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1作品信息

【名稱】《小雅·緜蠻》
【年代】先秦
【作者】無名氏
【體裁】四言詩
【出處】《詩經

2作品原文

緜蠻
緜蠻黃鳥⑴,止於丘阿⑵。道之雲遠,我勞如何。飲之食之,教之誨之。命彼後車⑶,謂之載之。
綿蠻黃鳥,止於丘隅。豈敢憚行,畏不能趨⑷。飲之食之,教之誨之。命彼後車,謂之載之。
綿蠻黃鳥,止於丘側。豈敢憚行,畏不能極⑸。飲之食之,教之誨之。命彼後車,謂之載之。

3註釋譯文

【註釋】
⑴緜蠻:文采繁密的樣子。緜,同「綿」。
⑵丘阿(ē):山坡凹陷處。
⑶後車:諸侯出行時的從車,又叫副車。
⑷趨:快走。
⑸極:至。
【譯文】
羽毛亮密小黃雀,停在彎彎山坡上。路途悠悠太遙遠,跋涉勞苦累得慌。給他水喝給飯吃,循循誘導明道理。讓那副車稍停留,叫他坐上別心急。
羽毛亮密小黃雀,停在山坡角落間。不是擔心路途遙,只怕慢走路難趕。給他水喝給飯吃,循循誘導明道理。讓那副車稍停留,叫他坐上別心急。
羽毛亮密小黃雀,停在山坡那一邊。不是擔心路途遙,只怕終點到達難。給他水喝給飯吃,循循誘導明道理。讓那副車稍停留,叫他坐上別心急。

4作品鑒賞

《緜蠻》一詩從起興的手法、復沓詠嘆的形式上看,頗似民間歌謠,故清人龔橙在其《詩本誼》中把它划入風類。其所次於雅詩之列者,詩教之意也。所以《毛詩序》曰:「《緜蠻),微臣刺亂也。大臣不用仁心,遺忘微賤,不肯飲食教載之,故作是詩也。」從社會功用言之,不為誤也。然細察詩原文,《詩序》所言與詩文略有扞格。今人陳子展謂「全詩三章只是一個意思,反覆詠嘆。先自言其勞困之事,鳥猶得其所止,我行之艱,至於畏不能極,何以人而不如鳥乎?后托為在上者之言,實為幻想,徒自道其願望。飲之食之,望其周恤也;教之誨之,望其指示也;謂之載之,望其提攜也」(《詩經直解》)。詩旨已明,茲細析之。
全詩共分三章。每章八句,又分為明顯的兩個部分。前面四句以羽毛細密的小黃雀隨意止息,自由自在地停在「丘阿、丘隅、丘側」反興作為行役者的詩人在長途跋涉,身疲力乏,不能快走的時候,為了不誤行期仍要艱難行進的事實。第二、三兩章兩用「畏」字,表現出主人公心情沉重卻力不從心的尷尬甚至有點狼狽的處境。
每章的后四句為另一部分。行役者在極端困頓的情況下,當然希望能有人周恤他,指示他,提攜他,然而眼前是一片空白,所能見者,唯緜蠻黃鳥而已。以此觀之,《詩序》所言「刺」實在是有文本作支撐的。心存渴望而不得見,就難免產生幻覺或曰希望,這是每章后一部分所由起。陷入困境的行役者耳邊突然響起一個遙遠的聲音:「讓他免於饑渴之苦、奔走之累和精神崩潰吧。給他吃給他喝,給他教誨給他車坐。」這是賢大夫的聲音。本來大夫該體恤下情,有憐憫之心,可身當亂世的微臣是無緣見到這樣的賢大夫了。三章後半部分完全相同,反覆詠嘆中更顯不得體恤的行役者無限凄苦之情。
整體上說,這是一首頗具音樂特質的聲樂作品,詩每章的前半部分組合在一起便構成了一個完整的敘事結構,節奏舒緩,情緒低沉甚至顯得有點壓抑,準確地傳遞出行役者的愁苦心緒。而每章的後半部分,形式相同,節奏明顯地變得輕快起來,情緒也顯得十分高昂,表現出一種樂觀向上的氣氛。這後半部分可視作這部聲樂作品的副歌部分,它使作品主題得到進一步升華。如果當年孔夫子弦歌之的《詩經》樂譜今天還能見到的話,這首歌按譜唱起來定然十分美妙。
上一篇[丘隅]    下一篇 [日新]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