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1起源

羅馬宗教的起源頗為複雜。通常認為羅馬和希臘神祇之間存在一致性,但是在羅馬最古老的宗教中,多數神祇並不像古希臘諸神那樣具有人的情感與行為特徵。羅馬宗教發生在它與希臘文明接觸以後。最古老的宗教信仰是羅馬自己的,並且原始的神靈是神聖意志與力量的顯現。
羅馬人的神話始祖是虔敬的埃涅阿斯(pius Aeneas)。羅馬人是虔信的民族,但是古代的虔敬篤信並未涉及現代的祈禱層面,因為當時並不注重切身體驗的宗教感受。虔敬的觀念不僅僅關聯著宗教領域——對於神的義務與奉獻,也包括對家庭、朋友和祖國的愛與情感。一個虔信的人同時遵守神的律法與人間的律法,而當他履行其宗教職責時,便與神靈處於和諧一致的狀態中。
對神的禮拜是公民的職責和道德要求,只有尊敬神聖和執行儀式可以確保神的仁慈,以保障城市、家庭及個人的利益。
羅馬宗教極為務實,並且對於禮拜的儀式和程序一直很守舊。宗教活動一直伴隨著公共與私人生活,其目的是確保獲取神的好感,並為個人和社會獲得支持。由於這個原因,羅馬的宗教是一種社會型宗教,宗教活動以公共儀式的形式在家庭中及家庭以外進行。

2簡介

古羅馬人所信奉的宗教。屬多神教。約於公元前20世紀進入義大利半島的印歐民族與當地的先住民族融合后產生的宗教信仰。自然崇拜雜以祖先崇拜,無廟宇和祭司。神靈形象和神話尚少擬人化色彩。羅馬人因以農牧為主,故神靈多與農作物有關。如丘必特原為葡萄之靈,瑪爾斯原為五穀之靈(后成為戰神),黛安娜原為樹木之靈等。公元前8世紀部落集團解體,伊特魯利亞王朝興起。重視崇拜禮儀,形成一整套繁複的禮儀和規章制度。喪葬儀式隆重,築房舍式墳墓,繪以彩圖,圖中常有惡鬼等形象。對彼岸世界想象豐富,常以供奉獻花、牛奶和初熟土產以取悅於神。熱衷占卜,常以觀察祭畜的肝臟或遭雷擊之木石預測吉凶。

3神祇

在上古時期,羅馬公共宗教的核心結構基於三神朱庇特(Jupiter)、瑪爾斯(Mars)和奎里納斯(Quirinus)。
朱庇特是來源於印歐的大神,他是天空與天象之神,同時也是至高無上的權利之掌管者。在上古時期,神靈已經以很多不同的名字受到崇拜,他們的名字指向了不同的屬性。為了向羅穆盧斯(Romulus)表示敬意,已經建立起兩種祭禮:在朱庇特·弗里特利烏斯(Jupiter Feretrius,誓言的守護者)的聖所,牧羊人在卡彼托山的一棵聖橡樹附近進行崇拜,這從無法追憶的遠古就開始了;另一種是對朱庇特·斯塔托爾(Iupiter Stator,阻止士兵在戰鬥中逃離之神)的崇拜。
隨後在羅馬看到了對最偉大的朱庇特(Jupiter Optimus Maximus)的崇拜的確立,其神廟位於卡彼托山,神廟也供奉著朱諾(Juno)和密涅瓦(Minerva),於公元前509年落成。
瑪爾斯是戰神,人們祈求他保護財產,免受外部攻擊,既包括羅馬統治的疆域,也包括私人方面的家庭財產。奎里納斯是法庭(羅馬城古老的行政單位)的神聖守護者,也是在那裡集會的民眾以及市民活動的守護者,與瑪爾斯庇佑下的戰鬥的士兵相對立。在男性神祇當中,利柏耳·佩特(Liber Pater)是確保植物與兒童成長的神;羅比顧斯(Robigus)消除可怕的災害和小麥鏽病;而孔蘇斯(Consus)則是儲藏小麥的地窖之神。西爾瓦努斯(Silvanus)是森林之神,與畜牧農林神浮努斯(Faunus)類似;豐斯(Fons)是看管泉水之神;尼普頓(Neptune)是淡水之神,他在後期接受了希臘化進程的影響,變得類似於波塞冬(Poseidon),成為海神。負責看管火的男性神祇是伏爾坎(Vulcan),他通常也被稱為火神和大力神,因為在後期他被希臘的神以弗斯忒斯(Ephestus)所同化,成為了神祇中的鍛鐵者。羅馬眾神中無法在希臘宗教中找到對應的是伊阿努斯(Janus),這位獨一無二的羅馬-古義大利之神是掌管門戶出入之神,看守分割住宅與城市內外部的邊界,保衛其內部空間免受外部世界遍布的危險的侵害。當羅馬宗教開始用人的特徵表現神時,他被描繪成具有兩張面孔的形象,清晰地表明了他的職責,以兩張不同的面孔看守兩個方向:入口與出口。
在女性神祇當中,朱諾為生命力之神,是生活的各個領域中女性的保護者。例如,在朱諾·普羅努巴(Juno Pronuba)的名義下,她是婚姻之神,而以朱諾·盧克娜(Juno Lucina)之名她則掌管兒童的降生,保護懷孕的女性。泊洛娜(Bellona)是戰神;特勒斯(Tellus)為地母神,是人類、動物、植物,一切生物之母;克瑞斯(Ceres)關係著農業祭祀,后與希臘的得墨忒耳(Demeter)合併;帕勒斯(Pales)是畜群之神,並且與充裕的化身——孔蘇斯、俄普斯(Ops)一同保護農作物。一個有雙重名字的神,安娜·佩壬娜(Anna Perenna)是不斷更新的年度的化身,在台伯河附近距弗拉米尼亞大道一公里之處的聖林受到崇拜。古代拉丁姆地區(Latium)最重要的月亮之神是黛安娜(Diana),起源並非羅馬。她是內米(Nemi)女神,「林中的黛安娜」(Diana Nemorensis),是一個偉大的自然之神,在內米湖附近的森林受到崇拜。作為月亮之神,她使夜間的光線明亮,同時保護女性和剛出生的嬰兒。雖然傳統上將黛安娜崇拜的引介歸功於塞爾維烏斯·圖利烏斯國王(Servius Tullius),但她的神廟建在阿文庭山,這座山位於神聖城牆(pomoerium)以外,一般保留給外來神祇。塞爾維烏斯·圖利烏斯同時也負責接納了另外一位神祇,即福耳圖那(Fortuna)。根據傳說,這位國王在羅馬建立了數量眾多的聖壇以向這位女神表示敬意,其中最著名的是位於波亞里奧廣場(Foro Boario)的神聖城牆之中的神廟,緊鄰著瑪圖塔聖母(Mater Matuta,曙光女神)。由於希臘化的結果,福耳圖那隨後成為掌管人類命運的女神。一位極為重要而又強大的女神是維斯塔(Vesta),爐灶與家庭的保護神,後來成為整個城市的主要灶神。實際上,灶神的圓形神廟位於集會廣場,在那裡聖火被交付給女祭司們——這些灶神是承擔著嚴格責任的處女——她們日夜看管著聖火,以保證其不斷燃燒。神廟內部有一個至聖之所,始於神話中城市緣起的一系列聖物在此保存,包括勇士阿涅阿斯(Aeneas)從特洛伊帶回的帕拉斯·雅典娜(Pallas Athena)的雕像。這個地點只有女祭司和最高祭司(Pontifex Maximus)可以進入。
為維納斯(Venus)之子阿涅阿斯是傳說中羅馬的建立者,維納斯被認為是羅馬人的超自然之母。只是從希臘的阿芙洛狄忒(Aphrodite)那裡,她才被臆想為愛神與美神,具有了那些愛神與美神的特徵。在公元前135年,帝王哈德良開始修建古羅馬最大的神廟,奉獻給維納斯和女神羅瑪(Roma),於141年完工。
然而,需要注意的是,在最久遠的時代,進行膜拜的地點是人們認為的神的寓所,如森林、山洞和林泉。根據慣例,羅馬最初的神廟只建立在帝王時代之初,這一點似乎也得到了考古學研究的證實,例如,在凱撒神廟、集會廣場和主神殿附近發現的赤土陶器建築構件和獻祭墓穴中的祭品可以佐證。
通過與外國人的接觸,特別是伊特魯里亞人和希臘人,羅馬的宗教隨著時間逐漸發生了變化。
在公元前6世紀鼎盛時期,伊特魯里亞人向北拓展到波河河谷,同時在南方佔據了拉丁姆地區,從塔昆斯王朝統治羅馬直至坎帕尼亞王朝。
伊特魯里亞人對城市外觀的影響尤甚,並將羅馬從村莊群落轉變為一個圍繞以城牆,具有廣場和神殿的真正的城市中心。在公元前6世紀,羅馬以大量的根據伊特魯里亞模型建造的神殿為特徵,如在卡彼托山上獻給卡彼托三神的神殿。它作為一個典型的伊特魯里亞-古義大利神殿,佇立在很高的台基上,可以通過一段樓梯到達。它有三個內殿,或一個內殿和三翼,除了後部,整體圍繞著一列圓柱。裝飾主要體現為赤土陶板和雕塑。
伊特魯里亞的影響也可見於一個重要的宗教層面:占卜。通過觀察一些神祇傳遞給人的信號以揭示他們的需求。伊特魯里亞人精於分析與解釋動物內臟,他們將知識與對預兆的觀察相結合,以便在採取實際行動之前確定如何以最好的方式執行必要的宗教儀式,從而換取神的仁慈與善行。
希臘人在公元前770年至前774年之間開始出現在義大利,此時他們在坎帕尼亞的庫馬(Cuma)建立了西方最古老的殖民地。此後,他們繼續在義大利南部建立殖民地,南至西西里島,直到這整個區域都擁有了新名字馬格納·格雷沙(Magna Graecia,意為大希臘)。羅馬人最初接觸到希臘文明即發生在這一地區,通過伊特魯里亞的人媒介作用和貿易往來,羅馬人與希臘人建立起首次的,也是最近距離的接觸。而羅馬與希臘的真正往來發生在此後。
羅馬宗教的希臘化使羅馬諸神被同化以達到與希臘諸神的一致性。雖然羅馬諸神保持了原有的名字和神聖場所,但他們獲得了類似於希臘諸神的性格、圖像和神話傳說。這一進程並不是強迫的,而是自發的,自然而然的,並且,與來到羅馬的希臘商人的持續接觸促進了這一進程的發展,同時通過一種更加高雅的方法,即希臘出口的大量器皿上極其豐富的神話場景,羅馬人開始認識並尊崇希臘神祇與英雄。
另外,羅馬宗教通過接納幾個希臘神祇得到了進一步的擴展。其中最受歡迎的有赫拉克勒斯(Hercules),他丟掉了英雄特徵而成為一神;兩位雙生的英雄卡斯托耳和波盧克斯(Castor and Pollux)被統稱為狄俄斯庫里(Dioscuri);以及阿波羅(Apollo),對他的崇拜於公元前6世紀末到公元前5世紀之間開始由希臘殖民地庫馬引入羅馬。最初羅馬人將阿波羅作為醫藥與語言之神在神聖城牆外的神殿進行崇拜,公元前31 年,奧古斯都在阿克提姆岬戰勝了安東尼與克利奧帕特拉,阿波羅被認為發揮了重要的作用,所以奧古斯都在帕拉丁山為他建造了一座神殿。
從一開始,羅馬就有各種不同的祭司。傳說中,其組織形式出自國王努瑪·龐庇里烏斯(Numa Pompilius)。
宗教儀式的安排被委託給祭司的團體。層級的最上端是祭典之王(rex sacrorum),他們被選派承擔從前帝王執行的宗教活動。接著是祭司(Flamens),共15人,三個主要的祭司(朱庇特、瑪爾斯和奎里納斯之祭司)和12個次要的祭司負責對特定神祇的崇拜活動;以最高祭司為首的16個大祭司,監督宗教崇拜的儀式;以主維斯塔貞女(Virgo Vestalis Maxima) 為首的維斯塔貞女,是向女灶神維斯塔祝聖的女祭司,最初有4個,隨後增加到6個;另外,占卜師(Augurs)負責解釋跡象與預兆。希臘的影響可以見於一個祭司委員會的建立,即十人團(Decemviri),他們負責商議西比里尼之書(Libri sibillini),即出自庫馬女占卜家的預言集。據傳,她將此出售給羅馬古代的帝王。這些書冊都是在困難的處境下以供查閱的,例如自然或社會發生災禍時,或者用於解釋非同尋常的事件。最後是司膳(Epulos),負責組織宗教儀式期間舉行的神聖宴會。
私人領域的宗教非常重要,其本質上聯繫著眾多守護家庭的神祇,住宅中有專門用作崇拜神祇的建築中庭(atrium)。在最早的時期,中庭內有壁爐,女灶神是壁爐的守護者。隨後,這部分區域包含小型的家神神龕(the lararium),用來崇拜住宅與家庭的其他保護神:家神拉萊(Lari)被表現為幾個身著束腰寬鬆短外衣的青年的形象,在從角狀容器中傾倒祭酒的過程中放置在神龕兩側。革尼烏斯(Genius)是家庭的一種男性守護天使,被表現為一個身著寬外袍,遮住頭部的男性形象;佩納忒斯(Penates)承擔著保護壁櫥的責任,壁櫥是儲存家庭供給的地方;以及馬尼(Mani)被作為家庭的祖先受到崇拜。所有家庭生活中的重要事件——出生、死亡、婚姻——都以特定的宗教儀式進行慶祝,而所有的家庭成員都會參加。家庭儀式由父親(pater familias)掌管,他的妻子和孩子可以提供幫助,交給他獻祭的器具,或者由專職的人員在特別的儀式中協助他,例如祭司或者後來負責屠宰獻祭動物的助手。
正如剛才所提到的,羅馬人同樣樂於接受外來神靈的崇拜,這些神靈來自他們征服或毀滅的城市。羅馬人相信,沒有與他們交戰的城市的守護神的允許,他們就不可能取得決定性的勝利。因此,羅馬人向這些神靈獻祭,邀請他們離開被圍困的城市,然後把他們運送到羅馬,讓他們在那裡享受崇高的榮耀。
第一個為羅馬所接受的東方神祇是弗里吉亞女神西布莉(Cybele),她是母神,山脈與荒野自然之神,掌管生產力與生育。公元前191年,一座神廟在帕拉丁山奉獻給她。對於埃及女神伊希斯(Isis)的信仰非常著名。在龐貝有一座供奉她的神廟,充滿了色彩鮮艷的精美壁畫、聖物以及暗示對女神崇拜的藝術作品。所有的裝飾現在存放於那不勒斯國家考古博物館。有一幅來自赫庫蘭尼姆的描繪崇拜伊希斯儀式的著名壁畫。一個手持指揮棒的祭司領導集會的唱詩班,成員在神廟前的台階上排成兩隊,隨著台階頂上叉鈴(sistra,在對伊希斯的崇拜中特有的類似搖鈴的樂器)的通報,主祭司走出來展示盛有尼羅河聖水的容器。
同樣廣泛分佈的是對印度-伊朗的神靈密多羅(Mitra)的崇拜,他在士兵與商人中間頗有聲望。密多羅經常以屠牛的形象出現,而屠牛這一行為是新生的象徵。眾多羅馬時代的崇拜地得到了保存。這些場所通常為地下或半地下,使人聯想到人們信奉的神的出生地——山洞。
同樣,有的奉獻物上描繪著做出賜福動作的手,這是典型的對弗里吉亞或者色雷斯的神靈薩巴最俄斯(Sabazius)的崇拜,這是位植物之神,早在公元前6世紀就在希臘享有盛譽,在羅馬時代傳入西方,類似於宙斯(Zeus)或狄奧尼索斯(Dionysius)。
奧古斯都大帝對於復興羅馬宗教的古老傳統非常重視。公元前27年取得王位后,他對自己人格的崇拜影響了後來的帝王,由此奠定了對他及其家庭的堅實的信仰基礎。由此,奧古斯都建立了對奧古斯都監護神(Genius Augusti)的崇拜,委任了特別的祭司奧古斯塔斯(Augustals)來執行崇拜儀式。為了紀念奧古斯都大帝,制定了比賽,建立起奉獻給他的神廟,並且在他死後被給予神的殊榮。奧古斯都的繼任者延續了這一傳統,而神格化——將帝王等同於神靈——日漸頻繁。尼祿堅持將自己神格化為阿波羅,而康茂德則選擇了赫拉克勒斯。

4發展

公元前509年,羅馬人廢除伊特魯利亞王朝成立共和國。但繼承了伊特魯利亞人的宗教,同時加強與義大利南部的接觸和交往,開始吸收希臘宗教和神話。希臘的卡斯托耳、波呂丟刻斯、阿波羅等成為羅馬神祇,並相融合。維納斯即阿佛洛狄忒,刻瑞斯即得墨忒耳,尼普頓即波塞冬。羅馬諸神開始具有擬人化色彩。羅馬人較注重現世,確信人與自然界皆可求助於神力的佑護。因而有守門戶的兩面神雅諾斯,邊界守護神忒耳彌諾斯,儲藏室之神珀那忒斯。後期出現了宏偉的神殿建築和神靈偶像;還引進東方的秘傳宗教和占星術。羅馬在與迦太基的第二次戰役中遭到慘敗后,為擺脫迦太基之手,還根據「神諭」,把小亞細亞人崇拜的大神母賽比利引入羅馬宗教。此外,波斯神祇密特拉和埃及宗教主神俄賽里斯、伊希斯也都成為羅馬人的崇拜對象。皇帝和國家的守護神為全民崇拜對象。被征服民族的神祇,一般也都被吸收到羅馬的萬神殿中。  崇拜儀式以家庭為基本單位,家長主持祭祀。各家供奉自己的神像和祭祀祖先的亡靈。公眾祭祀則由地方官主禮,祭司輔助。崇拜儀式有祈禱、發誓、舞蹈、跑步、遊戲等;最重要的是獻祭,繁簡不一。戰爭時由軍隊長官主禮,舉行特別獻祭。戰爭勝利后,皇帝要帶領軍隊前往加庇多山丘必特神殿,獻上最好的戰利品。帝國時期,國家政權中設立各級祭司官和一些祭司團,皇帝兼全國祭司之首。設有專門學院訓練祭司。另有專職女祭司,由皇帝特選的處女終身任職,侍奉國家的火焰女神威斯塔。4世紀基督教成為羅馬帝國國教后,羅馬宗教隨之逐步消亡。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