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赫敏羅恩

羅赫(R/Hr),是眾多《哈利·波特》忠實讀者中的一類,這個名稱來源於書中兩位主要人物的名字,即羅恩·韋斯萊和赫敏·格蘭傑。而羅赫所支持並堅持的,是這兩位主角在故事的最後會走到一起。並且在哈7的結局中也確實如此。兩個人最後有了一個女兒和一個兒子。分別叫羅絲(Rose)和雨果(Hugo)。

1簡述

願望
羅恩·韋斯萊與赫敏·格蘭傑

  羅恩·韋斯萊與赫敏·格蘭傑

赫敏的扮演者艾瑪也在一次活動中說過:「羅恩和赫敏一定要在一起的。」 結局也很令人滿意。
羅赫從第二部中就能找出一些蛛絲馬跡。第三部中的一次魔法生物課也讓兩人之間的情素展露無疑。第四部中一場舞會也是兩人之間的一場誤會,讓所有人都看到的是他們之間的愛情。
眾所周知的,在哈利·波特的第六本書,《哈利·波特與「混血王子」》(Harry Potter and the Half-blood Prince)中,羅琳極為直接地把羅赫和哈金寫進了書中,極大地激勵了全世界的羅赫支持者們,更多的人加入到羅赫支持者的隊伍當中。
羅赫們希望更多的人看到這樣美麗的愛情,也希望更多的人能夠支持原著。
羅赫的情愫在《哈利·波特》中蔓延開來,讀者在正義與黑暗力量的鬥爭中也看到了美麗的愛情。
表現
有人說他過於衝動的情緒正是對赫敏真愛的表現,可是儘管如此,羅赫的配對還是讓許多哈迷們感到不滿。許多人都認為羅恩沒有保護赫敏的能力。只會讓他受到傷害。而他的衝動也是對赫敏另一種傷害。而事實卻不然!看哈7第19章,羅恩歸來面對赫敏的壞脾氣,他非常照顧她的心情,絲毫不管自己剛收了多大的打擊!相比哈利和赫敏,羅恩有時候更能體會別人的感受,而常常忽略了自己!而且書里對於羅恩的能力不止一次的肯定!他無數次的救了哈利!為了別人他肯奮不顧身!這還不夠嗎?!沒能力?抱歉!一年級的時候他就很好的保護了哈利和赫敏不受棋子的傷害!
小雨果
不知道他們會不會在某一天對著被戀愛攪得昏頭昏腦的小雨果(羅絲應該用不著吧,她好像繼承了她媽天下無敵的好腦子)說起很多年前,曾有一個驕傲得不可一世的小女孩走到一個任性得不可一世的小男孩面前,毫不客氣地沖著他說:「喂,你知道嗎,你鼻子上有一塊髒東西呢。」

2點點滴滴

羅赫
在第4部中羅琳已經用絕妙的文筆挑明了羅恩和赫敏的感情.從哪裡看得出來呢? NO.22 (意外的挑戰)
羅恩和哈利的舞伴問題同時遇到了困難. 這個時候,赫敏出現了. 羅恩竟用 「全新的眼光審視著她」 . 可能是病極亂投醫(我沒說錯啊),羅恩把赫敏當成了拯救他的天使. 就因為這個,以後的羅恩就開始對赫敏帶點特別的心理. 當他知道赫敏真的有舞伴以後,還 「厲聲 」 審問金妮. 他開始學會吃醋了——他第一次意識到有人把和他要好的赫敏搶走了,才意識到赫敏有多重要 . 這為以後的一切埋下了伏筆 .
聖誕舞會
文章一開頭,就描寫了羅恩注意到赫敏的牙齒有變化——那其實是很久以前的變化 . 羅恩才注意到,說明他才開始對赫敏重視——「失去了才懂得珍惜是人類的本性」,因為沒失去時把她的好當成一種習慣,認為是理所當然 . 失去了,才知道這對自己多重要——羅恩不就是這樣嗎? 當他知道赫敏需要三個小時準備時,他又開始生氣了——「 你和誰一起去??!! 」這是羅恩最關心的問題,他問了3 次這個問題! 不能用因為赫敏沒做他的舞伴不給他面子而詮釋——哈利問這個問題了嗎 因為哈利根本不在乎赫敏的舞伴是誰——不是馬爾福就好——但羅恩在乎 . 連喬治丟過來的雪球他都沒在意 .
舞會即將開始時
羅恩東張西望的找人,連帕得瑪長什麼樣子他都沒理會 .芙蓉來了他又趕緊低下頭,芙蓉走了又繼續找——可見他要找的人不是芙蓉 . 後面羅琳也說清楚了——「 怎麼不見赫敏? 」
<;走近主賓席時,他看見了羅恩和帕德瑪 . 羅恩正眯著眼睛注視著赫敏走過 . 帕德瑪綳著臉,似乎很生氣 . >
這個太清楚了——自己的舞伴冷落自己注意別的女孩,帕德瑪肯定生氣啦 . 這也能肯定赫敏對羅恩的重要——為了她羅恩冷落了一個美女舞伴!
< 「怎麼樣? 」哈利問羅恩,一邊坐下來,打開一瓶黃油啤酒 . 羅恩沒有回答 . 他氣呼呼地瞪著在近旁跳舞的赫敏和克魯姆. 帕德瑪時不時朝羅恩翻幾個白眼,羅恩完全把他冷落在一邊了 . >
這個也太清楚了,不說 . 且外羅琳還有另一個暗示 :哈利在看秋張和塞德里克跳舞,羅恩在看赫敏和克魯姆跳舞,用難兄難弟來形容很合適 .
之後赫敏過來了,跟哈利他們搭話 . 哈利跟赫敏說 「你好.」 羅恩 「一聲不吭」(典型的戀人吵架慪氣) . 聽到赫敏叫克魯姆的名字,他又 「酸溜溜」 地看了她一眼——再傻的人看到這裡都明白了,酸溜溜不就是吃醋嘛! ——又是 「親敵」,又是 「研究金蛋」,簡直佩服死羅恩了,居然可以想出那麼多條怪理由 . 之前還崇拜克魯姆崇拜得要死,結果看到赫敏寧願做他的舞伴也不願意作自己的舞伴就翻臉了 . 連哈利都說不介意了,還在強詞奪理 . 典型的亂吃飛醋 .
< 「你還準備請我跳舞嗎?」 帕德瑪問他 . 「不 . 」羅恩說 . 仍然瞪著赫敏的背影 . >
太典型了,不說 .
此後的羅恩脾氣就開始壞了,連克魯姆和他說話都是 「倔頭倔腦」 的回答——在以前,他會高興的發狂 .
哈利回到休息室,他們還在吵架 . <;下次再有舞會,你就趕在別人之前邀請我,別等到沒辦法了才想到我!>
赫敏反感羅恩嫉妒她做別人的舞伴,卻又不在一開始的時候邀請她 . 她也很希望羅恩第一個想到她——她希望羅恩在乎她 . 這點又說明了她對羅恩的感情 .
<;完全沒抓住問題的實質 . > 連哈利都覺得這句話大錯特錯——根本是 完全抓住了問題的實質!
NO . 26
第二個項目
芙蓉因為妹妹被救,太過高興而送了羅恩幾個吻——赫敏卻因此 「氣得要命」 . 太典型了,不講 .
NO . 27
大腳板回來了
< 「不過,事情有些古怪,」十分鐘后,赫敏舉著搗錘,停在一碗聖甲蟲上,說道,「麗塔·斯基特怎麼會知道……?」
「知道什麼?」 羅恩迅速問道,「莫非你真的在炮製春藥?」
「別說傻話,」 赫敏不耐煩的說,又開始搗她的聖甲蟲,「不對,真奇怪……她怎麼會知道威克爾多邀請我暑假去拜訪他呢?」
赫敏說這話時,滿臉羞得通紅,而且打定主意避開羅恩的目光 .
「什麼?」 羅恩說,噹啷一聲,他的搗錘重重地掉在地上 . > (太長了所以俺不打了)
之後,羅恩不停的追問赫敏當時的細節 . 還有<;他已經撿起搗錘,在桌上胡亂的搗著 . 離他的碗還差六七寸呢,因為他心不在焉,眼睛一直望著赫敏 . > < 「你是怎麼說的?」 羅恩追問道,把搗錘重重地砸了下去,在桌面上形成一個小坑 . >
可見,羅恩十分緊張當時的情節和赫敏的回答 . 這不單純只是表現驚訝,要說驚訝,哈利一定也很驚訝 .羅琳怎麼就沒有描寫哈利驚訝的神情呢? 因為羅恩的那種情緒不單單是驚訝,還混合了嫉妒,吃醋和緊張的情緒 . 羅琳是想突出羅恩的緊張,所以故意不描寫哈利 . 「重重地」砸下去,也說明了羅恩的緊張 . 還有 「打定主意避開羅恩的目光」,她為什麼要避開? 這個……反正就是不尋常了 .
NO . 37
開始
< 「我們希望我們還能見面,」芙蓉走到哈利身邊,伸出一隻手,說道,「我希望在這裡找到一份工作,提高一下我的英語 .」
「你的英語已經很棒了 .」羅恩聲音有些窒息的說 .芙蓉朝他微笑 .赫敏在一旁皺起了眉頭 . >
太典型了,不講.
後來克魯姆來跟赫敏告別,羅恩沖著 「她」的背影喊馬車要來了 . 這句話應該是對克魯姆說的,但羅恩不是擔心克魯姆會錯過馬車,而是赫敏會跟他一起走 . 所以文章里用了 「她」而不是 「他」 .
關係
羅恩 「忍受著某種痛苦的內心衝突」 與克魯姆握手 . 克魯姆準備離開時,卻又叫住他簽名 . 不難理解——羅恩依然很崇拜克魯姆,之前對他有偏見完全是赫敏的關係 .
說到這裡,HP4說明羅赫的地方應該也講完了(如有遺漏請告訴我) . 同時再講些哈赫不可能的地方:
之前哈利他們看到麗塔斯基特的文章時,赫敏只是驚訝,並沒有害羞和憤怒,僅是驚訝 . 不光是因為他們了解麗塔這個人,因為對於哈利那部分根本是沒有的事,所以赫敏沒有過於憤怒 . 反而是後面真實的那部分,赫敏充滿疑惑,對羅恩的緊迫追問也很不好意思 .羅琳甚至沒有描寫哈利,可見羅琳根本沒有 「哈赫」的念頭 . 再想想,如果把文章里的哈利換成羅恩,赫敏還會那樣無所謂嗎?
最後
最後,赫敏吻哈利的那部分,羅琳只用了一句話——甚至沒有描寫赫敏和哈利的反應 . 帶過了幾句話,才寫到哈利泰然自若的反應 . 為什麼她沒有吻羅恩呢? 太簡單了,她和羅恩已經不僅僅是朋友了,這樣吻——是不是有些不太自然呢?
羅赫
1、在鳳凰社總部的房間里,羅恩和赫敏穿的好像是情侶裝哦!!
2、赫敏和羅恩一起走進公共休息室,(一定是從圖書館回來!赫敏總喜歡拉著羅恩往那裡鑽)
(情節)他們邊走邊說.
羅恩哀求到:我又不是要你全部幫我寫。
赫敏:拜託!
羅恩:我正忙著準備討厭的普等巫測!
赫敏回頭淺笑道:我只能幫你寫序言.
羅恩:赫敏,你是我認識最好的人,(又成功了!發自肺腑啊)我再也不會對你沒禮貌了!
赫敏臉紅道:才怪,你一定會!(相視一笑)
-------
{情節感慨}這情節在書中發生地點背景都不同,應該是羅恩練魁地奇太累,還要一起熬夜趕作業,在哀求下,赫敏幫他寫預言!……羅恩;哦。赫敏,我愛你。(太感謝了)。赫敏什麼都沒說,但臉紅得不行!(詳細情況看哈5書--有原文)
3。在大廳大家享用可口的飯菜,羅恩的吃相還真誇張,旁邊的金尼都瞪大眼睛看著他的哥哥一手拿書,一手不停往嘴裡送食物,(什麼書這麼好看?這麼聚精會神的)!
坐在他對面的赫敏發話了:你就不能不吃東西嗎?
羅恩使勁咬了一口,小聲說道:肚子餓當然要吃東西嘛!(明顯快被食物噎著了!呵~)
赫敏無奈的笑了笑,把頭轉過去,卻發現哈利走了過來,
赫敏:哈利,
金,羅都把目光轉向哈利,
哈利:我可以坐這裡嗎?(金,赫,羅:當然了!)
----------
{情節感慨}真正的友情不需要道歉!這段其實挺搞笑的。「人家肚子餓嘛」羅恩好像在向赫敏撒嬌哦!赫敏也拿他沒辦法,實在太可愛了~
訓練
(情節)級長之斗哦!!
羅恩走到赫敏面前關切道:別擔心,我會輕一點.(人家關心你嘛!)
赫敏覺得好笑:謝了,羅恩.(這小子傻得可愛哦!)
羅恩笑著走回指定位置.兩邊同學傳來"祝福"的聲音.
眾人:加油,羅恩.(大多是男生,女生很期待的樣子,可盧娜是什麼表情??關切?)
雙胞胎又拿他弟弟下賭了~~
弗雷德(小聲):我賭一西可.
喬治(小聲):賭了.(兩人擊掌)
納威舉拳示意為他加油,羅恩看到了點頭明白了,但回頭看見赫敏一本正經的樣子. 赫敏:昏昏倒地!
羅恩:昏.....哦...(應聲向後飛出幾丈遠.)(還是赫敏比較快啊!)
眾人:哇~~(隨著弧線關切羅恩.向赫敏投去敬佩的目光)
納威的拳頭變成摸臉,(咳,兄弟不是我不幫你..)
喬治從弗雷德手中得到一西可:謝了!
弗雷德:閉嘴!
羅恩裝作若無其事地走到雙胞胎面前解釋道:我只是先鞠躬,這是基本禮貌嘛!(真是要面子!)
男生向女生那邊看,赫敏沖羅恩笑(赫敏很少這樣笑),女生都圍這赫敏也有說有笑!男生都沉默了,(男生真團結)
羅恩:我真的是故意讓她的.(-_-!還在狡辯~~)
------
羅赫
{情節感慨}這一段是整部電影中第二次笑出聲,大家的反映其實是我們現實生活中經常遇到的,所以感覺很親切,男生,女生就是這樣的,大家的反映表現自己人物的性格,羅恩的辯白很搞笑!赫敏的性格你應該早知道了吧!(誰上都一樣)
⒌哈利回到休息室,向羅赫說了他今天和秋kiss的事情.(三人真是無話不說啊!)
(情節)羅赫坐在哈利對面,(但姿勢好像有點象父母在詢問孩子.呵~). 羅恩好奇地問:感覺怎麼樣?
哈利:濕濕的,(哈~不這這是書中原話!)
羅恩笑了.
哈利忙說:我是說她在哭.
羅恩笑著說:你的吻功那麼爛哦!
赫敏對著羅恩說:應該不是哈利技術的問題,
哈利表示同意點頭,(樣子好像小孩,好可愛哦!)
羅恩想了想,還是忍不住笑!(我忍啊~)
赫敏卻正經地說道:張常常在哭,
羅恩強忍著笑說:熱吻也沒讓她開心起來?
赫敏看著羅恩苦笑道:你不懂她的感受嗎?(笨蛋,你真不理解女孩心思~)
羅恩聽了這話馬上收斂了笑容,他們看著赫敏.
赫敏耐心地說:顯然她對塞德里克的死很傷心,而且對喜歡哈利感到很困惑,而且感到和哈利接吻很內疚,搞不清對哈利的感情,我想也很困擾,分不情清楚她喜歡的是誰,可能還在擔心些其他的事情.(好長的一個理論哦,赫敏分析感情也象寫論文!)
哈利和羅恩都驚訝了!(哈利:好像比我這個當事人還清楚!羅恩:喜歡一個人要這麼複雜嗎?)
羅恩笑著說:一個人同時有那麼多感情,會爆炸的!
赫敏嚴肅的說:那是因為你自己只有一茶匙的感情,(這一句不是嘲諷而是溺愛)別人又不是.
哈利看著他的兩個好朋友因為感情的話題吵架,突然覺得很有趣!
羅恩仔細想想赫敏的話,自己也笑了.(羅恩:從來沒看到她談論男女感情,她做什麼都是據理力爭的,搞得她好像是個愛情高手.)
赫敏看看羅恩自己也不好意思笑了.(赫敏:一個女生怎麼會跟男生討論自己的愛情觀呢?我怎麼能教訓他們的愛情想法!愛情是不能照搬理論的!剛才我的樣子一定很滑稽!)
赫敏笑得更大聲了(掩飾自己吧!)三人都笑了!
--------------

3情節感慨

這一段,我最喜歡了,整個畫面很溫馨,看到他們三個坐在一起談論戰鬥以外的事情,突然覺得很欣慰,這樣的生活才是最美的吧!只不過三人第一次面對面談論男女感情,多少感覺害羞不適應.(赫敏可真是"萬事通"啊!感情感悟也很高啊!羅恩的笑我就是喜歡啊,笑可以調節氣氛嘛!)總之這個聖誕大家都過得很值啊!!
⒍韋斯萊先生受到大蛇納吉尼的攻擊.還好有有驚無險!平安回到鳳凰社總部,還能趕上過個聖誕節,大家搞了個聚餐韋斯萊夫人準備了豐盛的食物,大家都圍坐在餐桌前.這顯然就象一個家庭聚餐!旁邊有聖誕樹!空中還有Q版聖誕老人飛過..氣氛溫馨.
(情節)韋斯萊先生手上仍然纏著繃帶!坐在主坐上!左邊坐著羅恩,金尼.右邊坐著雙胞胎.赫敏.
韋斯萊夫人拍拍韋斯萊先生的肩激動的說:好了,爸爸回來了!
大家都站起來鼓掌,表示歡迎!都掛著燦爛地笑容!韋斯萊先生欣慰的點點頭,(不容易啊!)
韋斯萊夫人:大家坐下來,很好,分禮物了!
把準備好的聖誕禮物分發給大家.
韋斯萊先生:羅恩的禮物很大哦!
韋斯萊夫人:超大的.(大家都笑了)
韋斯萊夫人總是分不清雙胞胎,禮物在他們面前晃了半天.(-_-!其實不都是圍巾嗎?)
每個人都拿到了禮物.韋斯萊夫婦期待著看孩子們的表情,(可憐父母心啊)
韋斯萊夫人:快打開,我想看你們的表情.
羅恩打開,是一件表有字母"R"的棉毛夾克.(羅:怎麼送這鬼東西!)
羅赫
韋斯萊夫人:試試看.
羅恩先朝赫敏鼓著嘴(應該害羞了)看了一眼,赫敏很靦碘的笑著,看了羅恩一眼,遞給他什麼(我猜是聖誕禮物),然後羅恩仍然鼓著嘴看她,很快他又將目光轉移(可能是當著家長的面不好意思)。但看父母這麼高興,羅恩無奈的笑了笑,接受了.
羅恩:謝了.媽媽.
直到聚餐結束了.哈里才出現.
韋斯萊夫人:來,大家把東西清一清.哦.哈利,你來了.
韋斯萊夫人連忙把為哈利準備的禮物遞到哈利手中,並給了個令人窒息的擁抱.
韋斯萊夫人:聖誕快樂!你能來真好!
哈利:謝謝.
羅赫
韋斯萊夫人轉身回去:好了,把酒拿給爸爸.
哈利打開禮物,是一雙襪子,抬頭髮現小天狼星站在門口,他欣慰的看著哈利.
韋斯萊先生:聖誕敬酒,敬哈利波特.
所有人都舉起酒杯,看著哈利.
韋斯萊先生:如果沒有哈利,我就不會在這裡,敬哈利.
大家舉杯:哈利!
小天狼星也舉杯:哈利!
哈利回頭看小天狼星,他眨了眨眼,就把酒喝了.韋斯萊一家又坐下來繼續聚餐~~
韋斯萊先生:太好喝了,再多倒一點.
韋斯萊夫人:別忘了上次的糗事!
---------
{情節感慨}過節的氣氛.家庭的氛圍.真的太溫馨了,哈利需要的可能就是這樣一個融洽安全的家,不想戰鬥了,(呵,其實以後就是一家人了啦!鐵三角也可以天天見面!)
其實在第六部里,羅恩與赫敏一直在互相刺激;而事實上,羅恩與赫敏那次大吵,甚而導致羅恩與拉文德在一起的主要 原因是因為,金妮在與羅恩的吵架中說,赫敏曾與克魯姆親吻,這就導致了羅恩的一系列的生氣,嫉妒和反常.
哈利波特看到秋張時,曾有一個關於羅恩和赫敏的想法,他覺得如今與秋張見面非常的尷尬,所以他想,如果羅恩赫敏交往以後又分手的話,自己豈不就完全成了一個很孤獨的橋樑在他們之間,就像第三部里那樣,他一點都不喜歡這種感覺;但是如果他們在一起的話,那他們的相處有自己就是大燈泡了.
而第六本,我們能時不時感覺到羅恩赫敏之間不尋常的感情,但是直到最後,在哈利和金妮也開始交往之後,他們倆仍然沒有跨出友誼的界限.我想這才更適合第七本里的並肩作戰的需要.
不過按這種分析,他們在一起的可能性非常之大,不然一系列的暗示和線索便有些不合清理;如果他們在第七本在一起又分開的話,哈利和赫敏也是沒有什麼希望,直到現在,赫敏和哈利的感情仍然非常的正常.
我覺得羅恩在第六本書里非常搞笑,
開始老是吃醋,然後是與赫敏互斗,再是和拉文德在一起讓人非常受不了,然後是誤吃了送給哈利的愛情葯迷糊的說自己喜歡一個小女生--是暗戀哈利的,然後是想盡辦法躲拉文德,而拉文德也蠻纏人的.而我們膽怯的羅恩卻不想主動說分手,想採用哈利和秋張的那招,自然淡下來,可是我們的拉文德卻不是這種類型;害的羅恩一聽見類似的女聲就往赫敏背後躲.
真不知道是可憐還是可笑.
而拉文德也蠻有意思,竟然去向哈利求證分析羅恩的感情,還說赫敏的壞話,可憐的哈利感覺非常的痛苦.
冤家
這是你看完后最好的一個形容詞.
其實這一集也明顯表現出了羅琳的矛盾,她似乎很想把哈利從鐵三角里解放出來,放到由金妮,盧娜,納威組成四人小組當中去.
對於擊敗伏地魔,似乎這幾個人給哈利帶來的幫助要大於羅恩和赫敏,至少羅琳已經明顯表現出這種寫作趨勢了.
所以,要想鐵三角真正不破,羅恩和赫敏在一起可能性最大,因為至少可以加入哈利的女友,變成四人行,而不是彼此的冷淡甚至破裂;要不就是有人死去.
還有很重要的一點,羅恩和赫敏積累好多本書的感情,特別在第六本里那麼明顯的慪氣,有慘遭失敗的話,似乎不合適.
我覺得,如果真要讓哈利與赫敏在一起的話,至少第六本里羅恩和赫敏要已經在一起了,然後在第七本分開還有點說服力;
不然,哈利不要了 羅恩的妹妹,又搶走了赫敏,實在是很不可思議的事情.
就連在喜歡金妮時,他千方百計的告訴自己,金妮是自己最好朋友的妹妹,不應該怎樣怎樣之類的
退一點點看,換成第二集,第三集,第四集時的赫敏,她大概根本不會把感情問題放在心上,更不可能"慪氣".
赫敏能跟羅恩慪氣就證明赫敏對羅恩已經有了感覺.既然感覺出來了,那麼羅琳就肯定要接著大做文章. 所以這倆人,以後有戲可唱了.
而哈利和金妮的發展確實太突然了,就像金妮性格上的變化一樣.簡直就是一個完美女生了.連兩個人最後的分手也寫的藕斷絲連(但是,那叫分手嗎? 簡直是香港武俠片決戰前的特有情節啊!)
愛情葯是一個不知名的小女生送給哈利的,至於目的,當然是吃了之後,就會糊裡糊塗的喜歡上她.竟被可憐的羅恩吃了,他以為這是他的生日禮物.
其實金妮蠻聰明可愛的,與羅恩的吵架也很有意思。羅恩對金妮在公共場所的kiss很生氣,然後金妮就把羅恩的事全抖出來。這對兄妹真是……
羅赫
第五章 戰士隕落
這幾分鐘漫長的好像過了好幾年。任何輕微的風聲都會使得他們跳起來,轉向發出聲音的灌木或樹,希望能看到某一個還未回來的鳳凰社成員毫髮無傷地從那些葉子里跳出來——然後,就在這個時候,一把掃帚在他們正上方顯形,快速墜落到地上——「是他們!」赫敏尖叫起來。
唐克斯在一個長剎車后著陸,揚得塵土和沙礫到處都是。
「萊姆斯!」唐克斯尖叫搖晃著從掃帚上下來,撲進盧平的懷裡。羅恩的臉色呆板蒼白,他看起來說不出話,頭暈眼花,跌跌撞撞地向哈利和赫敏走過去。
「你平安無事,」他喃喃自語,赫敏朝他飛奔過來,緊緊擁抱他。
「我以為——我以為——」
「我沒事,」羅恩說,拍打著她的背。「我很好。」
「羅恩棒極了,」唐克斯熱情地說,放開了盧平。「簡直太好了。打昏了一個食死徒,正中頭部,尤其還是在飛行的掃帚上瞄準一個移動的目標——」
「這是真的?」赫敏問,仰臉盯著羅恩,胳膊仍然環著他的脖子。
「總是那副驚訝的樣子,」他有點粗暴地說,打破了輕鬆的氣氛。
第六章 穿睡衣的食屍鬼
第一次,哈利想象瘋眼漢的身體,像鄧布利多的一樣斷折掉下來,一隻眼睛仍然在眼窩裡颼颼響著,他感到一陣抽痛伴隨著一陣奇異的想笑的願望。
「食死徒可能後來自己收拾了,這就是為什麼沒有人發現他,」羅恩韋斯萊說。
「是的」哈利說,「象巴蒂.克勞奇一樣,變成了骨頭,被埋葬在海格的前花園,他們可能把穆迪變形然後把他埋到——」
「別再說了!」赫敏震驚地尖叫,哈利望過去,正好看到她眼裡迸出了眼淚,掉在她抄寫的符咒字母表上。
「哦,不」,哈利說,掙扎著從行軍床上爬起來,「赫敏,我不是想讓你不安——」
但是,隨著一陣的生鏽的彈簧床的吱吱聲,羅恩跳離床,走道赫敏那,一個胳膊抱住她,他在他的牛仔褲包里摸索,然後,塞回一塊看起來令人厭惡的他過去常用來清掃以前的烤箱的手帕,慌忙地拔出他的魔杖,他用魔杖指著抹布,「煥然一新」.魔杖吸走了抹布上的多數油脂,他看起來很滿意,羅恩把有些冒煙的手帕遞給赫敏。
「哦,謝謝,羅恩……對不起……」她吸了吸鼻子,抽泣著,「那真是是太可—怕了,不是嗎?」正發生在鄧布利多—之後……,我從..從來不敢想像瘋眼漢會死,不知何故,他看起來那麼的堅強! 」
「是啊,我知道.」羅恩說,並向她擠了擠.」但如果他在這兒,你知道他會說什麼嗎?」
「時..時刻保持警惕,」赫敏抹了把眼淚.
「的確,」羅恩點頭說,「他已經告訴我們要向他的遭遇中學習,我學到的是不要相信膽小鬼,蒙頓格斯」
赫敏虛弱地笑了笑,探身再撿起兩本書,一秒鐘后,羅恩伸出他的胳膊繞著她的肩,」妖怪們的妖怪書」掉到了他的腳上,從拴的帶子處解放了出來,它惡毒地咬著羅恩的腳踝。
「對不起,對不起!」赫敏話裡帶著哭腔,哈利把書從羅恩的腳上使勁扭下來,重新把它捆住。
赫敏的眼睛里淚珠又開始在閃動,羅恩又從床邊回到她身邊,再一次抱住了她,對哈利皺著眉,好像責備他不夠機敏,哈利想不到要什麼說,不僅僅因為對羅恩來說教別人機敏是彆扭的。
第七章阿不思·鄧布利多的遺囑
「不,我沒有。」赫敏還在用袖子擦眼睛,」如果魔法部用了三十一天都沒從這本書里發現什麼隱藏的密碼,那恐怕我也做不到。」
她壓抑著自己的哭泣聲。他們坐在一起挨得太緊了,以至於羅恩都無法把胳膊抽出來摟住她的肩膀。斯克林傑的再次把目光回到遺囑上。
第八章 婚禮
羅赫
當他們正聊得熱鬧的時候,誰也沒注意到,有一位客人姍姍來遲。這位一頭黑髮,長著鷹鉤鼻,眉毛粗重的男士走過來,一邊向羅恩出示婚禮請柬,一邊卻把目光投向另一側的赫敏,用蹩腳的英語說「你的氣色不錯啊。」
「威克多爾!」赫敏吃驚得大叫,手裡的袖珍包也掉在地上,還發出了與它小小個頭極不相符的巨大聲響。她趕忙紅著臉,手忙腳亂的把手包撿起來,「我實在沒想到你會來——當然——見到你很高興——你最近好么?」一旁的羅恩耳根又開始紅了,他一臉疑惑地掃了一眼請柬,大聲問:「你是怎麼來的?」
「芙蓉把我邀請來的。」克魯姆眉毛一挑,答道。
哈利並沒有機會和克魯姆搭話,但他馬上意識到他最好還是儘快把克魯姆從羅恩身邊弄走,帶他去找座位。
「你的朋友見到我好像不大樂意,」克魯姆跟著哈利走進帳篷,問道,「你是他親戚吧?」他注意到了哈利的一頭紅髮。(為了Harry的安全,他喝了復方湯劑,喬裝成Ron的表弟巴尼,不過被Luna認出來了)
「我是他表弟,」哈利嘀咕著說,但克魯姆似乎根本就沒在聽。克魯姆出現在現場,尤其是那些媚娃表親中引起了小小的騷動:畢竟他是一個魁地奇明星。很多人都伸著脖子來爭睹他的風采,羅恩、赫敏、弗雷德和喬治也隨後跟了過來。
「入場的時間差不多了,」弗雷德對哈利說,「也許我們應該到新人那去。」
哈利、羅恩和赫敏在弗雷德和喬治身後坐在第二排。
赫敏看起來很不自然,羅恩的耳根也依舊通紅。過了一會,他扭頭對哈利嘀咕說,「瞧那小子的鬍子多滑稽,對吧?」哈利含糊地應承著。
「我喜歡這首曲子,」盧娜說,她伴著節奏搖擺了一小會,隨後,她起身走到舞池邊,閉著眼睛,舞著胳膊,自顧自地跳起舞來。
「她真的很偉大,對吧,」羅恩欽佩地說,「總是這麼自我感覺良好!」
但他臉上的笑容很快就消失不見了,威克多爾·克魯姆坐在了盧娜留下的空位上,赫敏顯得很局促和緊張,但這次克魯姆並不是過來和她搭訕,他一臉怒氣的問:「那個穿黃衣服的男人是誰?」
「謝農費里厄斯·洛夫古德,是我們朋友的父親,」羅恩回答,並用警告的語氣表明這裡並不歡迎取笑謝農費里厄斯的言辭,那會被當作是一種挑釁的,「我們去跳舞吧。」他突然對赫敏說。
她肯定被嚇了一大跳,但卻也十分開心,隨即起身應邀,並和羅恩一起消失在舞池裡逐漸壯大的跳舞隊伍中。
「啊,他們現在在一起了么?」克魯姆煩躁地問道。
「呃——一定程度上吧,」哈利回答說。
第九章 藏身之處
(食死徒來到了婚禮會場,Ron去拿黃油啤酒了,Hermione很擔心)
哈利和赫敏衝進驚恐的人群,客人們慌亂地四處逃散,很多人使用了幻影移形,陋居附近的保護咒已經完全被破壞了。
「羅恩!」赫敏哭叫著,「羅恩,你在哪兒?」
當他們推開擁擠的人群穿過舞池的時候,哈利看見幾個穿著斗篷,戴著面具的人影出現在人群中。然後他看到了盧平和唐克斯揮舞著魔杖,一起叫道:「盔甲護身!」緊接著一聲尖叫回蕩開來。
「羅恩!羅恩!」赫敏帶著哭腔喊著,她和哈利被驚恐的人群擠的汗流浹背。哈利抓緊了赫敏的手,以免他倆被擠散,就在這時,一道不曉得是保護咒還是惡咒的光從他們頭頂飛過。
羅恩出現了。他抓住赫敏的另一隻手,哈利感覺到赫敏正帶著他倆幻影顯形,黑暗朝他撲面而來,哈利看不見,也聽不見,唯一能感覺到的就是赫敏的手,他彷彿穿性時間和空間之中,陋居離他越來越遠,身後的食死徒越來越少,越來越遠,甚至也許,伏地魔也離他越來越遠……
這時,那兩個工人突然一起沖了過來,哈利立刻就感覺到了他們要幹什麼。他們三人同時抽出了魔杖。羅恩這才反應過來是怎麼回事,他飛身越過桌子,把赫敏壓在了身下。食死徒放出的魔法擊碎了幾秒前羅恩腦袋旁邊的牆,說時遲那時快,隱身衣下的哈利大叫:「昏昏倒地!」
魔杖射出的紅光擊中了那個高大的金髮食死徒的臉,他慢慢倒了下去失去了知覺。他的同夥不知道那魔法是從哪兒射來的,又對羅恩展開了進攻——他的魔杖頂端放出亮晶晶的黑色繩子,把羅恩捆得結結實實。女侍者尖叫著逃向門邊,哈利瞄準把羅恩捆起來的食死徒的臉施了一記昏迷魔法,沒有打中,魔法在玻璃上反射了一下,把女侍者放倒在了門前。
「轟轟爆炸!」食死徒喊道,炸碎了哈利前面的桌子。爆炸產生的衝擊波讓哈利重重地摔到了牆上,魔杖脫手了,隱身衣也滑下來了。
「統統石化!」赫敏不知在哪裡大喊,那個食死徒像一座雕像一樣,頓時隨著摔得粉碎的瓷器、桌子、還有噴洒的咖啡砰的一聲倒在了地上。赫敏從椅子下爬了出來,理了理頭髮里的玻璃渣,哈利看到她全身都在顫抖。
「四分五裂。」赫敏用魔杖指著羅恩,卻不小心把羅恩牛仔褲的膝蓋處割了一個很深的口子,羅恩痛苦地呻吟了一聲,「噢,對不起,羅恩,我的手在抖!四分五裂!」
捆得嚴嚴實實的繩子頓時散開來,羅恩站了起來,晃了晃他那麻木的手臂。哈利撿起他的魔杖,越過廢墟爬到了那個被擊暈的食死徒面前。
剛說到殺字,那個身影頓時自我爆炸,只留下一大片灰塵。哈利咳嗽著,噙著淚水望向周圍,赫敏用手臂蓋著腦袋,靠著門蜷縮在地板上,而羅恩,雖然他自己全身都在發抖,但還是笨拙地拍著她地肩膀說道,」好——好了……他已經消失——消失了……」
這時赫敏尖叫起來,哈利舉起魔杖,四下望去,只見一個銀色的守護神從客廳的窗戶飄了進來,落在他們面前的地板上,變成一隻鼬鼠,用羅恩父親的聲音說道:「家人都安全,不要回復,我們正在被監視。」
守護神消散了,羅恩發出了一聲介於嗚咽和呻吟的聲音,重重摔倒在沙發里,赫敏在他身邊,緊緊抓著他的手臂。
「他們是安全的,安全的!」她低聲說道。羅恩露出一點笑意抱住了她。
第十九章 銀色的牝鹿
羅赫
第二天一大早,哈利就從客廳地板上的睡袋裡醒過來了。從厚實的窗帘露出的縫隙里隱約可以看到外面的天空,黎明前的天空呈現出淡淡的水藍色波紋,伴隨著陣陣涼意,一切都是那麼安靜,只聽到羅恩和赫敏緩慢深沉的呼吸。哈利看著他們在他身邊的地板上投下的陰影。羅恩逞英雄地堅持要赫敏睡在沙發墊上,她的身影在他之上。赫敏的胳膊伸向地板,手指離羅恩的很近。哈利想知道他們是不是手牽手睡的,這個念頭讓他覺得格外孤單。
歸途並不枯燥,儘管穿越黑暗森林似乎走了很長的路程,但有羅恩在身邊時,這段旅途出奇的短。哈利迫不及待的想叫醒赫敏,他興奮的走進帳篷,羅恩跟在他身後。
當經歷了森林和水池的一切后,這個帳篷簡直可以算是出奇的溫暖。圓葉風鈴草的火焰仍然在地上的碗中閃耀著。赫敏睡熟了,在她的毯子下攢作一團,直到哈利呼喚她的名字很多此後,她才醒了過來。
「赫敏!!」
她醒過來,迅速坐了起來,拂開擋在臉前的頭髮。
「怎麼了,哈利?你還好嗎?」
「一切都好,當然,不能再好了,簡直是棒極了,你看誰來了?」
「什麼意思?誰?」
就在這時,她看見羅恩握著劍站在那裡,濕漉漉地淌著水,滴落在了地毯上。哈利退到了一個陰暗的角落,放下了羅恩的背包,試著將它用帆布來弄乾。
赫敏從床上走下來,像夢遊者一般走向羅恩,她的眼睛盯著羅恩那蒼白的臉。嘴唇半張,眼睛睜大地停在了羅恩身前。羅恩半舉起了手臂,臉上擠出了一絲帶著虛弱希望的微笑。
赫敏衝上去不停的捶著她能碰到的羅恩身體的每一寸地方。
「哎呀痛……喔……不要!怎麼了……?赫敏……啊!」
「你是一個……徹頭徹尾的……笨蛋……羅納德……韋斯萊!」
赫敏用拳頭的重擊來加重每一個詞的分量,羅恩後退著,保護著自己的頭,以防赫敏在做出什麼出乎意料的舉動。
「你……用了……幾周……爬回到這裡!噢,我的魔杖呢?」
她看上去好像要衝到將哈利身邊把魔杖奪下來一般,而後者隨即地反應純屬本能。
「盔甲護身!」
一堵看不見的防護盾在羅恩和赫敏之間突然升起,將赫敏彈倒在了地上。赫敏吐出了嘴裡的頭髮,重新站了起來。
「赫敏!冷靜。」哈利叫到。
「我怎麼可能冷靜!」她尖叫到。誰都從來沒有見過赫敏如此失控,她看上去甚至有些發狂,只是不停地沖哈利叫著「把魔杖還給我!把魔杖還給我!」
「赫敏,不要這樣……」
「哈利波特,不用你告訴我該做什麼!」她尖叫著,「你敢不給!把魔杖給我,現在!還有你!」
她用可怕的譴責態度指著羅恩,就像要念出什麼咒語一般。連哈利也不能責怪羅恩被嚇的後退了好幾步。
「如果你要逃跑,我會追在你後面!我告訴你!我請你回來」
「我知道,」羅恩說道,「赫敏,對不起,我真的……」
「哦?你很抱歉!」
赫敏尖銳的笑著,笑到失去控制。羅恩不知所措,用目光尋求哈利的幫助,但哈利也僅僅能用鬼臉來回答自己的無助。
「幾個禮拜之後你才回來……幾個禮拜!你認為僅僅只說一句對不起就夠了嗎?」
那麼,我還能說些什麼呢?」羅恩突然吼道,哈利很高興羅恩重新振奮起精神,準備反擊了。
「哦,我不知道!」赫敏用一種很諷刺的音調說到,「好好想想吧,只要幾秒鐘就可以了。」
「赫敏,」哈利突然打斷了赫敏的話,他覺得赫敏的話有些過分,「羅恩剛剛救了我……」
「我不管!」她叫道,「我不管他做了些什麼,他知道我們已經死了幾個禮拜了!」
「我知道你沒有死掉!」緊緊貼著他倆之間的防護咒語,羅恩怒吼著,聲音第一次完全壓過了赫敏。「在預言家日報中,在收音機中,到處都是哈利的名字,他們在到處找你們,在那些傳言和那些奇怪的故事中,如果你們死掉的話,我肯定會知道的。你不知道那種滋味像什麼……」
「對你來說像什麼?」
她的聲音不再尖銳到只有蝙蝠才接收得到,但她已經憤慨到幾乎無語,羅恩終於抓住了這次機會。
「我想回來的那一時刻就幻影移形了,但我卻徑直闖進了一隊掠奪妖中,赫敏,我哪裡也去不了!」
「一隊什麼?」哈利問道,同時赫敏坐了下來,手腳緊緊地交叉在一起,彷彿她很多年都不想將它們放鬆一樣。
「掠奪妖」,羅恩說,它們到處都是,成群結隊去逮捕麻瓜出身或者背叛了巫師血統的人。每逮捕一個,它們都可以從魔法部得到獎賞。我當時單身一人,並且看上去是學生,他們便非常興奮,認為我是隱藏的麻瓜出身的人,我不得不立刻跟他們交涉以避免被拖進魔法部。
「你對他們說了什麼?」
「告訴他們我是斯坦桑帕克,出現在我腦中的第一個名字。」
「他們相信啦?」
「他們絕不聰明,其中有一個甚至有些像巨怪,你是沒聞到它那股氣味……」
羅恩瞥了赫敏一眼,顯然希望她會被自己這點點小的幽默打動。但赫敏收緊四肢,仍然是如同磐石一般冷漠的神情。
「無論如何,他們對我是否是斯坦產生了爭論。儘管這有些可悲,但仍然有五個站在他們那邊,而只有一個站在我這邊,隨即他們奪走了我的魔杖。這時,有兩個傢伙打了起來,就在其他人分神的功夫,我一拳打在那個抓著我的傢伙的胃上,奪下了他的魔杖,解除了拿著我魔杖的傢伙的武裝,隨後幻影移形了。但我沒做好,又一次分體了。」羅恩伸出了他的右手讓大家看缺失了的兩片指甲:但赫敏只是冷淡的揚了下眉毛而已。「而且,我所顯形的地方離你們好遠。當我終於趕到你們所在的河岸時,你們已經走了。」
「哦,這是一個多麼引人入勝的故事啊,」赫敏用她那高傲的聲音說道,這種聲音只有在她想傷人時候才會用。」你一定受到驚嚇了啊,你知道嗎?我們去了高錐克山谷 ,那裡發生了些什麼呢?哈利?讓我想想。哦,對了,黑魔頭的大蛇跟了過來,差點殺死我們兩個,隨後,黑魔頭自己也來了,跟我們擦身而過。」
「什麼?」羅恩驚道,張大了嘴轉向哈利,但是赫敏忽視掉了他的反應。
「想想丟掉了手指甲,哈利,這倒真的可以與我們所遭的罪相提並論啊,不是嗎?」
「赫敏,」哈利輕聲說,「羅恩剛剛救了我的命。」
但是她似乎根本沒有聽到他在說些什麼。
「有一件事我想知道,」她說,盯著羅恩頭上的一寸高處的一個污點,「今晚你到底是怎樣找到我們的呢?這非常重要,一旦我們知道后,就可以避免再次被不受歡迎的人打擾。」
羅恩瞪著她,隨即從牛仔褲兜中掏出了一個銀色的小物件。
「這個。」
她只好看向羅恩,以看清他拿的到底是什麼。
「熄燈器?」 她問道,驚訝的忘記再裝出冷漠與狂暴的神情。
「它的作用並不只是開燈和關燈,」羅恩說道,「我也不知道它到底是如何工作的,或者為什麼偏偏這時它起作用了,而不是別的什麼時候,畢竟自從我離開時我就一直想立刻回來。但是在聖誕節早晨我聽收音機,當時聽到了你……。」
他抬頭看這赫敏。
「你在收音機上聽到了我?」她不相信地問著。
「不,從我的口袋中,你的聲音。」他舉起熄燈器,「從這裡出來的」。
「那我到底說了些什麼?」赫敏問道,聲音中充滿了懷疑與好奇。
「我的名字,羅恩,並且你說了……說了一些有關魔杖的事情」
赫敏的臉羞紅了。哈利注意到,那是自從羅恩離開后,羅恩的名字第一次被他們大聲地提起。赫敏曾在談論如何修復哈利的魔杖時提過它一次。
「因此我把它拿了出來」羅恩看著熄燈器繼續說道,「它看起來並沒有什麼異樣,但我確信我聽見了你的聲音,所以我按了它一下。然後一道光衝出了我的屋子,而另一道光出現在了窗外。」
第三十一章霍格沃茲的戰鬥
羅赫
激動人心的KISS:
他在一個拐彎的地方停下了腳步。他帶著憤怒和解脫大喊了一聲:Ron和Hermione出現在了他面前。兩個人的手臂上都有著髒兮兮的東西,Ron的胳膊下還夾著一把掃帚。
「你們到哪個鬼地方去了?」Harry大聲問。
「密室。」Ron說。
「密——什麼?」Harry站穩了問。
「是Ron的主意,」Hermione上氣不接下氣地說,「這難道不棒嗎?我說,就算我們找到的杯子,我們還沒有擺脫它,所以Ron就想到了密室里的蛇怪!」
「那什——」
「用來擺脫杯子的東西。」Ron簡短地說。
Harry明白了。是蛇怪的毒牙。
「你們怎麼進去的?」HArry問,「你們必須要會說蛇語啊!」
「他說的!」HErmione說,「說給他聽!」
Ron發出了很奇怪的嘶嘶聲。
「你打開掛墜盒的時候,」他帶著歉意說,「我就模仿了一下。我們到底還是進取了。」
「那然後……」
「所以我們又能擺脫一個魂器了,」Ron說,掏出了杯子的碎片,「是Hermione弄開的。我想她還沒嘗試過這麼刺激的事情呢。」
「太棒了!」Harry喊道。
「沒什麼,」Ron帶著明顯的喜悅說道,「你這裡怎麼樣了?」
話音未落,他們頭頂的天花板開始掉下灰塵;遠方傳來尖叫聲。
「我知道頭冠是什麼樣子,」Harry搶先說,「他一定把它藏在我以前藏魔葯課本的地方;那裡什麼都有,都是人們藏進去的。他一定以為只有他自己才能想起那個地方。快走。」
牆壁又開始晃動,Harry帶著他們兩人從隱蔽的進口去了Room of Requirement。那裡空空蕩蕩,只有Ginny,Tonks和Neville的奶奶。
「Potter,」她一定在等她,「告訴我們發生了什麼。」
「大家都還好嗎?」Ginny和Tonks一起問。
「據我所知都好。」HArry回到;「還有人在通道里嗎?」
他知道如果房間里有其他人是不會被開啟的。
「我是最後一個過來的。」Neville的奶奶說,「我封掉了通道,不然Aberforth的酒吧會有麻煩的。你們看到Neville了嗎?「
「他在戰鬥。」Harry回答。
「自然的,」她驕傲地說,「對不起,我想我必須去幫助他了。」
她以驚人的速度離開了。
Harry看著Tonks。
「我還以為你和Teddy一起在你母親那裡呢。」
「我不能不聞不問,」Tonks苦悶地說,「沒關係,她可以照顧他的。看見Remus了嗎?」
「他正打算帶人去場地——」
Tonks沒有再說話,沖了出去。
「Ginny,對不起,」Harry說,「但我要你離開。就一會兒,過會兒你就可以回來了。」
Ginny看上去還是很開心地離開了。
「你等會兒就可以回來了!」Harry沖她追著Tonks的背影說,「你等會兒必須回來!」
----------------------------------------
激動人心的KISS:
「等等!」Ron尖銳地說,「我們把誰給忘記了!」
「誰?」Hermione問。
「家養小精靈!他們還在廚房呢?」
「你是說應該讓他們參加戰鬥?」Harry問。
「不,」Ron嚴肅地說,「我的意思是必須把他們弄出去;我們不想再看到第二個Dobby了是不是?我們不能命令他們為我我們——」
Hermione手裡的蛇怪毒牙嘩啦一聲散落開來。她奔向Ron,一把摟緊他的脖子,吻住他的嘴唇。Ron丟掉手裡的蛇牙和掃帚,以火熱的激情作出回應,把赫敏抱得雙腳離地。
「這時間合適嗎?」Harry無力地抗議道,但Ron和Hermione抱得更緊了,在那裡相擁著微微搖晃。Harry提高了聲音,「喂!這裡正打仗呢!」
Ron和Hermione猛地鬆開,但胳膊還摟著對方。
「我知道,」Ron說,他的模樣就像被一個遊走球砸中了後腦勺,「機不可失,時不再來嘛,對吧。」(秋水長嘆,汗……)
「這事先放一放吧,魂器怎麼辦?」Harry大聲說,「你們能不能——能不能先忍一忍,等我們找到冠冕再說?」
「噢——好的——對不起,」Ron說,然後趕緊和Hermione撿起蛇怪的牙齒,兩個人的臉都紅紅的。

4祝福

羅赫
無論哈迷們所支持的是哪一對,最終在原著之中,羅恩和赫敏是真真正正的走到一起了。與其再進行無謂的「口水之戰」,何不讓我們大家一切和平共處,為自己所鍾愛的配對送出最美好的祝福呢?讓我們大家都想開一點,給我們最喜愛的《哈利·波特》送去最美好的祝願!感謝作者J.K羅琳帶給我們一個如此完美的魔幻以及情感的故事!
上一篇[哈赫]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