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罵人的藝術

1 《罵人的藝術》 作者:梁實秋

《罵人的藝術》
古今中外沒有一個不罵人的人。罵人就是有道德觀念的意思,因為在罵人的時候,至少在罵人者自己總覺得那人有該罵的地方。何者該罵,何者不該罵,這個抉擇的標準,是極道德的。所以根本不罵人,大可不必。罵人是一種發泄感情的方法,尤其是那一種怨怒的感情。想罵人的時候而不罵,時常在身體上弄出毛病,所以想罵人時,罵罵何妨?
但是,罵人是一種高深的學問,不是人人都可以隨便試的。有因為罵人挨嘴巴的,有因為罵人吃官司的,有因為罵人反被人罵的,這都是不會罵人的原故。今以研究所得,公諸同好,或可為罵人時之一助乎?
(一)知己知彼   
罵人是和動手打架一樣的,你如其敢打人一拳,你先要自己忖度下,你吃得起別人的一拳否。這叫做知己知彼。罵人也是一樣。譬如你罵他是「屈死」,你先要反省,自己和「屈死」有無分別。你罵別人荒唐,你自己想想曾否吃喝嫖賭。否則別人回敬你一二句,你就受不了。所以別人有著某種短處,而足下也正有同病,那麼你在罵他的時候只得割愛。   
(二)無罵不如己者   
要罵人須要挑比你大一點的人物,比你漂亮一點的或者比你壞得萬倍而比你得勢的人物,總之,你要罵人,那人無論在好的一方面或壞的一方面都要能勝過你,你才不吃虧。你罵大人物,就怕他不理你,他一回罵,你就算罵著了。因為身份相同的人才肯對罵。在壞的一方面勝過你的,你罵他就如教訓一般,他既便回罵,一般人仍不會理會他的。假如你罵一個無關痛癢的人,你越罵他他越得意,時常可以把一個無名小卒罵出名了,你看冤與不冤?
(三)適可而止
罵大人物罵到他回罵的時候,便不可再罵;再罵則一般人對你必無同情,以為你是無理取鬧。罵小人物罵到他不能回罵的時候,便不可再罵;再罵下去則一般人對你也必無同情,以為你是欺負弱者。
(四)旁敲側擊
他偷東西,你罵他是賊;他搶東西,你罵他是盜,這是笨伯。罵人必須先明虛實掩映之法,須要烘托旁襯,旁敲側擊,於要緊處只一語便得,所謂殺人於咽喉處著刀。越要罵他你越要原諒他,即便說些恭維話亦不為過,這樣的罵法才能顯得你所罵的句句是真實確鑿,讓旁人看起來也可見得你的度量。
(五)態度鎮定
罵人最忌浮躁。一語不合,面紅筋跳,暴躁如雷,此灌夫罵座,潑婦罵街之術,不足以言罵人。善罵者必須態度鎮靜,行若無事。普通一般罵人,誰的聲音高便算誰占理,誰的來勢猛便算誰罵贏,惟真善罵人者,乃能避其鋒而擊其懈。你等他罵得疲倦的時候,你只消輕輕的回敬他一句,讓他再狂吼一陣。在他暴躁不堪的時候,你不妨對他冷笑幾聲,包管你不費力氣,把他氣得死去活來,罵得他針針見血。
(六)出言典雅
罵人要罵得微妙含蓄,你罵他一句要使他不甚覺得是罵,等到想過一遍才慢慢覺悟這句話不是好話,讓他笑著的面孔由白而紅,由紅而紫,由紫而灰,這才是罵人的上乘。欲達到此種目的,深刻之用意固不可少,而典雅之言詞則尤為重要。言詞典雅可使聽者不致刺耳。如要罵人罵得典雅,則首先要在罵時萬萬別提起女人身上的某一部分,萬萬不要涉及生理學範圍。罵人一罵到生理學範圍以內,底下再有什麼話都不好說了。譬如你罵某甲,千萬別提起他的令堂令妹。因為那樣一來,便無是非可言,並且你自己也不免有令堂令妹,他若回敬起來,豈非勢均力敵,半斤八兩?再者罵人的時候,最好不要加人以種種難堪的名詞,稱呼起來總要客氣,即使他是極卑鄙的小人,你也不妨稱他先生,越客氣,越罵得有力量。罵得時節最好引用他自己的詞句,這不但可以使他難堪,還可以減輕他對你罵的力量。俗話少用,因為俗話一覽無遺,不若典雅古文曲折含蓄。
(七)以退為進
兩人對罵,而自己亦有理屈之處,則處於開罵伊始,特宜注意,最好是毅然將自己理屈之處完全承認下來,即使道歉認錯均不妨事。先把自己理屈之處輕輕遮掩過去,然後你再重整旗鼓,著著逼人,方可無後顧之憂。即使自己沒有理屈的地方,也絕不可自行誇張,務必要謙遜不遑,把自己的位置降到一個不可再降的位置,然後罵起人來,自有一種公正光明的態度。否則你罵他一兩句,他便以你個人的事反唇相譏,一場對罵,會變成兩人私下口角,是非曲直,無從判斷。所以罵人者自己要低聲下氣,此所謂以退為進。   
(八)預設埋伏   
你把這句話罵過去,你便要想想看,他將用什麼話罵回來。有眼光的罵人者,便處處留神,或是先將他要罵你的話替他說出來,或是預先安設埋伏,令他罵回來的話失去效力。他罵你的話,你替他說出來,這便等於繳了他的械一般。預設埋伏,便是在要攻擊你的地方,你先輕輕的安下話根,然後他罵過來就等於槍彈打在沙包上,不能中傷。   
(九)小題大做   
如對方有該罵之處,而題目身小,不值一罵,或你所知不多,不足一罵,那時節你便可用小題大做的方法,來擴大題目。先用誠懇而懷疑的態度引申對方的意思,由不緊要之點引到大題目上去,處處用嚴謹的邏輯逼他說出不邏輯的話來,或是逼他說出合於邏輯但不合乎理的話來,然後你再大舉罵他,罵到體無完膚為止,而原來惹動你的小題目,輕輕一提便了。   
(十)遠交近攻   
一個時候,只能罵一個人,或一種人,或一派人。決不宜多樹敵。所以罵人的時候,萬勿連累旁人,即使必須牽涉多人,你也要表示好意,否則回罵之聲紛至沓來,使你無從應付。
罵人的藝術,一時所能想起來的有上面十條,信手拈來,並無條理。我做此文的用意,是助人罵人。同時也是想把罵人的技術揭破一點,供愛罵人者參考。挨罵的人看看,罵人的心理原來是這樣的,也算是揭破一張黑幕給你瞧瞧!

2 《罵人的藝術》 作者:李國文

書名:罵人的藝術
ISBN:7501411174
作者:李國文 1930~ 著
出版社:北京 : 群眾
年份:1993, 1994印)
頁數和開本:239頁 : 照片 ; 19cm
叢編項:當代名家隨筆叢書
題名:
圖片為自動匹配 可能錯誤
主題:隨筆(1) > 中國(1) > 現代(15) > 選集(2779)
中圖分類號:中國文學
一般附註:
內容簡介:散文集,收有《巴西木》、《借光》、《觀魚》等30餘篇隨筆散文。
李國文的散文在中國當代文壇獨樹一幟。他的文字不僅自在,而且老辣,見修養,也見性情,貌似隨意,其實是一種氣定神閑后而有的瀟洒。他是當代將學識、性情和見解統一得最好的散文家之一,頗有法國作家蒙田之風。他寫人,這人的性情躍然紙上;他敘事,這事會變得趣味盎然;他說理,那理不僅發自胸臆、氣勢如虹,還因為我們聞所未聞而令人忍俊不禁。他二OO二年度出版的《中國文人的非正常死亡》一書,通過對不幸的文人群落的考察,思索我們這個民族的歷史悲劇和精神秘密;藉由一批陳舊的事實里,發現了諸多新鮮的創見。他進入的不僅是散文的寫作,更是一種散文的狀態。
1930年生於上海。念過戲劇學校,當過文工團員,去過朝鮮戰場,做過文藝編輯。1957年因發表小說《改選》,曾被打成「右派」。1979年又寫小說《月食》重新回到文壇,此後出版過長篇小說《冬天裡的春天》、《危樓紀事》和中短篇小說集《第一杯苦酒》、《潔白的世界》等,並著有散文集《罵人的藝術》、《苦瓜苦瓜》、以及《重新評點》等書。作品多次獲獎。曾任《小說選刊》主編,現為中國作家協會主席團委員。
近年來,李國文在文壇屢屢「惹事生非」,「罵」人不分尊卑,不管國籍,也不問生死。步入「古來稀」的他似乎筆力更健,除了小說創作,用大量時間投筆於散文雜談之類,相繼出版了多部隨筆集。此時的他倒更像一位頗具學者風采的雜文家。去年出的《中國文人的非正常死亡》,更是引起文學界的特殊關注。
文人之死一直是人們關注的話題,現在更出現了這本專門寫中國文人非正常死亡的書,可以說是對這種引人深思的歷史現象的及時總結。所謂的「非正常」死亡指的是打破生老病死的規律,人為地中止性命。禍從文起,在專制文化背景下,中國文人的命運註定是不幸的,封建統治者有一整套對付知識分子的辦法,這既是愚弄百姓、維護政權的需要,又能夠從中獲得一種變態的快樂,。書中詳細述說了司馬遷、李斯、何平叔、王猛、李太白、王安石、金聖嘆等數十位我們所熟知的文人的離奇之死。對於他們的死,曾經有著各式各樣編排出來的說法,而作者從這些文人的生活態度、個性習慣、接人待物中細細剖析,漸漸為我們引出了他們非正常死亡的真正原因,突出了文人的責任感、骨氣和追求完美的本性,並指出非正常的死亡本身就已經對文人的道德文章作出了評價。
《中國文人的非正常死亡》屬於歷史文化散文。女學者梁艷萍認為「它以史為鑒,透視民族精神深層的卑劣內核,直接指涉人骨子裡的非善性——人性之惡。從散文文本可以見出,散文的互文性寫作增強了散文的悲劇意蘊,使讀者感到文人的悲劇實質上是民族的悲劇;文人的不幸根本上是民族的不幸。」
評論家謝有順說,李國文的散文之所以能如此神韻自然,「在於他的寫作並非徒有一個故作輕鬆的姿態,而是得力於作者有思想,有學識,視野開闊,寫作的思路寬廣而高遠;加上他沒有作文架子,也不是擺出一副教導人的姿態,就連語言,也多用樸素而俏皮的字句,散文的味道不知不覺就非常充足。這是一般人學不來的。」
上一篇[竹苞]    下一篇 [濤頭]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