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1含義

「羈縻政策」是自秦朝建立郡縣制起到宋、元交替時期前,中央王朝籠絡少數民族使之不生異心而實行的一種地方統治政策。通過這種政策,處理中央與地方少數民族聚居的關係,以維繫中央集權制度的統治。
所謂羈縻,「羈」就是用軍事和政治的壓力加以控制,「縻」就是以經濟和物質利益給以撫慰, 即在少數民族地區設立特殊的行政單位,保持或基本保持少數民族原有的社會組織形式和管理機構,承認其酋長、首領在本民族和本地區中的政治統治地位,任用少數民族地方首領為地方官吏,除在政治上隸屬於中央王朝、經濟上有朝貢的義務外,其餘一切事務均由少數民族首領自己管理。

2歷史淵源

就湘鄂西的少數民族地區而言,該政策起源於戰國時期秦滅巴之後。「秦惠王並巴中,以巴氏為蠻夷君長,世尚秦女,其巴氏爵比不更。」秦昭王與巴人盟誓,「秦犯夷,罰黃龍一雙;夷犯秦,輸清酒一鍾。」(《後漢書·南蠻西夷列傳》)秦統一天下仍以「巴氏為蠻夷君長」, 統領舊地。漢高祖時,「酉、辰、巫、武、 沅等五溪」之地,巴氏五兄弟「各為一溪之長」(《十道志》)。因「高祖有天下,三邊外畔 ……會高祖厭苦軍事,亦有蕭張之謀,故偃武一休息,羈縻不備」(《史記·律書》)。經歷隋朝至唐代,羈縻發展成為制度,正式推行。唐武德二年(619年),唐高祖專此下詔:「畫野分疆,山川限其內外,遐荒絕域, 刑政殊於函夏。是以昔王御宇,懷柔遠人,義在羈縻,無取臣屬,朕祇應寶圖,撫臨四極,悅近來遠,追革前弊,要荒蕃服,宜與和親 。」(《冊府元龜》卷174)自此,確立了「懷柔遠人,義在羈縻」的民族政策,使在「遐荒絕域、刑政殊於函夏」的羈縻府州制度得以推行。
五代十國時期,封建割據激烈,少數民族地區各土著首領在羈縻州的基礎上,趁中原各國相互征戰之機,亦相互攻伐,以大並小,以強吞弱。一些強宗大姓擴張勢力,逐漸脫離中央王朝的控制,成為地域性封閉的獨立小王國。
宋朝統一全國之後,順應了五代時期形成的這種情勢,攝唐制並使羈縻政策更加完善,「樹其酋長,使自鎮撫」,並進一步籠絡少數民族首領,對「其有力者,還更賜以疆土」。羈縻政策成為宋王朝統治鄂西少數民族地區的一項極為重要的政策。作為整個治國安邦政策的一個重要組成部分,這項政策在土家族地區有其自身的內容和特點。

3具體內容

羈縻政策的原則是:附則受而不逆,叛則棄而不追。
(一)「即其部落列置州縣。」其疆域往往以某一大姓所形成的自然區域來確定,這一區域既可以劃為一州,也可立為數州,故地域比當時的邊郡要小得多。僅在土家族地區就設置了八十七個羈縻州。就鄂西而言,宋太祖乾德三年(965年)施州歸宋,曾設清江郡軍事,以後置羈縻州郡於清江南境。施州初屬江南西道,后屬夔州路,轄清江(恩施)、建始二縣,在施州南部,還設有安定州、高州、順州、富州等小羈縻州(《宋史·讀方史輿紀要》)。宋仁宗時於來鳳置散毛宣撫司,巴東郡設巴東安撫司。這些羈縻州縣,「大者為州,小者為縣,再小者為峒」。與「即其部落列置州縣」相適應,各州刺史及屬下峒主、頭角官等,均由原部落首領擔任。即以「巴酋長子弟,量才授仕,置之左右」(《資治通鑒》卷188)。首領均須得到朝廷任命,並世襲官位。
(二)軍事上,羈縻州可保留有本部兵馬,即所謂的義軍、土軍、土丁等。朝廷賜民族首領以軍事首領頭銜。其兵馬主要是「慎守封疆」。土丁、土兵是一種寓兵於農的組織,平時為農,戰時出征。朝廷從土家族中選出一定土兵,量給土地 ,平時耕種,不納賦稅,就地參加軍事訓練,輪番在邊砦守戍,必要時調用以征伐不服統治的少數民族首領。咸平年間「生蠻叛」,宋朝廷徵調高州土兵討伐,擒「生蠻」六百六十餘人,奪回漢人被俘者四百餘人。天聖年間,下溪州刺史叛,又令高州刺史率土兵搜捕。類似這類對少數民族的征伐,不調朝廷一兵一卒。
(三)立柱結盟,劃界定約。為防止各族首領反叛,宋朝地方政府常與各族首領訂立盟誓,刻在銅柱和石柱上。據《施南府志》記載,在施州南二百七十里立咸平石柱,在施州南三百里立天聖石柱。每次盟誓,有盟主,監盟執行,均受誓主約束。
(四)經濟上,王朝給土著各族施以小利。放鬆或解除土、漢貿易的「監禁」,如「施州蠻」 要求以粟易鹽,即「詔以鹽與之,且許其以粟易鹽」。而土著「又以金銀倍實直質於官易粟,官不能禁」。(《宋會要輯稿》)宋王朝對各族首領的貢賦要求不苛,土地、戶口均不入戶部,但作為朝廷命官的各州首領,則要定期向朝廷納貢。貢物只是當地名貴土產,而對朝貢者往往以重賞。「貢方物者,人賜彩三匹,鹽二十斤;無方物者,人彩二匹,鹽半。」其進上首領,即加賜銀兩(《宋會要輯稿》)。朝廷常常用「因罪絕貢」作為對羈縻州首領的懲罰,因此納貢顯然是政治上一種臣服的標誌。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