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犬戎滅亡西周后,東遷洛邑的周天子名義上保留著天下共主的地位,但實際地位已一落千丈。其直轄統治地日趨狹小,無法號令其他諸侯。在「禮崩樂壞」的形勢下,諸侯趁機脫穎而出,爭奪霸主地位。鄭國雖然在公元前806年才被分封立國,但由於其開國君主鄭桓公姬友為周厲王的幼子,與周王室關係親近,因此被委任為王室卿士,主持周室中樞大政。公元前774年,鄭桓公將鄭國財產、部族、宗族連同商人、百姓由關中地區遷移到東虢國和鄶國之間,號稱新鄭(今河南省新鄭市一帶),使鄭國得到發展。

 

1 繻葛之戰 -簡介

公元前720年,周平王死,周桓王即位。桓王對鄭莊公實行強硬政策,削弱其對王室的控制,免去其卿士之職,庄公也不再朝見周王。公元前707年,周桓王率陳、蔡、衛等國軍隊討伐鄭國,鄭派兵抵抗,兩軍戰於繻葛,王師大敗,周王被射中肩膀。繻葛之戰使天子威嚴一落千丈,諸侯爭霸時代正式到來。



2 繻葛之戰 -「禮樂征伐自天子出」的消亡

  周桓王十三年(公元前707年)爆發的繻葛之戰,是春秋初期鄭國為稱霸中原,在 繻葛(今河南長葛北)大敗周室聯軍的一次反擊作戰,也是歷史進入東周后,周室衰弱, 諸侯國崛起,不聽從天子之命,競相爭霸在軍事領域中的最顯著標志之一。

  春秋初年,東遷洛邑的周天子雖然名義上仍保留著天下共主的地位,但實際上勢力 已一落千丈,其直接統治的地區日趨狹小,根本號令不了其他諸侯。在這種「禮崩樂壞」 的形勢下,一些諸侯就乘機脫穎而出,覬覦和爭奪霸主地位,其中地處中原腹心的鄭國, 在這場鬥爭中首先崛起,成為當時諸侯中最具實力和威望的一國。

  鄭國雖遲至西周後期始分封立國,但由於其開國君主鄭桓公為周厲王的幼子,與周 王室關係親近,因而一直為周王室所倚重,被委以為王室卿士,主持周室中樞大政。加 上鄭桓公當年將國內民眾由關中地區遷到今河南省新鄭縣一帶,佔有了四通八達的天下 形勝之地,故國勢蒸蒸日上,成為諸侯列國中舉足輕重的力量。

  鄭莊公繼位后,憑藉國力強盛,又身為周室權臣的有利條件,竭力擴充領地,侵伐 諸侯,進一步增強鄭國的實力。在軍事外交上,他的主要策略和手段是,拉攏齊、魯兩 國,打擊和削弱衛、宋、陳、蔡四國,並滅亡了許國,造就了「小霸」的局面。 隨著政治、軍事實力的增長,鄭莊公對周王室的態度也越來越變得倨傲不羈,不把 王命再放在眼裡。這樣一來,周鄭之間的矛盾就變得尖稅起來,繻葛之戰正是這種矛盾 的產物。 早在周平王在位時,周鄭之間就互不信任,發生了「周鄭交質」事件,即周平王的 兒子作為人質留在鄭國,鄭國的公子忽也做為人質住到周都洛邑。到了周桓王繼位后, 更反感鄭莊公的專橫跋扈,於是將國政委交給虢公,後來甚至乾脆剝奪了鄭莊公的卿士 地位,並把鄭國的部分土地收為己有。

  鄭莊公惱羞成怒,從此不再去朝覲周桓王,兩國矛盾到了一觸即發的地步。周桓王 不能容忍鄭莊公的無禮犯上行為,於是便於公元前707年秋天,親自率領周軍和徵調來 的陳、蔡、衛等諸侯軍大舉伐鄭,一場大戰終於在中原戰場上爆發了。

  鄭莊公聞報周室聯軍傾巢而來,便統率大軍進行迎擊。很快,兩軍相遇於繻葛。為 了贏得決戰的勝利,雙方都趕緊調兵遣將,布列陣勢。周桓王將周室聯軍分為三軍:右 軍、左軍、中軍,其中右軍由卿士虢公林父指揮,蔡、衛軍附屬於其中;左軍由卿士周 公黑肩指揮,陳軍附屬於內;中軍則由桓王親自指揮。 鄭軍方面針對周室聯軍這一布陣形勢和特點,也相應作了必要而充分的部署。他們 將鄭軍也編組為三個部分:中軍、左拒(拒是力陣的意思)和右拒,鄭莊公及原繁、高 渠彌等人率領中軍,祭仲指揮左拒,曼伯統率右拒。準備與周軍一決雌雄。

  交戰之前,鄭國大夫公子元針對周室聯軍的組成情況,對敵情進行了正確的分析。

  他指出,陳國國內正發生動亂,因此它的軍隊沒有鬥志,如果首先對陳軍所在的周左軍 實施打擊,陳軍一定會迅速崩潰;而蔡、衛兩軍戰鬥力不強,屆時在鄭軍的進攻之下, 也將難以抗衡,先行潰退。鑒於這一實際情況,公子元建議鄭軍首先擊破周室聯軍薄弱 的左右兩翼,然後再集中兵力攻擊周桓王親自指揮的周室聯軍主力——中軍。他的建議 具有很大的合理性,因此為鄭莊公所欣然接受。

  另一位鄭國大夫高渠彌鑒於以往諸侯聯軍與北狄作戰時,前鋒步卒被擊破,後續戰 車失去掩護,以致無法出擊而失利的教訓,提出了改變以往車兵、步兵的笨拙協同作戰 方式,編成「魚麗陣」以應敵的建議。所謂「魚麗陣」,其特點便是「先偏後伍」、 「伍承彌縫」,即將戰車布列在前面,將步卒疏散配置於戰車兩側及後方,從而形成步 車協同配合、攻防靈活自如的整體。鄭莊公是一位善於接受新鮮事物的統治者,所以高 渠彌的這一戰術新建議也被他所採納了。

  會戰開始后,鄭軍方面即按照既定作戰部署向周室聯軍主動發起猛烈的進攻:「旗 動而鼓」,擊鼓而進。鄭大夫曼伯指揮鄭右軍方陣首先攻擊周室聯軍左翼的陳軍。陳軍 果然兵無鬥志,一觸即潰,逃離戰場,周室聯軍左翼即告解體。與此同時,祭仲也指揮 鄭軍左方陣進攻蔡、衛兩軍所在的周右翼部隊,蔡、衛軍的情況也不比陳軍好到哪裡去, 稍經交鋒,便紛紛敗退。周中軍為潰兵所擾,陣勢頓時大亂。鄭莊公見狀,立即搖旗指 揮原繁的中軍向周中軍發動攻擊。祭仲、曼伯所分別指揮的鄭左右兩方陣也乘勢合擊, 猛攻周中軍。失去左右兩翼掩護協同的周中軍無法抵擋鄭三軍的合擊,大敗後撤,周桓 王本人也身負箭傷,被迫下令脫離戰鬥。

  鄭軍的指揮者見周師潰退,十分振奮。祝聃等人遂建議立即追擊,擴大戰果,但為 鄭莊公所拒絕。他的看法是「君子不欲多上人,況敢凌天子乎?」於是戰場便這樣沉寂 了下來。

  鄭莊公這麼做的含意便是,周天子地位雖已今非昔比,但威望猶在,不可過分冒犯, 以致引起其他諸侯國的敵視和作對。

  為此,當晚他還委派祭足去周營慰問負傷的周桓王,以緩和兩國間的尖銳矛盾。

3 繻葛之戰 -分析

  鄭軍取得這次作戰勝利的主要原因有三點。第一,是正確地選擇了作戰主攻方向, 制定了合理的進攻程序。因為周室聯軍的兩翼都很薄弱,尤其是作為左翼的陳軍力量最 單薄。 鄭軍先攻其左翼,後攻其右翼,再集中兵力攻打其中軍的作戰指揮,恰好擊中周室 聯軍軍陣的薄弱環節,從而取得作戰勝利。第二,是正確地運用了先進的戰法。它所創 的「魚麗陣」,使戰車和步卒能夠較好地配合協同,使得鄭軍的戰鬥力大大提高,制囿 於傳統車戰戰術的周室聯軍被動失敗的境地。第三,是適時把握進退尺度,在戰鬥取得勝利的情況下,及時停止追擊,既爭取了 政治上的主動,也保有了軍事上的勝利成果。

  繻葛之戰在政治和軍事兩方面都產生了重大的影響。政治上它使得周天子威信掃地, 「禮樂征伐自天子出」的傳統從此消亡。軍事上,「魚麗之陣」的出現,使中國古代車 陣戰法逐漸趨向嚴密、靈活,有力地推動了古代戰術的革新和演進。



上一篇[時效性]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