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紫之上的身份。原本乃藤壺女官的兄長之女,本命若紫。后被源氏愛名為「紫之君」,這是在源氏物語的漫畫《源氏今生月下情》裡面所提到的。在很小的時候紫上就被源氏所收養。因為家中生母亡故,生父娶妻生子,害怕繼母虐待女兒便送到山上佛教修道所寄養(典型的妻管嚴不負責任的作孽行為)。在紫姬八歲以前都過著無憂無慮的生活,但是在見到源氏的那一刻命運發生了改變。


  源氏的繼母疼藤壺皇妃病故,源氏便一直渴望喜歡的女子能夠再度的回到她的身邊。生活從原本的大起大落、甜甜蜜蜜這樣悲哀而又歸為平淡,源氏總是覺得不甘。雖心口不一,但是卻一直想接近和皇妃相像的對象。在源氏無聊的四處閒遊的時候,又一次到了佛院祈福,想要和喜歡的人再續前緣。就在那山寺的風景優美的後山上,一個七八歲少女正在那裡給小麻雀們餵食、和它們嬉戲追逐著取樂。源氏第一眼就被這個少女吸引了,她雖無藤壺的成熟,但卻也想藤壺十四歲剛入宮闈之時天真爛漫。更加可喜的是,這位少女長相竟與那死去的情人幾乎一模一樣。於是在女孩子回到房間裡面的時候,源氏不顧周圍人的勸阻執意把熟睡中的她抱走。生父也礙於源氏太子的地位而不敢輕舉妄動,只好自認倒霉了。於是,便有了下面的那些事。


  紫之上,源氏物語中的女主角之一,是一位美麗溫順的女子.


  紫之上是源氏一手教養出來的,源氏教養的核心內容是順從和對他的無所保留。他很得意自己的教育成果,甚至在紫之上死後還想:「從幼年起,無論何事,凡我心中不喜愛的,她從來不做。」但事實上紫之上在後期對源氏已不能暢所欲言,是有所保留的;她在嫉妒、出家、死亡的事情上也是自己的主張,從某種角度說,對源氏也是不順從的。


  書中對這種轉變過程給予了充分的描寫和說明。紫之上從少年的天真爛漫,對嫉妒的無知無識到期間的憂心忡忡,神色大變,以至最後的「滿懷妒恨」,痛苦絕望。只不過象紫之上這樣的女人,嫉妒起來不是無休無止的怨恨,更多的是委婉含蓄,委屈自己,以至最後漸漸枯萎,自我消亡罷了。


  那麼,她的憂傷從何而來的呢?從外人眼光看,紫兒被源氏盜取到二條院西殿,就是掉進了福坑裡一樣。源氏自己就曾這樣教育紫之上「你跟了我,好比在父母保護之下的深閨長大起來一樣,這等安逸是別人所盼不到的,即此一端,便見得你的命運比別人好」,但紫之上的感受是:「誰知我心中一向懷著難於堪忍的痛苦呢」? 是當時社會環境對一個賢惠女人的要求,加上源氏主人加恩人的身份使紫之上一直隱忍著她的不滿和憂傷而已。


  源氏從沒有給紫之上安全穩定的感覺。紫之上甚至羨慕小說故事中的女子,「每個女子總是歸附一個男子,生活遂得安定。只是我的境遇奇怪,一直沉浮飄蕩,不得安寧」。源氏的用情不專是紫之上心中的一塊心病,源氏從沒停止對女性的追逐,他對紫之上的多次解釋並不能消除他行動上給紫之上帶來的心理壓力,他的愧疚也不能使他的追逐停止。他的行為就象一個無賴的小孩,人前一味地表白自己的清白和後悔,背地裡卻依舊我行我素。所以當源氏指責紫之上:「你又嫉妒了!是誰教你的,不得而知。」紫之上回答:「我是什麼時候學會嫉妒的呢?正是你教我的呀!」


  仔細分析,源氏對紫之上是有要求的,源氏的愛其實有著很高的先決條件,決不是父親對女兒的愛那麼單純無私。他首先要求紫之上待他如父親,百依百順。少許的異樣,都視為美中不足。有一次,因為明石姬的事情,紫之上心中不快,便把身子轉向一旁,茫然地望著別處,表示我自為我。這給了源氏極大的刺激,「連這個人也和我兩條心腸,真教我傷心呵!」他是不是覺得自己把紫之上教養大,紫之上不應該有自己的情感,她不再是個獨立的人了?更讓人難以做到的是,紫之上在百依百順的同時,還要寬厚地接納源氏的一切,也就是說,紫之上要做到女兒般的順從,同時還要有母親般的寬厚。女兒不必對父親的內心情感負責,而紫之上要承擔源氏的一切心理問題,容納他的一切。他把一切都告訴紫之上,在紫之上哪裡求得理解和認可,每次都帶著傾訴后的平靜和安寧出去找別的女人。源氏沒有意識到他的強人所難給紫之上造成的心理壓力和無端傷害。紫之上不是花散里、未摘花,只要給個好臉色,只要能夠吃飯穿衣,在源氏的眾多妻妾中苟且地安居一隅就心滿意足;紫之上也不是明石姬,她沒有那樣的城府和心機,不知道順應時勢,她原本就是心直口快、真誠執著的人,是教養和性格使她不能象雲居雁那樣哭鬧行事。也許世上的風流浪子有著同樣的心理和思維定勢,記得中國的張愛玲和胡蘭成的戀情也大致如此。當胡蘭成在外面有了別的女人時,他所作的和源氏對紫之上作的差不多,他大言不慚地說,我和愛玲的感情只應天上有,世俗的情感是無法破壞的,他甚至把自己追逐其他女人的過程寫給張愛玲看,瀟洒豁達如張愛玲也和紫之上一樣不能忍受,其實是稍有平等意識和感覺的人都不會忍受的吧?


  源氏和紫之上的內在衝突是兩種愛情理想的衝突。源氏在一夫多妻制度的社會中生活的如魚得水,他儘管有煩惱,有自我悔恨,因為他象賈寶玉一樣,畢竟有別於那些低俗無賴式的惡棍和俗物;但和紫之上心中期望的彼此忠誠相守的愛情理想相差千里,在那個社會中,紫之上無法理直氣壯地大聲說出自己的想法,更沒辦法要求源氏,但在心底這一點始終不肯妥協,結果是她太疲倦和痛苦絕望了,她只能退卻,最可憐的是她連退的地方都沒有,她沒有娘家,沒有朋友,因此她想到了出家,當這一點也不能實現的時候,她只好死了,書中沒寫她有什麼病,只是心底的痛苦和絕望使她最終象花一般枯萎了。


  在那個時代,完美幸運如紫之上命運也不過如此,更幸福的人是找不到的,也許只有時代變了,婚姻制度變了的今天才能找到幸運的人吧?今天的女性起碼不致於象紫之上那樣無助和無路可退,真感謝紫式部寫出了美麗哀愁、讓人心痛的紫之上形象,是紫之上那樣的女人用美和善、甚至用自己的生命喚醒了象源氏那樣的人的忠誠本能和良知,也正是千萬個紫之上的毀滅讓人意識到那些不合理現象和婚姻制度,雖然代價太大了。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