常看好摩根的事業了,自從合併卡內基的事業后,摩根在華爾街多了第二個綽號-「朱庇特」,在羅馬神話里,朱庇特是天之主神,眾神之主。這個綽號形象地道出了摩根在華爾街中的地位,現在摩根完全陶醉在了勝利之中,當然,這種感情絲毫也不會表露在他的臉上,他伸出右手、默默地卻又是堅定地握住了年輕的小洛克菲勒的手。

包銷國債

1871年,經過了普法戰爭和巴黎公社革命,法國政局一片混亂。成立於法國西部加倫河畔的波爾多臨時政的首腦梯也爾給摩根的父親J·S·摩根拍發了緊急電報,讓他趕到托文城去,越快越好,有要事相商。J·S·摩根火速趕到了托文城,會見了梯也爾的密使。原來梯也爾想讓J·S·摩根包銷國債,金額為2.5億法郎約合5000萬美元。5000萬美元,在當時是個相當大的數字。美國從法國手裡買下的大路易斯安娜,整整214萬平方公里,不也才1500萬美元嗎?老摩根決定承購這筆法國國債,他指示在紐約的摩根接受一半的國債在美國消化掉;但鑒於一個人承擔如此大的一筆數目可能負擔過重,老摩根想到一個新點子--成立辛迪加(聯合),也就是把華爾街上大規模的投資金融公司集合起來,成立一個國債承購組織,共同承購國債。摩根覺得父親這個想法非常高妙,立刻著手去實行。這種了方式其實就是各機構分攤風險,來消化掉那5000萬美元的國債,這確實是一個大膽而富有刨意的想法。

輿論抨擊

然而,正當摩根拚命努力時,他的努力遭到了輿論界的抨擊。《倫敦經濟報》這樣評論:「發跡的美國投資家J·P·摩根承購法國政府的國家公債。承購者想出了所謂的『聯合募購』的方法來消化這些國債,並聲稱這種方式能將風險透過參與『聯合募購』的多數投資金融家,逐級地分散給一般大眾,而不再象以往那樣集中於某個大投資者手中。乍一看來,似乎因分散而降低了風險性,但其實假如經濟恐慌一旦發生,其引起的不良反應就快速擴張,有如排山倒海一般,反而使投資的危險性增加。」在紐約輿論界,也有類似的評論。不管評論是褒是眨,一個青年投資家引出這麼大的話題,對摩根知名度的提高本身就是一件好事。   

約翰·皮爾蓬·摩根七十歲的摩根在埃及哈撒拉留影

大眾的目光都集中到了他身上,而事實證明,「聯合募購」是成功的,摩根成功地消化掉了5000萬美元約法國國債,這一來他名聲大振,各種讚揚之聲不絕於耳。到了後來,對國債實行「聯合募購」幾乎就成了不成文的規矩,而摩根在這一行中,則早就打響了名頭,確立了自己的領袖地位。到了1898年美西戰爭之前,摩根由於在重大的關頭決策正確,已經是財源遍地,其事業遠非祖父、父親可比了。這時的摩根,更是把目光投向了整個世界,美國的廟已經有些嫌小,裝不了他這麼一尊大菩薩了。他要向美洲擴張,向世界擴張,而擴張的最有力、同時也是摩根很早就已運用熟練的工具,便是購買外國政府的國債。   

美西戰爭之前就有消息透露:墨西哥政府由於無力償還西班牙政府的舊債,已到了破產的邊緣。在一隻腳已經踏向了深淵的情況下,墨西哥政府當局不得不死馬當作活馬醫,繼續著手發行公債,計劃金額將達到1.1億美元,以利用新債償舊債,度過眼下的難關。常人一般都不會去認購墨西哥政府在此情況下發行的公債,而摩根的想法卻與眾不同。他想:正因此時墨西哥政府處境艱難,我伸出手去幫一把忙,既可以要求較多的實惠,又為以後的繼續接觸打下了良好的基礎。別人不敢做的事,做了才有更豐厚的利潤,況且墨西哥的政局還是穩定的。基於這些想法,摩根立即和德國銀行聯合組織了辛迪加認購那些墨西哥公債,當然,有實惠的條件:取得墨西哥油礦及鐵路權作為擔保。事實證明,摩根的決策是對的,這次行動不管從短期還是長期來說,都為他帶來了不小的收益。   

事後,不僅是華爾街、龐德街,就連法蘭克福及巴黎的商人們都佩服摩根頭腦敏捷,判斷準確,都不得不承認自己無論是在眼光上還是在魄力上都差摩根老大那麼一截。摩根不但在墨西哥有動作,在阿根廷,他也以一個救世主的形象出現了。阿根廷經過1864到1870年與巴拉圭的戰爭后,元氣大傷,到了19世紀90年代,即陷入了經濟危機之中。倫敦的哈林公司以阿根廷的廣大土地作為抵押,購買了大量的阿根廷公債,獲利不少,然而因其財力限制,無法全部承擔阿根廷政府發行的公債。這就使摩根動開了腦筋:阿根廷的鐵路非常有潛力,乳酪產品在世界馳名,雖然政府非常腐敗,但對於外國資本卻是恭敬有加,這樣的政府倒台了,對以後住南美髮展也沒有好處,買阿根廷政府的公債,一則可以獲利,二則可以維持現政權,有利於自己今後發展,是合算的買賣。就這樣,摩根毅然出資購買了7500萬美元的阿根廷政府公債。   

時光流逝,站在今大的角度,當年摩根對墨西哥與阿根廷放的債究竟起了什麼作用?是拉了美洲人民一把,還是更深地將其推人深淵,壓迫了各國人民?眾說紛壇,難以分辨,但摩根通過這樣的手段,擴大了自己的勢力與影響,撈取了大量的財富,這一點是確鑿無疑的。   

做各國的債主自然風光,而摩根最感得意的,是連大英帝國都不得不向他摩根求援。 作為荷蘭東印度公司的殖民地面開發的霍屯督族的國家布爾(即現在的南非),在拿破崙戰爭結束后,成了大英帝國的一塊殖民地,不久,該他的鑽石與黃金被探險家們開發了出來,而大英帝國為了開發鑽石與黃金,制定了殘酷而苛刻的殖民地政策,這樣就進一步加深了與原先就住在那兒的布爾族人的矛盾。隨著矛盾衝突的激烈,爆發了第一次布爾戰爭(1880-1881)。

世界的債主
約翰·皮爾蓬·摩根時代周刊》封面上的摩根(1923年)

英國人勝利地將布爾族人驅逐到了北方,將黃金與鑽石的產地統統收歸已有,加以管制。這樣一來,英國人與布爾族人的對立進一步加深,終於又爆發了第二次布爾戰爭(1899年)。 這一次,布爾族人吸取了上次戰爭失利的教訓,採用靈活而頑強的游擊戰與英軍周旋,使英帝國的遠征軍備受困擾,欲進不能,欲罷不甘,其勢已成騎虎,而且第二次戰爭開始后,英國的戰爭費用出乎意料得龐大,遠遠超出人們開戰初的估計。屋漏偏逢連夜雨,歷來與英國水火不相容的德意志皇帝,又正野心勃勃地計劃建造一支大艦隊,英帝國曆來是海上的老大,豈能容忍他人取而代之?必然要與德國抗衡,於是展開了激烈的軍備競賽。 一邊開戰一邊擴充軍備,英國的財政頓時陷入了極端困難的境地,單靠自身的力量已無力回天,必須求助他人了。   

這時,英國政府首先就想到了摩根,於是派出羅斯查爾公司紐約代表處的貝爾蒙來徵詢摩根的意見,向他求援。摩根毫不推辭,一口答應了下來。摩根首先從第一次布爾戰爭的公債下手,負責購買了價值總計1500萬美元的公債。後來又反覆地追加認購。實際上,總共認購了價值達1.8億美元的英國政府公債。做了這麼多筆戰債、公債生意,對摩根來說是利益無窮。   

到了20世紀初,可以毫不誇張地說,摩根已經成了世界的債主。

鐵路時代

不久之後,摩根開始向歐洲投資者推銷美國鐵路業。他對美國鐵路業的主要攻略之一就是設法在不降低股價的情況下賣出美國中央鐵路William Vanderbilt的大量控股。

就在摩根將鐵路債券和股票上市交易時,他不斷地要求他或他的合伙人必須持有鐵路股票一段時間。

為了防止投資者破產,摩根經常改組鐵路業,降低債務以避免近期破產,同時將其牢牢掌握在他忠實擁護者的控制之下。這一過程被成為Morganization,摩根不僅將這一方式運用於鐵路業,同時也運用於了北太平洋公司(Northern Pacific)、Erie公司、Reading公司和Richmond Terminal公司。

漸漸地,摩根開始想方設法減少美國公司間的競爭,因為他相信競爭會帶來浪費和損失。最初他是促使汽車業簽定pools協議。(一份共享交通及保養費用的非正式協議)

但隨著競爭的減弱,這些協議也就失去了效果,摩根於是開始推銷其自製體系,即鐵路公司可以在某一區域買斷競爭。

到1900年,大多數的美國鐵路運輸體系由30家公司控制。而且這些公司相互之間盡量避免競爭。

當競爭威脅到美國製造業時,摩根再次捲入20世紀初的巨大的兼并旋渦中,促進了通用電氣、國際船務、國際收割機和最負盛名的美國鋼鐵公司的形成。當由摩根協助成立的聯邦鋼鐵公司面臨著Andrew Carnegie擁有的Carnegie鋼鐵公司的嚴重競爭時,摩根買下了Carnegie並創立了美國鋼鐵公司(U.S. Steel)-第一家投資10億美元的公司。

藝術收藏家和慈善家

摩根同時也是著名的藝術收藏家和慈善家。在他的一生中,對紐約植物園、美國自然歷史博物館、聖約翰大教堂和最有名的大都會藝術博物館都作出了傑出的貢獻。

在他去世后,大都會藝術博物館得到了摩根的大部分的收藏,至今仍陳放在皮爾蓬.摩根專館。1924年,原摩根的私人圖書館向大眾開放。 

巨星隕落

 

約翰·皮爾蓬·摩根《時代周刊》封面上的摩根(1936年)

摩根創建了一個龐大的帝國。摩根家族包括銀行家信託公司、保證信託公司、第一國家銀行,總資產34億美元。摩根同盟總資本約48億美元,由國家城市銀行、契約國家銀行組成。   

摩根同盟與摩根家族被總稱為摩根聯盟。摩根聯盟中,以摩根公司為軸進行董事部連鎖領導,與大金融資本以下、超過20萬的主力金融機構互相連結,這樣就構成了結構龐大、組織嚴密的「摩根體系」。這一金融集團佔有全美金融資本的33%,總值近200億美元!另外還有125億美元的保險資產,佔全美保險業的65%。生產事業方面,全美35家主力企業中有摩根公司的47名董事,包括U·S·鋼鐵、GM、肯尼格特製銅公司、德州海灣硫磺公司、大陸石油公司、GE等。摩根公司在鐵路業上的滲人是盡人皆知的了。同時,通訊業方向它還擁有ITT(國際電話電報公司)、全美電纜、郵政電纜、AT&T(美國電話電報公司)等。摩根同盟的手下有510億美元的總資產,屬下有亞那科達銅山、西屋電氣、聯合金屬炭化物等主要托拉斯企業。上述所有相加,合計所有總資產,扣掉重複部分,大恐慌前的摩根體系擁有740億美元的總資本,相當於全美所有企業資本的1/4。167名董事,從摩根公司走出來,控制著整個摩根體系,執行著由華爾街的摩根發出的指令,這是怎樣的一個霸業!   

然而,進入1913年,摩根的身體漸漸不行了,他經常感到異常疲倦、毫無食慾。   

醫生認為這是過度疲勞引起,建議他去度假。1913年1月7日,摩根乘船前往開羅。出發前,他悄悄立下了遺囑:「把我埋在哈特福德,葬禮在紐約的聖·喬治教堂舉行。不要演說,也不要人給我弔喪,我只希望靜靜地聽黑人歌手亨利·巴雷獨唱。」   

旅行途中,摩根體力迅速衰減。在從開羅回航途中,摩根處於病危狀態。「啊,我要爬上山了。」這是華爾街的朱庇特與世長辭時,說的最後一句話。也許,他已經返回了奧林匹斯山-那眾神居住的地方。

上一篇[電子對]    下一篇 [莫比爾河]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