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維姆·文德斯(Wim Wenders),這位在戛納、柏林等電影節上屢獲殊榮的德國導演憑藉自己獨具魅力的作品贏得了評論家和觀眾們的喜愛,並且在世界影壇上擁有了自己的一席之地,與法斯賓德、施隆多夫和赫爾措格並稱為「新德國電影學派四傑」。更為難得的是時至今日,文德斯仍然保持著旺盛的創作力。

1 維姆·文德斯 -生平

維姆·文德斯維姆·文德斯

1945年出生於德國杜塞爾多夫的維姆·文德斯在世界影壇上擁有舉足輕重的地位和代表。憑藉自己獨具魅力的作品曾多次榮獲戛納、柏林、威尼斯等國際一流電影節的大獎,與法斯賓德、施隆多夫和赫爾措格並稱為「德國新電影四傑」,是二十世紀70年代「新德國電影運動(New German Cinema)」的代表人物之一。70年代,受當時美國公路電影的啟發,和少年時對西部片的喜愛,文德斯開始拍攝屬於自己的歐洲式的公路電影,並由此奠定了他以後的創作方向,開始了他在光影世界里的漫漫流浪。在他的著名電影作品包括《德州巴黎》、《美國朋友》、《柏林蒼穹下》、《直到世界末日》中,流浪與疏離成為文德斯電影永遠的主角,文德斯也籍由這兩個元素在銀幕上創造出一個個充滿詩意與虛空感的世界。

1967年文德斯回到了自己的祖國,並進入慕尼黑電影電視學院進行正規的影視製作學習,其間拍攝了三部短片。文德斯的第一部長片《城市之夏》(Summer in the City)拍攝於1970年,這是一部實驗性故事片,講述了「一個犯罪故事的歷史」,影片中的囚犯因懼怕往昔而逃跑。影片採用了獨

維姆·文德斯維姆·文德斯

特的拍攝角度(如採用運動攝影表現行駛的車隊),改變了以往犯罪題材強盜片的基本環境,文德斯開始顯露出自己的才華。1971年,他與法斯賓德等人創建作家電影出版社,並執導了非情節化、不求表意的《守門員害怕罰點球》(The Goalie's Anxiety at the Penalty Kick),並開始引起人們的注意。次年文德斯根據那塞尼爾·霍桑的同名小說拍攝了影片《紅字》(The Scarlet Letter),該片雖未獲得商業上的成功,但卻使文德斯引起了國內外的廣泛注目,被認為是「新德國電影」運動里最有希望的青年導演之一。

1974年可以說是文德斯事業的轉折點,由於受到當時美國一些公路電影(如1969年的《逍遙騎士》(Easy Rider))的啟發,也由於自己少年時對西部片的喜愛,文德斯開始拍攝屬於自己的歐洲式的公路電影,並由此奠定了文德斯以後的創作方向,開始了他在光影世界里的漫漫流浪。從此以後,流浪與疏離成為文德斯電影永遠的主角,文德斯也籍由這兩個元素在銀幕上創造出一個個充滿詩意與虛空感的世界來。

令文德斯聲名鵲起的是他的「旅行三部曲」:1974年的《愛麗絲漫遊城市》,1975年的《歧路》和1976年的《公路之王》(Kings of the Road)。其中《歧路》講述了一位作家為尋找靈感而遊歷,畫面具有詩意的隱喻和富於哲學意味的象徵內涵;《公路之王》則以寫實的基調和獨特的觀照方式批判了俗媚的電影文化,同時也對70年代中期德國電影界的狀況投以了深切的關注。1977年,公路電影代表之作《逍遙騎士》的導演Dennis Hopper更是和文德斯一起合作,拍攝了氣氛神奇的影片《美國朋友》(The American Friend)。影片在紐約、漢堡、慕尼黑和巴黎之間來回跳躍,世界成為糾結在摩天大廈、地鐵、高速公路、列車之間的神秘空間,從而散發出強烈的疏離感,令人難忘。

七十年代中後期,轟轟烈烈的「德國新電影」運動開始衰落,經濟危機使得影市蕭條,德國的電影導演們或是轉投電視業或是前往國外。就在這個時候,一直關注著「德國新電影」運動的好萊塢著名導演弗朗西斯·科波拉向文德斯發出了前往美國拍片的邀請。自1978年起,文德斯陸續拍攝了影片《哈麥特》、《水上回光》和《事物的狀態》(The State of Things)。《哈麥特》作為文德斯首次拍攝的好萊塢式電影作品,並沒有能令科波拉滿意,這部片子的大部分鏡頭都被科波拉要求重拍,以至影片的發行時間比預想中推遲了三年多。1982年的《事物的狀態》卻獲得了聯邦電影獎(前西德電影最高獎)和威尼斯電影節金獅獎,開始確立他在國際影壇的地位。

1983年的《德州巴黎》(Paris, Texas)使文德斯摘取了第37屆戛納電影節金棕櫚獎的桂冠,這部被稱為「標誌著文德斯美國化傾向的高峰」的影片成功的表現了人的孤獨以及人與人之間的隔膜。影片主要在美國西南部的沙漠里拍攝,影像風格極其鮮明,文德斯創造出極為寬廣的銀幕空間,從而成功展現出充斥在故事主角生命里的虛空感。

雖然《德州巴黎》是一部非常成功的作品,但是文德斯似乎還是更喜歡在歐洲拍片。也正是在自己的祖國,文德斯拍攝出了他最廣為人知也最受好評的一部電影——《柏林蒼穹下》。影片講述了一個渴望下凡的天使的故事,尼古拉斯·凱奇和梅格·瑞恩98年主演的《天使之城》(City of Angles)就是《柏林蒼穹下》的好萊塢通俗版。這部影片也使文德斯獲得了1988年第41屆戛納電影節的最佳導演獎,使得他在世界影壇上真正確立了的自己的地位。

1983年的《德州巴黎》使文德斯摘取了第37屆戛納電影節金棕櫚獎的桂冠,這部被稱為「標誌著文德斯美國化傾向的高峰」的影片成功的表現了人的孤獨以及人與人之間的隔膜。影片主要在美國西南部的沙漠里拍攝,影像風格極其鮮明,文德斯創造出極為寬廣的銀幕空間,從而成功展現出充斥在故事主角生命里的虛空感。

至此,文德斯的影片已經形成了特有的坦率冷靜的風格。他的電影語言修辭中基本排除蒙太奇,特別偏好對運動和場景的不加剪輯;他不求論證什麼,他追求的是一種平靜地觀察、等待和不停頓地發展的電影,尤其喜歡錶現公路、汽車、火車、飛機和輪船,因而也一再描寫遷移、迷航和旅行。

但是文德斯並沒有滿足,而是在以後的創作中不斷豐富和擴充著自己的電影世界。1991年的《直到世界盡頭》拍攝於全球四大洲,影片在皓渺的氛圍里講述了一個關於世界末日的奇妙寓言,被稱為「終極公路電影」。1993年的《咫尺天涯》以俯視的角度觀察德國統一后社會景觀的變化;而在兩年後的《雲上的日子》里,文德斯則和義大利傳奇導演米開朗基羅·安東尼奧尼一起探討了愛與慾望的問題,影片攝製於歐洲數個國家,也是一部巧妙借用公路片形式的電影。文德斯不斷地在公路電影的基礎上嫁接與派生著新的元素,同時也改造著傳統公路片的形式。他越來越喜歡在城市裡表現流浪的狀態,將現代社會裡孤獨與疏離的狀態描述得愈加生動。在1997年的《暴力啟示錄》里,文德斯描寫了暴力的外在表現,試圖從一個新的角度來探討現代社會裡的暴力問題。1996年拍攝的《光之幻影》(A Trick of the Light)「記錄」了許多對電影的發展做出貢獻卻被遺忘的人們,表達了文德斯對電影歷史的緬懷與敬意。

有鑒於文德斯電影創作理念中觀察者的姿態與感覺,他也非常鍾愛紀錄片的拍攝。他一共拍過7部紀錄片,其中1985年《尋找小津》是一部關於導演小津安二郎的紀錄片,相當引人注目。1998年描寫古巴音樂風情的《樂滿夏灣拿》(Buena Vista Social Club)廣受好評,文德斯與為他製作了《德州巴黎》的音樂人瑞·庫德(Ry Cooder)再次成功合作,展現了他自己一直深喜著的美洲音樂的迷人魅力。同時文德斯也非常喜歡搖滾樂,他曾說過:「今天搖滾與電影的聯繫比以往任何時候都要緊密,文學、戲劇和繪畫看來似乎與電影的聯繫更緊密,卻遠沒有搖滾來得貼和時代、準確直接。」2000年的作品《百萬美元酒店》(The Million Dollar Hotel)的配樂就是由著名搖滾樂隊U2的主腦Bono主刀炮製的。文德斯再次將音樂與畫面貼和在一起,創造出賞心悅目的聲色迷情來。

2 維姆·文德斯 -成就經歷

維姆·文德斯維姆·文德斯

 1967年,文德斯回到德國,進入慕尼黑電影電視學院學習影視製作,其間曾為《電影評論》、《南德意志報》等報刊撰寫電影和音樂評論,拍過幾部電影短片。

1969年4月,文德斯在拍攝反映學生運動的電視紀錄片《警察電影》Polizeifilm 時因參加遊行示威而被捕並蹲了六個半月的班房。

1970年文德斯拍攝了第一部長片《城市之夏》Summer in the City,這是一部實驗性故事片,講述了「一個犯罪故事的歷史」,影片中的囚犯因懼怕往昔而逃跑。影片採用了獨特的拍攝角度(如採用運動攝影表現行駛的車隊),改變了以往犯罪題材強盜片的基本環境,文德斯開始顯露出自己的才華。<成名>:「德國新電影」、「歐洲公路片」(1974-1977)。

1971年,26歲的文德斯與法斯賓德等12位導演共同創建了名為「作家電影出版社」的電影公司。

1972年《守門員害怕罰點球》The Goalie's Anxiety at the Penalty Kick使文德斯成為專職導演。

1973年文德斯根據Nathaniel Hawthorne的同名小說拍攝了影片《紅字》The Scarlet Letter,這部耗資巨大的影片雖未獲得商業成功,卻使文德斯引起了國內外的注目,被認為是「新德國電影」運動最有希望的青年導演之一。

1974年是文德斯事業的轉折點,由於受到當時美國一些公路電影(如1969年的《逍遙騎士》Easy Rider的啟發,也由於自己少年時對西部片的喜愛,文德斯開始拍攝屬於自己的歐洲式的公路電影,並由此奠定了文德斯以後的創作方向,令文德斯聲名鵲起的是他的「旅行三部曲」:

1974年的《愛麗絲漫遊城市》Alice in den Stadten

1975年的《錯誤的運動》Falsche Bewegung

1976年的《公路之王》Im Lauf der Zeit

文德斯不僅創立了歐洲公路電影風格,而且創辦了自己的電影公司,這個公司的名稱就叫「公路電影公司」。

1977年,美國公路電影的代表人物Dennis Hopper(《逍遙騎士》的導演)與文德斯合作,拍攝了《美國朋友》Der Amerikanische Freund。這部影片的成功使文德斯進一步受到國際影壇的關注,美國導演Francis Ford Coppola之所以邀請他到美國拍片,很大程度上是由於他在拍攝此片時表露出來的才氣。

<黃金時代>(80年代):在美國-回到德國

七十年代中後期,轟轟烈烈的「德國新電影」運動開始衰落,經濟危機使得影市蕭條,德國的電影導演們或是轉投電視業或是前往國外。就在這個時候,一直關注著「德國新電影」運動的好萊塢導演Coppola向文德斯發出了前往美國拍片的邀請。 1978年,文德斯應Coppola的邀請來到美國,陸續拍攝了幾部電影。

1980年《尼克的電影》Nick's Film 是文德斯向美國電影大師Nicholas Ray致敬的紀錄片,身患癌症的Ray依然堅持拍攝一部名為Lightning Over Water 的影片,不幸的是他於1979年6月17日去世,文德斯的影片紀錄了Ray生命旅程中的最後時光。

1982年《哈默特》Hammett 是文德斯按照好萊塢模式拍片的初次嘗試,起初未能得到Coppola的認可,大部分鏡頭都被要求重拍,以至於影片的實際發行時間比預想的發行時間推遲了三年多。

1982年,在對《哈默特》漫長的等待過程中,文德斯到葡萄牙拍攝了《事物的狀態》The State of Things,表現了歐洲電影和美國電影的異同,這部影片榮獲威尼斯電影節金獅獎和聯邦電影獎(西德電影最高獎),確立了文德斯在國際影壇的地位。

1984年,《德克薩斯的巴黎》Paris, Texas 的問世鞏固了文德斯作為國際一流導演的地位。這部影片不僅摘取了戛納電影節金棕櫚獎的桂冠,獲得了英國電影學院最佳導演獎的榮譽,而且成為1984年度獲獎最多的一部影片。

1987年,文德斯回到德國拍攝了最具個人風格的影片《柏林蒼穹下》The Sky Above Berlin 。獲1987年戛納電影節最佳導演獎,使文德斯在世界影壇的地位得到鞏固。

文德斯在80年代除了拍攝電影,他還拍攝電視和紀錄片;除了製作影視作品,他還寫作文字著作和出版攝影作品集。

在文德斯這個時期的紀錄片中,最著名的是1985年的《尋找小津》Tokyo-Ga 。

1989年《關於城市和服裝的筆記》A Notebook on Clothes and Cities 仍然是在日本拍攝的,文德斯在影片中與日本時裝設計師川玖保玲Yohji Yamamoto討論了時裝設計問題,探討了數字化時代城市和個性與電影之間的關係問題。

<雲上的日子>(90年代-)

1991年的《直到世界盡頭》Until the End of the World,長達3個小時的科幻片講述的是關於世界末日的故事。拍攝於全球四大洲,影片在皓渺的氛圍里講述了一個關於世界末日的奇妙寓言,被稱為「終極公路電影」。

1993年的《咫尺天涯》Far Away, So Close以俯視的角度觀察德國統一后社會景觀的變化,是《柏林蒼穹下》的續集》,獲得戛納電影節評委會大獎;

1995年《雲上的日子》Al di là delle nuvole是文德斯和安東尼奧尼一起探討了愛與慾望的作品,影片攝製於歐洲數個國家,也是一部巧妙借用公路片形式的電影。文德斯不斷地在公路電影的基礎上嫁接與派生著新的元素,同時也改造著傳統公路片的形式。他越來越喜歡在城市裡表現流浪的狀態,將現代社會裡孤獨與疏離的狀態描述得愈加生動。

1997年的《暴力啟示錄》The End of Violence里,文德斯描寫了暴力的外在表現,試圖從一個新的角度來探討現代社會裡的暴力問題。

1995年拍攝的《光之幻影》A Trick of the Light「記錄」了許多對電影的發展做出貢獻卻被遺忘的人們,表達了文德斯對電影歷史的緬懷與敬意。

1999 年表現古巴音樂風情的紀錄片《樂滿哈瓦那》Buena Vista Social Club廣受好評,獲得歐洲電影最佳紀錄片獎和奧斯卡最佳紀錄片提名。文德斯與為他製作了《德州巴黎》的音樂人Ry Cooder再次成功合作,展現了他自己一直深喜著的美洲音樂的迷人魅力。

2000年文德斯拍攝商業片《百萬美元大酒店》The Million Dollar Hotel,配樂由著名搖滾樂隊U2的主腦Bono主刀炮製的。文德斯再次將音樂與畫面貼和在一起,創造出賞心悅目的聲色迷情。

2002年,《科隆頌歌》Viel passiert - Der BAP-Film。文德斯和搖滾樂歌手Niedecken共同完成的一部挑釁所有慣例的搖滾電影,在柏林國際電影節競賽單元特別放映。

文德斯現在有著旺盛的創作力,2008年,他有2部電影問世。

3 維姆·文德斯 -其他愛好

旅行:流浪與疏離是文德斯電影永遠的主角,文德斯也籍由這兩個元素在銀幕上創造出一個個充滿詩意與虛空感的世界來,他尤其喜歡錶現公路、汽車、火車、飛機和輪船,因而也一再描寫遷移、迷航和旅行。

冷靜:文德斯的影片具有特有的坦率冷靜的風格,他幾乎不使用蒙太奇,他的影片的目的不是要論證什麼,而是表明存在一種平靜地觀察、等待和不停頓地發展的電影,這種電影的特徵是對運動具有不加任何剪接的特殊愛好。

友誼:文德斯影片的另一個主題是表現友誼,表現男人之間(或者一個男人和一個孩子)的友誼,而婦女在文德斯的世界中大都無關緊要。

其他方面:除了電影,文德斯的興趣和工作涉及攝影、繪畫、音樂、寫作、出版等多個領域,尤其在攝影方面所取得的成就一點也不遜色於他的知名導演頭銜。文德斯的攝影自1983年始,文德斯在拍片和旅行中總是隨身攜帶一台老舊的全景照相機,記錄下對他產生非凡觸動的場景。自80年代至今,他的攝影作品在世界各地包括法國巴黎蓬皮杜藝術中心、西班牙畢爾巴鄂古根海姆美術館等著名博物館舉辦了多次不同主題的展覽,並曾進入威尼斯雙年展,成為具有世界影響的攝影藝術家。文德斯的攝影總是以表象的自然風景、一座城市或者一條街道作為最初的起點。當被問及如何找到主題,文德斯說自己並沒有刻意去搜尋主題,總是在他最終確定真正想要的場景之前,它們已經憑藉色彩、形狀和材質——它們外觀的構成——將自己展現在他眼前。

4 維姆·文德斯 -作品 

維姆·文德斯作品

1970年 《城市之夏》
1971年 《守門員害怕罰點球》
1972年 《紅字》
1974年 《愛麗絲漫遊城市》
1975年 《錯誤的舉動》
1976年 《公路之王》
1977年 《美國朋友》
1980年 《尼克的電影——水上的閃電》
1982年 《哈默特》
1982年 《事物的狀態》
1983年 《德州巴黎》
1985年 《東京之行》
1987年 《柏林蒼穹下》
1989年 《衣食住行事件簿》
1991年 《直到世界盡頭》
1993年 《咫尺天涯》
1994年 《里斯本的故事》
1995年 《雲上的日子》
1996年 《光之幻影》
1997年 《暴力啟示錄》
1998年 《樂滿夏灣拿》
2000年 《百萬大酒店》

5 維姆·文德斯 -參考資料

[1] 網易 http://ent.163.com/edit/000921/000921_62465.html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