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織田信忠(1557-1582)是日本安土桃山時代的武將,生母不詳(有說是側室久庵慶珠),為織田信長正室濃姬的養子,因此被視為嫡長子。在本能寺之變中,信忠遭到明智軍的包圍,在二條御所自殺。

1人物概述

假名おだ のぶただ
羅馬字 oda nobutada
織田信忠

  織田信忠

時代安土桃山時代
出生弘治3年(1557年)
逝世 天正10年6月2日(1582年6月21日)
改名 奇妙丸(幼名)、信重、信忠
別名勘九郎(通稱)、三位中將、岐阜中將
官位 從五位下出羽介、
正五位下秋田城介、
從四位上左近衛少將、
從三位左近衛中將
氏族平氏
父母 父:織田信長
母親:生駒吉乃
兄弟織田信正、
織田信雄(北田信雄)、
織田信孝(神戶信孝)、
織田於次(羽柴秀勝)、
織田勝長、
織田信秀、
織田信高、
織田信吉、
織田信貞、
織田信好、
織田長次
正室:不詳
側室鹽川長滿之女・鈴他
子嗣織田秀信(庶長子)、
織田秀則

2生平經歷

日本著名大名織田信長的長子,母親是側室生駒吉乃。幼名為奇妙丸,元服後起初叫勘九郎信重,後來
織田信忠

  織田信忠

才改為信忠。
織田信忠曾官至從三位左近衛權中將,他一生跟隨織田信長轉戰各地。初陣是長篠之戰中攻打美濃岩村城立下戰功,因而被任命為秋田城介。信忠曾率織田一門眾攻落紀伊國中野城。同年,任總大將出陣大和信貴山城,平定松永久秀的叛亂。這一年信忠由於戰功卓越,任官「從三位左近衛權中將」,並接受信長賜下的茶器11種。在信長遷居安土城后,信忠被任命為岐阜城城主並領有美濃和尾張二國。信忠得到尾張和美濃大部的完全支配權,其軍團實力得到進一步的提高。
1581年,信忠舉行盛大的閱兵式,向天下展示他配下由80騎組成的一門眾隊。此時,信忠無論從哪方面來看,都已經可以稱為信長當之無愧的繼承人了。隨後在次年討伐諏訪神四郎勝賴(武田勝賴)戰爭中,信忠圍攻高遠城時,所面對武田家的後起之秀--武田信玄的五男仁科盛信時,信忠親自站在己方陣地的最前方指揮作戰。並在同一年,將諏訪神四郎勝賴逼入天目山自殺,將源氏名門武田家從大名譜上徹底抹去,這時信忠的才能已完全被天下人所知。但是在同一年準備支援正在攻打毛利氏的羽柴秀吉的途中入住京都妙覺寺,適逢明智光秀謀反,前往二條御所保護皇太子誠仁親王逃跑時被明智光秀的重軍包圍,信忠自盡,享年只有二十六歲,此事史稱本能寺之變。

3感情生涯

戰國大戰 織田信忠形象

  戰國大戰 織田信忠形象

信忠小時候,曾經與武田信玄么女松姬訂婚,但後來因武田與織田兩家作罷而取消婚事。不過在兩人婚約期間,時有書信往來,也有訂情之物;傳說二人雖取消婚約多年,在武田家滅亡后,信忠得知松姬尚在,有意迎娶,信忠卻不幸遇害,兩人終生沒有緣分。信忠在這期間與鹽川伯耆守之女結婚(以鹽川地位,此女可能只是納為側室),生下織田秀信與織田秀則。信忠法名大雲院仙嚴,在京都的大德寺總見院等地有其墓地。

4戰死經過

1582年,織田家流年不利的一年。
正月, 織田信長不知從哪裡搞來一塊奇形怪狀的石頭, 起名「蛇石」, 並將其供在京都惣見寺 中。無論王公貴族還是平頭百姓都須對此石頂禮膜拜。此舉引得輿論大嘩, 人們皆認為信長此舉肯定會激怒神靈,必遭報應。果然不久寺廟附近一堵高牆坍塌,死傷不少民眾。
2月14日,東方的天空忽然一片血紅,彷彿天宮著火了一般,壯麗異常。但百姓們都議論紛紛,疑為天罰。
4月21日,織田信長討滅武田家,凱旋安土城。入夜,忽現白虹貫月,至10時方散。
種種不祥,非止一端。
5月15日,德川家康與 武田家降將穴山梅雪一同到安土城覲見。信長熱情地接待了這位老朋友。明智光秀奉命準備禮樂儀仗。以顯 德川家康 的尊貴身份。21日,家康 一行離開安土城,計劃遊覽京都大阪和商貿重鎮堺港,然後返回領地。
此時,從中國前線傳來捷報:5月7日,羽柴秀吉軍包圍毛利氏軍事要塞高松城,並引足守川之水倒灌入城。高松城已是瓮中之鱉,旦夕可下。但毛利氏也不甘坐以待斃。名將吉川元春,小早川隆景與家督毛利輝元已傾全國之兵,救援高松城。毛利軍前鋒,已與羽柴軍隔足守川對峙。軍情十萬火急,羽柴秀吉的捷報, 同時也是向信長要求火速增援的雞毛信!
大戰迫在眉睫, 織田信長自當親率大軍奔赴前線。5月25日。信長命令明智光秀返回領國,組織本部兵馬馳援羽柴秀吉,信長本部大軍隨後便到。29日,信長將安土城託付蒲生賢秀,津田信益鎮守,然後出發前往京都。因為身在大後方,信長此行只帶了數十名護衛。
29日下午,信長一行抵達京都,宿在本能寺。比信長早到一日的織田信忠宿在附近的妙覺寺,準備隨時與父一同出征。
6月1日,織田信長在本能寺休息一天,與眾位朝廷公卿舉辦茶會。卻怎麼也沒料到,春風得意的他再也看不見第二天的日出!
6月2日,天還沒亮,本能寺外忽然槍聲大作,從夢中驚醒的信長心知此騷亂是沖自己而來,必定有人謀反! 內侍森蘭丸急忙前去打探,並回稟信長,寺外乃是明智光秀的部隊。信長暗叫不妙,明智光秀不是早應該出兵中國了嗎?怎會出現在京都?這決不是一次小騷亂而是出鎮一方的軍團長早有預謀的兵變了!
明智光秀計劃兵變的確有好幾天了。早在5月26日,明智光秀就在居城龜山城 聚集1萬3000大軍,作出欲西征之狀。6月1日,明智光秀秘密召集心腹明智秀滿、齋藤利三等,向他們透露自己叛變的計劃。心腹家臣們見主公之意已決,都簽下血書,誓言跟隨。隨後,明智光秀公開召集其他部將,宣布來自信長「命令」:全軍開赴京都,先接受信長檢閱,然後再開赴中國前線。
6月2日凌晨,連夜開拔的叛軍渡過桂川,明智光秀再次召集眾將訓話。再也不能隱瞞此行的目的了, 光秀向全軍宣告從今往後自己將是天下之主,凡跟隨自己的將士,無論貧富貴賤,皆有厚賞。 最後,光秀命令全軍:「敵は本能寺にあり!」(敵在本能寺)明智光秀軍迅速突入京都,重重包圍了織田信長的駐地:本能寺。
此時信長身邊僅有護衛160餘人,勝負不言可諭。面對入潮水般洶湧沖入寺內的叛軍,信長和近侍們進行了絕望但悲壯的抵抗。森蘭丸,和弟弟森坊丸、森力丸先後戰死。 據說殺紅了眼的信長先後持弓箭,長槍, 親自與叛軍奮戰,但最終寡不敵眾,受傷退入大殿。自知不免的信長在寺內縱一把火,切腹自盡,結束了叱吒風雲,波瀾壯闊的49歲生命。
當年桶狹間之戰前夜,織田信長 即興跳了「平敦盛」之舞,舞中有歌詞:「人生五十年、與天相較、不過渺小一物。」 此戰以後,信長縱橫天下,鮮有敵手,織田家幾乎統一紛亂的戰國。但「人生五十年」一語成讖信長終在五十歲前一年殞命,「天下布武」的輝煌亦成夢幻,後人只能嘆息天意弄人啊。
明智光秀叛軍刺殺信長后,立刻撲向駐在四個街口之外 妙覺寺,意圖同時殺害織田信忠。時任京都所司代的村井貞勝見本能寺被圍,急向織田信忠報訊,勸信忠趕緊退往安土城,固守待援,再討伐 明智光秀不遲。信忠不聽。大概他覺得老父生死不明,就這樣惶惶如喪家之犬,夾尾而逃,不是人子所為。相反,信忠 帶著身邊所有侍衛近1500人,轉移到了隔壁的二條御所,做困獸之鬥。織田信忠錯失了逃走的最後機會。果然不久,明智光秀叛軍便把二條御所包圍得水泄不通。
雖然織田信忠和眾多忠心的部下拚死抵抗,但仍在占絕對優勢的叛軍面前紛紛倒下。村井貞勝和兩個兒子村井貞成、村井清次皆戰死。 叛軍鐵炮部隊更爬上了二條御所隔壁近衛前久家的房頂,往御所內射擊。密密麻麻的鐵炮子彈打得織田方守軍頭都抬不起來。織田信忠見大勢已去,切腹自殺,年僅26歲。當年在桶狹間斬下今川義元首級的近衛毛利新介也在此役殉主。織田家同時遇害的還有信忠的異母弟織田勝長,叔父津田長利一家等等。
至此,織田家所有在京都的人馬幾乎被斬殺殆盡。唯一倖存者是信長的親弟弟織田長益(有樂齋)。據說趁信長與叛軍奮戰之際,不知從哪個狗洞鑽出,逃出生天的。但這個貪生怕死的懦夫至死都為世人不齒和嘲笑。
遠處, 天邊隱隱亮出了第一道曙光。
上一篇[律敦治醫院]    下一篇 [南丁格爾]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