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綠色經濟是以市場為導向、以傳統產業經濟為基礎、以經濟與環境的和諧為目的而發展起來的一種新的經濟形式,是產業經濟為適應人類環保與健康需要而產生並表現出來的一種發展狀態。

1 綠色經濟 -概述

      綠色經濟是以市場為導向、以傳統產業經濟為基礎、以經濟與環境的和諧為目的而發展起來的一種新的經濟形式,是產業經濟為適應人類環保與健康需要而產生並表現出來的一種發展狀態。綠色經濟特別提出的社會組織資本(SOC),指的是地方小區,商業團體、工會乃至國家的法律、政治組織,到國際的環保條約(如海洋法、蒙特婁公約)等。無論那一種層級的組織,會衍生出其個別的習慣、規範、情操、傳統、程序、記憶與文化,從而培養出相異的效率、活力、動機及創造力,投身於人類福祉的創造。
      綠色經濟指能夠遵循「開發需求、降低成本、加大動力、協調一致、宏觀有控」等五項準則,並且得以可持續發展的經濟。「綠色經濟」既是指具體的一個微觀單位經濟,又是指一個國家的國民經濟,甚至是全球範圍的經濟。

2 綠色經濟 -產生過程

      「綠色經濟」一詞源自英國環境經濟學家皮爾斯於1989年出版的《綠色經濟藍圖》一書。環境經濟學家認為經濟發展必須是自然環境和人類自身可以承受的,不會因盲目追求生產增長而造成社會分裂和生態危機,不會因為自然資源耗竭而使經濟無法持續發展,主張從社會及其生態條件出發,建立一種「可承受的經濟」。在綠色經濟模式下,環保技術、清潔生產工藝等眾多有益於環境的技術被轉化為生產力,通過有益於環境或與環境無對抗的經濟行為,實現經濟的可持續增長。綠色經濟的本質是以生態、經濟協調發展為核心的可持續發展經濟,是以維護人類生存環境,合理保護資源、能源以及有益於人體健康為特徵的經濟發展方式,是一種平衡式經濟。發展綠色經濟,是對工業革命以來幾個世紀的傳統經濟發展模式的根本否定,是21世紀世界經濟發展的必然趨勢。中國應當順勢以生態化、知識化和可持續化為目標,改造現存的資源消耗與環境污染嚴重的非持續性的黑色經濟,建立和完善生態化的經濟發展體制,推動科學技術生態化、生產力生態化、國民經濟體系生態化,使21世紀的社會主義中國成為一個綠色經濟強國。

3 綠色經濟 -價值分析

       自可持續發展概念被正式提出以後,廣泛應用於包括環境保護領域在內的許多領域之中,其內涵和外延也得到不斷豐富和發展,派生出經濟可持續發展、生產可持續發展、社會可持續發展等。可持續發展的核心內容是:人類在努力滿足當代人的需求時,應當承認環境承載能力的有限性,不能剝奪後代人所必需的自然資源和環境質量。《中國2l世紀議程》指出,「可持續發展的前提是發展」,「既能滿足當代人的需求而又不對滿足後代人的需求的能力構成危害」。可持續發展首先是發展,並且是持續不斷的良性循環,需要在改善和保護髮展的源頭——自然環境的前提下,合理調整傳統的產業發展模式,協調經濟、社會和自然環境之間的關係。有鑒於此,以可持續發展觀為基礎的綠色產業模式,就成為當今產業經濟發展的必然選擇。


      首先,綠色經濟模式強調經濟、社會和環境的一體化發展。在傳統經濟發展模式下,大量佔有和利用自然資源,不斷提高勞動生產率,最大化地促進經濟增長是其基本特徵,認為自然環境與經濟增長和社會發展之間彼此不能兼容,環境問題是經濟與社會發展過程中的必然現象,社會發展、經濟繁榮必然要以犧牲自然環境為代價,最終導致經濟發展的不可持續性。綠色經濟模式是以可持續發展觀為基礎所形成的新型經濟發展方式,它以自然生態規律為基礎,通過政府主導和市場導向,制定和實施一系列引導社會經濟發展符合生態系統規律的強制性或非強制性的制度安排,引導、推動、保障社會產業活動各個環節的綠色化,從本上減少或消除污染。


      其次,綠色經濟能夠體現出自然環境的價值。傳統經濟系統堅持封閉性、獨立性,認為只要系統本身不斷擴大,經濟就會得到永無止境的發展,不受其他任何條件的制約,導致全球環境危機的不斷加劇。綠色經濟系統堅持開放性和協調性,將環境資源的保護和合理利用作為其經濟系統運行的重要組成部分,在生產、流通和消費各個領域實行綠色先導原則,儘可能地減少對自然環境的影響和破壞,抑或改善環境資源條件,並將自然環境代價與生產收益一併作為產業經濟核算的依據,確認和表現出經濟發展過程中自然環境的價值。事實上,經濟的發展與環境資源的消耗是并行的,在量化經濟發展的各項收益指標時,環境消耗價值理應據實計算並從中扣除。

綠色經濟綠色經濟


      再次,綠色經濟的自然資源利用具有公平性。公平性是可持續發展的重要特性,失去公平性就等於失去可持續發展。追求經濟利益最大化,不斷提高人類的生活質量,是經濟和社會發展的基本目標。然而,傳統經濟模式下的社會經濟增長,是以自然資源系統遭受嚴重破壞和污染為代價獲得,僅僅滿足了當代人或少數區域人的物質利益需求,忽略後代人或其他欠發達區域人的生存需要,是將子孫後代或全人類的環境資源用以滿足少部分當代人的物質上的奢侈,這是極端不公平的。綠色經濟發展方式通過自然資源的可持續利用,能夠最大程度地提高自然環境的利用率和再生能力,理論上可以同時兼顧當代人和後代人的代際利益平衡和當代人之間的區域利益平衡。

      第四,綠色經濟可以引導產業結構的優勝劣汰。在經濟發展過程中,產業結構是動態的,優勝劣汰是客觀規律,正是基於產業結構的更新機制,才能實現產業的可持續發展。發展綠色經濟,可以引起工業社會發生巨大的變革:一是生產領域中,工業社會以最大化地提高社會勞動生產率、促進經濟增長為中心的「資源——產品——污染排放」的生產方式將轉變為以提高自然資源的利用率、消除或減少環境污染為中心的可持續發展生產方式,加重了生產者的環境保護責任;二是在流通領域內改革工業社會所奉行的自由貿易原則,實行附加環境保護的義務的自由貿易,控制和禁止污染源的轉移;三是轉變消費觀念,引導和推動綠色消費。這一系列的制度性變革,必然引起工業社會向綠色社會的回歸,依據自然生態規律,建立起由不同生態系統所構成的綠色經濟系統。

4 綠色經濟 -戰略意義

      綠色經濟是一個行政的表述,包含著環境友好型經濟、資源節約型經濟、循環經濟的取向和特徵。經濟增長本來的目的是增進人類的福利,是人本主義必然的邏輯,但是幸福、福利有短期和長期之分,局部和全局之別,持續和不可持續為意,為了短期的利益污染環境是與綠色經濟取向背道而馳的非人本主義的虛幻增加,可以把環境友好型的經濟模式稱之為綠色經濟發展模式。

           
綠色經濟綠色經濟
關注和強化綠色經濟對於當代中國具有非常同一般的戰略性的意義。改革開放已經27年,中國經濟起飛的成就是舉世矚目的,今年之交后加速了現代化的戰略機遇期,這是一種黃金髮展期,和矛盾凸顯期的交織,是以實現經濟增長方式轉變為關鍵內容的結構與形態升級的時期,就是在這個時期,日益凸顯的重大矛盾問題,就是粗放型非綠色模式發展產生的資源約束、環境約束,帶來的經濟發展不可持續的。如果堅持綠色經濟的取向來緩解和克服資源環境的約束,中國的現代化大業就有望迎來更加廣闊的發展前景,沿著鄧小平同志勾畫的三步走戰略,實現小康和未來的社會復興。組織和破壞千載難逢大好形勢,使中國的發展不可持續,這就是一個擺在全中國人民面前的非常現實的重大問題。          
國家環保總局和國家統計局聯合發布的中國第一份經過環境污染調整的GDP核算報告,中國綠色GDP核算報告2004,表明由於污染造成的損失占當年GDP3.05%,加入治理環境污染應該投入的虛擬成本,當年的GDP要再增加消耗1.8%。江蘇省的研究報告表明江蘇省的GDP比傳統GDP降低8個百分點,考慮到GDP因素每年的GDP要往下調8個百分點之多,02年當年僅大氣污染給全省居民造成的損失就在100億元人民幣左右。每一個有責任感的中國人面對這樣的數字必須增強自己的憂患意識,反省自己和周邊人們的行為,進而關心環境保護,注重發展綠色經濟。          

        中國作為一個實施趕超戰略,努力後來居上的發展大國,中國應該在工業化、城鎮化、市場化、國際化的大趨勢中卓有成效的吸取他國的經濟教訓,盡量少走先造成污染,再花力氣去治理的彎路,中國有很多極其脆弱的生態環境的地區。發展循環經濟(綠色經濟要素)是落實科學發展觀的具體實踐,是全面實現小康社會目標的戰略選擇,是解決環境保護與經濟發展矛盾、實施可持續發展戰略的有效手段,是實現新型工業化的重要途徑之一。

5 綠色經濟 -經濟模式

      綠色經濟是一種融合了人類的現代文明,以高新技術為支撐,使人與自然和諧相處,能夠可持續發展的經濟,是市場化和生態化有機結合的經濟,也是一種充分體現自然資源價值和生態價值的經濟。它是一種經濟再生產和自然再生產有機結合的良性發展模式,是人類社會可持續發展的必然產物。綠色經濟的範圍很廣,包括生態農業、生態工業、生態旅遊、環保產業、綠色服務業等。

6 綠色經濟 -基本制度

合理的環境保護制度

      可持續發展特彆強調製度因素對維持長期經濟發展的重要作用,認為合理、高效的制度安排有利於解決環境問題,促進環境、經濟、社會三維複合系統的健康運行。一般認為,環境問題的根源是制度失靈,表現為市場失靈和政府失靈。
      所謂強制性的制度安排,是指採用法律、行政、經濟等強制性手段來實現經濟活動的綠色化的制度規則。其中,法律手段主要表現為自然資源與環境保護立法、司法、守法和法律監督等方面的內容;行政手段主要表現為國家行政機關制定實施經濟發展與環境保護相協調的環境保護政策,對環境保護產業的政策性引導、規劃與監督,諸如建立環境影響評價制度、環境資源利用與保護許可證制度等;經濟手段主要是指國家通過經濟鼓勵與經濟抑制對環境利用的干預,如建立環境保護專項投入資金,對環境保護科研與教育的組織與投入,收取環境資源稅費等內容。所謂非強制性制度安排,主要是指通過對社會公眾的環境知識、法律知識教育,培養社會公眾的環境價值觀、道德觀和良好的環境習慣,提高公眾的環境保護意識的制度安排。合理的環境保護制度安排,能夠促使人們認識到人類是自然的一部分,既不能超越自然,也不能與自然相分離,應當保持與自然環境平等相處的關係,人們應當按照發展綠色經濟的法律和道德規範標準從事生產、流通和消費活動。

環境保護激勵機制

      激勵機制是組織者為了使組織成員的行為與其目標相容,充分發揮每個成員的潛能而執行的一種制度框架。發展綠色經濟,離不開環境保護激勵機制,它主要包括:環境資源產權制度激勵、企業環境制度激勵、綠色消費制度激勵、政府綠色引導制度激勵等四個方面。
      所謂環境資源產權制度激勵,是指通過確立和明晰各種環境資源的產權關係,使環境資源的所有者和使用者之間藉助市場機制建立最直接的綠色經濟關係,增加生產者的環境保護成本,從而推動環境資源的合理利用,減少或消除環境污染的過程。廣義地講,產權就是受制度保護的利益。它不是指人與物之間的關係,而是物的存在及關於它的使用所引起的人們之間相互認可的行為關係。產權安排確定了每個人相對於物時的行為規範,每個人都必須遵守他與其他人之間的關係,或承擔不遵守這種關係的成本。
      所謂企業環境制度激勵,是指通過制定和實施企業發展的綠色化規則或指標體系,規範、引導和推動企業及其內部財產制度和管理制度的綠色化安排。
      綠色企業是綠色經濟的主體,企業內部財產制度和管理制度的綠色化安排具體表現在以下方面:

       1、企業實行綠色的財產權制度,包括企業的組織形式、財產權結構、企業內部的治理結構等堅持環境保護理念;

       2、企業實行綠色的分配製度,包括利益分配形式和職工福利形式;

       3、企業實行綠色的管理制度,包括企業生產管理、組織管理、核算制度、審計制度等方面的綠色要求。


      所謂綠色消費制度激勵,是指通過消費者對綠色產品的認可和歡迎程度,決定著生產者的利益,對綠色產品生產者能夠產生激勵的作用。自20世紀90年代以來,綠色消費浪潮席捲世界,已經滲透到社會生活的各個方面。消費結構的改變要求生產結構作相應的調整,引導生產者從事綠色生產經營活動。
      所謂政府綠色引導制度激勵,是指政府用相應的產業政策和法律、法規對生產者的收益比例進行調節,以彌補市場引致的綠色生產者與非綠色生產者之間、綠色生產者與社會效益之間的收益差距,使綠色產品生產者的收益率不斷接近社會收益率。任何綠色產品的社會效益都會高於生產者的私人收益,而企業的生產取決於消費者對產品的需求,一旦消費者基於綠色產品的價格原因而減少綠色產品消費,則勢必影響企業的生產。因此,政府有必要建立綠色引導激勵機制。

消除環境外部性制度

      就環境問題而言,在傳統經濟模式下,由於環境資源產權不明晰,缺乏資源交易規則,無法形成市場化的環境資源的產權交易,因此,生產者在利用自然環境資源從事生產和向自然環境排放廢棄物時,往往不需要支付任何費用,所發生的自然環境的污染和破壞直接由社會承擔,責任者不需要也不會將其對環境的污染和破壞所發生的損失納入其內部成本核算之中,這就必然導致生產經營者環境成本外部化的後果的發生。而在綠色經濟模式下,環境資源的保護是生產經營者從事生產經營活動的前提條件,生產經營者基於環境資源產權制度和保護制度的安排,一方面要有償利用環境資源,並根據市場規則確定環境資源的交易費用;另一方面又負有保護環境的法律和經濟上的義務,在排放廢棄物時,不僅應當符合強制性的規定標準,還要支付相應的費用。這會使生產經營者的環境成本確定化、內部化;而環境成本的增加,勢必促使生產經營者在生產經營過程中更多地關注環境資源的合理利用,減少環境問題的發生,從而降低其生產經營成本,提高經濟效益。

強化政府環境保護職責

      政府對環境保護的主導性主要表現為政府對環境保護工作的促導、強制和參與。促導主要是通過運用經濟槓桿和調整經濟參數來影響人們的行為,表現為稅收、信貸、財政補貼等手段,如通過徵收排污費(或稅)、資源費(或稅)促進企業減少污染物的排放和合理開發利用自然資源;通過低息貸款或優惠貸款,幫助企業修建防治污染設施;通過優惠政策鼓勵企業回收利用廢棄物、採用清潔生產工藝、生產環保產品;通過加稅或停止貸款等方式促使企業減少及至停止生產污染環境的產品和使用嚴重污染環境的工藝、設備等。
      強制是指政府運用行政權力,直接對人們的行為進行限制和管理,表現為:對建設項目的環境影響評價報告和防治污染的方案進行審批;審核和頒發環保許可證;下達限期治理和停業、關閉的決定;下達限期淘汰嚴重污染環境的工藝、設備名錄;禁止和查處環境違法行為等。參

      與是指政府在必要的時候直接以經濟主體的身份參加經濟活動,調節經濟發展,表現為:政府投資進行環境建設,如建設污水處理廠、垃圾處理場、進行城市美化和綠化、組織城市環境綜合整治;政府投資開發環保產品和環保產業等。通過政府權力性和非權力性手段的干預,促使人們在進行各種社會、經濟活動中要考慮對環境的影響。政府對環境保護職責包括:建立完善公眾參與機制,完善政府各種環境管理手段,增強其規範性與透明度;增加環境保護的社會投入,有效地提供環境公共物品,諸如清新的空氣、清潔的水源、寧靜的環境等;協調各地區、各部門的環境保護活動的發展,消除環境保護髮展的不均衡狀況;加強環境保護國際合作,履行國際環境義務。

制度化的社會技術創新

      綠色經濟是在生產經營過程中解決環境問題,實現經濟可持續增長的制度創新,它與技術創新具有密不可分的關係。根據西方經濟學家的觀點,經濟增長總是先由某個部門進行技術創新開始的,技術創新使該部門降低成本,擴大市場,增加利潤,擴大了對其他部門產品的需求,從而帶動了地區經濟和整個國民經濟的增長。

綠色經濟綠色經濟學



      提高研發的投入與國內生產總值的百分比,是提高經濟高質量增長的重要前提和保障。綠色經濟所需要的社會技術創新,主要表現在如下兩個方面:一是對傳統經濟技術改造與創新,包括資源削減技術、再循環技術、無害化技術等,減少自然資源的利用和廢棄物的排放,提高資源的利用率,從資源密集型企業轉變為技術密集型、環保型企業;二是節約資源的高新技術,通過產業結構的不斷優化升級,實現智力資源對環境物質資源的替代和經濟活動的知識化、生態化轉向,培育和發展科技含量高、經濟效益好、資源消耗低、環境污染小、人力資源得到充分發揮的新型工業企業,推動經濟的持續增長。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