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0

納粹人體實驗

標籤:實驗倫理

1簡介

納粹人體實驗指的是二戰爆發后,德國醫生和醫學家在納粹集中營中所進行的以猶太人、吉普賽人、波蘭人以及俄羅斯和其他國家的戰俘為實驗對象非人道的人體實驗。

2實驗

指導人員向美國士兵展示一個從布痕瓦爾德集中營的囚犯移除的人體器官標本。
根據後續紐倫堡審判(en:Subsequent Nuremberg Trials)的起訴書,這些人體實驗包括以下內容:
骨骼,肌肉和神經移植實驗
大約從1942年9月到1943年12月拉文斯布呂克集中營進行實驗研究肌肉及神經再生和骨骼移植。實驗者在不被麻醉的情況被移除肌肉和神經,造成強烈的痛苦及永久傷殘。
結核實驗
為了測試人體是否先天擁有對結核的抗體以及研究結核疫苗,在諾因加默集中營研究人員將結核桿菌注射入囚犯肺部。約200名成年受試者死亡。1944年10月,親衛隊官員奧斯瓦爾德.波爾下令殺害結核測試中20名五歲至十二歲的猶太兒童,以防止盟軍找到結核病測試的證據。
芥子氣試驗
在1939年9月至1945年4月,薩克森豪森集中營和其他集中營進行化學武器的實驗,研究最有效治療芥子氣所造成的傷口的方法。實驗者將困犯暴露在芥子氣和其他糜爛性毒劑(如路易氏劑),造成嚴重的化學燒傷。受害者的傷口被測試,以找到最有效的治療方法。
海水實驗
在1944年7月至1944年9月左右在達豪集中營進行實驗,研究各種方法使海水變得可飲用。大約90個吉卜賽人沒有被提供食物,只能飲用海水,這使他們身體機能嚴重受損。在嚴重脫水的情況,一些人看見其它人舔剛被拖洗的地板,試圖飲用地板上的淡水。
毒藥實驗
1943年12月至1944年10月之間,在布痕瓦爾德集中營的實驗測試各種毒藥的效果。實驗者暗中在實驗對象的食物中施加毒藥。受害人會被毒死或直接被殺害,以進行驗屍研究毒藥的毒性。1944年9月,實驗對象被有毒的子彈槍殺,及受盡酷刑,造成大量死亡。
高海拔實驗
在1942年,在達豪集中營使用了至少200名囚犯,進行高海拔實驗,以幫助德國飛行員應對在緊急情況下彈射在高海拔地區的情況。囚犯被放在一個模擬在海拔高達2萬米(66000英尺)氣壓的低壓室。傳言指實驗中倖存者的大腦被活體解剖。200個實驗對象中,有80人當場死亡,其他人則被處決。

3道德邏輯

納粹人體實驗的道德邏輯是:普魯士精神導致德意志民族主義,民族主義滋生種族主義,種族主義形成種族優劣論,種族優劣論促生了主人道德和奴隸道德思想,在此基礎上,超人道德應運而生。

4倫理批判

德國納粹人體實驗嚴重違背了人類生命倫理的知情同意原則、生命價值原則、有利無傷原則,造成了大量實驗對象的死亡。納粹人體實驗得出了很多所謂的「科學數據」,現代醫學研究不能採用。這些數據和結果能不能採用,關鍵問題在於廓清科學需要與倫理原則的理論基礎,深掘這些數據和極端功利主義之間的內在關係。殘暴的德國納粹人體實驗嚴重違背了人類的倫理原則,導致了大量無辜生命傷害與死亡,任何強詞奪理的狡辯都是緣木求魚,毫無意義的。納粹醫生和醫學家必須為其暴行承擔應有的道德責任。隨著歲月的流逝,德國納粹人體實驗的醜惡行徑已經淹沒在無情的歷史洪流之中,但它給現在和將來留下的不僅僅是這些極有爭議的數據應用和道德責任問題,更多的是在科學技術發展成為時代進步標誌的今天,在諸如此類以極其不道德的技術手段獲得的數據面前,當倫理原則與道德良心受到劇烈的撞擊,要求直面回答技術與人誰更具有合目的性時,人類自身該如何抉擇。

5道歉

道歉的地點在一個有許多德國知名科學家和納粹屠殺倖存者都出席的座談會上。而座談會的地址,就是臭名昭著的「死亡醫生」約瑟夫·門格爾進行人體試驗的一個實驗室原址。青蔥的樹木下,早已找不到累累的白骨,但這卻無法抹去籠罩在每個與會者心頭的陰影。主持這個座談會的,是德國知名的馬克斯·普朗克俱樂部。這是一個政府資助的團體,其成員包括全德各界約3000名科學精英,其中很多是德國最知名的學者,也不乏諾貝爾獎金獲得者。而馬克斯·普朗克俱樂部的前身,就是創建於1911年的凱澤·威廉俱樂部,二戰期間,它旗下很多科學家淪為納粹的幫凶,製造了一個又一個慘絕人寰的歷史悲劇。
面對白髮蒼蒼的倖存者和一臉肅穆的科學家們,普朗克俱樂部主席胡貝特·馬克爾以沉痛的語氣表示,他對德國一些科學家「沒有阻止,反而提倡、從事了種族滅絕的罪惡,表示最深刻的悔恨、沉痛和羞恥」。承認過去是需要勇氣的,尤其是承認那段不堪回首的歷史。但胡貝特以他科學家的良知,拿出了這樣的勇氣。他在一再向受害者道歉的同時,坦然承認過去德國科學界的罪惡:當時一些德國頂尖的科學家「與納粹沆瀣一氣,為了個人的醫學目的,從事了違背人性的活動」。
在稍後接受美聯社採訪時,胡貝特表示,當他知道竟然就是這些頂尖的科學家提出了有「一個統治民族」的「罪惡理論」時,他感到無比震驚,「作為一個生物學家,我覺得實在難以接受……」他說,雖然戰後德國對大屠殺作了很多懺悔,但科學界卻一直沒有為自己丑陋的過去表示過什麼,因此他認為,現在是清除德國科學界恥辱的時候了,也只有這樣,才能將歷史真相告訴未來的人們。
胡貝特說,作出鄭重道歉,絕不是僅僅為了企求倖存者的原諒,「這是我們,也包括過去幾代人所拖欠的。真相終會大白於天下。」
胡貝特表示,他還原歷史的念頭,產生於20世紀五六十年代,當時,許多為納粹工作過的知識分子和官員,也包括許多優秀科學家,又成了德國的精英人物,但歷史卻沒有得到徹底反省。他說:「那時,我認識到很多都被隱瞞了,我很煩惱,現在,我處的位置使我可以做些事了。」
上一篇[Ghosts]    下一篇 [GACKPOID]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