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細野正文是日本人,生平經歷過泰坦尼克號巨輪事件,因此而出名。在泰坦尼克號沉沒之際,船上所有男性必須讓位與女性乘船逃生,而恰恰此時,細野正文男扮女裝,得以逃生。從此而受到世人的非議。

1 細野正文 -概述

細野正文是日本人。此人生平經歷過泰坦尼克號巨輪事件,因此而出名。事情的經過大概是泰坦尼克號沉沒之際,船上所有男性必須讓位與女性乘船逃生,而恰恰此時,細野正文男扮女裝,得以逃生。從此而受到世人的非議。

2 細野正文 -事件介紹


1912年4月15日,泰坦尼克號巨輪在首航中撞上了冰山。正如影片《泰坦尼克》中所表現的那樣,在巨輪沉沒之前船長決定:將有限的求生機會留給婦女和兒童。幾乎所有的成年男子都既自願又無奈地等待死神的到來。 但是,在那生死存亡的時刻,一名叫細野正文的日本籍乘客男扮女裝,冒著被水手們認出打死的危險,爬上了載滿婦女和兒童的救生船。他混跡在一群婦孺羸弱者之中,從而倖存下來。
然而,細野正文上岸后無法掩飾自己的性別和身份。他的名字一夜之間出現在世界各大媒體上,自然也傳到了日本。
細野正文回國后,他萬萬沒有想到,他陷入了萬劫不復的深淵,在巨大的羞辱中苟延殘喘地熬過了自己的後半生。
在細野正文撒手人寰的時候,一位記者也發表了自己對細野正文的蓋棺評論:
「有的人活著他已經死了,有的人死了他還活著。死者若不埋在人們的心中,那就是真正死掉了。在泰坦尼克號巨輪上將求生機會留給婦女和兒童的那些男人,將永遠活在人們的心中;而細野正文,則在人們的心目中早已死掉了。他恥辱地多活了些年,還不如當時勇敢地死去。」
以下內容轉自《中國海洋報》1999年2月12日星期五,總第789期。
「泰坦尼克」沉沒一個日本人的尊嚴
1912年,英國郵輪「泰坦尼克」號在北大西洋的寒水中消失。85年過去了,上百部小說、電影都熱衷於以「泰坦尼克」為素材,卻從未提到過日本人在這起慘案中扮演的角色。直到前些時,美國導演詹姆斯·卡梅倫導演的斥資2億美元的巨片《泰坦尼克》才有所涉及。該片的首映於1997年10月在日本「東京國際電影節」上舉行,觀眾中就有這艘大型郵輪上惟一一名日本倖存者的後人細野晴臣。
這位倖存者叫細野正文。他有一本記述「泰坦尼克」號沉沒經過的日記,日記是在大型海洋郵輪「喀爾巴阡」號上用「泰坦尼克」的信箋寫的,字跡潦草。「喀爾巴阡」號救起了706名「泰坦尼克」倖存者,細野正文是其中之一。
42歲的細野正文當時是日本的運輸大臣,正在歐洲考察鐵路網。根據細野正文的日記,他是在英國南安普頓登上經由美國回日本的「泰坦尼克」號郵輪的,住在二等艙里。晚上,艙門的響聲吵醒了他,他站在甲板上,只穿著睡衣褲和一件外套,一名服務員扔給他一件救生衣便跑了。他還沒弄清出了什麼事,便隨洶湧的人群下到了三等艙甲板上。到了甲板上,他發現救生船正被一點點地放入夜色中的水面上,船上火光衝天,人們卻出奇地安靜,他寫道:「沒有一個乘客哀號、尖叫。」
但細野卻在驚叫,婦女們正被送上救生船,而男人們則在槍口的威脅下退到後邊。細野的日記中說:「我企圖讓自己鎮定地站到最後一刻,不要有任何有辱日本人尊嚴的舉動,但是我卻意識到自己在搜尋、等待任何可能逃生的機會。」那時,一名官員大喊:「還可以再上兩人!」細野想到「我將再也見不到妻子和孩子,便驚恐萬狀」,於是,他縱身跳進了救生船里。
兩個月後,當細野正文乘坐「喀爾巴阡」號回到東京時,人們紛紛猜疑指責他掠奪了別人的生存機會。戰前的日本民族是非常重視榮譽的,面對眾多不利於他的傳聞和報道,1914年細野被解除了大臣職務,到1923年退休為止一直在辦公室做半班工作。他的孫子說,細野至死(1939年)再未提起過「泰坦尼克」。
即使細野去世了,恥辱仍籠罩著他的家庭。在報紙、信件甚至學校教科書里,細野都被作為日本的恥辱而遭到譴責。細野的兒子細野秀男發起書面請願,要求將細野家族的名字擦去,但日本沒有人去理會這些。
1996年,美國一家機構打算於1997年8月在東京舉辦「泰坦尼克」複製品展覽會,該機構的代表無意中發現了乘客名單中細野的名字。出於研究需要他找到了細野晴臣和細野的孫女百合子。百合子承認她保存有祖父的日記、信件和明信片。
細野的日記是在慘案發生后馬上寫下的,可謂及時,且不失真實和公正,再現了那一悲慘的歷史場面,也證實了船員將三等艙的乘客阻在最底一層甲板上,使他們沒有機會生還。商家希望細野的日記能為他們的影片或展覽推波助瀾,但對細野的家人來說,這又是一種難堪和羞恥。

3 細野正文 -介紹


泰坦尼克號,是20世紀初英國製造的一艘當時世界上最大的豪華客輪,在世界航海史上曾被驕傲地稱為「永不沉沒的巨輪」。該船船身相當於三幢半大廈的長度,被歐美新聞界譽為「海上城市」。泰坦尼克號共耗資7500萬英鎊,噸位46328噸,長264.9米,寬27.8米,從龍骨到四個大煙囪的頂端有52.5米,高相當於11層樓,是當時一流的超豪華巨輪。美國電影《泰坦尼克號》就是根據這一真實的故事拍攝的。 1912年4月15日凌晨,它載著2207名旅客和船員進行處女航時,同一座漂浮的冰山發生了為時僅10秒鐘的碰撞,便造成1513名旅客遇難的悲劇,這輝煌的首航竟給它帶來了葬身海底的厄運。正如影片《泰坦尼克號》中所表現的那樣,在巨輪沉沒之前,船長決定:將有限的求生機會留給婦女和兒童。幾乎所有的成年男子都既自願又無奈地等待死神的到來。但是,在那生死存亡的時刻,一個名叫細野正文的日本籍乘客男扮女裝,冒著被水手們認出打死的危險,爬上了載滿婦女和兒童的救生船。他混跡在一群婦孺羸弱者之中,僥倖撿回了一條性命。然而,細野正文上岸后無法掩飾自己的性別和身份。他的醜陋嘴臉和名字一夜之間出現在世界各大媒體上,自然也傳到了日本。
細野正文回國后,萬萬沒有想到,自己簡直成了整個民族的恥辱和「敗類」。他先是接到了如雪片般飛來的充滿憤怒與譴責的信件,接著又收到了他供職的運輸廳的解僱信,然後是象徵著男人地位的武士身份被取消。他逃生的卑鄙行徑被編入了日本的教科書,成了教育下一代的反面典型。從此,他陷入了萬劫不復的深淵,在巨大的羞辱中苟延殘喘地熬過了自己的後半生。他活得不正直,死得也不坦然。
在細野正文撒手人寰的時候,日本的一位記者發表了蓋棺論定的評論: 「有的人活著他已經死了,有的人死了他還活著。死者若不埋在人們的心中,那就是真正死掉了。在泰坦尼克號巨輪上將求生機會留給婦女和兒童的那些男人,將永遠活在人們的心中;而細野正文,則在人們的心目中早已死掉了。他恥辱地多活了些年,還不如當時勇敢地死去。」
按細野本人後來的講法,他當時也是挺紳士的,謙讓、謙讓、謙讓。。。但當他下決心要爬上頂層甲板,與船共生死的時候,突然背後有人喊他下來:原來救生筏上還有最後2個空位置。先是一等艙的一位乘客先跳了上去,細野在猶豫了片刻后,也上了救生筏。
迄今為止,細野的說法似乎只有他一個人的手記可以證實。而同船的歐洲白人的證言則正相反:細野是在粗暴地推倒了別人之後爬上救生筏。。。此事,不只在當時歐洲的媒體大肆渲染,甚至還上了歐洲國家的教科書,意味日本人不夠紳士。
事情的經過到底怎樣?事隔幾十年,現在已無從考察。細野在生還回國后,即可被解除了官職,一直到死,他都背著不夠紳士的惡名,受到了道德的批判。_
後來,有人查明,細野在獲救的當時登上的是10號救生筏,而指責他推倒別人的那位白人先生,則是13號救生筏的逃生者,白人先生是不是搞錯了人呢?
總之,此事很難得出誰是誰非的結論。也許,碰上那樣的事故,在那樣的場合,選擇死亡會來得更輕鬆些。

4 細野正文 -傳說男扮女裝逃生


細野正文1870年出生,1912年時細野正文是日本鐵道院的主事。他在俄、英研修考察后,從英國搭上開往北美的泰坦尼克號。
4月14日,泰坦尼克號在北大西洋撞上冰山後,海水不斷漫過甲板,15日0點05分,史密斯船長下令放救生艇,宣布了「婦孺優先」的逃生規則,1點40分,最後一艘救生艇被放下海面。在逃難過程中出現了許多感人事迹:船上的管弦樂隊直到船沉的最後一刻還在演奏,他們用音樂安撫著這些註定要在幾十分鐘后死去的人們;來自丹佛市的伊文斯夫人把救生艇座位讓給一個孩子的母親……
在這生死存亡時刻,傳說細野正文男扮女裝,冒著被水手們認出打死的危險,爬上了載滿婦女和兒童的救生船。還有另一種說法是細野正文推開別人,自己跳上了救生艇。他混跡在一群婦孺羸弱者之中,僥倖撿回了一條性命。

5 細野正文 -男人的反面教材


細野正文回國后,隨即被免去高級官職,後來他任鐵道事務官,併到岩倉鐵道學校任職。一直到死,他都受到道德的批判。對於他的「幸運逃生」,除了日本報紙和輿論進行公開指責,當時歐洲媒體也做了大量報道,甚至還上了歐洲國家的教科書,他們指責日本人不夠紳士。在1912年泰坦尼克號紀念集會上,「白星公司」對媒體表示:沒有所謂的「海上規則」要求男人們做出那麼大的犧牲,他們那麼做了只能說是一種強者對弱者的關照,這不管在陸地還是在海上都是一樣的,這是他們的「個人選擇」。據說當時船上80%的男人都遇難了,逃生的細野成為日本男人的反面教材。

6 細野正文 -後代力求「恢複名譽」


1939年,細野正文在恥辱中去世。1941年,細野的關於泰坦尼克號事件的手記被發現,經和別的乘客的記錄相對照,發現細野當時沒有什麼卑劣行為。他的子孫極力要為他恢複名譽。但是由於他不光彩逃生的說法已深入人心,翻案並不容易。
1997年,電影《泰坦尼克號》紅遍全世界時,細野正文的手記經美國的泰坦尼克研究財團驗證,被判斷為記錄正確。當時美國《時代》周刊刊載了此事。災難發生時,細野登上的是10號救生筏,而那個指責「一個日本人」推倒別人強行上船的英國乘客,則是13號救生筏逃生者。據說當時10號船還有2個座,在等待乘坐的三等客艙的客人中,細野是二等艙客,因此有優先權。
1998年4月,日本媒體曾公開細野的部分手記。細野在泰坦尼克號上出事後不久,曾在船艙里給妻子寫信:「緊急救難信號響個不停,看到那不斷閃著的藍光,我感到恐怖。」「作為一個日本人保證不玷污日本人的名譽,平靜地迎來最後的時光,但是我又等待尋找那一線希望……」寫完信后,細野果真就出去尋找機會了,他聽到救生艇上有人喊:還可以坐兩人,一位來自一等艙的男性乘客隨即跳上去,細野也抓住最後一個機會跳了上去。他說得到了船上水手的許可。
然而細野正文回到日本后,沒有進行更多的辯駁。有分析認為,那場災難導致很多人喪生,而他活著回來,在心理上一直有負罪感。(《環球時報》6.13)
上一篇[吳淞區]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