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索特薩斯,Ettore Sottsass是二十世紀後期義大利設計的顯貴。作為八十年代早期孟菲斯小組的創始人,他也為奧利維蒂公司設計了一系列符號式的電器,就像漂亮的玻璃和陶器。

1 索特薩斯 -個人履歷

  1917 出生於奧地利茵斯魯克,父親是義大利建築師,母親Antonia Peintner是奧地利人。
  1929 全家移居都靈,Sottsass在那兒學習建築。
  1936 獨自去巴黎旅行。在里昂的一家小旅館過了三天,僅靠兩關罐頭食品維持。
  1939 從都靈大學建築系畢業,參軍。在一所集中營度過了二戰。
  1945 回家為父親工作。1946年移居米蘭,舉辦展覽,為DOMUDS雜誌撰稿。開始他的建築與工業設計實踐。
  1956 到紐約旅行一個月,在George Nelson 工作室工作。回到義大利,開始為Polotronova 公司設計傢具。
  1958 分配到奧利維蒂新的電器部門做設計顧問。
  1959 完成Elea 9003計算器、設計Tekne 電動打字機。
  1961 去印度旅行三個月。在米蘭因為奇怪的病症住院,奧利維蒂送他去美國治療。
  1965 設計了受流行文化影響的「totem」陶器和受件層壓塑料的「superbox」柜子。Sottsass 稱它們為「瘋狂物」。
  1967 和Allen Ginsberg 創辦了壁畫藝術雜誌。
  1970 情人節打字機贏得了大家的喜愛。Sottsass 指導的廣告對情人節在全世界的流行起了重要作用。
  1972 在義大利,紐約現代博物館作了:新家庭風景線的展覽。
  1973 和Archizoom,Superstudio一起創辦了Global Tools design school 。
  1978 和Alessandro Mendini,Andrea Branzi一起作為Alchymia工作室在米蘭傢具展展出。
  1980 離開Alchymia后,他組建了新的小組,孟菲斯。
  1981 將近2,000 人參觀了孟菲斯米蘭展覽的開幕會。Sottsass 及其合伙人事務所在那年開業。
  1985 宣布離開孟菲斯。回到建築的Sottsass 事務所完成了許多工業設計項目。
  2000 Sottsass事務所涉及了米蘭新機場。

2 索特薩斯 -人物生平

  Sottsass1917年出生在奧地利的因斯布魯克——他母親的故鄉,他從小就註定要成為一位建築師。他父親在1929年移居都靈,因為那兒有全義大利最好的建築系,老Sottsass希望他的兒子在那兒學習。雖然喜歡畫畫,Sottsass還是沒有辜負父親的期望,在1939年獲得了建築學文憑。
  畢業后不久他就被義大利軍隊徵召,並在南斯拉夫的一個集中營度過了二戰中的大部分時光。「這場戰爭中沒有任何激動人心和有趣的事,」Sottsass寫道「我從中沒學到任何東西,純粹是浪費時間。」
  戰後,他和父親為住宅項目工作直到1946年移居米蘭組織一個手工藝展。接下來的十年裡,Sottsass繼續追逐著繪畫的激情,為Domus(一本藝術和建築的雜誌)寫作,設計舞台並找到一個機會從事建築和工業設計。
  1956年,Sottsass和第一任夫人Fernanda Pivano去紐約旅遊。「這兒像級了弗利茲1926年電影里的大都市:每個人都行色匆匆,沒有汽車鳴笛,」他回憶道,「真是不可置信,事實上,我的觀念徹底改變了。」他在旅途中受委託設計一系列陶瓷,這從工業設計中獲得靈感要比從建築中獲得的多,他在美國設計師喬治·尼爾森的工作室里工作了一個月。

3 索特薩斯 -成就

回到義大利

  回到義大利后,Sottsass同意出任Polotronova(一家佛羅倫薩傢具公司)的設計顧問。1958年他成為義大利奧利維蒂公司新成立的電器部門的顧問角色。僱用Sottsass的是阿德里亞諾·奧利維蒂——公司的創建者。在和工程師馬里奧·周合作下,他們創造了一系列劃時代的產品,不但在技術上是創新,還有美學上的吸引力,這要歸功於Sottsass對流行藝術和披頭文化的鐘愛。他們在1959年因為Elea 9003計算器聲名鵲起,還有革命性的奧利維蒂的第一台電子打字機Tekne,運用了Sottsass優雅的圓角。 六十年代

  從六十年代開始,Sottsass到美國和印度旅行,但他仍然是義大利先鋒藝術家的中心人物並繼續為奧利維蒂公司設計劃時代的產品,直到他設計了鮮艷的紅色和深紅色塑料外殼的1970情人節款打字機——他稱它為「打字機中的明珠」。但後來Sottsass否定了這個設計「它太顯眼了,就像一個女孩穿著超短裙,抹著濃妝,它還是太像一件圖形化的產品」。他的傢具設計也一樣有影響力:在六十年代中期為Polotronova設計的塑料壓制的「superbox」柜子。1972年,Sottsass的可移動多功能玻璃纖維傢具風靡義大利:紐約現代藝術博物館作了題為「新家庭風景線」的展覽。七十年代晚期

  七十年代晚期,Sottsass在Alchymia工作室工作,這裡包括了一批前衛傢具設計師,如亞利桑德羅·蒙蒂尼和安德魯·布蘭西,他們在1978年的米蘭傢具展作了展覽。兩年後,六十歲的Sottsass,布蘭西和蒙蒂尼分道揚鑣,組織了新的團隊孟菲斯,它包括大約20多位合作者,這其中有盧奇,桑頓,Thun和帕斯奎。
  孟菲斯將Sottsass在六十年代的實驗(從superbox開始)的主題具體化。明亮的色彩,通俗的圖形,廉價的材料(如壓制塑料)。這次他們作為設計行家抓住了媒體的目光,孟菲斯(這個名字來自Bob Dylan的一首歌)也被普遍認為是傢具設計師。對那個時代的年輕設計師來說,孟菲斯是一盞明燈,把他們從枯燥的理性主義中解放出來,使他們採用一種更靈活,概念化的設計方法。孟菲斯的作品在世界各地展出,直到Sottsass於1985年退出小組。 Sottsass及合伙人事務所

  從那時起,Sottsass把精力都放在了Sottsass及合伙人事務所上,這是一個建築與設計的團隊,其中包括一些前孟菲斯的成員和其他年輕的合作者,包括工業設計師詹姆斯·埃文和建築師約翰納·格萊萬斯。

4 索特薩斯 -個人作品

  Sottsass在1985年重回建築,當時他接到了Esprit連鎖店的設計委託。他後來設計了一些私人住宅,包括工業設計師大衛·凱利的家,也有公共建築,如米蘭的馬爾佩薩機場。Sottsass及合伙人事務所也為蘋果,NTT,飛利浦和西門子工作,Sottsass當時也繼續著自己在玻璃和陶器上的藝術創作。作為義大利在20世紀後期受人尊敬的設計前輩,Sottsass仍是許多年輕設計師的偶像,就像羅南和埃爾萬·波洛列,因為他的作品的跨度和質量。

5 索特薩斯 -「瓦解過去」

  Ettore Sottsass走到哪都帶一個照相機,拍下他所看到的一切。門,神廟,廚房,公告牌:他無所不拍。他在南美的12天旅途中拍了1780張照片,他出版了一本「門的圖片」的書,隨後幾年他拍下了和他女人睡過覺的每一座賓館的大門。
  在馬賽,Sottsass剛想抓拍一個理髮店招牌的時候被迫放下了照相機,因為那是個偷渡妓女的窩。在埃及,他在拍一個腐爛的窗的時候遭到警察逮捕,因為那是警察局的窗戶。「普通的人(包括警察)不願意麵對物體最終會腐爛這樣的事實。」他後來寫道「我相信未來在過去被徹底瓦解后開始,這樣的過程最後反映到灰塵和鄉愁上。」
  Sottsass把它的一生都貢獻到瓦解過去上,作為藝術家,建築師,工業設計師,玻璃設計,出版者,理論家和陶藝家。他的過去就是他的爸爸——一位理性主義教條者。Sottsass的父親是一位傑出的義大利建築師,雖然有這樣的父親,Sottsass卻有和他相反的設計傾向:「當我還是小孩,我聽到的全是功能主義,功能主義,功能主義,」他有一次回憶「這不是全部,設計還應該敏感和令人激動!。」
上一篇[鐵蛋]    下一篇 [聯合國志願人員組織]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