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納粹大屠殺是納粹德國在第二次世界大戰中的民族清洗(種族滅絕)。猶太人大屠殺是二戰中最多人知道的暴行之一,在這次大屠殺中共超過600萬猶太人被屠殺。「Holocaust」是猶太人大屠殺英語和德語的名稱,此字是來自希臘語,意思是用火犧牲。

1解決方案

德國納粹黨在上台之前就提出了關於實現他們系統的種族主義政策的設想,在經過數年的制定之後,《猶太問題最終解決方案》(德語:Die Endl sung)和《東方總計劃》(德語:OST Generalplan)在1936年的紐倫堡納粹代表大會和1942年1月20日的萬湖會議中被制定並確定下來。這份兩份計劃書系統的闡述了納粹德國在整個歐洲的種族主義計劃和政策的基本綱要。這是一份涵蓋對納粹所視為的所謂「劣等民族」的所有國家和地區的民族進行種族滅絕的計劃書。
納粹在烏克蘭娘子谷製造的大屠殺

  納粹在烏克蘭娘子谷製造的大屠殺

在納粹德國進行他們「恢復大日耳曼帝國」的侵略戰爭中及完成之後,對西歐各國以及波蘭、烏克蘭、白俄羅斯和俄羅斯等地的種族滅絕政策。《猶太最終解決方案》規定了德國對這些地區所有所謂「最劣等」的猶太人的年輕人成為免費勞動力,其他的則必須被「肉體消滅」。《東方總計劃》規定了其餘的佔中、東歐地區超過5000萬人口「劣等」的斯拉夫人、吉普賽人和塞爾維亞人等民族的75%將以各種手段被屠殺和遷移至荒蕪地區,餘下25%的斯拉夫居民將被「日耳曼化」,並將他們當做為納粹所謂「高貴民族」免費工作的免費勞動力奴隸,他們中的大部分人將被禁止受到任何教育,甚至不能閱讀。
在二戰中,納粹通過包括槍殺、故意凍死、故意餓死以及毒氣等各種手段屠殺了超過600萬猶太平民和1100萬斯拉夫、吉普賽和塞爾維亞平民(其中被有計劃屠殺的只有400萬人左右)。其中僅在蘇聯就包括700多萬蘇聯平民(他們沒有被統計進平民被屠殺的數字里去)和300多萬蘇聯戰俘被屠殺。

2最終屠殺

對猶太人的屠殺
德國在1939年9月1日入侵波蘭而在歐洲爆發第二次世界大戰以後,不單是納粹黨的反猶太政策極端化,而且這些政策亦伸展到德國佔領的地方。
德國在1939年9月尾并吞了波蘭以後,納粹德國將它們國內和奧地利的猶太人集中在波蘭的內陸﹐稱為「普通政府」的地區。猶太人被放置在「強制性猶太人居住區」之內。最大規模的「強制性猶太人居住區」位於華沙。在納粹征服波蘭一年以後,即1940年秋末,黨衛隊把約40萬猶太人趕到一起,用一堵高牆 把他們圈禁在那個中世紀古老的猶太人隔離區里,它的周圍將近2英里半長,1英里寬,同華沙其他區域隔絕。在正常的情況下,這個地區只能住16萬人,因此這時就擁擠異常。但 這還只是最起碼的困難。總督弗朗克甚至連僅夠勉強維持一半人活命的食物也拒絕發給。 還不準猶太人離開這個封鎖區,違者一經發現,就當場格殺勿論。繼低地國家,法國,波羅的海國家和南斯拉夫被納粹德國佔領,更多猶太人處在納粹德國的控制範圍內。
墨索里尼與希特勒

  墨索里尼與希特勒

由1941年6月22日,德國偷襲蘇聯開始以後,德國蓋世太保跟隨德軍,對住在蘇聯鄉區的猶太人作出大規模的大屠殺。蓋世太保最初的殺人方法是用手槍射殺,然後把他們的屍體埋葬在萬人坑裡面。但是柏林想出了更有「人道」的殺人方法來減低秘密警察的壓力。這個方法是用毒氣殺人。初時秘密警察只用汽車的廢氣來殺猶太人。但是在1942年起德國採用了氰化氫氣(Hydrogen Cyanide Gas)來有效地殺死最多猶太人。
在1941年12月,德國在波蘭興建6個殺人的集中營。當中的地點包括奧斯威辛和特雷布林卡。這些地點被選擇的原因是它們都是鐵路的交匯點,以及它們都不是軍事上重要的地點。所以,納粹黨可以秘密地進行這個殺人計劃。
1942年1月20日的萬湖會議,落實「猶太人問題的最後解決方法」以後,納粹德國開始用這些集中營來殺猶太人。通過貨車車廂,猶太人被運到這6個殺人的集中營。在奧斯威辛集中營,被運到的猶太人會經過一個挑選過程。可以做苦工的男性會被送到苦工營,而其他的會被送到毒氣室。被送死的猶太人以為他們是被送到浴室,但是入到浴室的時候,他們才知道浴室的蓮蓬頭只會放出毒氣。其他的集中營只有殺人的任務而沒有苦工營的。
希臘是猶太人遇難比例最高的國家之一,7.7萬希臘猶太人只剩下10000餘人,死難比例高達 80%,其中大部分是被送到奧斯威辛和貝爾根—貝爾森滅絕營后處死的。
南斯拉夫原有 75000猶太人,主要遇害於戰爭前期。德國、義大利、匈牙利和保加利亞瓜分了南斯拉夫領土。只保留了一塊「克羅埃西亞自由國」,德國推行了親克抑塞的政策,將塞族人和猶太人送往奧斯威辛,僅剩下24名倖存者。
羅馬利亞將猶太人一批批地送往波蘭的滅絕營,戰前羅馬利亞猶太人有75萬,戰後只剩下不到40萬人。
1943年8月德軍開進「保護國」丹麥首都哥本哈根,解除了丹麥軍隊的武裝,將國王軟禁,逼迫丹麥政府辭職。並準備在一夜之間將丹麥總共7000多的猶太人一網打盡。德國保安總局駐丹麥頭目瓦爾納·貝斯特博士將消息透露給德駐丹麥海軍武官喬爾戈·杜克維茨,杜克維茨再將這一消息通知給同情猶太人的丹麥社會民主黨。丹麥上上下下立即行動,展開全民性救援,將猶太人隱藏起來,一批批乘小船送往瑞典,使德軍大搜捕時只抓到近五百名老弱病殘的猶太人。 500人被送到特萊西恩施塔特集中營后,丹麥政府還不斷向德國方面詢問他們的下落,丹麥的紅十字會派出代表團去集中營探視。1945年 4月納粹毀滅該集中營時,丹麥紅十字會人員搶在屠殺者之前將剩下的丹麥猶太人救了出來。
斯洛伐克戰前有 137000猶太人,共有11萬人死難。1942年3月至10月的首輪屠殺中,有 57000名猶太人死於奧斯威辛滅絕營,斯洛伐克當局積極配合屠猶,甚至許諾德國兵每抓一個猶太人可得資金 500馬克。1944年10月,艾希曼最得力的助手阿洛伊斯·布倫納將剩下的猶太人全部送進奧斯威辛滅絕營。
被列為世界文化遺產的奧斯維辛集中營至少目睹了140萬囚犯的死亡,其中大約80%-90%是猶太人。第二大集中營特雷布林卡有87萬人死亡。貝爾塞克集中營則有60萬人死亡。當盟軍解放諾德豪森集中營時,在集中營內部發現的尚未埋葬的屍體就達到20000具!由於在德國境內發現的集中營死難者數量過於龐大,盟軍不得不征伐德國居民去埋葬這些屍體。現場的慘狀足以讓所有正常人的精神崩潰。
納粹在波蘭槍殺平民

  納粹在波蘭槍殺平民

截至1945年5月8日德國投降,在整個歐洲共有900萬到1100萬人被有計劃地屠殺(不包括戰死者和德軍隨意的戰時屠殺),其中600萬是猶太人。受害的人民做出了英勇的反抗,其中包括1943年的華沙猶太人隔離區起義和1944年的華沙起義。直到納粹德國滅亡前夕,希姆萊仍然強調要把猶太人整體從地球上消滅掉。如果納粹取得了戰爭的勝利,無法無天的大屠殺很可能將在地球的每一個角落進行到底。
在1944年,當德國知道它們的氣勢已盡的時候,它們加快集中營殺人的速度。當中包括被德軍佔領的匈牙利。

3東方屠殺

對平民的屠殺
根據保守估計,納粹政權在佔領波蘭期間屠殺了20萬波蘭人(不包括居住在波蘭的猶太人)。其中大多數是波蘭的大學生、教師、大學教授、軍官和工人,這些人大多在未經審判的情況下以「危害治安」為由被殺害。1944年的華沙起義失敗后,德軍開始在撤離波蘭時沿途無差別的屠殺波蘭人,這使得戰爭倒數第2年波蘭成為平民死亡率最高的中歐國家。
僅僅因為在納粹理論中被列為劣等民族,至少60萬塞爾維亞人和22萬吉普賽人在納粹德國的佔領區中被屠殺。僅在南斯拉夫的首都貝爾格萊德就有超過10萬塞爾維亞人被集中的有組織屠殺。
1941年6月22日,納粹德國進攻蘇聯。當月末,德軍就在烏克蘭基輔附近製造了娘子谷大屠殺,兩天之內共殺害了至少3.4萬猶太人以及其他當地居民。在隨後的一個月內,10萬多蘇聯平民喪生於娘子谷。
被納粹絞死的蘇聯平民

  被納粹絞死的蘇聯平民

1942年7月4日,納粹德軍佔領塞瓦斯托波爾。在隨後的三個月內,德軍將克里木14多萬平民不分老幼塞進船里再開炮將其擊沉,對企圖游上岸的倖存者開槍掃射,不留一個活口,在德軍佔領克里木期間共有25萬平民被屠殺。
在波羅的海沿岸地區,一共有60多萬蘇聯平民被納粹德國折磨致死,其中有許多人被焚屍滅跡。僅在立陶宛的波納利鎮上就有8萬名蘇聯平民被集中屠殺。
50萬蘇聯平民在斯大林格勒地區中被德國軍隊殘酷的殺害。很多情況下德軍會在撤離他們新佔領的村莊時用炸藥將依然在使用的住房炸毀,裡面的居民不準出來不然就會被視為「抵抗」而殺害。同時為了搶奪糧食和物品,隨意槍殺當地居民也成為對於德軍司空見慣的事。德軍在佔領區大批的強征蘇聯婦女作為軍妓的行為(一般認為至少有300萬蘇聯婦女被德軍強姦)導致的當地居民抵抗更加重了當地受害者人數的劇增。
以「反德游擊隊」名義在蘇德戰線後方的德國佔領區進行的屠殺則更加令人憤慨。為了邀功,在蘇聯的德佔領區的德軍駐防部隊經常以「清剿游擊隊」的名義對村莊和城鎮的蘇聯居民不分男女老幼的胡亂逮捕然後處決,隨後德軍會將這些遇害者作為「游擊隊」和「抵抗分子」的人頭而去上報戰功。這種野蠻行為至少導致200萬蘇聯居民被屠殺。事實上這些只是納粹在蘇聯進行屠殺活動的冰山一角,二戰中至少700萬蘇聯平民死在納粹的槍口下。
1945年年初在希特勒的命令下,德國境內外大部分集中營關押的囚犯,像羊群一樣被趕上路。倉促間,集中營的看守甚至不給囚犯收拾行李的時間——儘管他們的個人物品少得可憐。許多人在從事完繁重的勞動后便直接上路了。據史學家丹尼爾·布拉特曼的新作《死亡行軍:納粹種族屠殺的最後階段》介紹,共有50萬名來自德國境內外集中營的囚犯被迫進行「死亡行軍」,有25萬名囚犯在遷移過程中死亡。
除了種族滅絕,納粹還根據宗教信仰、政治觀點、身體和精神狀態來對異己者進行有計劃的消滅。在納粹統治下的整個歐洲,大約有100萬到150萬政治犯被消滅,其中許多是共產黨人或社會黨人;羅馬天主教徒也是受害最深重的群體之一。針對殘疾人和精神病人的屠殺則更令人髮指,納粹宣傳材料聲稱每個精神病患者要消耗60000帝國馬克的資源,最好的方法是將其消滅。僅僅從1939年到1941年,就有大約10萬名弱智人和精神病患者被殺害,其中大部分是德國人;零散被殺害的精神病患者可能超過4萬人。最後,納粹還有組織地殺死了5000到15000名同性戀者,因為這在他們看來是不可接受的性取向。
納粹的種族法
從1936年到1944年,納粹政權制定了一系列種族歧視的法案,它們被統稱為《種族法》。希特勒實行的種族滅絕的大屠殺是由殺害德國本國的殘疾人開始的。德國殘疾人在人種上也是「雅利安」人,但卻被納粹視為「劣等人」,後來納粹將「劣等人」的範圍擴展到吉卜賽人、猶太人以及其他非「雅利安」人。
為了保持德意志血統的純潔性,清理德意志的基因庫,將「人類不平等」這一思想制度化,納粹實行了一系列的措施。1933年7月納粹政府頒布了《防止具有遺傳性疾病後代法》,即絕育法,主張對患有各類精神和肉體疾病的病人實行強制絕育;1933年11月頒布《反危險慣犯法》和《安全和改革措施法》,授權將反社會者關進國營醫院,對性犯罪者實行閹割手術;1935年9月頒布《帝國公民法》和《德意志血統和尊嚴保護法》,二者統稱紐倫堡種族法,正式在法律上排斥猶太人、吉卜賽人、黑人;1935年10月頒布《保護德意志民族遺傳衛生法》,即婚姻衛生法,要求對整個人口進行甄別審查,防止患有「遺傳性退化疾病」的人結婚。短短兩年間,德國因「缺陷」而被強制實行絕育的人數竟高達5萬。
納粹大屠殺
1938希特勒授權實施一項屠殺身心殘疾嬰幼兒的「兒童安樂死計劃」,該計劃的受害者約為5000人。1939年希特勒啟動了屠殺成年殘疾人計劃。納粹醫生和醫院院長公然叫囂:「解決精神衛生領域問題的方案必須是一個能夠消滅這些病人的方案」,「如果你們醫院的病人太多,把他們打死好了,這樣你們就會有地方了」。1939年10月希特勒簽署了一份文件,文件稱:「一些根據人道判斷被確認為不可治癒的病人在確診后准許被實施慈悲死亡。」根據納粹專門執行安樂死的機構統計,70273人被「消毒」。根據這份統計,在未來10年內安樂死的執行可為帝國節省885439980馬克,13492440公斤肉類和香腸。殘疾人安樂死的計劃進一步在德國佔領區擴大實施,大規模屠殺吉卜賽人和猶太人,這就是前文提到的進行所謂「最終解決計劃」,在整個執行計劃的過程中,被納粹殺害的無辜平民達600萬人以上。
屠殺
烏斯塔沙隸屬克羅埃西亞,二戰期間為納粹傀儡「克羅埃西亞獨立國」的武裝組織,納粹德軍的走狗,偽軍;德國人上台後就對塞爾維亞人大開殺戒,做法十分殘忍。戰後烏斯塔沙被南斯拉夫人民政府審判懲處,絕大部分烏斯塔沙分子被南斯拉夫人民軍槍決或勞教;幾個頭目逃亡到了國外,但最後基本都死於南斯拉夫特工之手。
烏斯塔沙於1929年4月20日在保加利亞的索菲亞成立,其目標是讓克羅埃西亞由南斯拉夫獨立,其領導人巴維里契(Ante Pavelich)與墨索里尼的義大利法西斯黨有密切關係,並且領取其津貼。1941年德國與義大利進攻南斯拉夫,烏斯塔沙組織的軍隊便趁此時宣布克羅埃西亞獨立,並成立克羅埃西亞獨立國,並加入軸心國陣營。而且烏斯塔沙組織也受到天主教會的支持。
烏斯塔沙的標誌是一個大寫的印刷體字母「U」。這個標誌很容易被到處粉刷。它的一個變體是在頂上加一個「+」號,意為十字架。
克羅埃西亞人屠殺塞爾維亞人

  克羅埃西亞人屠殺塞爾維亞人

烏斯塔沙當時信奉納粹的意識形態。他們的目標是建立一個種族上的「純」克羅埃西亞,並且視生活在克羅埃西亞與波黑的塞爾維亞人為他們的主要障礙。這樣,1941年5月,烏斯塔沙政府部長米勒·布達克、米爾柯·普克、密洛凡·詹尼茨等人宣布了烏斯塔沙的目標:在克羅埃西亞獨立國境內,三分之一的塞爾維亞人必須改信天主教;在克羅埃西亞獨立國境內,三分之一的塞爾維亞人必須被驅逐出境;在克羅埃西亞獨立國境內,三分之一的塞爾維亞人必須被徹底消滅。
納粹意識形態同時也帶來的一個小問題:克羅埃西亞人本身是斯拉夫人,這樣按照納粹的標準,他們自己反而成了劣等種族。為此,烏斯塔沙的理論家們不得不編造一套理論用來證明克羅埃西亞人起源於「非哥特文化」,從而使自己步入雅利安人的行列。
烏斯塔沙領導層的家庭成員中有猶太血統或塞爾維亞血統的,會被授予「榮譽雅利亞人」的頭銜。但是,一些低級別的烏斯塔沙分子不得不依靠殺害自己的塞爾維亞妻子或孩子來證明自己的忠誠。
烏斯塔沙把斯拉夫穆斯林看成穆斯林克羅埃西亞人。和塞爾維亞東正教徒不同的是,穆斯林並不受迫害。他們有的參加了烏斯塔沙的克羅埃西亞國防軍,有的參加了烏斯塔沙的種族清洗活動,甚至還有的參加了納粹德國黨衛軍,組成了黨衛軍第13「聖刀」志願山地師(克羅埃西亞第一師)和黨衛軍第23「短劍」志願山地師(克羅埃西亞第二師)。烏斯塔沙政府甚至把薩格勒布的一座前博物館改建為清真寺。
除此之外,烏斯塔沙反對工業化和民主化。
據說烏斯塔沙政權在二戰期間從塞爾維亞人和猶太人那裡掠奪了價值3億5千萬的黃金。大約1億5千萬被英軍截獲,但是,剩餘的2億到達了梵蒂岡,並且至今依然存貯在梵蒂岡銀行里。儘管在某些方面受到了來自梵蒂岡的壓力,但美國加利福尼亞法院仍然授權審理此案,並依法否認自身的這一行為越權。
1945年烏斯塔沙被由鐵托率領的人民軍擊潰,克羅埃西亞再度併入南斯拉夫。
烏斯塔沙組織雖然達成了克羅埃西亞的獨立,但是烏斯塔沙政權卻同時殘酷地鎮壓塞爾維亞人、猶太人和吉普賽人,根據統計,烏斯塔沙建立超過十個集中營,殺害達九萬三千人;但是塞爾維亞人的切特尼克組織也殺害不少克羅埃西亞人,這都是導致南斯拉夫族群問題進一步惡化的歷史原因之一。

4數據統計

屠殺地點統計
蘇聯紅軍是最先抵達主要納粹集中營的軍隊,他們於 1944年7月到達波蘭境內盧布林 (Lublin) 附近的馬伊達內克(Majdanek) 集中營。震驚於蘇軍閃電般的推進速度,德國人企圖毀掉這座集中營以隱藏大規模屠殺的證據。用於焚燒被屠殺囚犯屍體的焚屍爐被集中營看守付之一炬,但他們在匆忙的撤退中卻忘記了破壞毒氣室。1944 年夏,蘇軍開到貝爾賽克 (Belzec)、索比堡 (Sobibor) 和特雷布林卡 (Treblinka) 屠殺中心。但是德國人在 1943 年便拆除了這裡,當時大多數波蘭猶太人慘遭殺害。
1945 年1 月,蘇聯軍隊解放了規模最大的滅絕營和集中營 — 奧斯威辛。納粹強迫奧斯威辛集中營的大部分囚犯向西行進(即後來眾人皆知的「死亡行軍」),等蘇軍士兵進入集中營后只發現營內僅剩下幾千名虛弱的囚犯奄奄一息。有充足的證據證明德國人在奧斯威辛集中營中進行了大屠殺。撤退的德國人已破壞了集中營內的大多數建築,但在剩下的幾座倉庫內,蘇軍士兵發現了屬於受害者的物品。例如,他們發現了數十萬套男士服裝、超過 800,000 套女士套裝以及 14,000 多磅的人類頭髮。
奧斯威辛集中營中倖存下來的兒童

  奧斯威辛集中營中倖存下來的兒童

在之後的幾個月中,蘇軍還解放了波羅的海諸國和波蘭境內的其他一些集中營。德國投降前不久,蘇軍相繼解放了施圖特霍夫 (Stutthof)、薩克森豪森 (Sachsenhausen) 以及拉文斯布呂克 (Ravensbrueck) 集中營。
1945 年 4 月11 日,即納粹從德國魏瑪(Weimar) 附近布痕瓦爾德 (Buchenwald) 集中營撤退幾天之後,美軍便解放了這座集中營。集中營解放當天,一個地下囚犯抵抗組織控制了布痕瓦爾德 (Buchenwald) 集中營,以防止正在撤退的集中營看守再施暴行。美軍解放了布痕瓦爾德 (Buchenwald) 集中營內超過 20,000 名囚犯。他們還解放了朵拉 – 米特堡 (Dora-Mittelbau)、浮生堡 (Flossenbuerg)、達豪 (Dachau) 以及毛特豪森 (Mauthausen) 集中營。
英軍則解放了德國北部的一些集中營,其中包括諾因加默 (Neuengamme) 和貝爾根 - 貝爾森 (Bergen-Belsen) 集中營。英軍於 1945 年 4 月中旬進入策勒 (Celle) 附近的貝爾根 - 貝爾森 (Bergen-Belsen) 集中營。他們在集中營中發現了大約 60,000 名仍然活著的囚犯,其中大多數人都因身染斑疹傷寒,身體狀況十分糟糕。在被解放后的短短几周內,他們中便有超過 10,000 人死去,這都是長期遭受虐待和疾病折磨所致。

5原因反思

迄今為止,關於納粹的興起和大屠殺的發生原因有幾種解釋。認為希特勒的國家社會主義的思想體系主要是針對俄國的布爾什維克。這種看法的代表是德國的歷史學家恩斯特· 諾爾特。他認為俄國十月革命以暴力消滅資產階級的行動使德國的上層社會感到恐懼,又因 為其領導人中不少是猶太人,故而激發起德國的反布爾什維克浪潮和反猶情緒,最後導致了大屠殺。就是幾年以前因一部《希特勒心甘情願的打手》而名噪一時的美國青年歷史學家丹尼爾 ·戈德哈根。他認為,大屠殺的根源只要到德國的歷史傳統中去找就夠了。德國從馬丁路德的宗教改革以來就有反猶傳統,只是希特勒把其推到了極致。簡言之,他認為,反猶就是 一種「德國病」。
除上述幾種片面看法外,更值得注意的一種傾向是,相當多的學者把大屠殺當作歐洲文明發展進程中的一次例外,沒有或不願意認真地從歐洲文化本身去尋找根源。漢娜·阿倫特是少數幾個要從這裡去研究和反思大屠殺的學者,她曾經指出大屠殺與歐洲的帝國主義、殖民主義傳統有繼承關係。
把大屠殺發生的深層根源解釋得相當透徹的是恩佐·特拉維爾索。這位1957年出生在義大利、法國亞眼的儒勒·凡爾納大學教授政治學和當代史的學者,在其新著《現代性與暴力》中一針見血地指出,大屠殺不是西方文明的對立物,而是西方文明本身的一個「貨真價實的產品」。希特勒本身沒有什麼獨特的發展,他的國家社會主義的思想體系中種種理論,諸如反猶、「生存空間」、種族主義等等,在西方文明發展進程中都能找到根源,希特勒不過是把它們集中起來而且推向極端而已。因此,特拉維爾索把他的著作的副標題定為「納粹恐怖暴行的一個歐洲譜系學」。他認為納粹大屠殺來源於歐洲文化中固有的排他性,納粹主義是其極端化的直接表現。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