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所謂「經濟動物」,從表象及字面意義上理解,是泛指一切有經濟價值的動物。但延伸到人類社會,一些國家的專家、學者借用這一詞語,譏諷那些經濟富有,言行粗俗,缺乏理想、信念、公德意識、互助友愛,單純追求金錢利益、物質享受,狹隘自私,為個人享樂而生存的一些人。

1原意

每一個人,從吃的到穿的,從日用物品到工藝美術品,無論直接的或間接的都離不開動物。動物有野生的和家庭飼養的。人們把家畜、家禽、魚類和有益昆蟲如蠶、蜂等有經濟價值的動物統稱為經濟動物。

2特徵

這種「經濟動物」一族不僅存在於其它國家,也存在於強勢發展中的中國。他們雖表現在少數人身上,但其社會負面影響卻不可低估。其主要表現有以下六個方面:
恃財而驕
二是恃財而驕:中國北方人把恃權而驕、恃強而驕或恃財而驕的張狂行為叫「燒包」,即不成熟、瞎擺譜。一些政治上的暴發戶和經濟上的暴發戶相互勾結,與黑惡勢力相勾結,權錢交易,以強凌弱,以大欺小,趾高氣揚,目空一切,利令智昏,成為瞎張狂、瞎擺譜的「燒包」。
小富即淫
四是小富即淫。富貴不能淫,威武不能屈,這是中國人自古崇尚的美德。但「經濟動物」一族驕、奢之外,就是淫逸成風。貪官包養情婦,富豪包養二奶、三奶,司空見慣。從目前全國偵破的貪腐案件統計,竟有98%的貪官包養情婦。有的貪官甚至一人包養十幾個情婦,有的兩個高官共享一個情婦。情婦干政,情婦參與賣官、收賄時有所聞。不僅如此,還嫖娼召妓,享用吃喝嫖賭在一起的「套餐」;送禮也不僅限於財與物,而是財物加美女的「一條龍」服務。
為富不仁
六是為富不仁。「經濟動物」一族吃喝玩樂,揮金如土,而對扶貧濟困卻是拔一毛利天下而不為,缺乏公德心與社會責任感。他們歧視下層的工人、農民和低薪階層。甚至剋扣農民工資,降低工人福利待遇供自己享用。遇到災荒,遇到危難的人,麻木不仁。
以上就是「經濟動物」一族的主要表現。這種狀況的存在,有其一定的社會根源。上世紀七八十年代,日本、韓國等國家和地區在經濟起飛中都出現過這種不健康的社會族群。這是經濟快速發展與人的素質教育滯后形成巨大落差造成的社會現象,也是社會收入分配不公、差別過大所致。
暴富者頭腦膨脹出現巨大落差及畸形心態是不奇怪的。改革開放之初,中國領導人多次強調要注意解決一手硬、一手軟的問題,但發展過程中,經濟有硬指標,便於考核與衡量,思想教育是軟指標,比較抽象與概念。加之受封建殘存思想、小農意識、西方頹廢思想等影響,「經濟動物」一族有了蔓延、滋生的溫床。他們經濟富有,生活闊綽,精神空虛,言行粗俗。這一族群的影響不僅表現在中國國內,也活躍於世界各地,有損中國的形象。
不過,相信隨著全中國人民收入差別的縮小,隨著國民素質教育的整體推進,「經濟動物」一族的生存空間將會日漸縮小和逐步消失,中國的和平崛起將更加健康、穩步發展。

3延伸

改革開放后的中國處於盛世,這為世所公認。欣逢盛世,大多數中國人在優秀的成績單面前保持著清醒頭腦,不驕不躁,與時俱進,不懈怠,不動搖,不折騰,認真尋找與發達國家在物質文明與精神文明上存在的差距,並努力縮小這些差距,為中國的和平崛起與長治久安奮鬥不息。但也確實有些中國人在國家開始由弱變強,個人開始由窮變富之後出現心理失衡問題,流露出短視、弱視的「經濟動物」心態。

4其他

在日本,早上六點一過,大軍就蠕動起來,那些西服革履、衣冠整潔的「工薪族」們衝出家門,開始過第一道被稱為「通勤地獄」的大關,他們在無聲中涌動著,只為了一個目標——去上班。到了班上,連喘口氣的工夫都沒有,就開始風風火火的一天。他們忙碌著,手不得閑,精神抖擻,埋頭苦幹。在生產製造業的工廠里,流水線的每道工序多是用秒錶掐算著流過的時間。工人們必須在計算精確、不超過人的疲勞極限的合理時間段內,準確無誤地做那套人不難做而機器做不出來的機械動作。這些動作之規範,所用時間之精確,沒有誰能比得上日本人。下班的鈴聲對很多人似乎毫不起作用,他們仍穩坐在工作台前。另外一些人雖然離開了公司,但沒有踏上歸家之路,而是赴娛樂場所,與客戶與同僚與上司部下進行為了工作的交際與應酬。他們許多人早上頂著星星出發,晚上戴著月亮歸家。
以歐美國家為主的眾多社會經濟評論者在形容日本人這種「忘我」工作的時候,總要把日本人形容成「經濟動物」、「機器人」、「工蜂」、「工蟻」等,一時間,「經濟動物」幾乎成了日本人的代名詞。
「日本是一個勤勞的民族」,日本人熱愛勞動,干起活來有一種「忘我」的精神,勤勉是日本人突出的優秀傳統風格,正是勤勉給日本帶來了各方面的發展。這四五十年來,為使日本重新振興,昂立於世界,成為「受尊敬的國家」,形成了以集團利益為優先的國民性發展經濟緊迫感的社會和企業文化習慣,使得日本的部分人(代表日本的創造財富的人)好像「動物」一般,似乎只知道幹活,不知道別的。他們為了發展經濟,不辭辛苦、全心全意、全身全力地工作。他們以公司為家,以為公司效勞為快樂,以為公司做貢獻為己任,以公司的發展為人生價值,以在公司里被提升為無上榮耀。他們精益求精、不斷進取,不把東西做得使自己絕對滿意決不罷休。他們生產的又多又好的商品充斥世界的所有市場,把曾經是他們師傅的歐美人打得人仰馬翻。
多少年來,經濟發展的巨大機器不停地高速運轉,日本人在精神上一直處於高度緊張的狀態,有必要和無必要的加班、工作交際使得日本的工薪層很晚回家成為社會習慣,形成了許多的社會問題。孩子早上未起,父親就已經出門,晚上睡下,父親尚未歸來,以至於一周難得見上父親一面,甚至記不太清父親的面孔了,造成父子關係不暢、家庭暴力、男兒無父教過分依賴母親而趨於女性化等社會問題。其中最嚴重的就是因為長時間工作勞累,精力和體力耗盡,引發某種病症,鞠躬盡瘁,死而後已——這就是過勞死。過勞死曾是日本社會的問題性話題,日本的過勞死也是「經濟動物」之說的重要佐證。
日本經濟高速發展時期,國民經濟每年增長10%連續達十數年,很多人認為日本人勤勉、過勞是日本經濟崛起的主要原因之一。但是,同德國相比,同是第二次世界大戰的戰敗國,同是在一片廢墟上重建而且經濟瞬間崛起,德國人與日本人相比,勞動時間日本人一年要比德國人多干五六百個小時,按一天8小時周休二日換算,德國人要比日本人一年少干3個月的活。日本人在個人的自由時間上卻很少。與日本不同的是,德國人在幹活時可能比日本人更下力氣,但德國人在休假和遊玩上更是名列世界第一,即所謂的「能幹又能玩」,把對集團的義務與個人的權利分得一清二楚。這也許是為什麼這些國家沒有被冠上「經濟動物」之名的原因。
日本的各種特殊情況造就了日本人「拉車之馬」的形象,以致日本人被說成是經濟動物,而且至今亦如此。
上一篇[Middle Tier]    下一篇 [能登麻美子]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