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紅詩一說紅色詩集,一般指的是革命詩,也有人說紅詩是題紅詩,即對《紅樓夢》以詩歌的形式進行點評。

1 紅詩 -概括

  紅詩即紅色詩集,一般指的是革命詩(有時也特指紅樓夢裡的詩詞)

  也有人說紅詩是題紅詩,即對《紅樓夢詩歌的形式進行點評。於是被人們冠以題詠派,而題詠派的主要成就便是題紅詩。題紅詩是指題詠《紅樓夢》以及曹雪芹的詩歌。主要包括《紅樓夢》情節題詠、人物題詠、場景題詠以及藝術題詠和曹雪芹的相關題詠。

2 紅詩 -主要作品

紅色革命詩歌

  毛澤東:《沁園春·雪》,《長征》,《西江月 井岡山》

  陳毅:《梅嶺三章》

  朱德:《太行春感》

  葉挺:《囚歌》

  劉伯堅:《帶鐐行》

  惲代英:《獄中詩》

  夏明翰:《就義詩》

  劉紹南:《壯烈歌》

  周恩來:《大江歌罷掉頭東》

  殷夫:《血字》

  吉鴻昌:《就義詩》

  何敬平:《把牢底坐穿》

  陳然:《我的「自白」書 》

  楊超:《就義詩》

紅樓夢詩詞

  《紅樓夢》全部詩詞

  說到辛酸處,荒唐愈可悲。由來同一夢,休笑世人痴!

  作者題絕

  滿紙荒唐言,一把辛酸淚!都雲作者痴,誰解其中味?

  《青埂峰偈》

  無材可去補蒼天,枉入紅塵若許年。此系身前身後事,倩誰記去作奇傳?

  《嘲頑石詩》

  女媧鍊石已荒唐,又向荒唐演大荒。失去幽靈真境界,幻來親就臭皮囊。

  好知運敗金無彩,堪嘆時乖玉不光。白骨如山忘姓氏,無非公子與紅妝。

  《癩頭僧 瘋話》

  慣養嬌生笑你痴,菱花空對雪澌澌。好防佳節元宵后,便是煙消火滅時。

  《癩頭和尚弄玉 》

  天不拘兮地不羈,心頭無喜亦無悲,卻因鍛煉通靈后,便向人間覓是非。

  可嘆你今日這番經歷:粉漬脂痕污寶光,綺櫳晝夜困鴛鴦。沉酣一夢終須醒,冤孽償清好散場!

  《中秋對月》

  未卜三生願,頻添一段愁。悶來時斂額,行去幾回頭。自顧風前影,誰堪月下儔?蟾光如有意,先上玉人樓。

  《中秋對月》

  時逢三五便團圓,滿把晴光護玉欄。天上一輪才捧出,人間萬姓仰頭看。

  《好了歌》

  世人都曉神仙好,惟有功名忘不了!古今將相在何方?荒冢一堆草沒了。世人都曉神仙好,只有金銀忘不了!

  終朝只恨聚無多,及到多時眼閉了。世人都曉神仙好,只有姣妻忘不了!君生日日說恩情,君死又隨人去了。

  世人都曉神仙好,只有兒孫忘不了!痴心父母古來多,孝順兒孫誰見了?

  好了歌解註:

  陋室空堂,當年笏滿床,衰草枯楊,曾為歌舞場。蛛絲兒結滿雕梁,綠紗今又糊在蓬窗上。

  說什麼脂正濃,粉正香,如何兩鬢又成霜?昨日黃土隴頭送白骨,今宵紅燈帳底卧鴛鴦。

  金滿箱,銀滿箱,展眼乞丐人皆謗。正嘆他人命不長,那知自己歸來喪!訓有方,保不定日後作強梁。

  擇膏粱,誰承望流落在煙花巷!因嫌紗帽小,致使鎖枷杠,昨憐破襖寒,

  今嫌紫蟒長:亂烘烘你方唱罷我登場,反認他鄉是故鄉。甚荒唐,到頭來都是為他人作嫁衣

  《西江月二詞批寶玉》

  無故尋愁覓恨,有時似傻如狂。縱然生得好皮囊,腹內原來草莽。潦倒不通世務,愚頑怕讀文章。

  行為偏僻性乖張,那管世人誹謗!富貴不知樂業,貧窮難耐凄涼。可憐辜負好韶光,於國於家無望。

  天下無能第一,古今不肖無雙。寄言紈絝與膏粱:莫效此兒形狀!

  《警幻仙子賦》

  方離柳塢,乍出花房。但行處,鳥驚庭樹,將到時,影度迴廊。

  仙袂乍飄兮,聞麝蘭之馥郁,荷衣欲動兮,聽環佩之鏗鏘。靨笑春桃兮,雲堆翠髻,唇綻櫻顆兮,榴齒含香。

  纖腰之楚楚兮,迴風舞雪,珠翠之輝輝兮,滿額鵝黃。出沒花間兮,宜嗔宜喜,徘徊池上兮,若飛若揚。

  蛾眉顰笑兮,將言而未語,蓮步乍移兮,待止而欲行。羨彼之良質兮,冰清玉潤,羨彼之華服兮,閃灼文章。

  愛彼之貌容兮,香培玉琢,美彼之態度兮,鳳翥龍翔。其素若何,春梅綻雪。其潔若何,秋菊被霜。

  其靜若何,松生空谷。其艷若何,霞映澄塘。其文若何,龍游曲沼。其神若何,月射寒江。應慚西子,實愧王嬙。

  奇矣哉,生於孰地,來自何方,信矣乎,瑤池不二,紫府無雙。果何人哉?如斯之美也!

  寶黛:可嘆停機德,堪憐詠絮才。玉帶林中掛,金簪雪裡埋。

  元春:二十年來辨是非,榴花開處照宮闈。三春爭及初春景,虎兕相逢大夢歸。

  探春:才自精明志自高,生於末世運偏消。清明涕送江邊望,千里東風一夢遙。

  湘云:富貴又何為,襁褓之間父母違。展眼吊斜暉,湘江水逝楚雲飛。

  妙玉:欲潔何曾潔,雲空未必空。可憐金玉質,終陷淖泥中。

  迎春:子系中山狼,得志便猖狂。金閨花柳質,一載赴黃粱。

  王熙鳳:凡鳥偏從末世來,都知愛慕此生才。一從二令三人木,哭向金陵事更哀。

  巧姐:勢敗休雲貴,家亡莫論親。偶因濟劉氏,巧得遇恩人。

  李紈:桃李春風結子完,到頭誰似一盆蘭。如冰水好空相妒,枉與他人作笑談。

  可卿:情天情海幻情身,情既相逢必主淫。漫言不肖皆榮出,造釁開端實在寧。

  晴雯:霽月難逢,彩雲易散。心比天高,身為下賤。風流靈巧招人怨。壽夭多因毀謗生,多情公子空牽念。

  襲人:枉自溫柔和順,空雲似桂如蘭,堪羨優伶有福,誰知公子無緣。

  香菱:

  根並荷花一莖香,平生遭際實堪傷。自從兩地生孤木,致使香魂返故鄉。

  勘破三春景不長,緇衣頓改昔年妝。可憐繡戶侯門女,獨卧青燈古佛旁。

  引子

  開闢鴻蒙,誰為情種?都只為風月情濃。趁著這奈何天,傷懷日,寂寥時,試遣愚衷。因此上演出這懷金悼玉的紅樓夢。

  《終身誤》

  都道是金玉良姻,俺只念木石前盟。空對著,山中高士晶瑩雪,終不忘,世外仙姝寂寞林。

  嘆人間,美中不足今方信。縱然是齊眉舉案,到底意難平。

  《枉凝眉》

  一個是閬苑仙葩,一個是美玉無瑕。若說沒奇緣,今生偏又遇著他,若說有奇緣,如何心事終虛化?

  一個枉自嗟呀,一個空勞牽挂。一個是水中月,一個是鏡中花。想眼中能有多少淚珠兒,怎經得秋流到冬盡,春流到夏!

  《恨無常》元春

  喜榮華正好,恨無常又到。眼睜睜,把萬事全拋。盪悠悠,把芳魂消耗。

  望家鄉,路遠山高。故向爹娘夢裡相尋告:兒命已入黃泉,天倫呵,須要退步抽身早!

  《分骨肉》探春

  一帆風雨路三千,把骨肉家園齊來拋閃。恐哭損殘年,告爹娘,休把兒懸念。

  自古窮通皆有定,離合豈無緣?從今分兩地,各自保平安。奴去也,莫牽連。

  《喜冤家》迎春

  中山狼,無情獸,全不念當日根由。一味的驕奢淫蕩貪還構。

  覷著那,侯門艷質同蒲柳,作踐的,公府千金似下流。嘆芳魂艷魄,一載盪悠悠。

  《世難容》妙玉

  氣質美如蘭,才華阜比仙。天生成孤癖人皆罕。

  你道是啖肉食腥膻,視綺羅俗厭,卻不知太高人愈妒,過潔世同嫌。可嘆這,青燈古殿人將老,辜負了,

  紅粉朱樓春色闌。到頭來,依舊是風塵骯髒違心愿。好一似,無瑕白玉遭泥陷,又何須,王孫公子嘆無緣。

  《樂中悲》湘雲

  襁褓中,父母嘆雙亡。縱居那綺羅叢,誰知嬌養?幸生來,英豪闊大寬宏量,

  從未將兒女私情略縈心上。好一似,霽月光風耀玉堂。廝配得才貌仙郎,博得個地久天長,

  准折得幼年時坎坷形狀。終久是雲散高唐,水涸湘江。這是塵寰中消長數應當,何必枉悲傷!

  《虛花悟》惜春

  將那三春看破,桃紅柳綠待如何?把這韶華打滅,覓那清淡天和。說什麼,天上夭桃盛,雲中杏蕊多。

  到頭來,誰把秋捱過?則看那,白楊村裡人嗚咽,青楓林下鬼吟哦。更兼著,連天衰草遮墳墓。

  這的是,昨貧今富人勞碌,春榮秋謝花折磨。似這般,生關死劫誰能躲?聞說道,西方寶樹喚婆娑,上結著長生果。

  《聰明累》 鳳姐

  機關算盡太聰明,反算了卿卿性命。生前心已碎,死後性空靈。家富人寧,終有個家亡人散各奔騰。枉費了,

  意懸懸半世心,好一似,盪悠悠三更夢。忽喇喇似大廈傾,昏慘慘似燈將盡。呀!一場歡喜忽悲辛。嘆人世,終難定!

  《留餘慶》巧姐

  留餘慶,留餘慶,忽遇恩人,幸娘親,幸娘親,積得陰功。

  勸人生,濟困扶窮,休似俺那愛銀錢忘骨肉的狠舅奸兄!正是乘除加減,上有蒼穹。

  《好事終》秦可卿

  畫梁春盡落香塵。擅風情,秉月貌,便是敗家的根本。箕裘頹墮皆從敬,家事消亡首罪寧。宿孽總因情。

  《晚韶華》李紈

  鏡里恩情,更那堪夢裡功名!那美韶華去之何迅!再休提銹帳鴛衾。只這帶珠冠,披鳳襖,也抵不了無常性命。

  雖說是,人生莫受老來貧,也須要陰騭積兒孫。氣昂昂頭戴簪纓,氣昂昂頭戴簪纓,光燦燦胸懸金印,威赫赫爵祿高登,

  威赫赫爵祿高登,昏慘慘黃泉路近。問古來將相可還存?也只是虛名兒與後人欽敬。

  收尾《飛鳥各投林》

  為官的,家業凋零,富貴的,金銀散盡,有恩的,死裡逃生,無情的,分明報應。

  欠命的,命已還,欠淚的,淚已盡。冤冤相報實非輕,分離聚合皆前定。

  欲知命短問前生,老來富貴也真僥倖。看破的,遁入空門,痴迷的,枉送了性命。

  好一似食盡鳥投林,落了片白茫茫大地真乾淨!

  詠白海棠限門盆魂痕昏

  探春

  斜陽寒草帶重門,苔翠盈鋪雨後盆。玉是精神難比潔,雪為肌骨易銷魂。

  芳心一點嬌無力,倩影三更月有痕。莫謂縞仙能羽化,多情伴我詠黃昏。

  寶釵

  珍重芳姿晝掩門,自攜手瓮灌苔盆。胭脂洗出秋階影,冰雪招來露砌魂。

  淡極始知花更艷,愁多焉得玉無痕。欲償白帝憑清潔,不語婷婷日又昏。

  寶玉

  秋容淺淡映重門,七節攢成雪滿盆。出浴太真冰作影,捧心西子玉為魂。

  曉風不散愁千點,宿雨還添淚一痕。獨倚畫欄如有意,清砧怨笛送黃昏。

  黛玉

  半卷湘簾半掩門,碾冰為土玉為盆。偷來梨蕊三分白,借得梅花一縷魂。

  月窟仙人縫縞袂,秋閨怨女拭啼痕。嬌羞默默同誰訴,倦倚西風夜已昏。

  湘雲

  其一

  神仙昨日降都門,種得藍田玉一盆。自是霜娥偏愛冷,非關倩女亦離魂。

  秋陰捧出何方雪,雨漬添來隔宿痕。卻喜詩人吟不倦,豈令寂寞度朝昏。

  其二

  蘅芷階通蘿薜門,也宜牆角也宜盆。花因喜潔難尋偶,人為悲秋易斷魂。

  玉燭滴干風裡淚,晶簾隔破月中痕。幽情慾向嫦娥訴,無奈虛廊夜色昏。

  菊花詩

  《憶菊 蘅蕪君》

  悵望西風抱悶思,蓼紅葦白斷腸時。空籬舊圃秋無跡,瘦月清霜夢有知。

  念念心隨歸雁遠,寥寥坐聽晚砧痴,誰憐我為黃花病,慰語重陽會有期。

  《種菊 怡紅公子》

  攜鋤秋圃自移來,籬畔庭前故故栽。昨夜不期經雨活,今朝猶喜帶霜開。

  冷吟秋色詩千首,醉酹寒香酒一杯。泉溉泥封勤護惜,好知井徑絕塵埃。

  《供菊 枕霞舊友》

  彈琴酌酒喜堪儔,几案婷婷點綴幽。隔座香分三徑露,拋書人對一枝秋。

  霜清紙帳來新夢,圃冷斜陽憶舊遊。傲世也因同氣味,春風桃李未淹留。

  《畫菊 蘅蕪君》

  詩餘戲筆不知狂,豈是丹青費較量。聚葉潑成千點墨,攢花染出幾痕霜。

  淡濃神會風前影,跳脫秋生腕底香。莫認東籬閑采掇,粘屏聊以慰重陽。

  《簪菊 蕉下客》

  瓶供籬栽日日忙,折來休認鏡中妝。長安公子因花癖,彭澤先生是酒狂。

  短鬢冷沾三徑露,葛巾香染九秋霜。高情不入時人眼,拍手憑他笑路旁。

  《菊夢 瀟湘妃子》

  籬畔秋酣一覺清,和雲伴月不分明。登仙非慕庄生蝶,憶舊還尋陶令盟。

  睡去依依隨雁斷,驚回故故惱蛩鳴。醒時幽怨同誰訴,衰草寒煙無限情。

  《訪菊 怡紅公子》

  閑趁霜晴試一游,酒杯葯盞莫淹留。霜前月下誰家種,檻外籬邊何處愁。

  蠟屐遠來情得得,冷吟不盡興悠悠。黃花若解憐詩客,休負今朝掛杖頭。

  《對菊 枕霞舊友》

  別圃移來貴比金,一叢淺淡一叢深。蕭疏籬畔科頭坐,清冷香中抱膝吟。

  數去更無君傲世,看來惟有我知音。秋光荏苒休辜負,相對原宜惜寸陰。

  《詠菊 瀟湘妃子》

  無賴詩魔昏曉侵,繞籬欹石自沉音。毫端蘊秀臨霜寫,口齒噙香對月吟。

  滿紙自憐題素怨,片言誰解訴秋心。一從陶令平章后,千古高風說到今。

  《問菊 瀟湘妃子》

  欲訊秋情眾莫知,喃喃負手叩東籬。孤標傲世偕誰隱,一樣花開為底遲?

  圃露庭霜何寂寞,鴻歸蛩病可相思?休言舉世無談者,解語何妨片語時。

  《菊影 枕霞舊友》

  秋光疊疊復重重,潛度偷移三徑中。窗隔疏燈描遠近,籬篩破月鎖玲瓏。

  寒芳留照魂應駐,霜印傳神夢也空。珍重暗香休踏碎,憑誰醉眼認朦朧。

  《殘菊 蕉下客》

  露凝霜重漸傾欹,宴賞才過小雪時。蒂有餘香金淡泊,枝無全葉翠離披。

  半床落月蛩聲病,萬里寒雲雁陣遲。明歲秋風知再會,暫時分手莫相思。

  詠柳

  《如夢令》湘雲

  豈是綉絨殘吐,捲起半簾香霧,縴手自拈來,空使鵑啼燕妒。且住,且住!莫使春光別去。

  《西江月》寶琴

  漢苑零星有限,隋堤點綴無窮。三春事業付東風,明月梅花一夢。

  幾處落紅庭院,誰家香雪簾櫳?江南江北一般同,偏是離人恨重!

  《如夢令》黛玉

  粉墮百花州,香殘燕子樓。一團團逐對成逑。飄泊亦如人命薄,空繾綣,說風流。

  草木也知愁,韶華竟白頭!嘆今生誰舍誰收?嫁與東風春不管,憑爾去,忍淹留。

  《臨江仙》寶釵

  白玉堂前春解舞,東風卷得均勻。蜂團蝶陣亂紛紛。幾曾隨逝水,豈必委芳塵。

  萬縷千絲終不改,任他隨聚隨分。韶華休笑本無根,好風頻借力,送我上青雲!

  大觀園題詠

  《曠性怡情匾額》 迎春

  園成景備特精奇,奉命羞題額曠怡。誰信世間有此境,游來寧不暢神思?

  《文章造化匾額》惜春

  山水橫拖千裡外,樓台高起五雲中。園修日月光輝里,景奪文章造化功。

  《凝暉鍾瑞匾額》寶釵

  芳園築向帝城西,華日祥雲籠罩奇。高柳喜遷鶯出谷,修篁時待鳳來儀。

  文風已著宸游夕,孝化應隆歸省時。睿藻仙才盈彩筆,自慚何敢再為辭。

  《有鳳來儀》臣 寶玉謹題

  秀玉初成實,堪宜待鳳凰。竿竿青欲滴,個個綠生涼。迸砌妨階水,穿簾礙鼎香。莫搖清碎影,好夢晝初長。

  《怡紅快綠》

  深庭長日靜,兩兩出嬋娟。綠蠟春猶卷,紅妝夜未眠。憑欄垂絳袖,倚石護青煙。對立東風裡,主人應解憐。

  《萬象爭輝匾額》 探春

  名園築出勢巍巍,奉命何慚學淺微。精妙一時言不出,果然萬物生光輝。

  《文採風流匾額》 李紈

  秀水明山抱復回,風流文采勝蓬萊。綠裁歌扇迷芳草,紅襯湘裙舞落梅。

  珠玉自應傳盛世,神仙何幸下瑤台。名園一自邀游賞,未許凡人到此來。

  《世外仙源匾額》 林黛玉

  名園築何處,仙境別紅塵。借得山川秀,添來景物新。香融金谷酒,花媚玉堂人。何幸邀恩寵,宮車過往頻。

  《蘅芷清芬》

  蘅蕪滿凈苑,蘿薜助芬芳。軟襯三春草,柔拖一縷香。輕煙迷曲徑,冷翠滴迴廊。誰謂池塘曲,謝家幽夢長。

  《杏簾在望》

  杏簾招客飲,在望有山莊。菱荇鵝兒水,桑榆燕子梁。一畦春韭綠,十里稻花香。盛世無飢餒,何須耕織忙。

  《春夜即事》

  霞綃雲幄任鋪陳,隔巷蟆更聽未真。枕上輕寒窗外雨,眼前春色夢中人。

  盈盈燭淚因誰泣,點點花愁為我嗔。自是小鬟嬌懶慣,擁衾不耐笑言頻。

  《秋夜即事》

  絳芸軒里絕喧嘩,桂魄流光浸茜紗。苔鎖石紋容睡鶴,井飄桐露濕棲鴉。

  抱衾婢至舒金鳳,倚檻人歸落翠花。靜夜不眠因酒渴,沉煙重撥索烹茶。

  《夏夜即事》

  倦綉佳人幽夢長,金籠鸚鵡喚茶湯。窗明麝月開宮鏡,室靄檀雲品御香。

  琥珀杯傾荷露滑,玻璃檻納柳風涼。水亭處處齊紈動,簾卷朱樓罷晚妝

  《冬夜即事》

  梅魂竹夢已三更,錦やむ衾睡未成。松影一庭惟見鶴,梨花滿地不聞鶯。

  女兒翠袖詩懷冷,公子金貂酒力輕。卻喜侍兒知試茗,掃將新雪及時烹

  寶玉 《食螃蟹詠》

  持螯更喜桂陰涼,潑醋擂姜興欲狂。饕餮王孫應有酒,橫行公子卻無腸。

  臍間積冷饞忘忌,指上沾腥洗尚香。原為世人美口腹,坡仙曾笑一生忙。

  寶釵 《食螃蟹詠》

  桂靄桐陰坐舉殤,長安涎口盼重陽。眼前道路無經緯,皮裡春秋空黑黃。

  酒未敵腥還用菊,性防積冷定須姜。於今落釜成何益,月浦空餘禾黍香。

  黛玉

  鐵甲長戈死未忘,堆盤色相喜先嘗。螯封嫩玉雙雙滿,殼凸紅脂塊塊香。

  多肉更憐卿八足,助情誰勸我千觴。對斯佳品酬佳節,桂拂清風菊帶霜。

  蘆雪庵爭聯即景詩

  一夜北風緊,開門雪尚飄。入泥憐潔白,匝地惜瓊瑤。有意榮枯草,無心飾萎苕。價高村釀熟,年稔府粱饒。

  葭動灰飛管,陽回斗轉杓。寒山已失翠,凍浦不聞潮。易掛疏枝柳,難堆破葉蕉。麝煤融寶鼎,綺袖籠金貂。

  光奪窗前鏡,香粘壁上椒。斜風仍故故,清夢轉聊聊。何處梅花笛?誰家碧玉簫?鰲愁坤軸陷,龍斗陣雲銷。

  野岸回孤棹,吟鞭指灞橋。賜裘憐撫戍,加絮念征徭。坳垤審夷險,枝柯怕動搖。皚皚輕趁步,翦翦舞隨腰。

  煮芋成新賞,撒鹽是舊謠。葦蓑猶泊釣,林斧不聞樵。伏象千峰凸,盤蛇一徑遙。花緣經冷聚,色豈畏霜凋。

  深院驚寒雀,空山泣老11。階墀隨上下,池水任浮漂。照耀臨清曉,繽紛入永宵。誠忘三尺冷,瑞釋九重焦。

  僵卧誰相問,狂遊客喜招。天機斷縞帶,海市失鮫綃。寂寞對台榭,清貧懷簞瓢。烹茶冰漸沸,煮酒葉難燒。

  沒帚山僧掃,埋琴稚子挑。石樓閑睡鶴,錦技暖親貓。月窟翻銀浪,霞城隱赤標。沁梅香可嚼,淋竹醉堪調。

  或濕鴛鴦帶,時凝翡翠翹。無風仍脈脈,不雨亦瀟瀟。欲志今朝樂,憑詩祝舜堯。

  三五中秋夕聯句

  三五中秋夕,清游擬上元。撒天箕斗燦,匝地管弦繁。幾處狂飛盞,誰家不啟軒。輕寒風剪剪,良夜景暄暄。

  爭餅嘲黃髮,分瓜笑綠嬡。香新榮玉桂,色健茂金萱。蠟燭輝瓊傳,花鼓濫喧,。晴光搖院宇,觥籌亂綺園。

  分曹尊一令,射覆聽三宣。骰彩紅成點,素彩接乾坤。賞罰無賓主,吟詩序仲昆。構思時倚檻,擬景或依門。

  酒盡情猶在,更殘樂已諼。漸聞語笑寂,空剩雪霜痕。階露團朝菌,庭煙斂夕ク。秋湍瀉石髓,風葉聚雲根。

  寶婺情孤潔,人向廣寒奔。犯斗邀牛女,乘槎待帝孫。虛盈輪莫定,晦朔魄空存。壺漏聲將涸,窗燈焰已昏。

  寒塘渡鶴影,冷月葬花魂。香篆銷金鼎,脂冰膩玉盆。簫增嫠婦泣,衾倩侍兒溫。空帳懸文鳳,閑屏掩彩鴛。

  露濃苔更滑,霜重竹難捫。猶步縈紆沼,還登寂歷原。石奇神鬼搏,木怪虎狼蹲。必細朝光透,罘思曉露屯。

  振林千樹鳥,啼谷一聲猿。歧熟焉忘徑,泉知不問源。鐘鳴櫳翠寺,雞唱稻香村。有興悲何繼,無愁意豈煩。

  芳情只自遣,雅趣向誰言。徹旦休雲倦,烹茶更細論。

  紅梅花

  《"紅"字》 邢岫煙

  桃未芳菲杏未紅,沖寒先已笑東風。魂飛庾嶺春難辨,霞隔羅浮夢未通。

  綠萼添妝融寶炬,縞仙扶醉跨殘虹。看來豈是尋常色,濃淡由他冰雪中。

  《"梅"字》 李紋

  白梅懶賦賦紅梅,逞艷先迎醉眼開。凍臉有痕皆是血,醉心無恨亦成灰。

  誤吞丹藥移真骨,偷下瑤池脫舊胎。江北江南春燦爛,寄言蜂蝶漫疑猜。

  《"花"字》 薛寶琴

  疏是枝條艷是花,春妝兒女競奢華。閑庭曲檻無餘雪,流水空山有落霞。

  幽夢冷隨紅袖笛,遊仙香泛絳河槎。前身定是瑤台種,無復相疑色相差。

  寶琴 懷古絕句十首

  《赤壁懷古其一》

  赤壁沉埋水不流,徒留名姓載空舟。喧闐一炬悲風冷,無限英魂在內游。

  《交趾懷古其二》

  銅鑄金鏞振紀綱,聲傳海外播戎羌。馬援自是功勞大,鐵笛無煩說子房。

  《鐘山懷古其三》

  名利何曾伴汝身,無端被詔出凡塵。牽連大抵難休絕,莫怨他人嘲笑頻。

  《淮陰懷古其四》

  壯士須防惡犬欺,三齊位定蓋棺時。寄言世俗休輕鄙,一飯之恩死也知。

  《廣陵懷古其五》

  蟬噪鴉棲轉眼過,隋堤風景近如何。只緣佔得風流號,惹得紛紛口舌多。

  《桃葉渡懷古其六》

  衰草閑花映淺池,桃枝桃葉總分離。六朝梁棟多如許,小照空懸壁上題。

  《青冢懷古其七》

  黑水茫茫咽不流,冰弦撥盡曲中愁。漢家制度誠堪嘆,樗櫟應慚萬古羞。

  《馬嵬懷古其八》

  寂寞脂痕漬汗光,溫柔一旦付東洋。只因遺得風流跡,此日衣衾尚有香。

  《蒲東寺懷古其九》

  小紅骨踐最身輕,私掖偷攜強撮成。雖被夫人時吊起,已經勾引彼同行。

  《梅花觀懷古其十》

  不在梅邊在柳邊,個中誰拾畫嬋娟。團圓莫憶春香到,一別西風又一年。

  香菱 詠月詩三首

  其一

  月掛中天夜色寒,清光皎皎影團團。詩人助興常思玩,野客添愁不忍觀。

  翡翠樓邊懸玉鏡,珍珠簾外掛冰盤。良宵何用燒銀燭,晴彩輝煌映畫欄。

  其二

  非銀非水映窗寒,拭看晴空護玉盤。淡淡梅花香欲染,絲絲柳帶露初干。

  只疑殘粉塗金砌,恍若輕霜抹玉欄。夢醒西樓人跡絕,余容猶可隔簾看。

  其三

  精華欲掩料應難,影自娟娟魄自寒。一片砧敲千里白,半輪雞唱五更殘。

  綠蓑江上秋聞笛,紅袖樓頭夜倚欄。博得嫦蛾應借問,緣何不使永團圓!

  《五美吟》

  西施

  一代傾城逐浪花,吳宮空自憶兒家。效顰莫笑東村女,頭白溪邊尚浣紗。

  虞姬

  腸斷烏騅夜嘯風,虞兮幽恨對重瞳。黥彭甘受他年醢,飲劍何如楚帳中。

  明妃

  絕艷驚人出漢宮,紅顏命薄古今同。君王縱使輕顏色,予奪權何畀畫工?

  綠珠

  瓦礫明珠一例拋,何曾石尉重嬌嬈。都緣頑福前生造,更有同歸慰寂寥。

  紅拂

  長揖雄談態自殊,美人巨眼識窮途。尸居餘氣楊公幕,豈得羈縻女丈夫。

  《桃花行》

  桃花簾外東風軟,桃花簾內晨妝懶。簾外桃花簾內人,人與桃花隔不遠。東風有意揭簾櫳,花欲窺人簾不卷。

  桃花簾外開仍舊,簾中人比桃花瘦。花解憐人花也愁,隔簾消息風吹透。風透湘簾花滿庭,庭前春色倍傷情。

  閑苔院落門空掩,斜日欄杆人自憑。憑欄人向東風泣,茜裙偷傍桃花立。桃花桃葉亂紛紛,花綻新紅葉凝碧。

  霧裹煙封一萬株,烘樓照壁紅模糊。天機燒破鴛鴦錦,春酣欲醒移珊枕。侍女金盆進水來,香泉影蘸胭脂冷。

  胭脂鮮艷何相類,花之顏色人之淚,若將人淚比桃花,淚自長流花自媚。淚眼觀花淚易干,淚乾春盡花憔悴。

  憔悴花遮憔悴人,花飛人倦易黃昏。一聲杜宇春歸盡,寂寞簾櫳空月痕!

  《秋窗風雨夕》

  秋花慘淡秋草黃,耿耿秋燈秋夜長。已覺秋窗秋不盡,那堪風雨助凄涼!助秋風雨來何速!驚破秋窗秋夢綠。

  抱得秋情不忍眠,自向秋屏移淚燭。淚燭搖搖爇短檠,牽愁照恨動離情。誰家秋院無風入?何處秋窗無雨聲?

  羅衾不奈秋風力,殘漏聲催秋雨急。連宵脈脈復颼颼,燈前似伴離人泣。寒煙小院轉蕭條,疏竹虛窗時滴瀝。

  不知風雨幾時休,已教淚灑窗紗濕。

  《葬花詞》

  花謝花飛花滿天,紅消香斷有誰憐?遊絲軟系飄春榭,落絮輕沾撲綉簾。閨中女兒惜春暮,愁緒滿懷無釋處,

  手把花鋤出綉閨,忍踏落花來複去。柳絲榆莢自芳菲,不管桃飄與李飛。桃李明年能再發,明年閨中知有誰?

  三月香巢已壘成,梁間燕子太無情!明年花發雖可啄,卻不道人去梁空巢也傾。一年三百六十日,風刀霜劍嚴相逼,

  明媚鮮妍能幾時,一朝飄泊難尋覓。花開易見落難尋,階前悶殺葬花人,獨倚花鋤淚暗灑,灑上空枝見血痕。

  杜鵑無語正黃昏,荷鋤歸去掩重門。青燈照壁人初睡,冷雨敲窗被未溫。怪奴底事倍傷神,半為憐春半惱春:

  憐春忽至惱忽去,至又無言去不聞。昨宵庭外悲歌發,知是花魂與鳥魂?花魂鳥魂總難留,鳥自無言花自羞。

  願奴脅下生雙翼,隨花飛到天盡頭。天盡頭,何處有香丘?未若錦囊收艷骨,一え凈土掩風流。質本潔來還潔去,

  強於污淖陷渠溝。爾今死去儂收葬,未卜儂身何日喪?儂今葬花人笑痴,他年葬儂知是誰?

  試看春殘花漸落,便是紅顏老死時。一朝春盡紅顏老,花落人亡兩不知!

  《題舊帕三首》

  眼空蓄淚淚空垂,暗灑閑拋卻為誰?尺幅鮫綃勞解贈叫人焉得不傷悲!

  拋珠滾玉只偷潸,鎮日無心鎮日閑,枕上袖邊難拂拭,任他點點與斑斑。

  綵線難收面上珠,湘江舊跡已模糊,窗前亦有千竿竹,不識香痕漬也無?

  柳絮詞

  湘雲 《如夢令》

  豈是綉絨殘吐,捲起半簾香霧,縴手自拈來,空使鵑啼燕妒。且住,且住,莫使春光別去。

  探春、寶玉 《南柯子》

  空掛纖纖縷,徒垂絡絡絲,也難綰系也難羈,一任東西南北各分離。

  落去君休惜,飛來我自知。鶯愁蝶倦晚芳時,縱是明春再見隔年期!

  黛玉 《唐多令》

  粉墮百花州,香殘燕子樓。一團團逐對成。飄泊亦如人命薄,空繾綣,說風流。

  草木也知愁,韶華竟白頭!嘆今生誰舍誰收?嫁與東風春不管,憑爾去,忍淹留

  寶琴 《西江月》

  漢苑零星有限,隋堤點綴無窮。三春事業付東風,明月梅花一夢。

  幾處落紅庭院,誰家香雪簾櫳?江南江北一般同,偏是離人恨重!

  寶釵 《臨江仙》

  白玉堂前春解舞,東風卷得均勻。蜂團蝶陣亂紛紛。幾曾隨逝水,豈必委芳塵。

  萬縷千絲終不改,任他隨聚隨分。韶華休笑本無根,好風頻借力,送我上青雲!

  寶玉 《紫菱洲歌》

  池塘一夜秋風冷,吹散芰荷紅玉影。蓼花菱葉不勝愁,重露繁霜壓纖梗。

  不聞永晝敲棋聲,燕泥點點污棋枰。古人惜別憐朋友,況我今當手足情!

  寶釵 《寄黛玉詩》

  悲時序之遞嬗兮,又屬清秋。感遭家之不造兮,獨處離愁。北堂有萱兮,何以忘憂?

  無以解憂兮,我心咻咻。雲憑憑兮秋風酸,步中庭兮霜葉干。何去何從兮,失我故歡。靜言思之兮惻肺肝!

  惟鮪有潭兮,惟鶴有梁。鱗甲潛伏兮,羽何長!搔首問兮茫茫,高天厚地兮,誰知余之永傷。

  銀河耿耿兮寒氣侵,月色橫斜兮,玉漏沉。憂心炳炳兮,發我哀吟,吟復吟兮,寄我知音。

  寶玉 《紫菱洲傷懷》

  池塘一夜秋風冷,吹散芰荷紅玉影。蓼花菱葉不勝愁,重露繁霜壓纖梗。

  不聞永晝敲棋聲,燕泥點點污棋枰。古人惜別憐朋友,況我今當手足情!

  寶玉 讀<<南華經>>偈

  你證我證,心證意證。是無有證,斯可雲證。無可雲證,是立足境。無立足境,是方乾淨。

  《寄生草》

  無我原非你,從他不解伊。肆行無礙憑來去。茫茫著甚悲愁喜,紛紛說甚親疏密。

  從前碌碌卻因何,到如今回頭試想真無趣!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