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0

羅伯特·加布里埃爾·穆加貝

標籤:1924年出生非洲領導人辛巴威總統

羅伯特·加布里埃爾·穆加貝(Robert Gabriel Mugabe,1924年2月21日-),辛巴威總統。生於南羅得西亞索爾茲伯里市(今辛巴威首都哈拉雷);早年就讀於南非赫爾堡大學,獲文學學士和教育學學士學位,后通過函授獲倫敦大學法律碩士和經濟學碩士學位。曾任不結盟運動首腦會議主席、英聯邦國家首腦會議主席和南部非洲前線國家主席,並獲1989年度國際理解尼赫魯獎。

1個人簡歷

羅伯特·加布里埃爾·穆加貝

  羅伯特·加布里埃爾·穆加貝

羅伯特·加布里埃爾·穆加貝(Robert Gabriel Mugabe,1924年2月21日-),辛巴威政治人物。生於南羅得西亞索爾茲伯里市(今辛巴威首都哈拉雷);早年就讀於南非赫爾堡大學,獲文學學士和教育學學士學位,后通過函授獲倫敦大學法律碩士和經濟學碩士學位。曾任不結盟運動首腦會議主席、英聯邦國家首腦會議主席和南部非洲前線國家主席,並獲1989年度國際理解尼赫魯獎。
穆加貝早年積极參加辛巴威獨立解放鬥爭,曾任黑人解放組織領導人,1977年起任辛巴威非洲民族聯盟主席兼第一書記。1980年辛巴威獨立后,他出任總理。穆加貝1987年任總統,1990年、1996年、2002年和2008年連任。從政期間,穆加貝支持泛非主義、非洲獨立。近年穆加貝因被指其土地改革不當、經濟管理不善、人權記錄惡劣等問題,而受到國際社會批評指責,面對這些指控,穆加貝把國家的通脹及經濟負增長的問題,歸咎於西方國家對其實施的制裁,及以往的少數白人管治上。
在2008年的總統選舉中,穆加貝所得的票數不及反對派候選人摩根·茨萬吉拉伊,由於茨氏的得票率未達半數,因此本因舉行第二輪選舉。 後由於茨氏退出第二輪選舉,穆加貝再次當選辛巴威總統。
2013年8月3日,辛巴威選舉委員會公布,89歲的現任總統羅伯特·穆加貝在7月31日舉行的總統選舉中獲勝,自1987年以來連續第六次出任辛巴威總統。
穆加貝已婚,有三個子女。愛好音樂和體育。

2人生經歷

土地問題
羅伯特·加布里埃爾·穆加貝

  羅伯特·加布里埃爾·穆加貝

辛巴威獨立和穆加貝出任國家領導人,都曾在國際社會引來吹呼。開啟新時代的興奮暫時掩蓋了一個與生俱來的痛苦。然而,當極具號召力的革命鬥爭口號變為極為緊迫的現實任務后,這一痛苦一直成為懸在穆加貝頭上的「達摩克利斯劍」。
起因便在於那個古老的土地問題。土地問題集中體現著這個南部非洲國家內部最基本的社會矛盾運動。辛巴威歷史與現實的演變、黑人與白人間的衝突都最終在土地問題上結結實實地打了一個死結。
這個死結產生於歐洲白人殖民主義者對辛巴威的不公正掠奪。自19世紀末始,英國南非公司一進入南羅得西亞,便驅趕當地黑人到土著保留地並大量掠奪他們的土地。經過近一個世紀的掠奪之後,辛巴威土地佔有的不平等程度令人咋舌:20世紀初,平均每個白人佔有的土地相當於黑人的30倍;40年代為37倍;70年代為近19倍。即使在歐洲白人大舉移民南羅得西亞以後,白人最多不過佔全國人口總數的5%,但他們佔有的土地數量同占人口總數95%的黑人土地數量大致相等。除佔有土地面積懸殊之外,白人所佔的均為交通方便、土質肥沃的好土地,而黑人所佔均為偏遠、降雨量稀少的貧瘠之地。土地佔有不公問題既是白人種族主義者和殖民主義者長期掠奪的結果,又理所當然地成為黑人解放運動的內在動力。僅僅從這一點來看,人們便不難理解穆加貝所領導的革命何以能夠成功,以及在獨立后的若干年內何以能夠享有頗具慣性特質的聲望。
1979年即辛巴威獨立前夕,當穆加貝坐下來與對手談判國家獨立問題時,雙方在土地問題上的妥協客觀上將這一尖銳矛盾留給了將來。有關辛巴威獨立的倫敦蘭開斯特大廈文件規定,任何白人財產必須在憲法授權範圍內才能徵得,同時還有50多條附加條件,這一政策10年不變;只能通過公平的市場買賣才能從白人定居者手中獲得土地,英國和美國也因此承諾對徵收白人土地給予補償。這意味著,一方面,穆加貝沒有要求對白人所佔土地進行無償剝奪,這體現出他藉此推動種族和解的良好意願,另一方面,這些規定也捆住了他的手腳,限制了新政府用剝奪的方法一勞永逸地解決土地問題,客觀上承認了白人殖民者對土地佔有的合法性。
當穆加貝做出妥協,將土地問題這一尖銳矛盾留給未來之時,他實際上是將矛盾留給了未來的自己。此後近三十年中,穆加貝一直被一種惡性循環的兩難局面所折磨:從經濟發展角度來看,最優選擇是不觸動現有土地佔有狀況。因為改變土地佔有狀況,勢必意味著觸動牢牢掌握著辛巴威經濟命脈的白人利益,進而導致國家經濟狀況的無序與混亂。然而,對於穆加貝來說,不在土地問題上有所作為,在政治上卻是不正確的。改變辛巴威土地佔有不公平現象的允諾既是穆加貝們得天下的原因,也是他們能夠坐天下的基礎。一方面是國家的經濟命脈,另一方面是政權的政治基礎。穆加貝一直尋求既要穩定國家經濟命脈,又要維護自己的政治基礎。但兩者間具有截然相斥的性質,幾乎到了動輒得咎的地步,穆加貝多年來一直苦無良策。

走向孤獨的鬥士

光陰是福,亦是禍;是魔,亦是咒。古往今來,花開花落,俯仰沉浮,最拗不過是歲月。
自20世紀末以來,地球村內發生的許多變化使得穆加貝的許多努力徒勞無功,甚至適得其反。隨著光陰的流逝,辛巴威土地問題這一具有深刻歷史背景和真切現實利益的結構性矛盾積重難返,諸多併發症不斷顯現出來:經濟日益滑坡,通貨膨脹已如脫韁之馬,昔日的「南部非洲麵包籃子」變得弱不禁風;黑人選民從困惑到冷漠,又從冷漠到抱怨,最終被有意無意地引向憤懣;外部環境漸趨惡化,西方殖民宗主國幾番鼓噪之後,辛巴威在國際舞台上屢屢成為遭抨擊的對象;有著西方支持背景的反對派火借風威,逐漸成勢,至今已具有變天的能量;漸顯孤獨的穆加貝不甘示弱,仍然打起精神迎擊挑戰,但終顯氣力不支,且常常出招后反遭新一輪的惡性循環。
穆加貝欲與歲月抗爭,但歷史老人終究會再一次演示何為「歲月無情」,不管那些不願退下舞台的百年過客們曾經有過怎樣的輝煌。
上一篇[核裁軍]    下一篇 [執政]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