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縱慾的詞語解釋是放縱慾望(多指肉慾),不加節制,此外還有同名歌曲《縱慾》。

1名詞解釋

縱慾zòngyù
[indulge in sensual pleasure] 放縱慾望(多指肉慾),不加節制
謂放縱私慾,不加克制。《左傳·昭公十年》:「《書》曰『欲敗度,縱敗禮』,我(子皮)之謂矣。夫子(子產)知度與禮矣,我實縱慾而不能自克也。」 宋 蘇軾 《石鼓歌》:「暴君縱慾窮人力,神物義不污 秦 垢。」 清 李漁 《凰求鳳·翻卷》:「有誨淫之色,無縱慾之心,雖涉風流,無傷名教。」 魯迅 《准風月談·中國的奇想》:「狂賭救國,縱慾成仙,袖手殺敵,造謠買田。」
不加節制的消耗筋力。
性能使人們享受其他任何事物都難以替代的快樂,所以人們往往趨之若鶩,這可以說是人的一種自然本性。但是,任何正常的事情如果做過了頭,就會走向反面。性滿足本來是人的正常需求,可是過頭了就變成縱慾,無論是縱慾和禁慾,對人和社會的健康發展都是十分不利的。 在古希臘,與女性的幽閉境遇相反,男子所追求的卻是一種無約束的、甚至是放縱的生活。希臘民族本身就有一種歡樂和活潑的本性,他們常常是直率地表露自己的情慾,追尋生動而強烈的快感。古代希臘人對性生活毫不忌諱,行為放縱,說話也十分開明。他們豁達樂觀,把人生視為行樂,最虔誠的膜拜在希臘人那裡也變成了民眾的娛樂。
在西方的歷史上,淫風最盛的是古羅馬。有的歷史學家評述,古羅馬的滅亡主要是由於它的淫亂,這不是沒有道理的。古羅馬人既放縱性慾,也放縱其他方面的一切慾望,「酒、色、財、氣」並舉,有時簡直放蕩到了洪水泛濫的程度。
縱慾
在古希臘和古羅馬,人們都喜歡沐浴,所不同的是,古希臘盛行冷水浴,而古羅馬人則喜愛溫水浴。古羅馬浴場規模之大實在驚人,古羅馬大浴場首建於羅馬首任皇帝奧古斯都(公元前63年至公元14年),到帝政末期時,建立了阿格里帕大浴場和850個小浴場。據史學家吉朋記載,當時有個卡拉卡拉大浴場,佔地124400平方米,同時可供2300人入浴。羅馬帝政初期比較重視整飭風紀,男女要分別入浴,入浴時間限定在白晝;可是到了帝政末期就變了,男女混雜,夜間也可共浴,甚至連良家婦女也公然在陌生的男人面前由女奴伺候洗身,而毫無羞怯之意。
社會上淫蕩的性風氣往往也通過節日的形式表現出來,瘋狂的羅馬花節就是這樣。這個也被稱為「維納斯節」的花節,是祭祀神女弗羅拉的慶典。每年4月26日至5月23日在近一個月的時間內,20萬妓女穿著裸露胸部及半透明的薄紗衣裙同時湧向羅馬街頭。這個慶典最令人注目的是,幾百名娼妓用拖繩拉著一把巨大的花束,花束上面載著一個龐大而豎挺的陽具。她們把它安放在神廟中的弗羅拉神體內,那是一個陰戶的仿製物。當陽具和弗羅拉的陰戶進行規模巨大的媾合后,就在圓形劇場的舞台上舉行表演,少女們只穿著圍在腰際的絲綢裙子,任它隨風飄蕩,彼此爭妍鬥豔。在這期間,妓女們還為男子提供了免費的「維納斯之服務」。這一慶典一直延續到16世紀才退出歷史舞台。
在古羅馬和古希臘,「性節日」是很多的,決不僅是花節。例如酒神節、紀念維納斯的節日和牧神節等。這些節日起源於性崇拜,但以後則演變為一種社會淫亂活動。
在18世紀末的倫敦,如雨後春筍般地出現了許多與「後宮」異曲同工的「澡堂」。所不同的是,這裡的女人是流動性的,客人可以依其所好,自由招喚對象,甚至連人種也可挑選。其中還有各種隨客人喜好、滿足各種需要的設備,甚至為那些有施虐或受虐傾向的客人準備了鞭子。18世紀末到19世紀初,這種澡堂在倫敦就有幾百家之多。大部分富商大賈往往借口下鄉,而利用周末到澡堂去,在那裡消磨到星期一早上。
受當時社會風氣的影響,當時歐洲的大學生們生活多很放蕩。當時有部小說描寫過他們的生活情景:「在吉那【德國西部的一個城市】的大學生,幾乎人人擁有所謂的『美人』,她們往往是身份卑微的姑娘。這些大學生如果不離開這個城市,也就不會離開她們;如果畢業而離去,就把她們讓給學弟們。」大學生們多半住在租賃的公寓宿舍,房東對他們甚至「親切地招待至床上」;寡婦經營的宿舍里,一定有兩三個大學生「每天晚上輪流和她睡覺」。
值得注意的是,當時的不少著名的思想家、文學家、藝術家都是性放縱、性變態者,他們可能受了時代潮流的影響,也可能反過來又影響了社會和時代的潮流。例如,法國的啟蒙思想家、哲學家、文學家盧梭是個自戀狂,具有伊底帕斯情結【性心理學用語,指男子憎惡父親,愛戀母親】。他在《懺悔錄》這一著名著作中坦率地表白了他的私生活和性經歷。又如法國18世紀小說家沙德是個著名的性施虐狂,而19世紀奧地利的歷史學家、小說家馬索是個性受虐狂。
在女作家中,19世紀法國的喬治·桑是個「性自由」的鼓吹者,也是個親身體驗的實踐家。她18歲時和一個富有的男爵結婚,生有一子一女。她的第一個情夫是個法院的差官,意思薄弱;第二個情夫身體魁梧,但缺乏教養;第三個是裘爾·桑德,很符合她的理想,於是就離家出走,在巴黎和桑德同居。
喬治·桑不斷地像更換衣服似地更換情人。1834年法國的浪漫派詩人兼小說家繆塞和她一起到威尼斯旅行,在下榻旅館的床上被她罵為性無能而被趕出來。詩人海涅因被她發現有梅毒而遭拋棄。法國浪漫派小說家梅里美和她同房,因為「成績不佳」、不能使她獲得性滿足僅兩夜就被她拋棄了。波蘭的天才作曲家、比喬治·桑小六歲的蕭邦1839年開始和她同居,到了1847年因感情不合分手,幾乎耗盡精力。

2費尼克斯演唱歌曲

歌曲歌詞
(費尼克斯)
坐在昏暗的酒吧里 把自己灌醉
通過透明的酒杯 看到舞池裡的人們和我一樣頹廢
什麼樣的motherfuckin DJ scratch 性挑逗的shit
這是什麼樣的氛圍
費尼克斯

  費尼克斯

每個人都在陶醉 每個人像在自慰
here is a sweet baby 似乎也在親身體會 這種奇妙的感覺
she's sexy 光滑的脊背 性感的嘴 閉著眼睛像是在飛
(Pal)
hey 你知道我不累我不管你是誰 那無所謂
只是現實讓我覺得壓抑 我的雙手碰不到未來只能碰到我的下體
你也一樣追求這種刺激 在這個縱慾的party 每人露出原始的本性
只有這樣我們才可以看清我們自己
一個乏味的社會 追求快樂沒有不對
和我跳舞 喝一杯 今晚別一個人睡
(費尼克斯)
woo 隨著節奏我們一起舞動
酒精的催動 生理的本能 哪一個在起作用
我們的身體纏在一起 一起蠕動
我的直覺告訴我這個晚上會有不同
聽不懂 是不是性和音樂能夠讓我們穿越時空
打破現實枷鎖讓我們開始放縱
心臟加速跳動 感覺墜入黑洞
抱得越來越緊我知道這不是夢
(Pal)
越來越劇烈的身體摩擦讓我快要爆炸
baby 準備好嗎 帶我一起飛吧
越來越熱 身體變成濕的
所有痛苦 隨著液體蒸發
他的雙手慢慢地往下滑
求你不要停下 外殼開始融化
肉體的接觸讓我知道我還活著
理想的彼岸太遠 我沒有辦法到達
現在只求 快樂的 一剎那
(費尼克斯&Pal)
慢一點 快一點 高一點 低一點
輕一點 重一點 溫柔一點 強一點
上一點 下一點 進一點 緊一點
只羨鴛鴦不羨仙 快樂沒有終點
慢一點 快一點 高一點 低一點
輕一點 重一點 溫柔一點 強一點
上一點 下一點 進一點 緊一點
只羨鴛鴦不羨仙 快樂沒有終點
(費尼克斯)
推開這扇門 baby 你就變成我的(啊哼)
我會讓你感受世間最美妙的快樂(我等著)
放縱自己 讓你變成瘋的 那也值得
沒有什麼比得上 你我春宵一刻
like my teeth like my tongue or u like my figure
or u prefer fuckin banana (u can fuck me better)
到底應該重視過程 還是重視結果
滿足你的饑渴 發現沒人比我出色
(Pal)
不停地親吻 舌頭不停地翻滾
似乎都被吸過去了 我的自尊
我的愚蠢 我的鬱悶 甚至我的靈魂
真的不能再等 現在你我如饑似渴的人
(你的裙子系的太緊) 撕掉不用向我問
撕掉包裝 撕掉面具 解除性愛囚禁
慾火把該死的貞操觀念全都燒成灰燼
yo 現在吻我那裡 不要發出聲音
(費尼克斯)
漂亮的禁地 滴上鮮紅的酒滴 慢慢地吮吸
and it's sweet like a motherfuckin candy
聽她急促地呼吸 am i drivin u crazy?
it is time to let me in baby r u ready (r u ready)
tell me 做愛之前 did u know me?
在我們做愛之後 明天tell me will u call me?
給我們足夠的時間baby tell me will u love me?
remember me don't forget me,just suck me
(Pal)
yes baby don't stop it's comin it's comin
see nothing hear noting feel noting 現在只有性 填滿整個環境
是不是過了今晚我的世界又會 重新變得冷清
性愛的春藥 可以讓做愛變得很美妙
可是生活的春藥又在哪裡買的到
一整晚的高潮 怎麼改變人生的低潮
翻雲覆雨之後 兩顆心還在飄搖
(費尼克斯&Pal)
慢一點 快一點 高一點 低一點
輕一點 重一點 溫柔一點 強一點
上一點 下一點 進一點 緊一點
只羨鴛鴦不羨仙 快樂沒有終點
慢一點 快一點 高一點 低一點
輕一點 重一點 溫柔一點 強一點
上一點 下一點 進一點 緊一點
只羨鴛鴦不羨仙 快樂沒有終點
(費尼克斯&Pal)
玉女變成欲女 (情郎變成色狼)
什麼讓年輕不再清醒 (我們斷了翅膀)
麻木沒有感情(貪婪只有性)
脆弱的靈魂幼嫩肩膀(眼前一片蒼茫)
上一篇[FORTRAN語言]    下一篇 [月經性哮喘]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